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會文學區高手-瀠洄様生日賀文(12/11)~1

[1] +++++++++++++++++++++++正文總算正式開始了之分隔線+++++++++++++++++++++++ 隨著時間的流逝,在眾人細心的照顧下,夏樹的氣色已經好了很多。 不像之前陰沉沉的,夏樹現在還會主動的跟大家講講話,但大多的時間她都陪在靜留身邊,述說著一天所發生在身邊的瑣事。 「夏樹!」一個興奮的身影朝在超商買東西的靛藍身影撲去。 摸了摸黏在自己身上不知道在興奮什麼的命,夏樹朝走來的橘色身影打招呼。 「舞衣,怎麼,今天還多帶了些人來啊?」 深知夏樹個性的舞衣知道,她所指的並不是自己身旁的葵和千繪,而是身後的武田和眾多數的男生。 沒錯,天天都有不少仰慕靜留和夏樹的女生前來探望,對這間醫院來說已經是司空見慣、平常到不行的事了,但卻也變成了此醫院的一大奇景。可今天卻多冒出了武田所率領的男性軍團,再怎麼說,在醫院的人的眼裡看來,往常的奇景在今天看起來卻是相當的詭異。 「妳、妳好啊!玖我!」武田僵直了身子,接受夏樹極為冰冷的視線。 「你們來這裡是想要做什麼?」 凜然的語調自夏樹嘴中吐出,讓人彷彿有身置中古世紀的錯覺,而在眼前夏樹就是那位捍衛著自己領地,不容許別人侵犯的威嚴霸者。 「我我我我我......」很好,武田從未見過夏樹如此的氣勢,這下他被懾服住了。 「好了好了。」原本選擇旁觀的舞衣站了出來,因為週遭聚集看戲的人愈來愈多了。「我們回房間說吧,如何?」 看了一眼圍觀的人潮,再撇了一眼男性軍團,夏樹朝舞衣點頭,便逕自帶命往房間走去。 +++++++++++++++++++++++++++好戲開始了之分隔+++++++++++++++++++++++++++ 「靜留,我回來了。」夏樹把塑膠袋裡頭的東西一一地拿出來。「今天啊,和舞衣同班的瀨能和原田跟著舞衣和命來看妳了呢,不過她們現在去找個可以放花的瓶子。」 她揚起了一抹淡笑。「但是啊,最令我訝異的是以前和妳同班的武田,居然帶了一群男生過來看妳呢。」 「我...其實最主要是來看玖我妳的...」聽到自己被歸類成"藤乃靜留探病團"的一員,武田趕忙澄清自己的立場。 像是沒聽到武田說的話一般,夏樹自顧自地說下去。「妳什麼時候才會醒來呢?我很想念妳做的菜的滋味呢。」 手指眷戀的沿著靜留的臉龐滑過,曖昧的氣氛表露無疑,令武田心裡的警鈴大響了起來。 「玖我...」武田想說話,卻被打開門的聲音給打斷了。 「夏樹,妳跟會長說了些什麼?」舞衣把花瓶放置到櫃子上,而千繪和葵則趨身到夏樹身邊看著靜留。 「我正在跟她說今天有誰來看她呢。」夏樹笑笑的對著葵和千繪說道:「靜留她啊,最喜歡女孩子來看她了呢。」 言下之意是不歡迎男生的探望囉? 這句話自動的在大家的腦中翻譯了一遍,當然,武田和命除外。 「靜留,快打聲招呼吧。」夏樹的聲音喚回了葵和千繪的神志。 看著夏樹的表情,葵和千繪這時明白了舞衣在前往醫院的路上時,對她們所說的"要配合著夏樹跟會長講話"的意思,露出了她們最擅長的親和笑容,向靜留打了聲招呼。 「會長,近來安好嗎?」千繪和葵走到床邊,提起手上的袋子。