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遙遠的距離 緊靠的心-9

「唉......」長長的嘆氣聲,從無力靠著櫃子的靜嘴裡嘆出。「我怎麼會這麼笨啊...」 靜懷中抱著浴巾及換洗衣物,腦中回盪著的是志摩子剛才的爆炸性提議。 ''既然靜大人和我都不肯先洗的話,那我們就一起洗吧。'' 這個孩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啊!? 雖然遊戲在一踏進自家大門就開始了,但是,做好萬全準備應戰的靜也沒有想到,志摩子居然會對自己下了這麼一個危險的挑戰書。 既然都變成這樣了,那就迎戰吧! 靜的眼睛瞇了起來。 看看究竟是誰會先敗陣下來! MSN特有的音效自桌上的NB傳出,在同時間還蹦出了一個視窗。 『下午好,希瑟。妳在嗎?』對話視窗裡出現了一行義大利文。 靜看了後露出了笑容,手指快速的在鍵盤上飛舞著。『下午好,法露。現在我這裡是晚上,說下午好感覺有些怪呢。不過,我現在要去洗澡,晚點回來再說吧。』 『嗯,反正今天下午沒課,我等妳回來。晚點見。』對方如此回道。 『晚點見。』靜也如此輸入。 走到浴室門口,靜聽見了裡頭有著不尋常的聲音。 「志摩子!!」沒有多想,靜衝了進去。 事情就發生在短短10秒之內。 靜愣愣地看著位在上方的志摩子,而志摩子也呆呆地看著被自己壓在下方的靜。 隨著濕潤頭髮上的水珠滑落,滴落臉龐,靜盯著志摩子臉上快要滴到自己鼻頭的水珠,腦中快速回想。事情,究竟怎麼會演變成現在這種情況。 啊...對了......自己是聽到志摩子的叫喊後就衝進了浴室,然後趕緊接住快要滑倒的志摩子,但因為重心不穩,所以就一起跌倒了...... 志摩子不知道有沒有受傷呢... 靜正想開口詢問,就被志摩子焦急的聲音給打斷了。 「靜大人,妳沒事吧?!」志摩子慌張的看著靜。「對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對不起...對不起...」 志摩子一臉快要哭出來的聲音及表情,讓靜看了著實心疼。 她安撫又帶憐惜的摸著志摩子的頭,柔聲的說道:「放心,我沒事。妳呢?有沒有怎麼樣?」 被靜溫柔的語氣及柔和的表情所安慰著,志摩子感覺漸漸有霧氣蒙上了眼,看不清面前人的輪廓。她坐起來,掩住自己的面容。 「別哭了,我都說我沒受傷啊。」總算脫離那種非常尷尬的姿勢,如果那柔美的山峰再繼續跟隨著志摩子的講話而在自己眼前晃動的話,靜也無法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 如果現在不克制自己的話,一定會嚇跑她的...沒關係,慢慢來...反正...我現在有的是時間...... 一抹不易察覺的痛苦浮現在靜的嘴角,她坐了起來,把志摩子擁進懷裡,輕拍著她的背脊。 好不容易,志摩子的情緒穩定了下來。 「剛才是怎麼了?」靜柔聲的問著。 志摩子伸出手,顫抖的指了某個方向。「有有有有有...有壁虎...」 靜微微一愣。「壁虎?」 懷中的志摩子點點頭,手指更是抓緊了靜的衣衫。 循著志摩子所指的方向看去,靜再度拍了拍志摩子的背。「沒事了喔,已經看不見壁虎了。」 「真...真的嗎?」 小心詢問的語句從懷中悶悶的傳出,令靜淡淡的笑了。 「真的,不騙妳。」 得到靜的保證,志摩子將頭抬起,看著微笑的靜,也在此時發現了兩人的姿勢是多麼的曖昧。 「對、對不起!」趕緊從靜懷中離開,志摩子的視線粘到了地上。 她無法看著眼前的靜,因為靜的衣服已經被水給浸濕了。 浸濕的衣服緊貼著肌膚,顯現出女性特有的優美線條,不僅如此,還有與肌膚相異的顏色透過白色的衣物,若隱若現的展露出來。 