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會文學區高手-瀠洄様生日賀文(12/11)~4

「哇啊!!這、這是!!!???」 大叫一聲,夏樹腳步踉蹌的向後退了好幾步,雙手蓋上了那張大的嘴巴,眼睛瞪的跟什麼一樣似的直視前方,雙頰及耳朵染成了明顯且可疑的紅色。 領路人好笑的看著夏樹滑稽的表情,然後看著夏樹吱唔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說道:「真看不出來...這對妳來說太刺激了?」 夏樹瞠目結舌的看著面前這個比自己個頭小很多的女孩。 「小、小孩子不可以看這個!!!」夏樹邊說邊趕忙用手掩住了領路人的眼睛。 領路人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伸手把夏樹矇住自己眼睛的手扳開。 「應該是妳不該看吧?瞧妳的臉紅的像顆熟透的番茄呢~」 一臉訝異地看著領路人再輕鬆不過的神色,那小孩子似的臉上有著大人般戲謔的神情,夏樹不禁瞪大了眼睛看著領路人,面頰也賭氣似的鼓了起來。 「看、看就看,誰怕誰啊!」 一股不服輸的心情,促使夏樹轉過頭再度看向房間內的大床──── ────只不過幾秒鐘,她就後悔了。 房間的大床上,正如火如凃的上演著一部浪漫激情的愛情"動作"片。 主角並不是別人,正是"夏樹"與"靜留"...而且還是"夏樹"壓在"靜留"身上... 等等...那隻手在幹嘛!?怎麼可以這樣就放到──── 夏樹再也硬撐不下去,一把抓著領路人的手,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跑。 砰! 大力的把"門"關上,夏樹背靠著剛才進去的紫"門"喘氣,一旁的領路人則叉腰哼著氣。 「妳啊,真是個沒用的人。」斬釘截鐵。 「囉、囉唆!」 夏樹抱著頭蹲了下來,領路人彷彿可以看見那沮喪的身影冒出了垂下的耳朵及尾巴…頭頂上烏雲密佈、雷電交加...傾盆大雨...暴風來襲... 眼前的夏樹,只能以"狼狽"兩個字來形容。 真是不敢相信...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我怎麼會對靜留────手指還進入...進入到...啊!!!不能再想下去了啦!!!!! 玖我夏樹,現在不但退化成犬科動物,同時陷入了嚴重的自我厭惡中。 「難道妳...還沒有跟藤乃靜留做過?」領路人試探性的開口問道。 一聽到領路人的問題,夏樹就像是一隻受到驚嚇的貓,立刻暴跳起來。 領路人終於明白方才夏樹的反應是從何而來的。 「我、我和靜留又沒有在交往,怎麼可能會做...」 夏樹還在極力的解釋,但這種行為卻讓領路人不禁搖頭。 「就是因為妳這種要不得的言行,藤乃靜留才會這麼痛苦…妳難道還不明白嗎?玖我夏樹。」領路人長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說道:「毫不在意藤乃靜留的碰觸,卻在別人問起時刻意的辯解,這樣不一的言行算什麼?」 聽到領路人的話後,夏樹沉默不語。 「刻意的解釋與說明,會讓人感覺妳是在極力撇清自己與藤乃靜留之間的關係。」領路人看著夏樹的眼神,混雜著許多思緒,複雜到無法用一般人的想法來解讀。「而妳,就是常用這種態度去處理事情,自以為說清楚就能解決所有的事情,但是...這才是最傷人的作法!妳明白嗎!?」 夏樹頓時語塞,她不知道該如何來反駁────因為領路人說的全都是事實,一個...血淋淋的事實... 「我...我知道我這樣做很差勁...」沉默了許久,夏樹終於語帶苦澀的開口,緩緩說道:「...在一切事情還尚未清楚明白的時候,一直認為這是最好的辦法...」碧綠色雙眸失去了以往的神采奕奕,變得黯淡無光。