「我們帶了上好的茶葉過來,希望妳會喜歡。」 夏樹看了靜留一眼後接過了袋子。「靜留她很謝謝妳們,也歡迎妳們有空就過來多來看她。」 「一定,一定。」千繪拍了拍葵的肩膀。「我們會帶著學園裡的第一手消息過來給妳們當娛樂用的。」 「是啊…哎呀,對了。」葵的雙眼突然變得閃閃發亮。「每天來看會長的人這麼多,夏樹妳都不會吃醋嗎?」 送到口裡的茶頓時噴了出來,茶水有如開閘水庫的水洶湧而出,噴到了站在床尾的武田臉上。 擦掉了殘留在嘴邊的水滴,夏樹臉紅的問著:「我、我為什麼要吃靜留的醋!?」 「哦?很可疑哦~」嗅到一絲八卦氣味的千繪也湊了過來,開始逼問夏樹。 「反、反正來看我的人也很多,我幹嘛吃靜留的醋!?」臉上可疑的紅暈愈來愈深,更有向脖子及四肢發展的趨勢。 千繪見到夏樹的反應,快速的拿起了手機,拍了一張此時臉正紅的夏樹。 「不要拍!!」夏樹對著千繪大叫。 「臉變得更紅了呢。」葵小聲的問著舞衣。「生氣了嗎?」 舞衣看著臉已經紅到不行的夏樹。「她是在害躁啦,害躁。」 「才不是!!!」大聲反駁舞衣的說詞,接著轉過頭去對著依舊躺在床上的人大叫:「可惡!靜留妳不要再笑了!!!」 頓時,夏樹的舉動讓舞衣有了一種錯覺。就彷彿靜留已經清醒,正坐在床上像以前一樣,為夏樹的反應而優雅地笑著。 「奇怪…這真是太奇怪了!」武田略大的聲音把舞衣的神智拉了回來。「我知道藤乃是為了保護玖我妳才會變成這樣,但玖我妳變得好奇怪,藤乃明明就還沒醒,妳卻像平常一樣跟她說話…」 舞衣趕緊拉武田的衣服。「武田你不要再說了,你會被趕出去的啊!」 已經來不及了。夏樹走了過來,抓住了武田的衣領,一把撞在牆壁上。 「你剛才說什麼?」夏樹的眼睛瞇了起來。 清爽的碧綠雙眸轉變為幽暗的墨綠色彩,散發著危險的光芒。 夏樹身上散發出的強烈殺氣,讓武田打從心底發顫了起來。 「你膽敢再說一字,我會讓你變得比死還不如!」 從脣齒之間擠出的聲音,讓舞衣明白了夏樹是極度忍住了揮拳的衝動。 「夏樹。」舞衣按住了夏樹的手。「妳還記得自己答應過會長什麼事吧?」 夏樹身體顫了一下,悶悶的說著:「不能惹事,不能翹課,不能吃得很隨便…」 點了點頭。「對。那妳自己說有幾項做到的呢?」 頭變低了。「一項…也沒有…」 「那麼…」拍了拍夏樹抓著武田衣領的手。「今天至少遵守 "不能惹事"這一項吧,放開武田。」 聞言,夏樹沉默了一下。 武田緊張的看著夏樹,不敢開口。 良久,一個無預警的放手,讓沒有心理準備的武田,重重的跌坐在地上,發出了大大的鈍聲。 雖然低著頭,但夏樹的聲音卻清楚的傳進了每個人的耳朵。「這次就算了,如果再有下次的話────」夏樹抬起頭,冰冷又銳利的掃視著男性軍團,包括武田。「────即使靜留在場,我也要狠狠的修理那個鬧事者一頓!!絕對。」 銳利如刀割的視線,以及彷彿暴風雨前寧靜般的平穩聲調,讓處於這間病房的人頭皮發麻,渾身顫抖。 一個轉身,夏樹走到了病床旁。「靜留,今天的會客讓妳累了嗎?那就睡一下吧。」手順道地拉了一下被子,替靜留蓋好。 見狀,舞衣知道該走了。「打擾了這麼久真不好意思。」對趴在床邊欄杆的命喚道:「命,該走囉。」 命,沒有回應。她抬起頭望著身旁的夏樹。「夏樹。」 「什麼事?」回望著命。 「靜留只是睡著了沒錯吧?」