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4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血盟衛士-3

「看在靜留小姐的面子上,這次就饒過妳了。」史密斯甩開夏樹的手,堆起了笑臉慢步到靜留面前。「唉...真是過分啊...靜留小姐...好歹我也是妳的未婚夫啊...妳講話怎麼這麼不留情呢~」史密斯用說的還不夠,手還托上了靜留的下巴。 啪! 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 靜留冷眼看著史密斯撫著紅腫的手,緩緩說道:「我可不記得有與你訂下什麼婚約。」 「妳不記得沒關係,只要妳父母記得就好...還是說...妳不承認他們是妳的父母?」史密斯呼著腫痛處,眼中閃過一絲算計的光芒。「...也對嘛~身為養女的妳,一定對親生家庭念念不忘吧...那個叫做什麼的家族...」裝做一副苦惱的樣子,史密斯得意的看著靜留愈來愈深沉的面孔。「對!我想起來了!那個現在已經沒落的家族叫做...」 話還沒說完,數把凜然的白刃,已經抵在史密斯的脖子及身側。 「膽敢對隊長不敬...」夏樹憤怒的讓聲音比以往都還要低啞,奈緒的聲音也因為怒火而變得低沉。「就是與我們"血盟衛士"為敵!」 史密斯眼角餘光一撇,刀有15把...在自己身前及身側總計14人,每個人的眼中都帶著憤怒......14人??!!還有一人呢?藤乃靜留人呢!!?? 在史密斯驚覺少了一人的時候,其中最靠近他脖子的那把刀,緩緩的抹了一下,一條清晰漂亮的紅線就這樣出現在他的脖子上。 「史密斯...」如鬼魅般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從史密斯的身後傳來。「...如果你想要讓身體與頭早些分家的話...我會給你個比較不痛苦的死法...要不要試試看?」 她什麼時候繞到我後面去的?!無聲無息的...這個女人... 冷汗自史密斯的額上滑下,他連忙澄清的說道:「啊,不好意思,剛才一時嘴快說錯話了,我下次會注意的,靜留小姐。」 「哦?是嗎?」隨著話語剛落,最接近脖子的白刃散發出淡淡的紅色血光,緩緩的靠近──── 「靜留!」真白的叫聲瞬間讓靜留停下了動作。 回頭望了眼面露擔憂害怕的真白。「算你運氣好,史密斯。」靜留無聲的嘆了口氣。「今天就看在真白的面子上,饒過你吧。」 15把刀,收刀聲整齊又統一。靜留無視於史密斯被羞辱而變得憤恨的面孔,緩步走到了真白面前。 「真是抱歉,讓二位看笑話了。」不同於剛才陰沉的表情,靜留揚起了一抹微笑。「塑像的展覽室及目前的擺設我也已經瞭解了,我想讓部下們去房間休息一下,好在晚餐後進行會議。」 「好的,請往這邊走。」隨著真白的話語而落,二三推著真白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史密斯看著靜留一行人的背影,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哼!反正再過不久...我就會得到夢寐以求的力量...」轉頭看著塑像,面容因為狂妄而變得扭曲。「藤乃靜留...到時是誰求誰...還不知道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放聲恣意的大笑著,史密斯走往另一個方向,離開了展覽室。 令人作嘔的笑聲,回盪在展覽室裡,久久不散...... 「那個男人,居然想在"她"的面前公佈靜留的身分!!」遙氣憤的在會議室裡踱步。 靜留接過奈緒遞過來的茶,緩緩的喝了一口。 磅! 桌面傳來重重的撞擊聲。 「難道妳一點都不想讓"她"知道嗎!?」看著面前正悠閒喝茶的靜留,遙的火氣更大了。「說話啊!!!