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會創立二週年紀念百合萌戰世界盃-靜留亞軍賀文-私心絕對(上)

[上] 在得知結果的那一剎那,夏樹鬆了口氣。 ────太好了,靜留輸了。 沒錯,這確實是那瞬間閃過夏樹腦海的念頭。 但下一秒,夏樹心中卻產生了罪惡感。 靜留輸了...她應該很難過...我怎麼可以這麼高興呢!? 可是,就是不希望靜留出現在大眾面前,不希望靜留有更多的仰慕者。 藤乃靜留的好,藤乃靜留的一切,只有玖我夏樹才能擁有! 但是...如果不出賽...豈不代表了靜留沒有魅力?! 開玩笑! 那是藤乃靜留耶!! 是那個坐擁風華學園最高榮譽的學生會會長藤乃靜留耶!!! 是每天讓仰慕者圍簇著過著優雅愜意生活的藤乃靜留耶!!!! 是玖我夏樹可以自豪拍胸脯大聲說"那是我的女人"的藤乃靜留耶!!!!! 可是............但是............ 玖我夏樹,風華學園高中部一年級生,16歲,是學園裡有名的冰山美人,百合萌戰世界盃第二輪戰敗者,藤乃靜留的戀人──── ────現在因為內心交戰的矛盾想法而陷入了極度嚴重的自我厭惡中。 夏樹的一舉一動盡收在位於不遠處的橘髮少女的眼裡。 真是的,就是喜歡什麼事都悶著不說,這點真要不得啊...雖然是優點,同時也是個缺點。 橘髮少女走了過去,刻意咳了一聲,接著毫不客氣的伸手朝幾乎是滿臉黑線的藍髮友人頭上敲了下去。 夏樹摸了摸被敲的地方,憂愁地抬起頭。「原來是妳啊,舞衣。」 看見來人後夏樹臉色雖稍有舒緩,但濃濃的陰霾還是佈滿了臉,揮之不去。 「怎麼啦,又在自尋煩惱啦?」舞衣在夏樹身邊坐了下來。 「嗚~妳不要再說了!」聽了舞衣的話後,夏樹抱住頭,瑟縮了下來。 見狀,舞衣笑嘻嘻的開玩笑說道:「難不成是因為萌戰而在煩惱會長的事吧?」 藍色的頭顱彷彿升降梯般有再度下降的趨勢。 啊啦...真的讓我給說中啦!? 看著頭快觸碰到地板的夏樹,舞衣搔了搔頭,想著該如何化解僵住的氣氛。 「我真卑鄙。」悶悶的一句話從夏樹的方位傳來。 「啥?」夏樹沒頭沒尾的話,讓舞衣摸不著頭緒,滿腦子問號。 接下來是一陣沉默,就當舞衣以為再也不可能聽到答案時,那特有的沙啞嗓音再度傳進了自己的耳朵。 「在萌戰第三輪即將開打之際...我叫靜留一定要把冠軍拿回來,但現在...」緩慢的抬起頭,夏樹看著舞衣的眼神既空洞又迷惘。「...我卻因為靜留輸了比賽而高興...這樣不是卑鄙,又會是什麼呢...」 「夏樹...」面對這樣的夏樹,舞衣實在是想不到任何方法可以化解她的心結...但是下一秒,她卻感到極度的無力。 「想讓大家知道靜留的厲害,卻又不希望她出現在大眾面前...」自嘲的苦笑著。「...我竟然有這麼卑鄙的想法...真討厭這樣的自己...」 沒救了!這個人真的是沒救了!! 舞衣無言地在心裡頭想著,腦海在此同時閃過一位紅髮少女曾經說過的話語。 『對於那種遲鈍到不行的大木頭,要給予相當程度的刺激,她的腦部血液才會活絡起來~』 還記得紅髮少女嘲笑地對藍髮友人這麼說時,藍髮友人的面部表情實在是抽搐的相當厲害。 「我說妳啊...」舞衣往滿臉疑惑看著自己的藍髮友人額上──── ────重重一彈! 「幹麼彈我!!??」夏樹吃痛的捂住額頭,眼角依稀看得見晶瑩閃亮的淚水。 面對著藍髮友人的明顯怒氣,舞衣僅聳了聳肩。「沒有啊,只是為了讓木頭的腦部血液活絡起來而已。」 「妳!」舞衣的話讓夏樹想起了奈緒那嘲諷的表情,心中莫明冒出了無名火。 刻意忽略舞衣臉上頗具深意的微笑,夏樹撇過頭不再繼續看言行已被紅髮毒舌女影響的橘髮友人。 「夏樹,難道妳不知道這些想法意味著什麼嗎?」因為知道夏樹對這方面相當遲鈍,所以舞衣像個輔導學生的諮商老師ㄧ樣,先行詢問。 愁雲慘霧的臉上多了眉間的皺痕。「不就是代表我是個卑劣的人嗎?」 再度被無力感侵蝕。 天下真的還有人遲鈍成這樣呢…簡直跟命有得比了...