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百合會創立二週年紀念百合萌戰世界盃-靜留亞軍賀文-私心絕對(中)

倏地,一個清澈的嗓音將靜留的思緒拉了回來。 「貴安,藤乃小姐。」 看向身旁與夏樹有著相同髮色的女子,只見女子漾起了讓人心醉的微笑。 於是,靜留也朝對方露出了慣用的笑容,學著她的語氣說道:「貴安,姬宮小姐。」 清脆的低笑聲從女子愉悅揚起的唇瓣吐出,靜留的嘴角也隨著女子的笑聲而揚起了一抹漂亮的弧度。 「請叫我千歌音吧...」藍色的瞳對上了紅色的眸。「好嗎,靜留?」 靜留愣了一下,隨即回過神來。「當然,千歌音。」 兩人相視一笑,就此打開了話匣子。 「這樣子跟妳說話還是第一次呢。」千歌音輕柔地說道:「以往都是在那些宴會裡,應付著那些虛偽的人,雖然有也注意到靜留,但怎麼樣也沒辦法走開去打招呼呢。」 「彼此彼此。」靜留的神情變得柔和。「那樣的宴會總讓人感覺窒息,不過幸好有千歌音在,淨化了不少那種讓人煩悶的空氣。」 「謝謝誇獎,不過...為什麼靜留會這麼說呢?」千歌音帶著不解的眼神詢問著面前的京都女子。 「該怎麼說呢...」靜留閉上了眼睛,緩緩說道:「就好像...身在一處充滿腐枝敗葉的溼冷氣息的森林裡,感受到緩緩吹進的一陣清新舒適的微風一般...」睜開了眼睛,笑盈盈的看著面前神色變得紅潤的女子。「...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頭一次聽到別人這樣子形容自己,尤其對方又是個標準的京都古典美女,千歌音面色自然紅潤起來。 「其實...有靜留在的宴會,確實也讓我安心不少。」面對著靜留眼底泛起有趣的情緒,千歌音說的很羞澀。「好比服下了定心丸般,原本浮躁的情緒全都安定了下來。」 千歌音說完後靜留沒有開口,迴盪在兩人之間的是一陣沉默。 然後,最先開口的是靜留。 「哎呀...真是糟糕...一不小心就跑出了社交場合的壞習慣呢...」靜留手托著臉,悠悠地嘆了口氣。「希望妳別介意,千歌音。」 千歌音搖了搖頭。「哪裡,想必是因為我說話的方式過於社交式了吧,所以靜留才會以這樣的方式回答我。」 「通常我稱這為"企業千金的壞習慣"。」 靜留俏皮的眨眼動作使千歌音低聲笑了出來。 「確實是如此呢。」 收起了玩笑的神色,靜留看著千歌音的眼神誠摯了許多。「話雖如此...但我剛才所說的全數不假。」 「我明白。」千歌音看著認真的紅眸。「因為,靜留跟我很像。」 「也就是可以解釋成剛才千歌音也所言不假囉?」靜留優雅的笑道:「那我可以認千歌音為妹妹嗎?」 回應著靜留的是千歌音羞澀的笑容。「當然可以,靜留姐姐。」 「那,把這個收下,當作是見面禮。」靜留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條鑲著念珠的十字架項鍊。「據說祥子的學校就是以姐姐給妹妹十字念珠項鍊當作是姐妹證明。」 望著那條銀白色的念珠十字項鍊,千歌音雙手接下握在胸前。「謝謝...我會好好珍惜的。」 二人一同輕笑,既然以姐妹相稱,話題自然又更為廣闊了。 她們談到了家族、企業、社交...甚至是自己及對方的故事...然後,最後得出的結論是──── ──── 一廂情願的熱血男真的很討厭。 在二人的談話期間,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不知不覺當中,已經要進入大會的下一個節目,而這是萌戰最重要,同時也是讓人最屏息以待的時刻──── ────冠亞軍的得獎感言。 靜留與千歌音算準了時間,一齊走到幕後。跟主持人幾句交談後,身為亞軍的靜留率先走出了布幕,面對台下的騷動與驚呼,僅給了一個微笑就將之平息了下來。 『很榮幸能參與這場意義極為重大的比賽────』經由麥克風的傳送,特殊的京都腔透過環繞會場的低音喇叭傳送至每個角落,令支持者更加的目眩神迷。『────今天能夠站在這裡接受這項殊榮,全都是因為有大家的支持────』嘴角微揚露出了淺淺笑意,向台下微微的欠身道謝。『────真的是,非常感謝大家。』 如雷般的掌聲在會場內響起,但裡頭卻夾雜著一道道尖細銳利的叫囂聲,使靜留原本和煦如初冬暖陽的表情有了微些的變化。 略微瞄向了幕後,千歌音擔憂的神情全寫在臉上,一股想要幫助靜留的意念油然而生。 