極度天真的問題。 「命!!」舞衣和千繪及葵要上前阻止,卻被夏樹的手給阻擋了下來。 「嗯,她是睡著了…睡的很香…很沉……」聲音雖然平靜,但身體卻有了些許的顫抖。 「那靜留醒來後,一定要她好好做一頓飯補償我們!」命笑開了眼。「因為靜留讓我們等了好久,好壞!要好好處罰一下!」 「嗯…妳說的對,她醒來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做一頓飯補償我們……」聲音…不再平靜…身體明顯的顫抖…在此刻已經透露出主人的情緒…… 「夏樹不能哭哦,妳哭的話靜留也會傷心的。」命拿出今早舞衣塞給自己的手帕。「來,擦乾它吧。」 接過了命的手帕,把淚水擦乾,夏樹的情緒也逐漸平復下來。 「謝謝妳,命。」夏樹摸著命小小的頭顱。「我現在好多了。」 「嗯!」大大的點了一下頭,命跑到舞衣身旁,抱住了舞衣。「夏樹,告訴靜留,我要點特大碗的特製拉麵哦~」 「好,我會轉告她的。」夏樹舉手跟舞衣等人道別。「回去時路上小心,明天見。」 房門關上,病房再度歸回寧靜。 +++++++++++++++++++++++++果然該槍斃武田之分隔+++++++++++++++++++++++++ 「靜留,妳聽到了嗎?」夏樹笑著,揉著那散落在枕邊的亞麻色秀髮。「妳醒來後可有得忙了呢。」 此時,揉著頭髮的指腹輕劃過靜留的臉頰,讓夏樹再度驚嘆那柔嫩細緻的肌膚及彈性。 可惡,明明就沒做什麼保養,為什麼還這麼好摸? 伸出拇指,與食指一起輕捏住了臉頰… 怎麼會這麼好捏? 捏了一次還不滿足,夏樹再次重複這個捏臉頰的動作。 看來她是玩上癮了… 在身後的人默默的看著這一切,終於忍不住的開口。「玖、玖我。」 夏樹的身體頓時一僵,看來是被嚇到了。 「你還沒走啊,武田。」轉過身子,臉上的神情不是剛才的溫柔,而是極度的淡漠。 「我有話想和妳私下談談。」武田異常的鎮定,完全不復見以往的結巴。 夏樹看著武田,沉默了一下。「好吧,我們去外頭說。」轉身,輕拍靜留的手,並在額際烙下一吻。「靜留,等我一下,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我們去屋頂的天台。」走過武田身邊,夏樹毫不猶豫的說著,拉開了房門。 武田複雜地看了一眼床上的靜留,突然撇見她的手指好像動了一下。 搖了搖頭,再次睜大眼看清楚,可看到的是與先前一樣,手指平靜的放在床上,沒有動靜。 錯覺吧……這麼想的武田,把門關上,跟上了夏樹的腳步。 只是,在關上門的那一剎那,武田並沒有看到靜留的手指再度動了幾下… 『時間即將到來。玖我夏樹,妳,能通過這項考驗嗎?』 只剩下靜留的病房內傳出了一個甜美的聲音,一個玲瓏有緻的身影慢慢浮現,撫著靜留的臉頰。 『如果妳無法通過這項考驗,那麼,藤乃靜留就會屬於我的了,我們將會永遠的在一起…』 『嘻嘻嘻…這是我盼了好久的事了呢…靜留…嘻嘻嘻……』隨著話語的結束,少女的身影隨著笑聲,逐漸淡薄,直到消失…… 後談:下一話正式開始進入先前在MSN上的劇透,和我有通MSN的人...想知道的話...就直問吧~(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