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2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across Frontier同人 禁断のエリクシア(雪露x蘭花,歡樂向,一篇完)




結束了今天的錄影,蘭花走在回家的路上,輕盈雀躍的腳步正顯示著她的好心情。

在經過市中心最熱鬧的商店街時,大型看板上的電視牆正撥放著銀河最即時的新聞消息。

『...銀河妖精-雪露.諾姆昨天結束了25艘船艦的慰問演唱會,預計在今天下午返回Frontier…』

看著電視牆所撥放出雪露的採訪影像,蘭花笑得極為開心。顯然這件事,正是讓她心情那麼好的原因。

啊啊~今天雪露小姐就要回來了,真的好久不見了呢~晚上來弄雪露小姐喜歡吃的東西吧!

蘭花會這樣想也不是沒道理,因為她們倆的關係已經不同以往。




自雪露從沉睡中醒來後,兩人有了進一步的發展,從友情以上一口氣躍升變為兩情相悅的戀人。

會有這樣突破的超展開也是因為蘭花鼓起了莫大的勇氣,向自己傾慕已久的雪露告白的關係。

『我喜歡雪露小姐!』

那時雪露居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讓蘭花覺得頗為尷尬彆扭,而就在蘭花表達抗議之際,雪露竟說出讓蘭花感到不可置信的話。

『我也喜歡蘭花醬。』雪露調皮地吐了吐舌頭。『因為呢,被蘭花醬告白我感到很開心。』

說完後雪露還不忘對蘭花拋了個媚眼。

原本以為會被拒絕的,但沒想到雪露小姐也喜歡著自己。

蘭花雖然感到開心,但腦中卻閃過那位俊秀的長髮少年先前對雪露告白的場景────

────並不是自己有意偷看,那只是不小心撞見而已。

『但是,阿爾特哥哥他...』

在蘭花提到阿爾特時,氣氛明顯變得凝結,過了好一會兒,雪露緩緩地回答。

『阿爾特...是我的初戀......但是,我現在喜歡的是蘭花醬喔~』

接著,雪露靠近了蘭花,低下頭輕柔的吻了上去...




一回想到當時的情況,蘭花的臉不禁紅了起來。

搖了搖頭把害羞的回憶趕出腦袋,蘭花拍了拍臉頰想讓發熱的腦袋冷靜下來。

今晚可要煮大餐給雪露小姐吃呢,要振作!

在心中為自己打氣,蘭花剛才停滯下來的腳步回復一開始規律的步伐。




「蘭花小姐,您工作辛苦了。」

大樓警衛看到歸來的蘭花,起身打了招呼。

「您也辛苦了~這個請您吃。」報以一個笑容,蘭花從提袋裡拿出了一盒點心。「在疲憊時吃些甜點可是會讓人消除疲勞哦~」

「啊,謝謝蘭花小姐。」

蘭花小姐真的和雪露小姐差很多呢。

咬下點心的警衛感激目送進入電梯的身影,感概的想道。




電梯緩緩上升,看著越跳越高的數字,蘭花的思緒有點飄移。

雪露小姐真的很喜歡高處呢...

據本人表示,從高處往下俯視的感覺非常好,不論是哪個時刻,都會讓人感覺心情舒暢。

到達指定的樓層,蘭花跨出了電梯,朝著這層只有一扇門牌的方向走去。

這棟大樓標榜一層一戶,注重安全及隱私,是專為某些特殊身分的人量身打造。

而當時雪露會選擇這棟大樓作為居所,除了大樓打出的廣告標語外,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它夠高!

是的,因為夠高才買的。

平常人哪會因為這樣就買呢?但她可是雪露.諾姆,一般的價值觀在她身上可不管用呢!




蘭花站在門前看著門牌上的名字,臉上漾起了幸福的笑容。

門牌上刻畫著二個名字。

【雪露.諾姆&蘭花.李】

為什麼二人會同居,這就要說到二人共同的經紀人────

────葛瑞絲.哥本諾娃身上了。

『二人住在一起彼此有個照應。』

葛瑞絲丟下這句話後就此定案,對二人來說這樣也沒甚麼不好,畢竟戀人總是希望無時無刻能在一起,更何況是同居呢。

不知道雪露小姐到家了沒有...