「...我...就是因為不想再讓靜留傷心...想要讓這一切渾沌未明的狀況能有所改變...所以才找靜留去遊樂園的...」 看著那沮喪的藍色身影,領路人輕輕嘆了口氣,伸手從掛在側邊的小袋子裡掏出了一樣東西,一把扔向夏樹。「接著!」 「...這是?!」準確的接住後,夏樹這才發現,落在掌心中的東西極為眼熟。 那是一個玲瓏精緻的小盒子... 瞬間,夏樹突然想起了那個在遊樂園意外之後就一直找不到的盒子... 「妳想要有所改變,首要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藤乃靜留並離開這裡。」與剛才不同,領路人露出了笑容。「振作點吧,妳不是還要把那個給藤乃靜留嗎。」 「是啊...」將握著盒子的手至於胸口,夏樹感激的低聲說道:「...謝謝妳...」 ++++至於那場浪漫激情的愛情"動作"片就請各位自行YY補完吧XD(被巴頭)之分格線++++ 「讓我們繼續先前的話題吧。」領路人歪著古靈精怪的小腦袋,開始認真的思索起來。「怪了...我是講到哪裡啊...」 領路人的問題讓夏樹完全無法回答,因為她們先前講的事情太多了。 「對了!我想起來了!!」恍然大悟似的,領路人興奮的擊了下掌心,為這個發現高興得叫了出來。「我說到了"如果發現有疙瘩出現在地上,就要把它撿起來"。」 啊...原來是這件事......不過妳需要如此激動嗎? 夏樹心裡這麼想著,但並沒有說出來,唯恐這個人小鬼大的領路人又要藉機損她,只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不錯,妳確實說到這裡。」 「疙瘩出現在地上就要趕快撿起來,不能久留。如果不快撿起來並放任不管的話...」領路人的表情一改先前的興奮,嚴肅的繼續說道:「那麼疙瘩就會逐漸長成人形,當長成像我一樣時…將會造成人格分裂的危險。」 夏樹完全楞在原地,久久無法開口。她實在沒有想到,只不過是一個不起眼的小東西,居然具有如此高的危險性... 想至此,夏樹突然很感謝領路人是一個與外表極度不符的穩重孩童,不然...就不會有現在的靜留,自己也絕不可能與靜留有所交集。 雖然...這一切發生的是如此地令她措手不及... 隨著領路人的腳步,她們再度停在一扇紫色的"門"前。 回過頭,領路人對夏樹露出了笑容。 剎那間,夏樹對那樣的笑容有種極為熟悉的感覺... 「走吧。」 領路人的聲音打斷了夏樹的思緒,夏樹再次進入到紫色的"門"裡。 霧茫茫的浴室,影響了視線。 除了嘩啦嘩啦的水聲之外,夏樹還聽到了極為耳熟的聲音。 走近一看,才發現是位在這個門裡的"夏樹"與"靜留"。 只是...看見二人幾近激烈的肢體動作,夏樹連忙別過頭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雖然剛剛才跟領路人說過那樣的話......但對於眼前的事情...自己還是會感到害躁啊... 領路人看著方才夏樹的一連串舉動,暗中竊笑著,但表面依舊裝著若無其事似的,笑盈盈的說道:「玖我夏樹,如果妳不趁這個好機會好好觀摩一下...以後可就沒有像這樣的好機會囉~」 「誰、誰要觀摩啊!?」夏樹漲紅著臉,賭氣的鼓腮吼道。 話雖是這麼說,但夏樹還是偷偷的將指縫間隙張開了些,視線不由自主的從指縫間隙望向了前方的"夏樹"與"靜留"。 這裡的"夏樹"與"靜留"...好像比較成熟一些...不知道她們是幾歲呢...? 才在這麼想的夏樹,在看見"夏樹"的下一個動作後,倒吸了一口氣,差點驚叫出來。 怎麼會...用蓮蓬頭... ...不過...這樣的"靜留"好可愛... 正陶醉於自我世界的夏樹,思緒被一股輕微的拉扯力給拉了回來。低頭一看,才發現領路人正用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自己。 