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血盟衛士-4

「其實我懷疑妳根本就是假裝的...為了讓我和夏樹照顧妳...」奈緒邊說,邊掀起了在靜留臉上的毛巾。 果不其然,毛巾底下是一張得意十足的笑臉。 啪! 兩頰同時遭受到二人所賞的巴掌。 「好過份~妳們聯手起來欺負我~」靜留哭喪著臉,摸著略為紅腫的面頰。 「誰叫妳要笑的像隻偷腥的貓!」奈緒現在很不爽。 「誰叫妳要騙我!」夏樹更為惱怒。 「哪有下屬這樣對待長官的~我真是苦命有妳們這樣的副手......」嘆了口氣,靜留感嘆自己身為長官居然被屬下給欺侮。 「這跟那沒關係吧!!!」奈緒與夏樹非常有默契的叫著。 噗哧一笑,靜留左擁住夏樹,右摟住奈緒。「好了好了~不要生氣~我啊~這次的狀況真的是比以前嚴重多了。」 奈緒挑眉。「我怎麼看不出來?」 「看妳現在還能這樣說話,現在應該是沒事了。」夏樹將頭靠在靜留的肩膀上。 「呵呵~」靜留愉悅的瞇著眼笑了起來。「那是因為我有兩位體貼又溫柔的副手照顧啊~」 「這、說什麼傻話啊!!??」不約而同的,奈緒及夏樹的臉頰迅速染上桃紅色的紅暈。 叩叩! 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室內幸福洋溢的氣氛。 「誰?」夏樹開口問道。 『靜留小姐,我是二三。』門外頭傳來了模糊的聲音。『我將您要的東西拿過來給您。』 靜留向奈緒使了眼色。 奈緒對夏樹點了點頭,二人一同起身走到門前,分別站到了門把的左右方。 對視一眼,握緊手上的刀,奈緒把門打開。 「是什麼東西?」處於警備狀態的奈緒,聲線非常低沉。 二三退後了一步,讓奈緒看清楚自己身後的推車。 以詢問性的眼神望向靜留,見後者點了點頭,奈緒便向夏樹擺手,並退後一步把門打開。 「剛才失禮了,請進。」此時此刻,奈緒的表情及聲音不像先前嚴肅,恢復成原本的中低音。 等二三把推車推了進來,夏樹與奈緒將門鎖上,分別站到了靜留身邊。 「靜留小姐,您現在一定很不舒服吧。」二三擺手,將推車上的物品展示給靜留看。「我幫您準備了茶及蛋糕,能幫助您減輕不舒服的感覺。」語氣非常肯定。 「這件事除了本人以及我們二個以外,只有極少數人知道才對。」奈緒與夏樹快速的抽出刀,交叉抵著二三。「妳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 「我是姬野 二三。」面對殺氣騰騰的二人,二三依舊看著靜留,那表情輕鬆又自在。「姬野家歷代服侍風花家,而我傳承祖先們的工作,服侍著真白小姐。」 「二三~」一陣優雅的笑聲自二人身後傳來。「沒想到妳還記得呢~」 頗為愉悅的語氣讓夏樹和奈緒極為訝異的回頭望著笑瞇了眼的靜留。 二三微微一笑。「這是當然,靜留小姐的口味二三從來不曾忘記。」 「妳們把刀收起來,坐下吧。」指示著二人,靜留看著二三。「妳也坐吧。」 夏樹及奈緒坐下來以後,夏樹不耐的先開口了。「靜留,這是怎麼回事?」 微微一笑,靜留看著二人。「妳們還記得我說過的那位從小就照顧我的姐姐嗎?」 「難道...」奈緒驚訝的叫道。「就是二三嗎!?」 不置可否的,靜留與二三點了點頭。 這就是每晚都來服侍靜留的人。 這就是每晚都被靜留調教的人。 夏樹與奈緒不約而同地在心裡頭想著。 看著兩人臉上瞬間閃過的神情,靜留好氣又好笑的說道:「妳們兩個別想歪了啊。」 不理會靜留,二人逕自的詢問著二三。「如果靜留要妳做什麼妳都會去執行嗎?」 