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情人節賀文-驚奇巧克力(聖母+HiME+極上)~序

「咦!?」祐巳驚訝的放下手中的叉子。「妳想送巧克力給黑薔薇大人!?」 「有什麼奇怪的嗎?」志摩子不明白的看著呆掉的二人。 由乃嘆了口氣,放下筷子。「一般來說,在莉莉安裡,巧克力是送給敬仰的同學、姐姐或妹妹的,妳怎麼會想送毫不相關的黑薔薇大人?」 「因為…」志摩子看著自己的手指。「靜大人不管做什麼都有考慮到我…」抬起頭來,眼神閃爍著堅定的光芒。「所以,為了感謝她,我得好好送份禮才行。」 不約而同的,祐巳和由乃對看一眼。 天啊…她知不知道自己現在談論黑薔薇大人時的表情和眼神,在別人的眼裡看起來像是在說自家的情人一樣!? 由乃一面揉著太陽穴,再度嘆了口氣。「幸好今天只有我們三個...乃梨子和小令她們並沒有過來...」 「這又有什麼關係嗎?」極度不解的,志摩子看著由乃的眼神裡多了份迷惑。 由乃極度無力的趴到桌上。「拜託,饒了我吧~」志摩子,就算妳天然呆也要有一個限度啊!! 見由乃已經擺出了堪稱''陣亡''的姿勢,志摩子轉移目標,換看著不知該怎麼辦的祐巳。 看著志摩子茫然的表情,又感受到由乃眼神裡強烈的求救訊號,祐巳不禁苦笑了一下。 在寒冷的季節裡一起來薔薇館吃飯,已經是祐巳、由乃和志摩子共同養成的默契。 偶爾,身為薔薇花蕾的乃梨子和花蕾妹妹的瞳子和可南子,以及薔薇大人的祥子和令,也會過來一併用餐。 「志摩子,如果我在祥子大人面前說''我想送巧克力給白薔薇大人''...那麼,妳覺得會怎麼樣?」祐巳把角色轉換,詢問著志摩子。 偏著頭,想了一下。「啊...」志摩子恍然大悟的睜大了眼睛。 「所以呢,就是這樣。」重新坐好,由乃繼續吃著令作給她的便當。 但是志摩子的下一句話卻又讓兩人再次感到何謂''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了。 「但是,我認為即使乃梨子在場也並無不妥啊。」 「咳!咳咳咳咳......」由乃難過的拍著胸口。 「由乃妳沒事吧!?」祐巳及志摩子趕緊為她拍背順氣。 待順完氣之後,由乃無力的看了志摩子一眼後,差點沒暈過去。 志摩子到現在還是一臉疑惑的看著她... 由乃拍了拍身旁祐巳的手,代表著換手的意思。 「我明白了,由乃,妳就放心的交給我吧。」祐巳一副''妳放心去吧''的表情,握住了由乃的手。 叩~叩~叩~噹~~ 木魚聲及鐘聲在兩人心中響起。 「請問...」 志摩子的聲音頓時打破了兩人共有的思緒。 祐巳拉開了一旁的椅子,要志摩子坐下。 「志摩子。」祐巳極為認真。 「是?」依然一臉疑惑。 由乃則遠離即將開戰的戰場,保持在能聽到兩人聲音的範圍之內。 「為什麼乃梨子在場也無所謂?」祐巳提出了剛才讓自己和由乃差點沒被志摩子嚇到嗆死的問題。 「因為,乃梨子是乃梨子啊。」真是一個無頭無腦的回答。 見這種問法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於是,祐巳換了另一個方式。 升上了二年級的祐巳,相對的心理及思想都跟著升級。 「我的意思是,如果乃梨子在場聽見妳說出要送巧克力,但受禮者不是自己而是別人的話,妳想她會有什麼樣的感覺?」 這麼明白的說法,就連一向在這方面極為鈍感的志摩子也可以聽懂。 明瞭了祐巳及由乃的問題,志摩子感激的朝兩人綻放了一抹笑容。 「謝謝妳們的關心,但就以我對乃梨子的了解,她是不會介意這種事的。」 志摩子看著祐巳及由乃極為訝異的眼神。「我是我,乃梨子是乃梨子,我們不會去干涉對方想要、或想做的事情。」摸了摸曾戴著念珠的手腕。「我們需要的,只是相互陪伴在對方身邊,享受著彼此共同的嗜好。對我們來說,相依、相守,能做到這些,我們非常滿意、也已經很滿足了。」 