蘭花腦中才剛浮現這樣的想法,卻在打開門後被二個身影撲倒,並受到彷彿立體音效般的雙音夾攻。

「「歡迎回來~蘭花醬!」」

在看清壓在自己身上二者為何人後,蘭花發出了幾可媲美警報響亮的驚呼聲。

「欸────!!!!!」




現在坐在蘭花對面的人,是站在歌唱界頂端的實力派,銀河妖精-雪露.諾姆。

但是情況有些怪異,因為────

────居然有二個雪露.諾姆。

一位是穿著性感狂野,臉上的妝走魅惑色系,藍紫髮色的雪露.諾姆。

一位是穿著甜美可人,臉上的妝走粉嫩色系,鵝黃略帶粉紅髮色的雪露.諾姆。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二個雪露小姐!?

陷入混亂的蘭花,絲毫沒注意此時自己正陷入危險當中。

「蘭花醬在想甚麼呢?」

直到右耳際響起那魅惑低沉的聲線,綠髮少女才回過神來,同時也發現到二位雪露不知何時已經坐到自己的左右側,簡單來說就是被包夾了。

「我、我在想雪露小姐會不會是雙胞胎呢~」想用打哈哈蒙混自己此刻緊張的情緒,不過看樣子似乎是有點勉強。

「欸~竟然會這樣想,蘭花醬真是可愛呢~」

這回換甜美的聲線靠近左耳,而且還在句末結束後輕吹了口氣。

「嗚啊...」耳朵因為被甜美雪露吹氣而讓身體感受到一陣顫慄,蘭花不自覺地囈出了呻吟。

「真狡猾,我也要!」

性感雪露不甘示弱的用行動表達她的抗議,手環上蘭花的脖子,舔拭著那敏感的耳朵。

「那我也不客氣囉~」

甜美雪露微微一笑,手環上了蘭花的腰,開始親吻細啄少女此刻通紅的面頰。

被兩面夾攻的蘭花,不斷地接收外力的刺激,腦中的意識已經開始渙散,只能在兩位雪露的攻勢下發出斷續的呻吟。

...啊...是雪露小姐的香味......好久沒碰到的柔嫩肌膚與嘴唇......

...不行...我還沒有搞清楚...兩個雪露小姐...兩個......兩個!?

闖入腦袋裡的單位讓蘭花瞬間清醒過來,奮力的把纏在自己身上的兩位雪露推開。

突然被打斷的兩位雪露不明所以的看著蘭花。

明明正要進入重要階段...怎麼突然推開自己呢?

看著兩位雪露臉上顯露出的明顯情緒,瞬間理解到她們在想甚麼的蘭花臉紅的說道:「現、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先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會有兩位雪露小姐啊!」




「「當然是雙胞胎囉~」」異口同聲的回答。

「咦!?」

面對蘭花吃驚的表情,性感雪露再次欺身到蘭花面前,手指挑起蘭花的下巴。

「怎麼?妳不信啊?」

「但、但是雪露小姐並沒有跟我說過...」

「沒說並不一定代表沒有啊~」

性感雪露嘴角揚起的那抹笑帶著邪恣與魅惑,讓蘭花不禁看呆了。

「好了,別玩弄蘭花醬了,黑兔。」

此時響起的甜美聲線救了快要淪陷的蘭花。

蘭花向甜美雪露投以感激的視線,反之,性感雪露的視線則是透漏著些許的不滿。

「白兔,明明妳自己也...」

在撇見甜美雪露的微笑後,性感雪露改忙改口。「是、是,不玩了不玩了。」然後小聲地抱怨道:「...可惡...剛才差點就要攻陷了...」

無視性感雪露的抱怨,蘭花向甜美雪露道了謝。「謝謝妳,那個...雪露...小姐...?」

甜美雪露指了指自己。「白兔。」接著又指了指性感雪露。「黑兔。」

看見綠髮少女理解的點頭,白兔微笑中的壓迫感消失,轉變為彷若春風的溫柔。




「其實我並不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黑兔趴在白兔的大腿上,懶洋洋的說道:「在回Frontier時一切都好好的…」

