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4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夏夜驚魂-1

[1] 自從燈里遇上新威尼斯的女鬼事件後,已經過好幾天了。 雖然當時的事件由愛理須說出真正事實後,燈里、藍華以及愛理須三人的心頓時涼了半截,讓正值炎夏的天氣確實消暑了不少。但是,燈里的心裡卻有莫名的悲傷。 她好像很悲傷寂寞的樣子...如果...能再見一面就好了...問她為什麼這麼悲傷寂寞... 就是為燈里這個一閃即逝的想法,差點造成無法挽回的事件。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開端分格線================ 「嗯~感覺又活過來了」 「燈里前輩,吃太快頭會痛喔。」 「啊!好痛!!」 「藍華妳沒事吧!?」 外頭的大氣正用炙熱的溫度烘烤著路面,夏季的蟬叫順勢讓人感覺溫度又提升不少。 早上時燈里便向二人提議今天提早結束練習,到街上吃冰清涼一下。 再加上今天是認識了愛理須滿一年的日子,順道祝賀的這個提議,讓藍華和愛理須沒有異議的接受了。 於是燈里一行人才會在這個本是平常在作練習的時間,坐在冰店裡大口啖著刨冰。 「嗚啊...」燈里看著外頭依舊灼熱並過於清澈刺眼的藍天,不禁瞇起了眼。「外頭看起來好像還是很熱的樣子,真不想走出去啊。」 雖然已經是下午了,但大氣卻沒有減低威力,反而是有持續增高的趨勢,就連空氣也受不了高溫而被扭曲成誇張的漩渦狀。 「那怎麼辦?我們冰都吃完了。」愛理須和燈里一起看著外頭的地面。 「嘿,我想到一個可以消暑的東西了。」藍華突然大聲地說道。 「藍、藍華,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燈里的身體抖了一下。 「對、對啊,大大同意燈里前輩的看法。」愛理須拼命點頭。「更何況上次燈里前輩差點就回不來了。」 「沒有什麼關係啦,現在可是大白天呢。」藍華拉著愛理須的手坐到了船上。「在這裡住那麼久我可是連那裡都沒去過一次呢,我真的很想看看只在那裡開了滿地的花。」 燈里拿著槳縮了縮身體。「那也可以給妳划船啊...」 無視於燈里和愛理須的微小抗議,藍華一手指著目的地方向,一邊大喊著:「聖米歇爾島,出發!」 ================前往墓地島分格線================ 新威尼斯的聖馬可廣場,是仿造在地球的舊威尼斯所建造出來的。 一景一物,建築與攤販,完全如出一轍。 聖馬可廣場因為廣場中央的二根大石柱,而在地球時代的威尼斯被當成該城對外的門戶。 在遙遠的中世紀的威尼斯共和國,還被當成公開處決犯人的刑場。 有一次,一位被判死刑的女性要求獄方把自己的遺體,埋在以墳墓之島而著名的聖米歇爾島。但是,當時那兒的墳墓密度過高,她的要求最後無法如願。 事後,每當船夫晚上獨自接近聖馬可廣場的大柱子時,就會遇上一位身穿喪服的年輕女性,要求船夫載她到聖米歇爾島。可是,船夫千萬不能…載她一起前往。 ────因為一定會失蹤。 這個故事是在威尼斯的船夫之間,口耳相傳已久的著名怪談。 雖然是在舊威尼斯的怪談,在水星的新威尼斯裡,卻有不少人親眼目睹了女鬼,就連在前幾天做例行練習而晚歸的燈里也遇見了;燈里被要求載她前往聖米歇爾島後,差一點就回不來了,至於是怎麼回到ARIA公司的,燈里也記不清楚了。 但是,這個怪談還有一個後續。 在中世紀的威尼斯共和國,的確有公開處決犯人,可是歷史文獻中,並沒有犯人指定埋葬地點的記錄。 據說地球的威尼斯,根本沒有那種怪談。 這則怪談,是人們移民水星後,有人在這裡捏造流傳的故事。 ────就是因為這樣,才會顯得恐怖。 燈里沿著上次夜晚走的那條路,載著藍華及愛理須,緩緩地划向聖米歇爾島。 