聞言,祐巳無奈的朝由乃笑著,後者的回應也是一副''真搞不懂她''的表情。 「不愧為白薔薇家族的人,我們果然不能拿我們紅、黃家族的觀念來跟妳說。」 與由乃交換了一個眼神訊息後,祐巳作出了以上結論。 由乃把剛吃完的空餐盒收好。「志摩子,關於巧克力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去哪裡買比較好。」起身,走到流理台開始沖茶。「因為我平常都是從小令家偷拿現成的回家去做...抱歉,無法幫上妳的忙。」 「沒關係的。」志摩子露出了理解的一笑,與祐巳一同繼續吃著便當。 「我去年也是直接在家裡附近買現成的巧克力回去做的...」祐巳接過了由乃送上來的茶,喝了一口。「我想我的大概也無法成為妳的參考...志摩子,真抱歉。」 看著兩人都為無法幫到自己而苦惱著,志摩子發自內心開心地笑了。 與家裡本業背道而馳的自己,為了從小的心願進入莉莉安。 但是,即是身在莉莉安裡,卻怎麼樣也抹滅不了中那害怕被發現的那種感覺,那種與週遭格格不入的感覺。 而後遇見了前任白薔薇-佐藤 聖,是她把自己拉進這裡的,拉進這個溫暖了她的心的地方,並擁有了這些願意接納她、真正關心她的好夥伴。 「怎麼了,志摩子?怎麼笑的這麼開心?」聽見志摩子笑聲的二人不解的問著。 「不,沒什麼...」搖了搖頭,志摩子向二人笑了笑。「我很高興。妳們有這份心意就足夠了,剩下的我會自己想辦法的。」 一陣悠揚的音樂響起,祐巳從書包裡拿出了手機。 「您好,我是福澤......耶!?紅薔薇大人!!?」祐巳驚訝的聲音響遍了房間。 志摩子和乃梨子聽到祐巳對電話另一頭的稱呼,也驚訝的張大了眼睛。 對於現任於紅薔薇的姐姐----小笠原 祥子,祐巳是不可能這樣稱呼的。兩人都很清楚,會這樣被祐巳稱呼的人,只有一人,那就是前任的紅薔薇----水野 蓉子。 「這禮拜假日嗎?」祐巳從小袋子裡翻出記事本,看著上頭的要事記錄。「可以,我一整天都有空......咦?由乃嗎?」 「什麼事?」聽見祐巳突然叫到自己的名字,由乃小聲的問著。 祐巳擺出不要說話的手勢要由乃不要出聲。「是,我想她應該沒問題...」看了兩人一眼。「紅薔薇大人,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再增加一人...」 由乃和志摩子不明所以的對看一眼。 「好的,10點半是嗎...那麼,那天見了。」 見祐巳收了線,由乃趕忙問道:「祐巳,紅薔薇大人找妳什麼事?」 祐巳開心的笑著看著兩人。「把這禮拜的假日空出來吧,紅薔薇大人要帶我們一起去採購情人節的禮品。」 「耶!!!???」 由乃極為詫異的叫了出來,而志摩子則是明顯的愣住了。 「總之,這禮拜假日,10點半在火車站集合。」祐巳開心的望著志摩子。「太好了,這下所有的問題都可以解決了。」 午休時間,隨著為解決志摩子的問題所進行的討論,以及蓉子電話的來訪,時間一下子就流逝了。 預備鐘聲響起,三人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帶著這個剛才得到的震撼消息,懷著期待的心情回到教室上課。 待續... 下一話無良預告: 「那麼我們走吧,紅薔薇大人。」 「咦?前面的那位不是...風華學園的...」 以上,預告結束,敬請期待!(眾毆) 後談: 這篇情人節賀文是為了我家嫂子-silence(默)才生出來的,不然原本我也不打算寫... 因為我的時間已經極度不夠用了,大概要過了4月的升學考完後才會有時間繼續來填坑寫文... 那麼,感謝大家再次跳入火坑(啥) 我要繼續糟糕(?)...不對,是繼續努力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