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百合會文學區高手-瀠洄様生日賀文(12/11)~2

「這沒有什麼,反正也是遲早要解決的事。」夏樹搔搔頭。「呃...祝你早日找到一位適合你的人。」 「謝謝。」武田現在面對夏樹已經不會臉紅結巴了。「我也祝福妳和藤乃。當然,我相信她很快就會醒來,因為有妳的陪伴。」 夏樹感覺自己沒有像以前一樣討厭武田了。「謝謝你,好兄弟。」對著武田露出了在他面前有史以來的第一個笑容。 武田微微一愣,隨即跟著笑道:「嗯,好兄弟。」他知道,他不會再有任何機會,他該放棄了,因為能讓她露出那種笑容的,只有一人。 藤乃靜留。 看著武田走遠的背影,夏樹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起來。因為把老是纏著自己的白痴熱血劍道男給感化,並成為了好兄弟? 不......搖了搖頭,夏樹高興的是,又有一人理解了她和靜留,而且那個人還祝福她們。 「回去跟靜留說這件事吧。」揚起了笑容,夏樹決定好接下來要跟靜留談論的話題。 ++++++++++++++++++++++++總算OVER武田之分格線 ++++++++++++++++++++++++ 「傷口復原的情況良好。」 醫生檢查完後,便交由護士處理。護士幫夏樹換藥,並包上了新的紗布。 在護士替夏樹換藥的過程中,醫生看著另一份病歷。「聽說今天下午有一陣不小的騷動?」 「嗯...那是靜留的探望者。」向護士道謝後,夏樹向醫生詢問著例行的問題。「靜留今天的斷層掃描狀況怎麼樣?」 「這個嘛...」醫生轉過身來,手指敲著桌面。「藤乃小姐的外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至於內部也逐漸復原當中,只是腦部的部分...」 頓了一下,看著夏樹"繼續說下去"的眼神,醫生才接續著說道:「只能請妳繼續跟她說話,好刺激她的腦神經,相信她很快就可以復原了。」 夏樹點點頭。「我知道了。」起身走到門前。「即使妳不這麼說我也會做。」語畢,夏樹關上了門,離開了診療室。 「沒用的哦。」才剛出門沒多久,就有一道熟悉的腔調自身後傳出。「不管妳跟她說再多話,她也不會醒來。」 夏樹憤怒的轉身,面前是一位有著深褐髮色,淡紅近粉紅眼眸的少女。 「妳是誰?」沉下臉來,夏樹沉聲的問著。「不會醒來又是什麼意思?」 不回答第一個問題,少女逕自說下去。「我太了解她了,因為,我們有著無法脫離的關係。」少女笑道:「她,是屬於我的。」 「妳!」夏樹現在非常努力的克制住自己,不然她早就衝上去打人了。「妳和靜留是什麼關係?」 少女呵呵地笑著,手指輕劃過夏樹的臉頰。「怎麼,妳吃醋啊?」 大力的拍掉了少女的手,夏樹的聲線變得更加的低沉。「說!妳那兩句話是什麼意思!?」 邊呼著手邊念著"哎呀~真是粗魯啊~",少女回答了夏樹的問題。「因為,這個世界令她失望,所以她並不想醒來。」 「不想...醒來...」在夏樹愣住的同時,少女又對夏樹投下了一顆震撼彈。 「而且我啊...」少女走近夏樹。「跟她可不是普通關係喔~」在夏樹耳邊低語著:「我們是密不可分、如膠似漆的關係。」 她看著夏樹突然抓緊的拳頭,輕輕笑道:「總之,我只是來跟身為她"最要好的朋友"的妳打聲招呼而已,希望妳不要太過介意哦~」 「我也該走了,再見囉,玖我夏樹小姐。」拍了拍夏樹的肩,少女頭也不回的,從夏樹身旁走過,並小聲地說了一句話。 「等一下!!」夏樹追了上去,可是跑到轉角後,卻沒見到女子的身影。 咬緊牙,夏樹低咒了一聲,拳頭重重的落在堅固的牆壁上。 ++++++++++++++++++++++神秘少女對夏樹下戰帖之分格線 ++++++++++++++++++++++ 「我跟武田道別後,去了一趟診療室,結果在出來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奇怪的女生。」 「真的是一個奇怪的女生,還說了奇怪的話...」病房內,夏樹握著靜留的手,滔滔不絕的說著。「說什麼"考驗已經開始,祝妳好運",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而且,她還說...」頓了一下,夏樹很不情願的說道:「她說妳並不想醒來,這是真的嗎?靜留。」 沒有任何答覆的回應,唯一的聲音只有電子儀器運作的聲音。 「果然...」聲音開始變得哽咽。「不是這個世界令妳失望...讓妳失望的...是我才對...對吧?靜留。所以妳才不想醒來,是不是這樣?靜留...」 抽泣聲迴盪在病房內,一直到外頭的天色完全被黑夜所籠罩,才逐漸平息下來...... 「這是什麼地方?」夏樹環顧著四周。 白茫茫的一片,濃霧讓人看不見眼前的景象,夏樹無法判斷自己是在什麼地方。 ──── 一睜開眼就在這了。 自己原本不是在靜留的病房內嗎?怎麼一醒來就在這個奇怪又陌生的地方,夏樹實在是想不出個頭緒來。 正在思考著自己是怎麼來這裡的夏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衣服有輕微的拉扯──── ──── 一個楚楚可憐的小女孩正拉著自己的衣角,好奇的看著自己。 