藤乃靜留!!!!!」 「遙...吃完飯後可不能生氣或做激烈的運動哦~」靜留放下茶杯,望著自己身前已經被拍擊出掌印的桌子。「...可惜這張古物了呢...這可是這世上僅存的少數幾張古桌呢~是無價之寶哦~」 聞言,遙緊張的抓起了一旁的紙巾,拼命的想把桌上的痕跡擦掉。 雪之無奈的嘆了口氣,附到遙的耳邊耳語了幾句。 「可惡啊!!!藤乃靜留!妳竟然敢耍我!!!!!」遙跳了起來,衝向了揚起笑容的靜留,可惜卻被雪之架住了肩膀,慢慢的拖了出去。 「快出來!!!我這次一定要跟妳一分高下啊~~~~~~~~~~~」 隨著關門聲響起,遙的聲音也被組隔在門外,會議室裡頓時變得安靜無聲。 眾人的視線從被關緊的門回頭看著靜留。 「好了,輕鬆愉快的時間過去了,接下來也該談正事了。」微笑的拍了拍手,靜留等到隊員們都坐下後變換上一張嚴肅的臉。「剛才繞了一圈,你們的感覺如何?」 「雖然整個格局是成圓形,沒有死角,監視站崗容易...」黎人與祐一提出了自己的心得。「但如果遭到襲擊,可就沒有遮蔽的地方了。」 「而且,這裡的結界也弱的太不像話了...」舞衣與坐在身旁的詩帆及紫子互看一眼,繼續說道:「我們三個一致認為結界可能被某種因素所干擾,不然依照這種結界的結構,是不可能變得如此脆弱不堪。」 「即使能守的住下面,也有可能遭到從上面來的入侵。」碧指著天花板。「在這裡為採光而用玻璃所建造的上方,是個最好的入侵點。」 陽子點了點頭。「再加上這裡為訴求自然採光,天花板為玻璃的區域很多。」表情苦惱非常。「也就變成了侵入點很多的因素。」 「這裡還有很多我們所沒有看見的隱密出入口。」命與晶不落人後的說著:「實際上到底有多少我們也還不清楚。」 將士與茜皺起了眉頭。「更何況惡魔可以趁展期喬裝進來,我們不能避開這種可能。」 此時門"砰!"的打了開來,遙走了進來,在雪之還來不及阻止之前就開口說道:「這還不簡單,加派人手駐守那些地方就好了啊。」 「可是,遙,我們人手不夠啊。」將門關了起來,雪之與遙一同入座,說出了遙計畫中的最大缺失。 「增援啊增援!」遙拍了一下桌子。「請風華總部增派深優與和也的部隊來這邊。」 「行不通的。」原本一直靜默的夏樹與奈緒,此時開了口。「深優與和也的部隊正在執行其他的任務,等他們過來至少也要二個禮拜的時間,這樣展期早就結束了。」 「更何況...」奈緒看向了靜留。「我想隊長一定也不希望別人插手這件任務。」語氣非常肯定。 靜留閉著眼笑了笑,露出了"真了解我"的表情。 「沒錯,正如奈緒所說,這次我希望能親自解決。」靜留環視了在場的所有隊員。「你們知道為什麼惡魔現在不來搶,反而要挑四天後開始為期6天的展覽期下手嗎?」 有人點頭,有人搖頭。 微微一笑,靜留緩道:「因為那6天是百年一次的"極闇之期",傳說魔王就是在"極闇之期"誕生的。」看著眾人反應不一的表情,靜留感到有趣。「再加上人類的驚慌恐懼向來是惡魔最棒的糧食,他們當然要挑展期的時間下手。」變臉,一向是靜留最擅長的事,現在的她表情又變得嚴肅。「所以,我們要在展期前做好萬全的措施。」 兩位副隊長站了起來,夏樹率先說道:「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回到各自的房間後,除好好休息外,也準備好你們剛才提出的問題之解決方法。」 奈緒淡淡的笑著。「畢竟你們都是這方面的專家,相信一定有不錯的解決方案。」 二人說完一致看向靜留,靜留撐桌站了起來。「準備時間到明天早上九點,九點半用完早膳後大廳集合,散會。」 應了一聲,大夥紛紛起身,魚貫的走出了會議室。 「奈緒、夏樹。」靜留看著欲言又止的二人,微笑的說著。「妳們還有事情想與我討論吧?到我的房間來。」 「是的,隊長。」相視一眼,奈緒與夏樹跟上了靜留的腳步,離開了會議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