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逝櫻-1

已經多久了呢?夏樹。 從我們的相識到現在,已經有多久了? 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但我總覺得時間不夠用。 ────因為根本不知道自己何時會控制不了病情而死亡。 所以在我還在世時,能幫妳的時候就盡量幫妳。 為此,我才會拿下學生會會長的位置。 以可以利用僅次於理事長的職位來竭盡所能的幫助妳。 夏樹頭痛的看著總是在她面前喋喋不休的執行部長,珠洲城 遙。 平日夏樹會不理會遙而自行走進教室,但今天一進來時,她看見了靜留站在學生會室的窗戶旁。 莫名的,夏樹就是有種靜留一定有看到自己的感覺。她相信那一向優雅有禮的友人一定會出手救她。 面對遙沒有停下來的趨勢,反而愈唸愈爽快的樣子,夏樹開始不耐煩了。 該死的!這煩人的傢伙...靜留怎麼還不救我!? 當夏樹正想對遙開罵時,外套口袋傳來了耳熟的音樂。 也不管愈罵愈起勁的遙,夏樹拿起了手機。 果然,來電者正是那位現在自己心中正在咒罵的友人。 「珠洲城,我要走了。」夏樹越過遙身邊,揮了揮手。「靜留找我有事,有意見妳自己去跟她說。」 夏樹瀟灑的走進校舍後,眾人皆退避三舍,趕緊離開快要抓狂的執行部長。 「可惡!玖我夏樹和藤乃靜留,妳們兩個給我記住!!此仇不報肥君子!!」遙的爆發,吼聲傳遍了校園。 「小遙,是此仇不報非君子啦。」在遙身旁的雪之糾正了錯誤。 遙抓了抓頭,煩躁的大叫。「啊,不管是什麼,反正妳們給我記住就對了!!!」 靜留看著樓下氣呼呼踱步走掉的遙,抿著唇思考了一下,但隨即就被突如其來的開門聲給打斷了思緒。 即使不用回頭,靜留也知道是誰有這種膽子在學生會的地盤上如此的無禮。 會這樣粗魯開門的人,在這所學園裡,除了珠洲城以外,還有一人。 玖我 夏樹。 更何況是在門打開後,那股令自己眷戀不已的清爽氣味,彷彿淨化了學生會室那充滿著明爭暗鬥的空氣般,迅速佔領了這個空間,宣示著自己主人的到來。 那是,夏樹獨有的味道。絕對,沒有錯。 而事實證明,靜留的感覺確實沒錯,因為來者在關門後便是劈頭一句。「喂,靜留,妳救我也未免救得太慢了吧!」 夏樹把書包丟到沙發上後,也不管沙發的承受度如何,便將身子重重的摔進了沙發裡。 學生會室除了會長專屬桌、一般開會時使用的會議桌和副會長及執行部長的位置外,還有幾張舒適柔軟的長沙發,提供學會的成員在招待客人或疲憊時使用。 身體陷在沙發裡的夏樹調整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後,看著那個從自己進來後就一直望著窗外沉默不語的身影。 「哎呀~真是抱歉呢,夏樹。」靜留轉過身,讓身子靠在窗邊,手壓著被風吹起的長髮。「我是聽到珠洲城同學大聲嚷嚷著''玖我夏樹''時,才注意到妳在那邊。」 沒錯,夏樹沒有必要知道。 她的行蹤被我掌握的事,以及我對她的感覺... 夏樹不需要知道,因為這會成了在道路上阻礙她的石頭。 幫助她達成那個目標,是我的願望。 或許是因為膽小吧,才不敢讓她知道。 我怕自己無法承受後果,也怕造成她不必要的困擾... 所以,像現在這個樣子就好了... 以學姐以及...朋友的身份陪伴在身邊... 我不敢奢求,因為怕會造成無法彌補的後果。 靜留的眼神裡閃過一抹苦澀,來的快,去的也快。 很快的,那眼神再度充滿著柔和的色彩,關心地看著突然皺起眉頭的友人。 因為靜留的回答而心中閃過一股落寞,再加上撇見了靜留被頭髮遮住的朱紅瞳眸閃過一絲極為熟悉的情緒,令夏樹不悅地皺起了眉頭。 那樣的情緒,夏樹經常在靜留眼神中發現,但當自己想看的更清楚時卻已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靜留在自己面前一貫的柔和色彩。 夏樹到現在,還是無法準確地捕捉到那股情緒,以去理解靜留的感覺。 見過社會黑暗的夏樹,能夠清楚準確的掌握別人的個性,以及一切。