「我們走吧,既然藤乃靜留沒有在這裡,待下去也只是毫無意義...」領路人笑瞇了眼。「更何況,如果再這樣待下去,我擔心妳戲還沒看完鼻血就已經流光了。」 「我怎麼可能會因為這個就流鼻血!」夏樹手指著前方,幾乎是吼著的說出來。 話才剛說完,夏樹就感覺到鼻子好像流了什麼出來,伸手一摸,紅色帶有鐵銹味的液體沾黏到了手上。 兩人都愣在了原地。 幾秒鐘後... 回過神的領路人忍不住開始捧腹大笑,而夏樹則是漲紅著臉,手忙腳亂的想把鼻血止住。 活了十六年的玖我夏樹,第一次體驗到"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是怎樣的滋味... +++++++++++++++++++++夏樹妳這樣心口不一是不行的XD++++++++++++++++++++++ 現在,夏樹的表情,只能用"瞠目結舌"來形容。 因為...眼前的景象讓她有種角色扮演的錯覺... 不,或者該說是惡搞比較貼切一些。 地點,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學生會辦公室。 人物,是自己極為熟識的人們。 所有的人都正襟危坐,除了──── ────那位穿著女性會長專屬的白色制服的藍髮學生會長,以及穿著貼身火辣的賽車服的亞麻髮色的一般學生。 沒錯,那件象徵著學生最高權力的制服,正合身的穿戴在"玖我夏樹"身上。 在夏樹未回過神前,"門"裡的"夏樹"倒是先有了動作。 『真是久仰妳的大名了,藤乃靜留...』 "夏樹"一頁頁的翻閱著手上的資料,面露不悅的開始一條條列舉出來。『遲到、早退、缺曠、騎機車上下學、服裝儀容不整...這些有違校規及學生本分的事情,違反次數多到不可勝數...』舉起手上的資料夾揮了揮,"夏樹"的神情比先前又更加冰冷了。『或許以前的會長管不了妳這個不良學生,但是...』"啪"的一聲, "夏樹"將手上的資料重重摔到桌上,雙手撐在桌面,瞪著眼前絲毫不為所動的喝著茶的亞麻髮色少女。『...現在的學生會長是我,我就不會讓妳像以前那樣的恣意妄為!』 慢條斯理地放下茶杯,被稱為"藤乃靜留"的亞麻髮色少女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夏樹"不禁倒吸了一口氣,那灩紅色的眼瞳裡盡是狂妄的王者霸氣。與之對視不出幾秒, "夏樹"就主動移開了視線。 再繼續對視下去, "夏樹"有種自己會被那深不見底的血色瞳眸給吸引進去的錯覺... 奇異的腔調配合著笑聲,在學生會辦公室裡輕輕響起。 『哎呀~沒想到這一屆的學生會長,還挺有意思的呢~』"靜留"笑瞇了眼,也不管"夏樹"驟然變得十分難看的臉色,逕自對其他學生會成員說道:『看起來,今年應該不會缺乏娛樂了呢~對吧?遙、雪之、黎人。』 被指名的三人沒說什麼,只有面帶微笑喝掉手上已經失去原本溫度的熱茶。 見"靜留"起身向其他人表示有事得先離開,完全無視她的警告,"夏樹"的臉色已經漲成了豬肝色,氣得抓起剛才扔到桌上的資料,往自己面前那始終笑盈盈的臉上砸去。 啪! "靜留"快速的拿起了身旁的安全帽擋在面前,輕鬆化解了這波攻擊。 在資料沿著地心引力的牽引往下掉的瞬間,伴隨著一聲驚呼──── ────被安全帽碰撞到的杯子,全都像是打保齡球般的橫七豎八倒在桌面上,未喝完的茶水開始攀附在落下的資料上,大肆的擴散渲染著。 『啊啦...真是對不起...』 看著那正努力吸著水的紙張,"靜留"帶著有些抱歉的表情,向青筋已經明顯地在額上跳動的"夏樹"道歉。 後談: 這一話最後面的這個立場對調平行世界由於愛太大字數無法控制所以進行了切割就斷在這邊了... 等下一話吧(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