「怎麼了?小妹妹。」夏樹蹲下來,摸著女孩的頭。「妳也迷路了嗎?」 女孩沒回答,只是繼續看著夏樹。 見女孩沒反應,夏樹就當作她默認了,牽起了她的手。「那,跟姐姐一起找出口好嗎?」 女孩還是沒有反應,這讓夏樹有點小傷腦筋了。 夏樹本身是一個非常喜歡小孩的人,陪他們玩是完全沒有問題,但讓她傷腦筋的地方就是────她並不會照顧小孩。 說不定她根本不想離開。夏樹腦中一瞬間閃過了這個想法。 如果自行替別人做決定而那個決定又是錯誤的話,錯誤的結果由自己承擔是理所當然,但如果讓別人與自己一起承受這個錯誤,這種事情,是夏樹所無法容忍與接受的。 因為,錯的本來就是自己,別人是被牽拖進來的,憑什麼要別人與她一起承受? 所以夏樹執意要得知對方的意見,也是因為這個自身所秉持貫徹的原則。 該怎麼讓她說點話呢...我也得知道她的意思才能做出決定啊... 正當夏樹極度煩惱的同時,她再次感受到自己衣服被一股小小的力量給拉扯著。 夏樹疑惑的對上了女孩淺紅的瞳眸,在聽到女孩說第一句話後便睜大了眼睛。 「我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女孩如此說著。 ++++++++++++++++++++小loli是糟糕人必有的配備(?)之分格線 ++++++++++++++++++++ 「領路人?」看著眼前女孩,夏樹問道:「這是妳的名字?好奇怪啊。」 女孩搖搖頭。「這只是一個稱號,或者,妳要叫我心魔也可以。」 夏樹思索了一下。「不了,還是叫領路人好了,總感覺叫心魔很奇怪。」 領路人露出了有趣的表情。「怎麼說?」 「因為,如果叫心魔的話,感覺就好像叫怪物或魔物一樣,這樣對我們彼此來說,都會感覺不舒服吧。」夏樹說的很認真,連眉頭都皺了起來。 領路人淡淡的笑了。「妳果然很有趣呢,玖我夏樹。」 「妳知道我的名字!?」夏樹訝異的看著這自稱是領路人的女孩。 「當然。」自信的笑容,顯露出與女孩稚氣外表不符的成熟。「因為,我可是藤乃靜留的心魔,妳的事我瞭若指掌。」 「這麼說,我現在是在靜留的意識裡囉?」夏樹不禁想著,自己今天究竟是驚訝幾次了?「可是,好端端的...我怎麼會突然跑進來?」 「也許是妳的靈魂受到什麼影響,導致波長改變,又恰巧改變後的波長與藤乃靜留的靈魂波長一樣,而妳剛好握著她的手,所以就這樣進來的吧。」聳了聳肩,領路人不在乎的態度,就好像是這種事情很常發生一樣。 「原來如此...」夏樹點頭應道。 既然都有HiME的事情了,那這種事也不是不可能。 「那麼,我要怎麼出去呢?」這個最重要的事情,夏樹並沒有忘記。 「很簡單。」領路人拿出了一個沙漏。「這個沙漏代表著一天,只要妳在三個沙漏的時間內找到正確的"門",這樣就行了。」 三天的時間啊...不過...... 「正確的"門"?」這攸關她能否回去的關鍵,不懂的地方一定得弄清楚。 「沒錯。」領路人極有耐心的解說著:「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許多門,每扇門的後面都代表了一個過去、現在、甚至是未來或者是平行世界的場景。而現在呢...」領路人無奈的攤手。「藤乃靜留封閉了意識,不曉得躲到哪扇門去了。所以,妳要找到正確的"門",並且說服藤乃靜留解開對自己的束縛。這樣,她會醒來;同時,妳也能夠回去。」 此時夏樹想到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如果我沒在時限內找到正確的"門"或者無法說服靜留的話,那會怎麼樣?」 領路人指了指自己。「那妳就會與我一起永遠留在這裡,而且藤乃靜留也永遠不會醒來。」她開心的笑了。「怎麼樣,玖我夏樹。這個考驗可是很艱辛的哦~妳願意接受嗎?」 「考驗?」夏樹想起來了,那名女生在走廊上對自己說的最後一句話。 "考驗已經開始,祝妳好運。" 原來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 「當然願意!」開玩笑,我怎麼能被一個來路不明的女生給打敗呢! 「好~那麼~」領路人一揮手,霧就全盡散去,出現的是千萬上萬的門。「看見沒,妳要在這全部的門裡面找出正確的"門"。當然啦,被稱為領路人的我基本上會帶妳走完這全部的門,但開門後的停留時間妳可要好好掌握,不然時間可會不夠用哦~」領路人將沙漏放到地上。「最後,我要跟妳聲明一點,那就是在妳打開平行世界的門後不可以在裡面停留太久,不然妳就會完全的掉進那個世界了,永遠停留在那裡,無法回來。」 夏樹點了點頭。「我明白了,那我們開始吧。」 「妳已經準備好啦,這麼快?」領路人彈了一下手指,沙漏開始運作。「計時,開始!」 夏樹抬起頭,看著這空間裡數不清的門。 靜留,等我,我一定要找到妳,也一定會讓妳醒來! 夏樹握緊了拳頭,讓領路人帶領她走向了錯縱複雜的門扉之林。 後談: 故事進行到這裡,總算進入我想表達的地方了。 預計再過個1~2話就會結束,如果超出大概也會在5話以內完結。 P.S 5/22要畢業考,報告還沒寫完書還沒唸完卻熊熊燃燒著自己的小宇宙打文|||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