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會文學區高手-瀠洄様生日賀文(12/11)~序

[序] 渾身包裹著繃帶,女子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醫生。 顫抖的身軀,毫無血色的臉頰,甚至比身上層層環繞的繃帶還要蒼白。唯一不變的是那頭靛藍色的秀髮,安靜的披散在女子背後,但卻沒有以往的冰冷氣息,失去了光彩。 這樣的女子在旁人眼裡看來,都覺得她需要躺著休息的。可她卻堅持站著,聽醫生述說所有的經過。 倏地,女子感覺一陣暈眩,雙腳一軟。 在一旁要攙扶的護士驚訝的看著被揮開的手,暗自佩服著這位正撐著床沿自己站起來的虛弱病患。 「你、你再說一遍!?」 微弱的聲音再次證明了女子的身體是多麼的虛弱,醫生為難的看著她,怕她在下一刻會因為一句話的打擊而昏厥在地。 見醫生猶豫的表情,女子不顧身上的傷勢,使勁全力大吼。「快說!!!」 被吼了一聲的醫生擦了擦冷汗,唯唯喏喏的說道:「我、我們已經盡了全力了…但她被送來時已經過了急救的黃金時期,所以已經…」 「所以已經...變成了植物人...是嗎?」冰冷淡漠的嗓音回盪在病房內。 醫生與護士抱在一起瑟瑟發抖,並僵硬的點了點頭。 「滾。」銳利的視線掃射著醫生與護士。「快滾!我不想看到你們!!」 吼聲傳遍了全醫院,醫生與護士爭先恐後的逃竄出了病房。 喘著氣,女子上前把門關上,鎖上。 拖著腳步走回了病床前,眼神沉重且痛苦的看著床上帶著氧氣罩、身上插滿了管子的人。 散落在枕邊的亞麻色長髮,是床上女子身上唯一顯眼的顏色。 「靜留…」看著床上狀況比自己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女子。「告訴我這是騙人的對吧?這一定又是妳開的玩笑吧,靜留。」 她撫著女子蒼白的臉頰。「妳說話啊!妳說話啊...靜留......」女子的情緒隨著問出口的問題及名字而崩潰,痛哭出聲… ++++++++++++++++++++++++被瀠洄姐毆很慘之分隔線++++++++++++++++++++++++ 橘色的身影看著那扇被鎖上的門,內心百感交集。 做了一個深呼吸,提起了勇氣,她的手落在門上。 「夏樹,是我,舞衣。」 完全沒有回應。 這種預料中的情況,讓舞衣不禁抿了下嘴唇。 感覺握著自己的小手加了不少的力道,她看向身旁比自個嬌小的黃眸少女,少女堅定的點了點頭。 舞衣感到少女給予了自己不少的勇氣,再度開口說道:「我和命一聽到消息就立刻趕過來了。不只我們,就連黎人學長和珠洲城學姐跟以往的HiME戰隊也都來了。」 還是沒有回應。 舞衣的肩膀因喪氣而垮了下來,轉身走向眾人。 此時,門被打開了。 全身纏滿繃帶的藍髮女子站在門口,臉上失去了以往的神采,透露出了濃濃的疲憊氣息。 「進來吧。」丟下了這句話,女子逕自走回病房。 舞衣不敢相信剛才那位就是他們一直以來的好友及夥伴。那是個性害躁又倔強的夏樹嗎? 「現在先別想這麼多。」一隻手輕落在舞衣肩頭。 回頭一看,除了拍著自己肩膀的碧臉色不怎麼好外,後頭的眾人也都面帶凝重的神色。 「總之,先進去看看情況再說吧。」碧再度輕拍舞衣的肩頭。 點了點頭,舞衣帶著命,率先走進病房。 「静留,妳知道嗎?大家都來看妳了呢。」夏樹對床上的女子輕道。 名為靜留的女子沒有反應,雙眼緊閉的躺在床上,就好像是睡著了一樣----就某方面來說,這也的確是另一種的睡著。 「妳啊,還真受歡迎呢。尤其以女孩子占多數。」夏樹輕輕的笑了起來。「還記得嗎?前不久才來了一批學妹來探望妳,看的我好生嫉妒喔…」 她撫著靜留的髮絲,繼續輕道:「但她們站在門口,一群人吵吵嚷嚷的煩死了,所以我就把她們趕走了。我想妳不會怪我吧,對吧?」 夏樹拂去了蓋住靜留雙眼的凌亂瀏海。「但是啊,這次來的人是以前的HiME戰隊呢。」 覆上了靜留插著點滴的掌背,夏樹面帶滿意的笑容。 「她們跟之前的人不一樣哦,很瞭解我們的。但如果妳覺得吵的話,我就把她們趕出去。妳說呢,靜留?」 俯下身去,夏樹把耳朵貼到靜留的氧氣罩上。 病房裡靜悄悄的,只有心電圖機器"嗶、嗶、嗶"的聲音回應著夏樹。 如果是不知情的人,會以為是床上的人聲音過於微弱而必須這樣做。但在場的人都很清楚,這名躺在床上名為藤乃靜留的女子,已經變成了不會說話,也不會動,且進入深層睡眠的植物人了。 