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會文學區高手-瀠洄様生日賀文(12/11)~3

正當夏樹懊悔地斥責著自己時,遠方有一個身影緩緩的走了過來。 聽到腳步聲的夏樹轉頭一看,欣喜的睜大了眼,開心的跑了過去。 「靜留!」手臂張開,正準備抱住時,沒想到──── 「哇啊!!??」 ────卻跌到了地上。 「怎麼會…」夏樹站了起來,不死心地再試了一次。 雖然放慢了腳步,卻又再度撲了個空,但她這次明白了一件事。 ────靜留穿過了自己的身體。 「領路人,這是…」夏樹詢問的眼神對上了領路人。 「由於記憶是可以更改的,所以在記憶理的人物都不是實體。」領路人看著走到遊樂園門口後停下的"靜留"。 「那…我要找的靜留是實體的吧?」夏樹也順著領路人的視線看著"靜留"。 「不錯,妳領悟的很快。」視線回到夏樹身上。「為了獎勵妳,我就再告訴妳一個情報吧!」領路人神秘的笑著。「藤乃靜留躲進的那個"門",除了她自己以外,還會有記憶裡的那個"靜留",也就是說…那個門裡會有二個藤乃靜留。」 夏樹蹲下身,握住了領路人的手。「謝謝妳,領路人,這樣子速度絕對會快上許多。」 領路人神色突然正經起來。「別高興的太早,玖我夏樹。接下來妳會受到更多的衝擊。」手指著另一個方向。「看,在這個門裡的"夏樹"過來了。」 夏樹看著"夏樹"跑到了靜留身邊,那一天的一切倏地在夏樹腦海裡浮現,夏樹甩甩頭,不再去看高興的走進遊樂園的二人。 「我們去下一個"門"吧。」夏樹對著領路人說道。 領路人點了點頭,她與夏樹一起走出了這扇"門",關上,帶著夏樹繼續前進。 +++++++++++++++++遊樂園場景完畢之分格線 +++++++++++++++++ 看著眼前的兩個小身影,讓夏樹不禁莞爾。 這扇門一進入便看到"小夏樹"從一群臭男生手中保護了"小靜留"和一隻小貓。 現在二人正坐在公園的鞦韆上,許下下次見面的約定。 「這就是所謂的"平行世界"嗎?」夏樹喃喃道:「真沒想到…只是不一樣的世界…就有如此之大的不同。」 「現在驚訝還太早了。」領人看著夏樹。「如何?要去下一扇"門"了嗎?」 點點頭的夏樹,在看了兩個小身影最後一眼後,隨著領路人繼續前進。 「領路人,心魔是怎麼形成的?」看著走在自己面前的領路人,夏樹不禁好奇的問著。 「妳真的想知道?」在身前的領路人突然停了下來,轉過來的面容有著不符合這嬌小身軀的嚴肅。 夏樹思考了一下,慎重的點了頭。「對。」 「是嗎…」喃喃的應了一聲,領路人轉頭繼續向前方走著。「心魔,顧名思義就是盤據在心裡的魔物。」 看著領路人的背影,夏樹靜靜的聽著。 「為何會有魔物盤據在心裡?魔物又是如何形成的?其實,原因很簡單…」領路人頓了頓,過了幾十秒後才繼續說道:「…那是因為,人們對於某件事過於介意、無法釋懷,因此變成了心中的疙瘩,進而形成了心魔。」 聽到這裡,夏樹覺得某些地方並不合理。「可是,如果一個人有太多無法釋懷的事情,那心魔不就也…」 領路人的笑聲打斷了夏樹的話。「妳說的確實有理,但是…」轉過頭來看著滿臉不解的夏樹。「…這種模式,只適用在人們"第一次"感覺到的疙瘩,才行的通。」 「那以後產生的…」依舊不解。 「會成為第一個的糧食而被吃掉。」見到夏樹訝異的神情,領路人嘟起了嘴。「瞧妳,一副不相信的樣子,不然我怎麼可能長成這麼大。」 