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4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妳,是我存在的理由-7

「真的是發生了許多事呢...不過妳又不離開莉莉安,幹嘛那個樣子?」望了身旁有所心得的聖。「要感傷也是要離開莉莉安的我和蓉子才對啊。」 「誰在跟妳說那件事啊。」聖大辣辣的笑著。「我是在傷心要離開高中部,就無法與小學妹們見面了。」 「呵。」真像她會說的話。「不過,我想妳不用擔心這個,因為大學部離高中部還挺近的,妳閒閒沒事不就可以...」江利子像想到什麼,頓了一下,然後以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聖。「妳考莉莉安大學部就是為了這個原因!?」 「啊啦,被發現了。」聖無所謂的聳聳肩。「反正,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又向前進了一個新階段了。」 「的確...而我們認識的時間,也又多了一年。」江利子摸了摸垂落在頰邊的髮絲,想起了當初與聖第一次見面時就是現在這個髮型呢,頭髮也隨著時間變的愈來愈長。 「哈,妳這麼一說我才想到。」手搭上了江利子的肩。「我們到底認識幾年了?」 「嗯...我想想...」江利子伸出手指,算著。「從幼兒園開始,小學、國中到現在的高中...少說也有14年了呢。」 「哇塞~這麼久了啊!!?」聖擺出了一個誇張的表情。「那麼,這次畢業總算可以擺脫掉妳這個纏人的討厭鬼了。」一隻手捏著江利子的臉頰。 不服輸的,江利子也捏著聖的臉頰。「彼此彼此,這句話應該是我要說才對,纏人的討厭鬼!」 二人維持著互捏對方的臉頰的姿勢好一會,接著就放開了手笑了開來。 「天啊,妳那個表情真是有夠好笑的。」 「哪有,明明就是妳的比較誇張。」 歡樂的笑聲,令在教室的學生們好奇的探出頭來,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二人的笑聲迴盪在走廊上,久久不散。 「不好意思,那就麻煩老師了。」江利子對老師微微鞠躬。「請恕我們先行告辭,貴安。」 把辦公室的門輕輕關上,江利子輕吐了口氣。「總算又解決了一件事了。」 「現在是怎麼樣?」由於聖剛才待在辦公室外頭,所以並不清楚裡頭的狀況。 「先回保健室,下課再去樁組拿蓉子的東西。」 因為已經上課的關係,走廊上已經沒有人了。 走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感覺還挺新鮮的呢。 當江利子沉浸在這股新鮮感時,一旁的聖若有所思的冒出了驚人之語。 「吶,江利子,妳剛才為什麼把蓉子的衣服脫掉?」 這個措手不及的問題讓江利子愣了一下。 「當、當然是為了幫她把身上的汗擦掉好擦酒精散熱啊!」不自覺的停下腳步,回望著笑容滿面的聖。 「我知道這是一種幫助退燒的方法,但誰說一定要用這種方法退燒呢?何不用其他的方法?例如說...」聖環起手來。「...可以多蓋幾層棉被逼汗出來...或者是用民俗療法...」 聖還沒說完,江利子便打斷了她的話。「我只是依照保健老師的吩咐去做而已,更何況我們學校裡又沒有蔥!」 微高的聲音,快速的語調,在在指明了一個事實----江利子慌了。 「這個嘛...誰知道呢?」聖笑著聳了聳肩。「說不定剛好今天有班級有家政烹飪課哦。」拍了拍江利子的肩。「好啦,別氣了,我只是問一下而已啦。」彷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般,聖對江利子露出了一抹意義不明的笑容後,便逕自向前走去。 我什麼時候生氣了? 想著聖剛才讓自己不自在的笑容,江利子重新起步,跟了上去,卻沒有發覺到自己剛才已經在聖面前洩露了想對他人隱藏的情緒----對蓉子的感情...... 