志摩子只覺得現在臉很熱,非常熱。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呢?」靜看著志摩子,關切且疑惑的問著。 「那、那個…弄濕了靜大人的衣服…」聲音非常小聲。 聞言,靜低下頭,果真看見身上的衣服已經溼透到緊貼著皮膚,在此同時也開心的笑了出來。 這回換志摩子不明白了。「靜大人?」 看著志摩子紅紅的臉蛋,靜笑著回答。「濕掉也沒什麼關係啊,反正也要進來洗澡了。」語畢,靜開始把鈕扣解開。 被浸濕的衣物,摩擦時與以往的唏嗦聲不同,是種略帶重量的聲音。 無法移開自己的視線,志摩子愣愣的看著靜脫掉了衣服,她感覺自己的胸口開始緊繃起來,呼吸也變得沉重且急促。 接著,靜的一句話打醒了摩子。 「志摩子,妳繼續坐在我身上的話我就無法把衣服脫掉了。」 迅速回神,志摩子紅著臉從靜身上離開,並暗自責備著自己的遲鈍。 為什麼自己會不經思考的就說出那種話?以及…為什麼現在心中是如此的雀躍? 這些,志摩子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 因為,她怕知道以後,自己與靜大人的關係就會生變,甚至嚴重到崩毀。 所以現在,不去探究,保持沉默就好。 這樣,自己與靜大人永遠都會維持這樣的關係,可以永遠依賴著比乃梨子還要了解自己的靜大人。 或許想兩邊都抓住的自己很自私,但是,也因為很了解自己本身就是這樣的人,所以,並不會感到羞恥或慚愧。 乃梨子也說過,如果想要的話,就兩邊都抓住吧。 嗯,抓住吧,抓住對自己來說,非常重要的黑薔薇────蟹名 靜大人。 志摩子抬起頭來,發現靜笑容滿面的看著自己。 「怎麼在發呆呢,志摩子。快過來洗吧,等下感冒就不好了。」 脫完衣服的靜,朝志摩子伸出手。 看著靜的笑容,志摩子臉紅的將手放到了靜的手中。 靜的嘴角比之前又上揚了幾度,滿意的神情讓志摩子也跟著她露出了笑容。 洗完澡的兩人,正待在靜的房間。 坐在靜的床上,志摩子腳踩著的是洗澡前與靜爭執後的懲罰────今晚的被舖。 手中捧著的是洗完澡後靜再度泡的花茶。 喝下一口,香氣頓時充滿了口中及鼻間,熱度也從花茶到達胃後擴散至全身,身子頓時暖和了起來。 志摩子看著不停閃爍的MSN視窗,再看了一下關著的房門。 看來靜大人電話還沒講完的樣子…對方會不會等不到就下線了?幫她跟對方說一下好了… 這麼想的志摩子,坐到了電腦面前。 雖然看不懂上頭的義大利文,不過只是要告訴對方靜不在房間的這件事,也並不需要懂義大利文。 志摩子快速的以英文輸入。『抱歉,她不在這裡,她正在樓下講電話。可以請你稍等一下嗎?她等一下就回來了。』 對方出現了短暫的沉默,接著視窗裡馬上出現了一行英文字串。 『Who are you?』 既然對方問起了,志摩子也就誠實的回答。『我是她以前高中的學妹。』 此時,身後的房門響起了開門聲。 『她回來了。』打下,送出。 靜拿著幾張紙,走了進來。 「志摩子,妳在做什麼?」靜臉上的表情有點驚訝。 「不,沒什麼,只是跟對方說妳在講電話而已。」 明白的點點頭。「謝謝。」 回報一笑。「哪裡,不用客氣。」 待靜坐上書桌開始打字後,志摩子便從書包裡拿出了作業,坐到小桌子前用功起來。 等到志摩子把作業寫完,時間也晚了,靜把電腦關機,與志摩子一同鑽進被窩。 「妳今天真的要跟我一起睡地上啊?」看著志摩子的臉,靜笑著問道。 「這是懲罰不是嗎。」志摩子笑的很羞澀。「更何況沒有讓主人睡地上的道理吧。」 「妳啊…」伸出手,揉亂了那微捲的長髮。「對別人也是這樣子嗎?」 「不…」抓住了靜的衣服,志摩子認真的說著:「靜大人是第一個。」 