白兔摸著黑兔的頭,接續下去。「當回到家後,我就先去洗個澡,然後躺在床上小憩了一下...」

再次的異口同聲。「「醒來後就變成二個人了。」」

「嗯...所以白兔與黑兔也不清楚事情的原因嗎...」看著二人親暱的舉動,蘭花有點不知所措────

────因為不曉得該把視線放哪裡。

「要不要打電話請葛瑞絲小姐過來呢?」

如果找熟悉雪露小姐的經紀人葛瑞絲小姐,或許會有些頭緒。

「「不行!」」

立即遭到黑白二兔的否決。

「蘭花醬妳才剛接觸葛瑞絲不久,可能不太清楚...」黑兔突然環住了白兔的腰,微微的發抖。「如果讓葛瑞絲來的話...我們絕對會被抓去當實驗品的...」

而白兔則是臉色蒼白,緩緩說道:「或許不只如此,等研究有成果後,她可能會製造更多的分身,讓我們賣命為她工作。」

一想到那種情況,蘭花不免也跟著打了個冷顫。

「那要怎麼做才好呢?」

三人一起陷入沉思。




「啊啊我不行了...」率先陣亡的是黑兔,她從白兔身上爬了起來,正準備活動身體時像是想到甚麼似的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說不定只要我們兩個合二為一時就能恢復喔~」

再次攀住白兔,黑兔跨坐到白兔的身上。

「妳當真嗎?」

仰視著上方的黑兔,白兔露出懷疑的表情。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黑兔低頭吻了下去,纖細修長的手指也逐漸往下游移。




在眼前突然發生的超展開讓蘭花不知該如何反應,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只能滿臉通紅地,偷偷觑著黑白二兔。

身為雪露的超級粉絲,這麼棒的畫面怎麼容錯過呢!?

對自己一瞬間冒出的想法感到訝異,蘭花趕忙把這種讓人害羞的念頭趕出腦袋。

蘭花妳在想甚麼啊!?現在當務之急是...

「嗯啊...唔...」

無奈的是,傳出的斷續呻吟聲擾亂了蘭花的思緒,讓蘭花無法正常的思考。

解救這個場面的,是一記讓人意想不到的飛踢。

被踢飛的人:黑兔。

使出踢擊的人:白兔。

只見白兔怒氣沖沖地拉著快被剝光的衣服,朝著黑兔大吼。「最好是這樣可以變回來啦!」

蘭花看著黑兔揉著撞到地板的屁股起身,投以同情的視線。

那記踢擊力道可不小力,所以一定很痛。

「不然妳說要怎麼辦?」黑兔好像早已習慣了似的,口氣完全不以為然。

「我怎麼會知道,別把問題丟回來給我。」白兔聳聳肩,把身上凌亂的衣服穿好,順道整理了一下頭髮。

看著頗為煩躁的二人,蘭花提出了一個建議。

「那、那個...先吃點東西吧?餓著肚子可是無法思考的。」

黑白二兔對望了一下,然後對蘭花露出了寵溺的笑容。

「說的也是。」

「已經到這個時間了吶。」

好吧,至少解決了一件事情────

────填飽剛才就開始響叫的肚子。




蘭花簡單的弄了個炒飯、幾樣小菜及一道湯。

「好吃!」黑兔吹了聲口哨。「蘭花醬將來會是一位好太太的。」

白兔笑則是笑嘻嘻地說道:「甚麼將來,現在就是了。」

從剛才做飯時就在戲弄自己,就連現在吃飯也不放過,蘭花只能趕緊把自個碗裡的晚餐解決,完全不敢抬頭看坐在自己左右邊的黑白二兔,免得等一下又遭到讓人害羞的言語騷擾。

...咦...?等一下......吃飯...吃東西......

「啊!」像是想到甚麼,蘭花叫了出來。

「怎麼了?」

「蘭花醬?」

面對二人疑惑的表情,蘭花急忙問道:「我記得,雪露小姐回Frontier的前一個中繼站是Galaxy對吧?」

「是這樣沒錯。」

「那又怎麼了?」

「會不會在Galaxy吃到甚麼東西才會變成這樣?」

面對蘭花提出的問題,二人對望了一下────

「「啊!!!」」

────然後發出了頓悟的叫聲。




「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對啊,畢竟是那個Galaxy呢...」

「我記得在Galaxy時吃過的有...」

「木梅與巧克力餡餅,還有新發售的飲料...」

看著黑白二兔開始自我詢問,蘭花不去打擾,默默地收拾餐桌上的碗盤。

「「是那罐飲料!!!」」

得出結論的二人,從未整理的行李裡面翻出了一瓶形狀特異的瓶子。

看著上頭寫的說明,二人皺起了眉頭。

「這真的是會害人不淺啊...」

「甚麼甚麼?」

已經收拾乾淨的蘭花,來到二人身旁,跟著看飲料罐上頭的說明文字。

『本飲料因為成分特殊,故不標示成分內容,但請飲用者注意,飲用後將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等著您!若飲用後感到身體不適,請盡速到醫院就醫...』

