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逝櫻-3

不過...學生會室沙發上枕頭有這麼舒服嗎? 下一秒,夏樹心中的疑惑立即得到了解答,因為她瞥到了被自己枕在下頭當枕頭的,是一雙被黑色裙子微微遮蓋的光滑白皙大腿。不用想也知道這雙腿的主人是誰。 夏樹揚起了一抹淡笑。 是啊,也只有她會這樣對待自己了...也只有在她面前,自己才不需要像在外頭一樣處處堤防、緊繃著神經... 靜留... 三個音節小聲的自脣齒之間吐出,同時夏樹也輕巧的調整了姿勢,看見的是靜留的頭正點啊晃的在打瞌睡。 不滿的情緒瞬間佔滿了夏樹的臉,只見她皺著眉抿著唇,在不驚動靜留的情況下,小心的離開了沙發。 真是的,居然不為自己好好想想,竟然把外套蓋在我身上...萬一感冒了怎麼辦!?多想想自己吧,靜留...... 無奈的嘆了口氣,夏樹將身上蓋在身上的外套拿下,改披在靜留身上。 「咦?這是...」在把外套披到靜留身上以後,夏樹發現了散落在靜留手邊,以及桌面上的資料。 「假單?」先是拿起了桌面上的紙張,夏樹的臉上露出了感激的神情。「真是太感謝妳了,靜留。」 只見假單上頭以娟秀的字體寫著今天上午的日期,名字欄則是''玖我夏樹''四個字,而且已經蓋上了學生會長印章,以玆許可。 把假單放回桌面後,夏樹這次拿著的是靜留手邊的紙張。 「轉學生?」眉頭皺了起來,眼神也變得銳利。「怎麼會在這個時期轉來...」 夏樹抬起頭,確認靜留還在熟睡,便把靜留手邊的資料全數拿走,輕聲的走出學生會室。 待腳步聲遠離以後,一道低啞的聲音自牆壁傳來。「大小姐,讓玖我拿走沒關係嗎?」 「沒關係,因為這是我要給她看的。」靜留睜開眼睛,對躲在牆壁的人說道:「珠洲城那邊怎麼樣了?」 「是,她們已經展開調查了。」低啞的聲音畢恭畢敬的回道。 「是嗎...」抿著唇思考了一下。「轉告珠洲城,我相信她明天下午可以把資料交到我手中。」 「是,屬下立即去辦。」 「還有...」靜留未完的語氣讓準備離去的人停下了動作。「離開體育場太久,不怕鴇羽同學擔心嗎?尾久崎同學。」 「這、大小姐只需要擔心您自己的身體就好了,屬下的任務自會有所拿捏。」聽這語氣,那人好像臉紅了? 靜留輕輕笑了幾聲,接著臉就變得嚴肅起來。「不管是否在執行任務,請一切小心,晶。」 晶沉穩的回道:「大小姐也是,請不要自行接近有可能傷害到您的事物。」 短暫的談話完畢,晶無聲無息的離開了學生會室,留下靜留一人,若有所思的望著窗外。 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小瓶子,靜留低下頭,看著那瓶從小到大,如影隨形的瓶子。 「可是吶...這樣不知何時結束的生命...選擇自己想要的死法,或許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握緊手中的瓶子,指關節因為過度用力而泛白。「而,夏樹...妳一定不會為我傷心的...對吧?」 喃喃自語,彷若蚊吟。 心中的話,只有在無人時刻才敢說出。 一邊希冀,一邊嘲笑。 真是可悲啊,藤乃靜留。 妳的人生根本就是一個大笑話,無法追求所想,也無法得到所要。 在聽到了門外的腳步聲,靜留迅速將瓶子收好,若無其事的,繼續裝睡,腦袋裡卻還是滿滿的自我嘲笑。 將門輕聲的關好,夏樹輕手輕腳躡步走到了沙發旁邊,把手上的資料一份放進書包,另一份則放回原本位於沙發上的位置。 「嗯...夏樹?」軟嫩的咕噥聲響起。 夏樹趕緊抽回手,確認靜留沒有發現剛才自己的動作後便放心的問著:「抱歉,吵醒妳了嗎?靜留。」 「並沒有。」靜留淡淡的笑著。「夏樹真是體貼呢,還幫我蓋外套。」 一聽到靜留說到這個,讓夏樹的臉色就變得很難看。「靜留,我知道妳是為了我好,但是,妳也要顧好自己啊。」搭住靜留的肩膀。「答應我,不要為了我而忽略了妳自己,好嗎?」夏樹的臉非常認真。「畢竟,我是HiME,又有在做鍛鍊...所以,把這些花費在關心我的多餘時間好好地用在自己身上吧。」 聽了夏樹的話以後,靜留的臉色斂了下來。「夏樹...討厭我的關心嗎?」 看見靜留難過的神情,夏樹幾乎是反射性的回應著。「怎麼可能!」一向冷靜的夏樹,現在像個做錯事不知所措的小孩,慌亂的搖著手。「我很高興靜留關心我,也很喜歡靜留關心我時的那種感覺!」 「真的?」低著頭的靜留,聲音訥訥的傳出。 「真的。」即使靜留看不到,但夏樹還是如搗蒜的點著頭。 「那以後夏樹還會...對我的關心有所質疑嗎?」略帶鼻音的嗓音,好似正在啜泣著。 「不會,絕對不會!」拼命的搖頭,讓人都快要能聽到湛藍秀髮在空中畫出的咻咻聲。 「既然夏樹如此保證...那...」抬起了頭,靜留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我就原諒夏樹囉~」 看著面前燦爛如花的笑容,夏樹頓時愣住了,但她隨即會意過來。 可惡!被耍了!!! 