妳也沒大到哪裡去啊……夏樹一面想著,一面回答不是很滿意自己的反應的領路人。「不,只是有些無法想像。」 聞言,領路人有趣的笑道:「啊啦~難不成妳以為我是吃像我一樣的人型疙瘩嗎?」 那促狹的眼神讓夏樹覺得熟悉,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並不是這樣喔~每個疙瘩剛形成時都像顆種子一樣。」如此說著,領路人從身側的小袋子裡拿出了一顆漆黑的小石子。「看,這就是疙瘩。」 夏樹仔細地端詳領路人手上的小石子。「原來是長這個樣子啊…」 「我每天得到處巡邏,如果發現有疙瘩出現在地上就要把它撿起來。」領路人謹慎的把疙瘩收了起來。 「因為那是妳重要的糧食吧。」夏樹把先前領路人所說的話做了整理擷取了出來。 「妳說對了,但並不完全是這樣。」領路人指著自己身旁的"門"。「好了,先進去吧,其餘的等會再告訴妳。」 ++++++++++++所以領路人到底多大?(被巴)之分格線 ++++++++++++ 對眼前的景象令夏樹目瞪口呆。 眼前的畫面,是自己極為熟悉的二個人正在打情罵俏。 『靜留,要說幾次妳才會聽啊!?不要老往我耳朵吹氣!!!』俏麗的紅髮少女渾身顫抖地指著另一位悠然自得的亞麻長髮少女。 『啊啦~那是因為奈緒很可愛嘛~一不小心就…』亞麻長髮少女歎息的說著。 『妳少用這種理由來唐塞我!』"奈緒"撇過頭,不再看著笑盈盈的"靜留"。 輕輕的笑著,"靜留"把"奈緒"輕擁進懷裡。『晚餐想吃什麼?』 "奈緒"仰頭,眉毛微微挑起。『想這樣收買我?』 赤紅色的瞳眸裡盡是寵溺。『妳說呢?』臉上揚著幸福溫暖的微笑。 癟著嘴思考了一下。『海鮮義大利麵。』 『好~都聽妳的。』"靜留"親暱的在"奈緒"額上烙下一吻。『走吧,我們去超市買材料。』 撫著還殘留著溫軟觸感的額頭,"奈緒"淡淡的笑了。『好。』 對於眼前這種出乎意料的狀況,讓夏樹不理解的看著領路人。「怎麼會這樣?」 「妳是指什麼?」領路人不明白的問著。 夏樹指著正在自己面前妳濃我濃的二人。「就是這個啊!」 「這就是所謂的平行世界啊。」領路人就像是在教導無理取鬧的學生的老師一樣。「也就說,在這些平行世界裡,"夏樹"可能與"靜留"僅有一面之緣、亦或者擦身而過,或者是根本沒有碰過面、完全沒有交集。」 「沒有…交集…嗎…」夏樹垂下頭來,語氣顯得沮喪。 「不過,在這個世界裡看起來並不是這樣。」領路人舉起手。「妳看。」 夏樹順著領路人指的方向一看,便見到在超市裡的"靜留"與"奈緒"遇見了"夏樹"。 原來,在夏樹與領路人說話的這段時間裡,場景已經迅速轉移了。 『真是巧遇啊,玖我同學。』"靜留"笑容滿面的打著招呼。 『藤乃會長,您好。』"夏樹"向"靜留"鞠躬。『前幾日真是謝謝您了。』 『哪裡,區區小事,不必如此介意。』"靜留"望著一臉不解的"奈緒"。『我家奈緒才是平時受玖我同學照顧了,我應該要好好謝謝玖我同學呢。』 『哪兒的話,我跟奈緒只不過是從小一起長大而已…』"夏樹"搖著手。『我們之間常常吵架,照顧什麼的根本沒有。』 聞言,"靜留"輕輕的笑了。『我很高興奈緒能有如此要好的朋友呢,奈緒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喔~』看到"奈緒"欲言又止的表情,"靜留"露出了理解的笑容。『奈緒,我先到那邊看看,妳跟玖我同學慢慢聊吧。』 不等"奈緒"回話,"靜留"逕自地離開了二人面前。 