不,或許比命還要嚴重... 想起了那位老是喜歡黏著自己的初等部少女,舞衣的眼神變得柔和,思緒也跟著轉了個方向。 ...等等,這或許是一個好機會... 與其自己開導...倒不如找個對夏樹更有影響力的人來開導,效果絕對是倍數級的。 一個點子頓時從腦海裡閃過,舞衣的眼裡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輕咳一聲,舞衣嚴肅的看著緊張的夏樹。 「我說啊,夏樹...」手順勢搭上了她的肩膀。「妳認為自己的心口不一很卑鄙是嗎?」 藍色的頭顱重重的點了一下。 很好,就是這樣。 舞衣在心裡高興著,並祈禱夏樹不會發現任何異狀,繼續小心謹慎地進行計畫。 「那麼,妳是不是應該去跟會長道歉呢?」 聽到這裡,夏樹的神情變得慌亂。「什、要跟靜留道歉?!」 無助的綠色想從友人的紫色裡找出其他解決方案,但卻是一無所獲。 「真的...一定要這樣子做嗎?」 舞衣彷彿看到夏樹身上長出了耳朵和尾巴,而且是垂下來可憐兮兮的樣子。 不行啊,鴇羽舞衣,妳要堅持住,不能在這裡露餡!計畫為重,計畫為重啊!! 「是啊。」為了加強效果,舞衣還煞有其事地慎重點了頭。「只要妳誠心道歉,我相信會長一定會原諒妳的。」 聽了舞衣的話後,夏樹略有所思地低下頭,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 見狀,一向貼心的橘髮少女不去打擾,只是站了起來,坐到書桌前,開始忙碌自己的事情。 過了一會,手邊的工作立即完成了,舞衣再度坐到了夏樹身邊。 「如何,妳現在的決定是?」 沒錯,雖然舞衣可以引導夏樹的思考方向,但最後的決定權還是在夏樹手上。 夏樹感激的看著友人。「舞衣,妳說的對。」現在藍髮少女的眼神不再迷惘,而是以往的堅定清澈。「靜留不像珠洲城,是個明理的人,所以她才能當上學生會長。」 不,基本上我認為藤乃會長會當選並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是與她的個性大大有關......舞衣在心裡立即反駁著夏樹。 下一秒,舞衣像是想到什麼般地拍了下自己的頭。 糟糕,差點就跟夏樹一樣偏離跑道了......鴇羽舞衣,計畫快成功了,加油! 在心中給自己打了氣之後,舞衣問著夏樹。「夏樹,妳要去會場接會長嗎?」 藍色的頭顱左右搖擺。 舞衣不禁搖頭,無奈地說道:「跟妳在一起果真是一件苦差事。今次總決賽會長辛苦了整整二天,而夏樹妳竟然還讓會長自己回來!?」 聞言,夏樹跳了起來。「我、我立刻去會場。」 「等等。」手按在準備衝往門口的藍色身影的肩膀上。「請妳把這個禮物一起拿給會長。」 看著舞衣手上拿著的精緻緞帶,讓夏樹發出了讚嘆的聲音。「好漂亮...什麼時候準備的?」 「早就準備好了,原本打算是要當冠軍禮物送出去的,沒想到現在變成了亞軍禮物了。」橘髮少女笑了笑。「不過沒差,反正都是要送給會長的,名次什麼的不重要啦。」 夏樹感動的看著面前笑容可掬的友人。「謝謝,靜留一定會很高興的。」 當然,會長不高興才有問題呢。 揚著比剛才還要更燦爛的笑容,舞衣挨近了夏樹。「為了怕妳忙趕路和道歉而忘記拿給會長...」手指靈巧的將緞帶繫到了夏樹的手腕上。「喏,這樣妳就會記得了。」 「嗯,我不會忘記的。」將外套穿上,夏樹朝門口走去。 跟在夏樹後頭,舞衣像是為夏樹打氣般拍了下友人的背脊。 「加油!妳一定沒問題的!!」我相信就另一方面來說,妳應該是沒問題的。 夏樹給了舞衣一個自信的笑容。「是啊,一定會沒問題的。」 「明天記得來參加慶祝會長奪亞的慶祝大會哦~」在夏樹開門時舞衣不忘的補上一句,提醒著藍髮友人。 看著夏樹揮著手代表知道了,舞衣把門關上,拿起了手機,按了組號碼撥了出去。 後談: 基本上沒什麼好說的...只有一句話... 恭祝各位新年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