「這是甚麼跟甚麼啊!?」

黑兔抓狂了。

「嗯...意想不到的驚喜嗎...」

與黑兔截然不同反應的白兔,正思索著說明文字的意義。

見狀蘭花不禁問道:「白兔想到甚麼了嗎?」

「我在想,既然喝了一次會變成二人,那麼再喝一次...」

「那麼再喝一次應該會復原吧!?」還未等白兔說完,黑兔就搶走飲料罐,喝了下去。

來不及阻止動作迅速的黑兔,白兔嘆了口氣。「但如果沒復原反而變得更複雜的話該怎麼辦...」

白兔話才剛說完,"砰"的一聲,黑兔的周圍便冒出了大量的濃煙。

待濃煙散去後,出現的是剛才原本就存在的黑兔,以及…新出現的二位雪露────

──── 一位是新娘裝扮,另一位則是新郎裝扮。

這下子,雪露從原本的二人增加變為四個人。





看著眼前一觸即發的場面,蘭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只見黑兔與新郎正用劍拔弩張的氣勢對峙著。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就得追朔到稍早一點的時間...




「蘭花醬,我們結婚吧!」這是新郎雪露見到蘭花的第一句話。

「蘭花醬,妳想娶我還是我娶妳呢?」這是新娘雪露見到蘭花的第一句話。

「咦!?」

馬上被兩個問題給擊中的蘭花,面對二雙深情款款的眼神,害羞的不知該如何回應。

「「慢著!!」」

這時閃出的白兔與黑兔擋在蘭花面前,阻隔了新娘與新郎對蘭花的柔情攻勢

「明明是後面才出現的,別想跟我們搶蘭花醬。」黑兔露出了一副保護者的姿態。

新郎不屑地冷哼一聲。「真好笑,肉還沒咬下,我們就還有爭奪的權利。」

「有趣...」咬著牙,黑兔露出了危險的笑容。「能搶走就試試看啊!」

新郎揮開了披風,自信滿滿的說道:「哈,正合我意!」

然後就演變成現在二人互瞪著的緊繃場面。




在黑兔與新郎爭執不下的空檔,白兔與新娘已經悄然退到安全線的後方,跟蘭花坐在一起看著二人彷彿小孩吵架般的鬧劇。

「虧她們能撐那麼久呢...」

「是啊,都是倔脾氣呢...」

像是想到甚麼,新娘向白兔伸出手。「我是雪莉露,那邊是我家的謝瑞爾。」

回握那釋出善意的手,白兔也做了自我介紹。「我是白兔,那位是我家的黑兔。」

然後白兔與新娘以此為契機,開始聊了起來。

但這卻造成蘭花極大的困擾────

拜託妳們,要聊天可以,但能不能不要把我夾在中間自顧自的聊天啊!