待"靜留"離開有段距離後,"奈緒"與"夏樹"對望一眼… 『狗狗,被妳叫名字的感覺好噁心啊!!!』"奈緒"搓了搓手臂。 『蜘蛛,妳以為我想啊!?』"夏樹"與"奈緒"同個動作不停的搓揉著手臂上的雞皮疙瘩。『不過妳要什麼時候才告訴藤乃妳的綽號?』 『我才不要!』"奈緒"撇過頭。『這種綽號太丟臉了!』 『哦~我居然在有生之年可以看見蜘蛛害羞~』"夏樹"戳了戳"奈緒"發紅的臉頰。『哎呀~姐姐我感動到想哭了~』 『吵死了!』"奈緒"拍掉那只虐待自己臉頰的手。『狗狗,怎麼妳一個人來?妳家老婆呢?』 『什麼我家老婆!!??』"夏樹"大叫後隨即發現自己的失態,臉紅的輕咳一聲。『因為命一直囔囔著要見哥哥,所以舞衣帶著命去找黎人了。』 聞言,"奈緒"像是想到什麼。『對了,靜留前幾天幫狗狗妳什麼啊?』 "夏樹"聳了聳肩。『還不就是執行部那群人......』 談的正高興的二人完全沒有發現,站在遠處的"靜留"正以冰冷不帶感情的眼神看著"夏樹"。 再也看不下去了,夏樹轉頭看著領路人。 領路人意會道:「那就走吧。」 ++++++++++++靜奈愛大爆發一不小心打太多之分格線 ++++++++++++ 夏樹現在心情非常複雜。 在剛才的門裡,靜留和奈緒是一對戀人,而自己和舞衣則是──── ────啊~不能再想了!!! 煩躁的抓了抓頭髮,夏樹繼續思考下一個問題。 靜留原來是一個非常冷漠的人…不、或者該說,靜留只對自己不感興趣的人才會如此冷漠,對於戀人則……想到這裡夏樹的腦海裡浮現出了剛才的靜留注視著奈緒時的溫柔眼神。 夏樹感到苦澀非常。 如此明顯的關懷所代表的意義,為什麼以前都沒有發現到呢? 是因為靜留掩飾的太好?還是說自己過於遲鈍? 不是這樣! 是玖我夏樹根本拒絕別人的好意與關懷,也根本沒有想過為什麼,藤乃靜留會如此甘願的為自己付出。 一直以為理所當然,這就是朋友之間該做的事──── ────因為一直以來也沒什麼朋友,只有金錢換取情報的交易對象而已,但如果牽扯到迫水,那是他理應做的。 可是,這並不能成為一個正當的理由,自己接受靜留的幫助卻沒有付出,還拒絕靜留滿滿的關懷……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玖我夏樹,妳真是一個混帳東西! 夏樹握緊了拳頭,在心裡拼命的斥責著自己的不是,直到領路人的聲音打斷她的思緒。 「吶,玖我夏樹。」略為熟悉的腔調拉回了夏樹的神智。「看到剛才那"門"裡平行世界的人,妳的感覺如何?」 略為思考了一下,夏樹答道:「性格好像不太一樣,但只有靜留…」 「妳說的沒錯。」領路人點點頭。「那是因為環境因素改變的關係,不過看來那個"靜留"的外在環境因素並沒有什麼改變,所以才會維持原樣吧。」 「是這樣啊…」夏樹表示理解的點了點頭。 然後,領路人停在一扇紫色的"門"前,露出了笑容。 「怎麼了嗎?」那抹帶著趣味的笑容讓夏樹感覺頗為熟悉。 「沒有。」領路人的笑容有擴大的趨勢,語氣也十分愉悅。「這扇"門"進去時要小心點哦~」 通常警告別人時不是應該很謹慎嚴肅嗎?為什麼現在恰巧有一個相反的例子活生生地出現在自己眼前呢? 雖然不明白領路人的警告外帶笑容是怎麼回事,夏樹還是遵從領路人的警告,謹慎的打開了這扇紫色的"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