看著志摩子極為認真的神情,靜愣了一下,隨後,她露出了笑容。 「那真是我的榮幸啊。」跟法露談話後的沉重感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欣喜及開心。 感染到靜快樂的情緒,志摩子也笑了出來。 室外的溫度低到讓人直打哆嗦,但這個房間的溫度,卻因為被窩裡的兩人的玩鬧而變得溫暖舒適又安逸。 ======================================================== 附錄 ~夜露妄想之真的變平行世界了的KUSO小劇場~(啥?) 1.此劇場秉持著KUSO是世界的真理之信念。 2.讓我們一起將KUSO文化發揚光大吧~哇哈哈哈~^口^ ======================================================== 話說上一回,志摩子到了靜的家中。 那接下來,吃完晚餐的兩人,又會有什麼樣的互動呢? 「等會一起洗澡吧,靜大人。」 正在廚房幫忙收拾的志摩子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讓靜手中的盤子差點掉落。 「志摩子,妳是在說笑吧?」靜認真的問著。 「不,對妳我一向都很認真。」志摩子也認真的回答。 聽了志摩子的回答,靜沒有回話,只是回過頭把手上的工作做完。 回盪在兩人之間是一股沉澱下來的死寂空氣。 生氣了嗎?還是被嚇到了? 這兩種反應都是最有可能的,因為從自己以前對靜大人的行為來看,確實是讓人不怎麼相信自己的話。 不過…嚇到的反應應該不是這樣啊…所以...應該是生氣吧… 因爲靜沒有回答,導致志摩子開始臆測著各種可能,但在下一秒,卻因爲靜突如奇來的回應…或者該說答案,使她為之一愣的睜大了眼睛。 「我知道了,那就一起洗吧。」靜像在對志摩子,以及自己,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承諾般的點了點頭。 站在浴室門前,靜有點後悔剛才一時賭氣而答應志摩子要一起洗澡。 她現在感覺很緊張,一想到等一下就要跟志摩子一起......臉就不受控制的紅了起來。 「加油吧,蟹名 靜,妳不是一個軟弱的人。」低聲對自己打氣後,靜進了浴室。 眼前見到的景象讓靜的臉刷上一層緋紅,她撇過頭刻意不去看志摩子。 見到靜的反應,雖然從她耳朵的染紅知道她是在害羞,但自己都這麼坦蕩蕩了,而靜居然不敢看著自己,對於這一點,志摩子有點小不高興。 沒關係,我看妳可以撐到什麼時候。 抱著如此的想法,志摩子便與靜一起,沒有交談的開始洗澡。 在洗澡的期間,志摩子發現到靜有好幾次偷看自己,但看了幾眼後視線就馬上逃開,為此,志摩子腦中想到了一個點子,好讓靜可以正眼看著自己。 不要怪我,靜大人,誰叫妳這麼不誠實呢。 待兩人都將身子洗乾淨之後,準備進入浴缸泡澡之時,志摩子突然低下頭,啜泣了起來。 霎時,靜慌掉了,她不知如何是好的看著志摩子,當然,靜完全忘記所有的害羞與彆扭,全部都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靜大人根本就是討厭我吧?」隨著抽搭聲而來的是志摩子的質問。 「沒這回事!」靜極力的否認。 「那為什麼連看我一眼都不肯?」非常可憐的聲音。 面對這個問題,靜猶豫著到底該不該說出來。 「為什麼不回答?妳果然討厭我!」聲音變的更加可憐。 「才不是。」靜控制住自己緊張砰亂的心跳,把心裡的話說了出來。「我不敢看妳,是因為妳很漂亮,很美麗...我剛才以為自己看到了聖母瑪莉亞...」 聽到如此的回答,志摩子的抽泣停止了。