────可惜的是,並沒有人聽到蘭花此刻的心聲。




沒過多久,蘭花因為二人的貼近夾攻而感覺到鼻子略有不適。

…咦…好像有甚麼東西流了出來…

伸手一摸,紅色帶有鐵銹味的液體沾黏到了手上。

呆愣地看著,直到身邊響起驚慌的叫聲後,蘭花這才意識到自己居然流鼻血了。




「真是嚇死我們了...」新郎讓蘭花的頭稍微往前傾,並用手夾著鼻子,壓迫著鼻翼。而黑兔則是拿著冰袋,放在蘭花鼻子的根部冰敷。

看樣子二人因為這場小騷動而暫時休戰了。

「不過怎麼會突然流鼻血呢...」雙手托著臉頰,白兔盯著正服侍蘭花的二人。

「該不會是我們剛才那樣聊天的關係吧?」新娘意有所指地問道。

只見蘭花像是想到甚麼突然臉紅了,然後鼻血又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

「欸,冷靜點...」新郎安撫著蘭花的情緒,並轉頭對新娘說道:「真是,別再提一些會讓她情緒激動的事啦,剛才快止住的鼻血現在又流出來了。」

好不容易止住了鼻血,蘭花臉紅的發聲抗議。「這都怪雪露小姐穿的太暴露了啦!」

新娘指了指自己,疑惑的問道:「我嗎?」

看見蘭花羞澀的點頭後,新娘與白兔相視一笑,明白了蘭花流鼻血的原因────

──── 一定是因為把蘭花夾在中間聊天,低胸禮服不斷摩擦到蘭花面頰的關係。




「那麼,現在該怎麼辦?」新娘坐在沙發上問著黑兔。「現在既然妳們二個休戰了,是不是該好好想些辦法了呢?」

「為什麼只對我說?」黑兔用手指著新郎。「因為主題一樣所以妳就袒護她嗎!?」

站在一旁的新郎態度頗為冷淡。「難道葛瑞絲沒教妳用手指著別人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嗎?」

黑兔因為新郎的態度再次被挑起了不滿的情緒,正準備上前理論時卻被白兔給攔了下來。

「也該吵夠了吧。」拍了拍黑兔的肩膀,白兔看向新郎。「既然我們都是同一人,那麼是不是應該一起想辦法呢?」

「白兔說的沒錯,謝瑞爾。」新娘握住新郎的手。「所以,乖乖的別再這個態度了,好嗎?」

新郎看著新娘,臉上明顯閃過掙扎與猶豫,過了好一會兒她閉上眼睛。「我知道了,雪莉露。」




四個人,八隻眼睛,盯著桌上形狀奇特的飲料罐。

「話說回來,這飲料是誰說要喝的?」新娘首先發問。

新郎思考了一下後回答道:「我只記得有叫布雷拉跑腿去買餡餅而已...」

「然後葛瑞絲叫布雷拉順道買新發售的飲料回來...」黑兔還未說完便像是想到甚麼般的睜大了眼。「...不會吧...」

「我想應該就是那個"不會吧"…」白兔拿起端詳許久的飲料罐,指著上頭的出產公司。「看,這是葛瑞絲所成立投資的那間公司發售的。」

「可是...」新娘歪著頭,手指抵著面頰說道:「我記得葛瑞絲好像也有喝這個飲料耶...」

對視一眼,四個雪露,沉默了。




"嘟嚕嚕嚕嚕~嘟嚕嚕嚕嚕~"

突然響起的聲音,劃破了沉默的氣氛。

放在桌子上的粉紅色鯛魚燒造型手機,此時正閃爍躍動的提醒自己的主人有人來電的事實。

四個雪露,誰也沒有伸出手要接的意願,正是因為上頭顯示的來電者────

────葛瑞絲。

「我來接吧。」見四人遲遲無法做出決定,蘭花便自行拿起手機,按下了通話鍵。

「嗨,葛瑞絲小姐,好久不見呢。」

『啊,小蘭花,好久不見。請問雪露在嗎?我有事要找她。』

「雪露小姐現在正在沐浴,不方便聽電話呢。」手機另一端傳來的吵雜聲讓蘭花加大音量,深怕葛瑞絲沒有聽到自己所說的話。「發生甚麼事了嗎?妳那邊有點吵。」

『嗯...那麼請妳幫我告訴雪露,從Galaxy帶回來的那瓶飲料不要喝。』

葛瑞絲停頓了一下,這時蘭花聽清楚了────

────在電話另一頭吵雜的聲音是,許多與葛瑞絲雷同的聲線夾雜在一起的談話聲。

「咦!?難道葛瑞絲小姐也...」

不經意的疑問吐出口,等到蘭花意識到再噤聲已經來不及了。

『也...?』沉寂了一下,葛瑞絲再次開口時,語氣是明瞭帶著無奈。『...是嗎,看來太遲了...雪露已經喝下去了對吧。』

「嗯...」無法否認,因為是事實。「葛瑞絲小姐知道怎麼復原嗎?」

『"我們"還在討論。』好像想給蘭花安心感一般,葛瑞絲特意強調了複數的用詞。『照理說,應該有個時效性,等時效性過了,藥效退了就會回復了。』

『因為時間尚不確定,所以工作行程我會調整一下,妳和雪露這幾天就先休息不用工作了。』

除了吵雜的說話聲,現在又加上了無機質的電子音,大概是葛瑞絲小姐正在調整行程吧...