上次因為是晚上的關係,再加上過於專注於藍華所說的怪談以及那位穿著黑色衣服的年輕女性,以至於沒有注意到,沿路的景緻竟是如此美麗。 就在燈里一邊划船,一邊稍微分神之際,船已經到了聖米歇爾島,燈里則是在藍華的叫喊聲中,回過神來。 再次踏上聖米歇爾島,燈里的心中仍然還有些畏懼。 應該是上次的親身經歷的關係吧...... 這麼想的燈里,看著走在前頭的藍華及愛理須。 不過...或許是因為有這二位夥伴關係,心裡並沒有像上次那麼不安。 燈里偷偷笑了一下,卻也被藍華和愛理須的驚呼聲給拉回了注意力。 雖然望眼過去都是墳墓,滿地的花朵卻奇妙的與墓地融為一體,形成一股無法言喻的協調感。 「哇~好漂亮的花,就好像身置於花海一樣。」藍華看著眼前的景色,發出了讚嘆的聲音,接著臉紅的斥責自己。「讓人臉紅的話,禁止!」 愛理須被藍華影響的笑了,拾起了地上的花瓣。「為了安撫死者的孤寂,所以它才會開的如此美麗吧。」 「愛理須也開始會說讓人臉紅的話了呢。」燈里看著愛理須露出了些微羞澀的笑容,也面露微笑的,看著地上的花朵。「上次居然沒注意到,這裡的花,顏色居然跟櫻花一模一樣呢~都是如此的溫和柔美。沉浸在這裡,感覺身心好像都被洗滌了一般舒服清爽。」 「讓人臉紅的話,禁止!」藍華轉過身來,用手指著燈里。 「哦咦~」燈里還是照以往一般的反應。 「不過,說到櫻花,到讓我想起了一則傳說。」藍華的臉頓時變得很神秘。 她招手示意二人過去,小聲的問道:「妳們知道為什麼櫻花會開的那麼漂亮嗎?」 燈里和愛理須表示不知道的搖了搖頭。 「傳說啊...櫻樹原本只是一個開著白色花朵,既不強壯也不美麗的普通樹種。」 「咦?可是櫻樹的花現在是粉紅色的...」燈里提出了疑問。 「對,這正是我要說的。」吸了口氣,藍華的聲線又壓低了。「櫻花為什麼會由白變粉紅?傳說是因為有人在櫻樹下面埋了東西,而櫻樹把它當成營養的肥料給吸收了。」 「真是大大的神奇啊~」愛理須訝異的叫著。 「這樣居然就可以讓櫻花變色!?」燈里迫不及待的,想趕緊知道答案。「那個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妳們真的那麼想知道嗎?」藍華一臉邪惡。 燈里及愛里須點頭。 「那個就是啊...」再度壓低聲線,在最後一刻提高成近乎尖叫般的尖細高銳。「是人的屍體哦~」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啊哈哈哈哈哈~~~~~」藍華笑著看著眼前互相抱住,害怕地發著抖的兩人。「這只是一個傳說啦~說真的我一點也不相信。」 「藍華前輩,這一點也不好笑。」愛理須抱著燈里。「社長們不在請別在這種地方說這些怪談,怪恐怖的。」 愛理須話才剛說完,馬上就颳起了一陣陰涼的冷風,把三人的頭髮都吹亂了,地上的花瓣還因此捲到了三人的身上。 因為這個奇異的現象,讓三人都不禁打了個冷顫。 「果、果然還是要帶著社長們才能過來啊。」藍華搓了搓手臂。 「大、大大的錯誤。」愛理須大聲的說著:「即使帶著具有幸運守護神意義的社長們也不該來這裡,一開始來這裡本來就個錯誤的決定。」 「我看,天色不早了,我們趕快回去吧。」燈里站了起來,如此提議著。 「好。」藍華和愛理須也站了起來,朝船的方向走去。 「咦?那是?」燈里突然停了下來。 「燈里~妳在做什麼?快跟上來啊!」藍華在前頭叫著。 「好~我馬上過去~」燈里揉了揉眼,再看一次剛才撇到奇怪影子的地方。 ────什麼也沒有。 大概是錯覺吧... 這麼想的燈里,小跑步的跑去藍華及愛理須的方向。 待船駛遠有一段距離後,一個黑色的身影,出現在墓地裡。 「水無...燈里...」 看著船愈駛愈遠,黑色身影口中喃喃念著,下一刻,黑色身影就消失無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