夏樹渾身顫抖著,額頭上也冒出了青筋,指關節更是因為收緊而喀喀作響。 不理會夏樹的反應,靜留還火上加油的加了一句。「但是,會變成這樣一切都是夏樹的錯哦~」 「什麼叫做都是我的錯!!??」歇斯底里,爆發! 「唉...」靜留托著臉嘆了口氣。「還不都是因為夏樹把人家強壓到沙發上讓人家沒辦法動彈啊...所以人家才沒辦法拿另外的衣服自己用啊。」 強壓到沙發上?沒辦法動彈?我到底做了什麼??!! 看著夏樹當機的表情,靜留撇過頭,裝作一副受盡委屈的樣子,實際上是為了掩飾不由自主揚起的嘴角。 好一會兒,夏樹才從當機狀態回復。「靜留,我到底做了什麼?」現在的夏樹,歇斯底里模式切換為緊張不安模式。 「夏樹真的想知道嗎?」轉頭,眼神可憐哀怨。 點了點頭,在同時有一股不好的預感竄過心底。 「夏樹...把人加強壓上沙發後...」不好意思的遮住臉頰。「...把人家的腿當作枕頭,手還抱住人家的腰當抱枕...讓人家沒辦法動彈呢~」當然,抱枕這一句是自己加的,不過目擊者已經離去,所以夏樹也辦法知道當時實際的狀況────前提是,夏樹知道目擊者是誰還有她問的出口才行。 「我說啊...」手揉著突然發疼的太陽穴。「這種事我們也常做啊...」想起以前也常借靜留的大腿小憩一下,怎麼以前靜留就沒反應,現在才來提告? 「可是今天不一樣!」靜留極力的申訴著。「今天的夏樹,用著非~常可愛的表情,跟我說晚安呢~」手托著臉,嬌羞的說著:「而且...夏樹把人加強壓到沙發上時,那表情多威風凜凜啊~看的人家都心頭小鹿亂撞了~」 「妳一定要強調我那時的表情非常''可愛''嗎!?難道我平常就不可愛了!!??」臉色快速變紅,指著靜留大叫著:「還有,什麼心頭小鹿亂撞?!不要老是說些曖昧的話引人誤會!!!妳再這樣子我就和妳絕交!!!!」沒想到在這個人面前過於放鬆,反而得到對方的戲弄。夏樹心想,以後,絕對,不會在這個人面前過於輕心,免得自己老是被她耍著玩。 話才剛說完,夏樹就看著靜留抖著身體,好似正在哭泣的樣子。 「靜留?」難道...我說的太過分了? 擔心的夏樹,伸出手來要觸碰靜留,沒想到──── 「噗!哈哈哈哈...不行了...我快不行了...哈哈哈....」靜留終究還是憋不住,開懷的笑著。 「什、什麼?」夏樹現在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哈哈哈...夏樹,妳平常''也''很可愛哦~哈哈哈哈哈...」靜留說完又繼續笑著。 聽了靜留的話,夏樹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這這這這這這這......」這一刻,真的是讓人明白了什麼叫做''禍從口出'',夏樹臉紅的速度彷彿白布染上不小心打翻的紅墨水般那樣的快速。「靜留!!!」 下一秒,夏樹立即體驗到另一種層面的''禍不單行''。 咕~嚕~~~ 肚子抗議的聲音,劃破了靜留的笑聲,傳進二人耳裡。而後,午休的鐘聲隨即響起。 「看來夏樹的肚子比鐘聲還準時呢~」靜留抹掉了眼角的眼淚,微笑的看著快要冒煙的夏樹。「夏樹一定沒有吃早餐就過來學校了吧?今天便當的菜我剛好多做了一些,我們一起吃午餐吧。」 瞬間轉變為欣喜表情的夏樹,開心的點了點頭,殊不知自己的舉動在旁人眼中有多麼可愛。 這孩子,怎麼會這麼單純可愛呢。 靜留克制住心中狂亂的心跳,站了起來將被遺棄在沙發上的外套穿上,並從書包裡拿出了便當。 望著夏樹看著便當一臉期待的表情,讓靜留心中閃過一個念頭。「如果夏樹願意,我以後可以幫妳多準備一個便當。」 「那怎麼行呢,這樣太麻煩靜留了。」夏樹搖著手,一臉''這樣靜留太辛苦了''的表情。 「怎麼會呢,況且,我也希望夏樹可以...」湊到了夏樹耳邊,輕聲的說著:「盡.情.的.使.用.我.的.身.體.啊~」 愣了一會兒,會意過來以後,情緒指數,破表! 「藤.乃.靜.留!!!!!」 伴隨著雷公發怒般的轟雷怒吼,靜留開心的笑著跑出了學生會室。 走廊上的學生驚見一向優雅的學生會長,居然在校規明定下不可奔跑的走廊上跑著,學生紛紛拿起手機及相機,把這個難得一見的景象拍了下來。 隨後,一陣濃煙滾滾而來,所有人看見來者何人後,都退避三舍,自動讓路。 在煙塵過去以後,大家摸摸鼻子,各自去吃午餐。所有人都等著明天的校訊快報,一定會有這件事的特別報導。 「抓到妳了!」在花園裡,夏樹總算抓住了靜留。 「啊啦~那是不是該換我當鬼了?」被困在夏樹的懷裡,靜留俏皮的問道。 兩人相視,一笑。 我大概,永遠都拿她沒輒吧...... 如果,能繼續這樣下去,該有多好...... 夏樹的無奈,靜留的苦澀。 懷著不同心思的二人,找了個陰涼的地方坐了下來,開始享用今日的午餐。 後談: 我到底在打什麼啊...|||OTL 只是為了要讓靜留說出『盡情使用身體』那句,沒想到就打了那麼多...囧rz 反正,最終目的達到就好X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