「真的是這樣?」 「真的。」慎重點頭,靜認真的看著志摩子。 「我好高興哦。」志摩子撲向靜,緊緊的抱住了她。「靜大人總算說出心裡的話了。」 包圍住自己的柔軟讓靜的腦筋變得一片空白,她無法思考任何事。 見靜沒有反應,志摩子不甘心的輕囓了靜的耳垂。 「嗯啊~」從耳垂傳來的輕微刺激使靜不禁叫喊出聲。 聽見了這細微的呻吟,志摩子揚起了一抹惡意的笑容。 「靜大人還真敏感啊...」目標轉移至頸項,舔試著還帶有水珠的優美線條,一路下滑到肩膀,接著狠很的咬了一口。 「痛!?」被痛感給拉回神志的靜,捂著被咬的地方,不明白現在是怎樣的情況。 「這是懲罰妳不誠實。」說著,志摩子吻上了靜想吐出抗議語句的唇瓣。 纏綿的深吻,讓靜不能思考,也無法思考,慢慢的沉陷下去。 志摩子的手開始遊走在靜轉變為淡櫻色的肌膚上,吻也如雨滴般的落下。 靜覺得被志摩子撫觸的地方傳來一陣陣的酥麻感,吻過的地方彷彿像火燒般的難受,下腹也愈來愈炙熱了。 「嗯…啊…志...摩子......」她難受的扭動身體,好像這樣可以紓解症狀一樣。但…愈扭反而愈難受…… 靜如此的反應讓志摩子滿意的笑著,手開始往下滑去… 突然,在這一剎那,刺耳的電鈴從浴室門外傳了進來,靜彷彿大夢初醒般,推開了志摩子。 「我、我出去看看是誰!」靜抓著浴巾臉紅的衝了出去,留下志摩子一個人在浴室裡。 真是可惜,只差一點就......婉息的嘆了口氣,志摩子慢條斯理的把身子擦乾。 沒關係,還有時間,慢慢來吧。 這麼想著,志摩子套上了衣服,走出了浴室。 「靜大人,剛才的是誰啊?」坐在床上,志摩子好奇的看著正在整理東西的靜。 「啊,那個啊...是我媽的朋友,送東西過來的。」因為發生了剛才的事情,使靜無法正眼看著志摩子,所以靜選擇了做事,才不會與志摩子四目交接。 「這樣啊...」看著正在做事的靜,志摩子也從書包裡拿出了課本,開始寫作業。 時間過的很快,志摩子的作業寫完,靜的東西也整理的差不多了。 把房間內的電燈關掉,靜鑽進了地板上的被舖。 「晚安,志摩子。」模糊不清的說著。 「晚安...靜大人。」此話一說完,原本在床上的志摩子鑽進了地上的被窩,原本睡意正濃的靜被志摩子這個舉動給嚇醒了八分。 「志、志摩子!?妳的位子在床上啊!」靜的臉因為看著志摩子,而再度想起了浴室的事而變得躁熱,所幸現在在黑暗中,不然一定會被志摩子清楚看見自己臉紅的過程。 「可是...這裡比較溫暖啊,而且我想與靜大人一起睡嘛...還是說......靜大人不願意?」委屈略帶哭腔的嗓音,讓靜的胸口緊到漲痛的地步。 「當然願意。」在棉被中,靜握住了志摩子的手。「只要是志摩子妳的要求,我...都願意去做的...」愈說愈小聲。 「謝謝~」志摩子伸出手把靜攬進自己懷裡,並在她的額頭輕輕一吻。「晚安,我可愛的...靜...」 在志摩子的懷抱中,靜聞到的是與自己相同的沐浴乳香味,她羞澀的笑了,回抱著志摩子。 感受到靜的回抱,志摩子高興的笑了。 這一天晚上,兩人在對方的擁抱之中,安穩的進入了夢鄉。 ※未完 後談: 我說,文裡的兩位小姐,您哪位啊?(ノ∀`) (o゚Д゚)=◯)`ν゜)・;'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寫成這樣的。・゚・(ノД`)・゚・。 不過推到一半停止的確是我故意的,啊哈www (大心) <-還大心咧,再巴 パーン <(*`Д´)>    ⊂彡☆))Д´) 啊哈哈~好痛啊…...。・゚・(ノ∀`)・゚・。 下一話會拖多久呢?請大家敬請期待(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