真的是跟雪露小姐一樣,是完全閒不下來的人呢...還是該說雪露小姐跟葛瑞絲小姐一樣?畢竟是葛瑞絲小姐把雪露小姐帶大的...

『小蘭花?』

耳邊傳來的疑惑叫喚讓蘭花回過神來,趕忙回答。「知道了,我會跟雪露小姐說的。」

『那就先這樣,有甚麼消息我會再打電話給妳。』

掛斷電話,蘭花向望著自己的四人,說明了葛瑞絲剛才電話裡所談及的內容。




「嗯~所以我們只能等藥效退了。」

表示理解的點頭,新郎與新娘一同坐了下來。

「那這段時間要做甚麼好呢...」

黑兔拿起了飲料罐,不知在思索甚麼。

「怎麼了?」白兔湊了過去。

「...我在想...如果再喝下去...」黑兔露出了頑劣的笑容。「...不知道會變出怎麼樣的自己呢~」

在場的人聽了黑兔的發言都愣住了。

隨後,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新郎,她露出了不輸黑兔的危險笑容。「好像很有趣呢。」

「我去拿杯子!」

「咦!?」驚訝的看著自告奮用的新娘,蘭花心裡突然竄出一股不安。

為此,蘭花拉了拉唯一沒有發言的白兔。「白兔,就這樣隨她們去好嗎?」

白兔緩緩轉過頭,但當蘭花看到她的表情時,就已經知道此事已經無任何異議的,被雪露們通過了。

「蘭花醬,這麼好玩的事怎麼能不參加,妳說對嗎~」

這不是對不對的問題啊雪露小姐!還有不要用這麼天真的笑容說這麼恐怖的話!

蘭花的異議完全表現在臉上,白兔揉了揉蘭花的頭髮。

「往好一點的方向想,這裡會變成雪露天堂呢~」

雪露天堂...雪露天堂...

白兔的最後一句完全命中目標,四人在蘭花幻想雪露天堂而當機的這段時間,把飲料分成四小份喝掉了。




使蘭花回神的是仿若連續爆炸的聲響。

「咳、咳咳...咳咳咳!」

瀰漫的煙霧遮蔽了視線,使蘭花看不清楚,而從煙霧裡傳來的說話聲,讓蘭花不禁想著到底又增加了多少個雪露。

終於,煙霧散去,出現在蘭花面前的是雪露們的豪華陣容。

天使與惡魔,護士與醫生,病患與小丑,軍人與囚犯。

新增總計八人,再加上之前原本的四人合計為十二人。

臉紅的看著面前彷彿百貨周年慶回饋大放送的超豪華陣容,蘭花興奮的情緒完全表現在臉上。

哇、哇哇哇~好多雪露小姐,真的是雪露天堂呢~

就在蘭花陶醉在幸福感裡的同時,雪露們突然安靜了下來,然後一齊轉頭看向蘭花。

被眾多雪露盯著的蘭花感到相當的不自在,然後就看到雪露們綻放出了異常燦爛的笑容。

那瞬間,蘭花頓時感到背脊發毛,但是想逃走也已經來不及了,小丑與囚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蘭花壓制在沙發上。