「太好了。」夏樹抬起頭來,開心的笑著。「靜留說只要你們不要太大聲妨礙我和她說話的話,你們就可以留下來喔。」 過於燦爛的笑容,刺痛了在場每個人的心。 鼻頭一酸,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大家都必須克制自己,才不至於哽咽出聲。 ++++++++++++++++++++++++貌似真的是虐文之分隔線++++++++++++++++++++++++ 「她這樣持續多久了?」陽子問著在這間醫院擔任醫師的朋友。 醫生搖著頭嘆息。「從她昨天聽到藤乃小姐變為植物人,發飆一頓以後,隔天就變成這樣了...」 「果然是因為打擊太大了嗎...」碧低頭喃道。 「醫生,換藥的時間到了。」護士推著醫療車走了過來。 點了點頭,醫生對陽子說道:「麻煩你們迴避一下。」 眾人正準備走出病房給醫生和護士進行換藥的工作,誰知這時正在跟靜留低語的夏樹轉過頭來,她的眼神倏地轉為冰冷。 「我不是說不要再看見你們了嗎!?給我滾!!!」 原本輕聲細語的夏樹突然的大吼,讓在場的人都大大的嚇了一跳。 「玖、玖我小姐,妳和藤乃小姐都需要換藥...」見識過昨天夏樹狠勁的醫生,講話也比平常矮了一截。 夏樹怒氣沖沖的走上前,一把推開醫生。「不需要你們多管閒事!滾開!!」 啪! 一個巴掌,重重的落在夏樹的左頰。 「妳不要再鬧了!」奈緒的聲音顫抖地響起。「妳現在是想怎樣...繼續頹廢喪氣下去...這會是全力救了妳的藤乃想看到的結果嗎!?」 夏樹摀著紅腫的左頰,緩慢的轉頭正眼看著奈緒。 「真是可悲...」奈緒終於忍不住,聲音顫抖的流下淚來。 因哭泣而略變為紅色的眼睛,讓夏樹不禁睜大了眼,她彷彿看見靜留傷心時的殷紅雙眸。 「...就算是失去主人變成了野生的狗也不會像妳這樣,現在的妳連一隻喪家之犬都不如!!」 「好了,奈緒。我知道妳會這樣說是為夏樹好,但妳說的也有點過火了。」一直觀察夏樹的碧,走出來站在兩人中間,打了圓場。 「玖我同學。」陽子走了過來。「妳會原諒別人傷害藤乃同學最喜歡的東西嗎?」 緩慢的,夏樹搖了搖頭。 「那妳是不是應該好好珍惜自己的身體呢?妳是藤乃同學在這世上,最珍惜、最寶貝的人啊。」陽子輕拍了夏樹的肩膀。「所以,妳是不是該乖乖換藥呢?」 沉思了一會兒,夏樹點了點頭,同意了陽子的說法。 看到這種情況,大家都不禁鬆了口氣。 「好啦,閒雜人等請迴避。」碧很自動的發號了施令。 男生和不想看換藥經過的女生一一走出病房。 醫生接觸的陽子傳遞過來的眼神,戰戰兢兢的跟護士走到夏樹身邊,開始準備換藥工作。 「醫生。」夏樹低沉的嗓音響起。 「什、什麼事?」正在讚嘆同胞的皮膚是如此細緻的醫生,被夏樹突然的叫喚給有點嚇到了。 「等一下幫靜留換藥時請輕一點,我不希望她感到痛楚。」望著迎上自己視線的醫生。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她的身上不要留下任何傷疤,辦的到嗎?」 「我們會盡最大的所能。」見到夏樹跟之前不一樣的眼神,醫生保證的點了點頭。「請安心的把一切交給我們吧。」 一陣人仰馬翻的事件結束之後,大家也都有些累了,決定早早回去,每天固定輪流二~三個人來醫院照顧靜留和夏樹。 「夏樹,我們要回去囉。」舞衣跟夏樹拿了她家裡的鑰匙。「明天我會拿些衣物過來的。」 「嗯...」輕輕的點頭。 「夏樹,明天見。」命揮動著她的小手,奮力的跟夏樹道別。 「明天見。」輕輕的揮手,給了命一個回應。 有點擔心的再度看了夏樹一眼,舞衣發現從今天剛進門夏樹那已經失去生氣像死水般的眼神,在經過碧和陽子的一番開導後,已經恢復了些許的生氣。 明天...帶她最喜歡吃的美乃滋料理過來好了...... 心裡盤算著明天要帶過來的東西,舞衣牽著命的手,跟著眾人一起離開了醫院。 後談: 先別打我! 我承認前面的確有點虐的樣子... 瀠洄:那叫有點!?(青筋冒出+踹夜露)敢在我生日時拿虐文送我!!??(越踹越用力) 羽月:小瀠瀠我也來幫妳~(直接踩到夜露身上玩跳跳樂) 夜露:饒...饒了我吧~~~~(哀號慘叫聲不斷) 好...好不容易從兩人腳下爬回來... 我要說的話都還沒說完就踹我...(淚) 下一篇正式進入正文... 我不想再被踹所以在此先公告一下:結局絕對是甜的! 完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