二三微笑的點頭。「這是當然的。」 「哇~」二人相視,臉上盡是驚訝的表情。 真是忠誠啊。不,該說是大膽吧......諸如此類的話也開始在二人之間丟來丟去。 「咳哼!」靜留輕咳一聲,看著視線集中到自己身上的三人說道:「別玩了,該辦正事了。」 聞言,二三自動站了起來,從推車上拿出了一捲東西,攤開來鋪在桌上。 夏樹與奈緒瞬間明白了這是博物館的構造圖。 「真是太驚人了...」發出讚嘆聲的二人,目不轉睛的盯著上頭複雜的圖樣。 「二三,以前那些密門和密道都還可以使用吧?」靜留問著正把蛋糕及茶具放到桌上的二三。 點了點頭,二三回應道:「昨天我才全數檢查過,完全沒有問題。」 「好,那麼...」拿出了筆來,靜留在構造圖上畫出了好幾道門以及通道。「這是只有極少數人才知道的秘密通道及出口,在這裡要做好防護。」 奈緒點點頭。「明天我立即叫命和晶進去查看。」 「那個可以稍緩一下。」靜留看了奈緒不解的臉後立即說道:「現在必須先解決結界的問題。」 夏樹凝重的抬起頭來。「我認為結界的問題應該是出在"聖光石"。」 奈緒在聽了夏樹的話後臉色也沉了下來。「如果真是這樣問題就很嚴重了... "聖光石"並不會無故損壞...除非是人為破壞...」頓了一下,奈緒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恍然大悟地看著靜留。「莫非是...」 「沒錯,跟我們之前收到的情報符合,有九成九的機率是他在搞鬼。」靜留慢條斯里的吃著二三遞上來的蛋糕及紅茶。 「真是夠了!!」夏樹憤怒的站起身。「他害妳不得不去藤乃家、並害風花當家夫婦去世,現在竟然還對博物館動歪腦筋!!!」 「夏樹,妳先冷靜下來。」奈緒安撫著憤怒到發顫的夏樹,並轉頭看著自個的上司。「靜留,這件事妳打算怎麼處理?」 「沒關係,這件事等這次任務結束之後...」靜留揚起了一抹優雅的微笑,眼底閃爍著令人膽顫的寒光。「...我就會來好好的"處理"他。」 在一旁沉默不語的二三突然出聲。「靜留小姐,有件事我一定得說。」 看了一眼二三,靜留淡淡的說道:「如果是真白的事,免談。」 「靜留小姐!」 「不用再說了!」靜留站了起來。「妳告訴她又有何用?只不過是讓她知道更多的人間醜態。」她慢慢的低下頭,聲音極度的淒涼。「而且...這件事只會讓她憎恨我...」 二三聞言只是拼命的搖頭。「怎麼會呢,真白小姐決對不會憎恨靜留小姐的。」 「妳怎麼知道!?」猛力的抬起頭,靜留看著二三。「妳怎麼能確定她不會憎恨我!!??」哽咽的嘶吼聲,呈現出藤乃靜留脆弱的一面。「是我殺了風花當家夫婦啊!!!」 「靜留小姐...這不是您的錯啊。」二三示意奈緒及夏樹安撫靜留,自己則斟了杯茶放到再度坐下的靜留面前。「靜留小姐的苦衷,我明白的...」 「不管怎麼說...」靜留飲盡杯裡的紅茶。「就算是有苦衷,還是無法抹滅我殺了風花當家夫婦的事實...」 此時,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二三制止了想起身的奈緒與夏樹。「讓我來。」在打開門後,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在眼前,二三不禁驚呼出聲。「真白小姐!?」 「我找了妳好久呢,二三。」真白微微一笑。「能讓我也加入妳們的話題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