「蘭花醬~別害怕,我們不會對妳做甚麼的~」天使笑嘻嘻的說著。

「對啊,只是想請妳幫我們一件事而已~」惡魔的笑容參雜了幾絲不懷好意。

「請妳喝下這瓶飲料好嗎~」護士的笑容極為清爽,但嘴裡說的卻是相當恐怖的話。

「咦?!」

還未問出口,病患就回答了蘭花想問的問題。

「剛才呢,我們討論過了~」病患的笑容相當天真。「我們這麼多人,但蘭花醬只有一個,要共享的話實在是不夠用呢~」

「所以說...」嚥下了口水,蘭花驚恐的回答。「...也要讓我變成跟雪露小姐一樣多...是嗎...?」

「正解喲。」醫生推了一下眼鏡,鏡片反射的光芒使人無法看清她的表情。

「別說廢話了,動手!」軍人拿著馬鞭下達了命令。

「「收到~」」

看著朝自己逼近的瓶口,蘭花恐懼的大喊出聲。「住手啊!!!」




「住手啊!!!」

從床上猛然翻身坐起的蘭花,此刻正渾身發抖,冷汗直冒。

「蘭花?」雪露打開了房門,走到蘭花的身邊。「怎麼了,做惡夢了嗎?」

看到雪露的瞬間,蘭花想起了剛才的景象,身體不自覺地瑟縮了一下。

注意到蘭花異狀的雪露,露出了無奈且寵溺的笑容,輕輕地把蘭花擁入懷中。

「乖...沒事了...」雪露的語氣極為輕柔,手也富有節奏的輕拍著蘭花的背部。「...有我在這裡,沒事了...」

嗅著熟悉的味道與溫度,蘭花的顫抖逐漸平復下來

「好一點了嗎?」感受到蘭花不再顫抖,雪露親吻了蘭花的額頭後問道。

「嗯...沒事了...」回想著雪露叫自己的稱呼,確認自己確實在現實當中而不是在夢境裡。「...謝謝妳,雪露。」

二人在關係改變的同時,在稱呼對方的用語也跟著改變了────

────雪露與蘭花。

直接稱呼彼此的名字,雖然一開始還有點害羞,但隨著叫喚的次數增加,也就慢慢習慣了。

然後蘭花想起來了,半年前雪露展開了25艘船艦的慰問演唱會,而今天下午返回Frontie,當自己結束今日的工作回家時,雪露已經到家了。

二人愉快溫馨的用過晚餐後,蘭花因為明日的開工時間比較早,所以就提早洗澡就寢。




「那,能跟我說說做了甚麼惡夢嗎?」突如其來的一記直球,殺的蘭花措手不及。

「咦?!」一回想到夢境情節立即臉紅的蘭花,嘴張張合合,合合張張,卻說不出一個字來。

「蘭花有事都不肯跟我說了呢...」雖然可以從那通紅的臉察覺是怎麼回事,但雪露就是無法不逗逗自家可愛的戀人,略帶哀傷的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勉強妳說了...」

聽到雪露受傷的語氣,蘭花趕緊拉住準備抽身離開的雪露。

「不、不是這樣的...」但由於回想夢境過於害羞而無法直視雪露,所以頭壓得很低,也導致蘭花沒看見雪露臉上的完勝笑容。




在蘭花忸捏的說完夢境後,雪露忍不住的大笑出來。

「雪露天堂,那是甚麼?」

面對蘭花鼓起面頰的不服表情,雪露擦掉了因為笑得過於激動而流出的眼淚。

「嗯~原來只有我一個人滿足不了蘭花,所以才會有這個"雪露天堂"的夢境啊~」

原本有點生氣雪露聽完後的反應,但在雪露後面冒出來的話語中,讓蘭花突然覺得害羞起來。「我、我只是想看看雪露不同的樣子而已...」

「嗯~是嗎?」雪露意味深長的笑容,讓蘭花再次害燥的低下了頭。

解救蘭花此刻窘境的,是電話的鈴聲。

是蘭花的電話。

見狀,雪露也不再逗弄蘭花,起身到一旁繼續收拾還未整理完的行李。

看著上頭的來電人,蘭花按下通話鍵。

「嗨,葛瑞絲小姐,好久不見呢。」

『啊,小蘭花,好久不見。請問雪露在嗎?我有事要找她,打她手機一直沒接呢。』

蘭花望向雪露,只見雪露擺出了一個不想接電話的手勢。

「雪露現在正在沐浴,不方便聽電話呢。」

在說電話的同時,蘭花突然覺得有種似曾相似的既視感。

『嗯...那麼請妳幫我告訴雪露,從Galaxy帶回來的那瓶飲料不要喝。』

葛瑞絲停頓了一下,這時蘭花想到了────

────與剛才夢境竟然有些雷同。




整理行李的雪露在袋子裡面翻到了一瓶造型奇特的飲料罐,回憶了一下才想到,這是在Galaxy叫布雷拉幫忙買點心時葛瑞絲順道加點的。

身為藝人,就要大膽嘗試;而身為美食愛好者,自然也要大膽嘗試!

這是雪露一直秉持的信念。

【禁断のエリクシア】

所以當看到飲料罐上奇特的名字,雪露也絲毫沒有猶豫地扭開了瓶蓋,喝了一口。

嗯...還蠻好喝的!