正打算走出幕後,千歌音卻從靜留的緋紅眼神中,讀出了不容否決的強勢。 "我有辦法應對的,妳可以放心。" 看出了靜留的用意,千歌音輕輕地向她點了點頭,退入幕後。 制止了想要前來幫忙的千歌音,靜留又再次出聲。 『在這場比賽中,由於我的關係,帶給了大家許多的困擾及麻煩...』 因為靜留如此的發言,會場瞬間安靜了下來,大家只是靜靜的聆聽著靜留所說的話。 『我相信他們只是因為支持我而在情緒上太過於激動,在此,我為他們的逾矩行為向各位道歉。』 深深的九十度鞠躬,代表著靜留自己深摯的歉意與誠心。 『希望大家本著寬容和諧的氣度,繼續支持你們喜歡的人。』 這一番說詞與舉動,不只是讓靜留的支持者感動莫名,連千歌音的支持者都熱淚盈眶。 於是,靜留就在熱烈的掌聲下,優雅的退場。 「沒事吧,靜留姐姐。」 一走進幕後,千歌音就迎上前來,擔憂的心情全部都融合在那輕聲細語的問候之中。 「呵~現在可不是擔心我的時候哦~」明白千歌音依然為方才的事情替自己擔憂著,不禁伸手輕揉與那人同樣的湛藍秀髮。「換妳上台囉~我會在這裡看著妳的~放心去吧。」 望著靜留懇切的眼神,千歌音緩緩闔上雙眼,雙手輕握住胸前的十字念珠。 雖然面前的靜留並沒有開口,但她獨特的京都腔調卻始終在耳畔細語著。懸宕著的不安,已被這股溫和有力的呢喃逐漸化解... 再度睜開眼,千歌音朝靜留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神采。 嘴角輕揚,靜留微笑著目送千歌音走出布幕,沐浴在萬馬奔騰般的掌聲下,踏著沉穩的步伐站上講台。 一頭湛藍長髮配上紅白相間的制服的千歌音,彷彿像虔誠的天主教徒所繪出的聖母瑪莉亞般耀眼奪目;鵝黃色的燈光輕輕灑落,彷若主教加冕儀式般莊重神聖的披肩,更襯托出千歌音與眾不同的凜冽氣質。 靜留嘴角依舊輕揚,倚在布幕之後看著臺上侃侃而談的千歌音,如此優秀的妹妹讓她深感為傲。 緩緩舉起手擋在額上,試圖遮蔽一些相當刺眼的舞臺燈光,靜留想藉以看清台上以及台下的動態。 雖然僅僅只是掃過一眼,卻讓心思細膩的靜留感覺到會場的氣氛...似乎已有些不太對勁...警覺心也因此瞬間提高。 台下所有人都沉浸在千歌音感人的致辭之中,但在最接近舞台的前幾排座位之中,醞釀著一股蠢蠢欲動的氣息,彷彿下一刻就即將爆發... 在台上的千歌音當然也感受到這股不對勁的氣息,但現在自己是萬眾焦點,不能做出會讓大眾驚恐慌亂的行為,目前也只能提高自己的警覺。 過沒多久,靜留與千歌音所警戒擔憂的事果然發生了──── ──── 一堆瓶瓶罐罐從觀眾席前幾排裡扔出,朝著站在舞台上的千歌音飛去。 對於身為千金小姐的千歌音來說,防身用武術是自小基本訓練的一環,所以在普通人面對著突然朝自身砸來的瓶罐都會驚慌失措的這個情況下,早已有所警覺的千歌音緩緩退後一步,伸手朝迎面飛來的瓶瓶罐罐一撥,只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已靈巧的全數躲過。 第二波攻勢隨即展開,大會人員此時已經盡快地做出了緊急措施。 過了一會兒,在大會人員阻止下,騷動明顯減少了許多。但是少數人卻開始往舞台方向接近,非但完全不顧大會人員的阻止,而且攻勢在這些人開始聚攏舞台邊之後,可說是愈來愈密集,讓千歌音遊刃有餘的從容不迫逐漸消失,漸顯有些吃力。 絲毫沒有止息的暴動與蔓延開來的莫名叫罵,讓大會工作人員的耐心逐漸失去,態度從委婉的勸戒轉為嚴厲的警告斥喝。 身在幕後的靜留正把注意力放在人群裡,緋紅雙眸犀利地在人群裡尋找引起這場騷動的真兇及幫手。她並非對千歌音此時的處境默不關心,只是以千歌音沉穩的個性,絕對足以應付這樣的場面...她相信自己的妹妹。 就在那一瞬間,兩個熟悉的身影快速閃進人群,雖只有短短幾秒,卻沒能逃掉靜留血紅銳利的眼神。 ...啊啦...原來是你們... 靜留的嘴角揚起了優美的弧度,頗具深長意味的微笑背後,隱藏著一股讓人不寒而慄的陰森氣息。 眼神始終沒離開舞台下方的人群,正在思考要如何讓這場騷動停止的靜留,眼角餘光驀然瞥見某樣物體從觀眾席一端無預警的朝舞台扔去。 微笑消失了,一向優雅端莊的靜留沒有多作思考,毫不猶豫的奔出了幕後。 後談: 字數超出原本的估計...所以分成了上中下篇...下一話盡量不是[中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