但世上目前出現了一個連她都無法準確掌握的人...那就是,藤乃靜留。 連如此親近靜留的自己都無法摸清靜留的城府了,更何況是群跟靜留扯不上任何關係的旁人。 如果單單要說那些旁人與靜留的關係的話,靜留是學生會長,而他們是一群被靜留管理的人。 看著連自己都無法捉摸清楚的友人,夏樹的心頭有一股無名火燒了起來。 夏樹站了起來,雖然很捨不得那舒適的沙發,不過那不是現在的重點。 「靜留。」她舉步走向依舊笑容滿面的靜留,夏樹一手抵在牆上,另一手則撐在窗台,把靜留包圍在自己的勢力範圍內。 「妳...真的沒事?」一向沙啞低沉的聲音,因為懷疑的語調而增添了不少略帶威脅意味的壓迫感。 靜留偏著頭,天真的眨了眨眼。「夏樹認為我有事瞞妳?」 「難道不是嗎?」怒氣漸漸在語氣中明顯的表現出來。 托著臉,靜留思考了一下。「我並沒有任何事瞞著夏樹妳啊。」 沮喪地垂下頭,夏樹嘆了口氣。 果然...依這樣的方法是問不出什麼的... 只要是靜留不想說的事,不管別人再怎麼問她都不會說出口,就連理事長拿權力壓她也是一樣。 除非她自願開口說出,否則再怎麼打探也只是徒勞無功。 夏樹將頭靠在靜留肩上。 「發生了什麼事嗎?夏樹。」靜留一向奇特的嗓音,此時增添了對夏樹獨有的寵溺,顯得特別柔媚。 「沒什麼...」打了一個呵欠。「靜留...讓我這樣...靠一下...」 昨天夏樹做了徹夜的調查,根本沒什麼睡到,再加上今早的騷動,更讓夏樹的疲憊指數到達了極限。 「嗯...」靜留輕輕的應著,一手摟住夏樹的腰,另一手則是溫柔的撫著如同大海顏色般的深藍秀髮。 包圍在周遭的熟悉茶香,舒緩了夏樹緊繃的神經。 沉浸在令人安心的氣味裡,夏樹慢慢地閉起了眼睛。 靜留苦笑了一下,輕輕的拍了拍掛在自己身上的夏樹。「夏樹,站著睡可是很累的,到沙發上去睡吧。」 快睡著的夏樹揉了揉眼睛。「唔...好啦...我知道了...」 「這才是乖孩子...等等,夏樹,妳要做什麼!?」原本想誇讚夏樹摸摸她的頭的靜留,被夏樹無預警的舉動給嚇到了。 原來夏樹揉了眼睛之後,便拉著靜留往沙發走去。 不由分說的,把靜留強壓到沙發上強制她坐好,接著夏樹對靜留露出了一個傻呼呼的笑容。 「晚安。」 拋下了這句話,夏樹便枕上靜留的腿,當成舒適的枕頭,沉沉睡去。 靜留一時之間對夏樹一連串的流暢動作尚未反應過來,著時地愣了好一下子。 「噗...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等到靜留完全會意過來後,她笑了出來。 真是的,這孩子意識朦朧時的迷糊樣真是可愛啊。 怕吵醒夏樹,她只能努力憋著笑,但看起來似乎是很辛苦,因為靜留憋笑憋到連眼淚都流出來了。 最後,靜留平息了想大笑的衝動,她抹掉眼淚,將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了下來,蓋到夏樹身上。 「我願成為妳疲憊時的休憩處,所以累了請一定要好好休息,在目標達到之前,千萬不要累壞了自己...」靜留低下了頭,親吻了夏樹的面頰。「親愛的夏樹...祝好夢...」 後談: 我發現我的腦袋現在已經完全被怨念佔據而過不久就要大考了卻連一個字都沒讀進腦袋裡(喂...妳是不用換氣喔...) 真的是....OOXX$#%&*$^*&@_)(#_)%*(&*^#%!#$@ 不行...我要定下心來唸書,所以近期”絕對”不會更新!(笑) 對了,再說一次。 ''逝櫻''是融合了漫畫以及動畫+自創的文章,所以並不是全部偏向漫畫。 正確點來說是從漫畫和動畫中取捨再加上我所構思出來的,以達到我理想中的怨念文。 所以不要在看了本篇後覺得''哎呀~夏樹怎麼和漫畫以及動畫裡不一樣''...等等的想法... 因為我只說要以漫畫的為基準來創造,並沒有說要全部跟著走。 P.S 好了,我真的得認真去了...不然真的會死的很慘...囧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