沒多久飲料瓶就見底了,但過沒幾分鐘,雪露開始覺得口乾舌燥,渾身發熱。

往床上望去,在講電話的蘭花,身上穿著小可愛與熱褲。

...現在的蘭花抱起來一定很冰涼舒服...

腦中只剩下這樣的想法,雪露慢慢地往床上爬去。




「那罐飲料怎麼了嗎,葛瑞絲小姐?」

『嗯...我叫布雷拉幫我買的時候,周圍有點吵所以他可能聽錯了,買回來的並不是我要的飲料。』葛瑞絲嘆了口氣。『他買回來的同樣是新發售,但性質卻是完全不同的飲料。』

「性質不同?」深怕夢境成真,蘭花緊張的問道:「該不會喝下去就會變出另一個雪露吧?!」

『不不不,Galaxy的技術還沒先進到這種地步...但是會變成有點類似的狀況呢。』葛瑞絲被蘭花的想像逗得笑了出來。『這種飲料一旦喝下去,在藥效開始發作時會產生類似多重人格的症狀,但是不用太擔心,這是為了增加情趣。』

「增加情趣?」蘭花的疑問不減反增。「那罐飲料到底是...?」

『是媚藥喔,小蘭花。』

葛瑞絲的聲音絲毫沒有尷尬,該說不愧為大人呢,還是經驗老道了?

『那罐飲料,是我投資的公司新發售的成人飲料,所以才加入這樣的效果。』

突然,床鋪下壓的重量讓蘭花往身後一看,發現了平時彷若平靜水波的海藍雙眸,此刻已轉變為暗藏波濤洶湧的深藍,一動也不動地盯著自己。

接著蘭花瞥見地上那已經空掉、極為眼熟且造型特異的飲料罐────

────跟夢中出現的飲料罐一模一樣。




緊張的嚥下口水,蘭花不敢有大動作,深怕刺激到面前恐怕因藥效而性格驟變的戀人。

「...葛瑞絲小姐,如果已經喝下去的話要怎麼辦?」

『如果...?』沉寂了一下,葛瑞絲再次開口時,語氣是明瞭帶著無奈。『...是嗎,看來太遲了...雪露已經喝下去了對吧。』

「嗯...」無法否認,因為是事實。「葛瑞絲小姐知道怎麼復原嗎?」

還未聽到葛瑞絲的回答,手機就被奪走了。

「這樣不行呢~蘭花~」雪露綻出了甜美的笑容,逼近了蘭花。

下一秒,雪露的表情變為狂野魅惑,聲線也轉變成為性感撩人。

「在我看著妳的時候,妳必須回應我而不是做其他事情哦~」

接著,又再次轉變了,這次變成柔媚的嗓音,對著手機另一頭的人說道:「葛瑞絲,就這樣子囉,掰~」

掛斷了電話,雪露轉向蘭花的視線,眼神炙熱,沙啞低喚著自家戀人。「蘭花...」

雪露伸出了手,對蘭花作出了邀請。

「過來,我想要妳。」

彷若女王般的命令。

雖然是命令式的語氣,但蘭花卻不覺得討厭。

此刻蘭花瞭解了,不管是哪個性格,都是雪露的一部分,都是自己最愛的雪露。

所以,對於現在回覆會變成怎麼樣的後果,蘭花也覺得無所謂了────

────自己會全部接收,因為愛她。




蘭花將手伸了過去,然後被雪露拉進懷裡。

索取與回應,這是分開時隔近半年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直到東方肚白雞啼鳴叫之時,二人才沉沉睡去。

而在這段時間裡,蘭花的手機收到了一則短訊,是葛瑞絲傳來的。

【標題:剛才未說完的...

   內容:禁断のエリクシア的藥效性,依照個人體質不同而時效性不同。等時效性過了,藥效退了,
                類似多重人格的症狀就會回復成正常的一般人格。
    
                因為時間尚不確定,所以工作行程我會調整一下,妳和雪露這幾天就先休息不用工作了。
    
                 P.S 祝妳們玩得愉快。】





THE   END




後談:

感謝大家能把這麼亂來的故事看完(鞠躬)

有時間的話,還想寫劇場版後續以及平行世界的故事...那麼,讓我們有機會再見吧(?)

P.S 雪露分身的名字我是故意的!(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