蓉子從沒想過,在睡夢中也能感受到那令自己熟悉又眷戀的冰涼觸感。 從眼前的模糊到腦裡閃過江利子的臉後,蓉子只感覺自己的眼皮再也撐不下去的閉了起來。 接下來一切都變得很模糊,眼皮沉重的睜不開,身體也完全使不上力,但卻有意識和感覺,就彷彿自己正游離在現實與夢境當中。 在夢中,她感覺到自己被人安穩的抱著,一個冰涼的觸感掃過脖子和額頭後,就是一陣談話聲。 那陣雖簡短卻又熟悉的聲音,搞的她頭好痛。突然,一道聲音喚著自己的名字,並把自己抱了起來。她在那個懷抱裡感到安心,頭痛也略微改善不少。 在一陣細微的談話後,蓉子感覺到自己被放置到一個柔軟的物體上----是床,在有這個認知的同時,她感覺到那個能令自己安心的氣息離開了她。 蓉子開始慌亂,身體彷彿呼應主人的情緒般,也開始不適。 「...好...熱...好...難過...」艱澀的說出口,蓉子不停地在心裡呼喚著那個人,期望著那人能解除自己現在的不適感。 就在她喚了好幾聲後,上天像是感應到了她的呼喚般,那股令人安心的氣息在不久之後又再度包圍住了自己。 冰涼的觸感再度拂去了不適感,在蓉子感到很舒服而想要呻吟出聲時,那人突然停下動作。接下來又是一大堆人交談的吵雜聲,而那股氣息又再度離開自己。 不要走!! 蓉子在心中不斷的喊著,只可惜那人並沒有聽到。 「咦?」把沾了酒精的毛巾遞給了祥子,祐巳像是發現了什麼,疑惑的出聲。 祥子接過毛巾,不明白地看著祐巳。「怎麼了?」雖然正問著問題,但手也可沒停歇下來,繼續以沾了酒精的毛巾幫蓉子擦拭著身體。 「紅薔薇大人...」祐巳把蓉子的制服好好地摺了起來。「剛才紅薔薇大人好像說了什麼...」 「有嗎?」祥子把擦拭完的毛巾遞給了祐巳。「我並沒有聽到啊...」看向蓉子的臉,祥子注意到蓉子原本舒展的秀眉,現在不知為何變得糾結在一起,好似很難受的樣子。 「祐巳,姐姐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我們動作得快點了。熱毛巾呢?」 「在這裡。」手忙腳亂的遞了過去。 「真是的...令她們怎麼還沒有回來啊?要是她們再不回來,等會擦完,姐姐可就沒有衣服可以穿了。」祥子一邊擦拭一邊抱怨著。 喀!保健室的門被拉開了。 「祥子,妳也不用說的那麼大聲吧?我在門口都聽的一清二楚了呢。」令頗為無奈的聲音隨著門關上後響起。 「令,妳的動作太慢了,姐姐現在已經難受到眉毛都纏在一起了!!」祥子已經有些進入歇斯底里的狀態了。 祥子把蓉子皺眉的原因歸咎於發燒,但她卻沒有想到,蓉子會皺眉是為了另一個原因。 「姐姐...沒有那麼嚴重啦...」祐巳趕緊安撫祥子。 在紅黃兩家姐妹吵雜的談話聲中,當事人蓉子卻絲毫不受影響,但她卻能感受到在身旁的不是自己所呼喚的人。 不是...我要的不是妳們...是她...妳在哪裡... 蓉子不停地在心中呼喚著...希望那個人能趕快回來...回到自己身邊... ========================================================================= 附錄 ~妳,是我存在的理由之NG小劇場~ 1.此劇場為聖母在上演員拍攝時實際NG情景。 2.請不要對聖母在上的所有編劇及導演有所批評。 3.希望大家看完NG小劇場後體認工作人員拍攝時的辛苦。 ========================================================================= 角色介紹 紅家成員 水野 蓉子 本劇的顧問。 雖然在劇裡是個小受和極為被動的人,但在劇外其實是個腹黑的陰謀謀略家,更是個讓人無法反抗的強攻女王。 小笠原 祥子 本劇的資金援助者。 劇裡是個歇斯底里的死小孩,雖然有時會對妹妹祐巳極為溫柔,但其實常會在不自覺的情況下虐到祐巳的心;劇外是個名符其實的溫柔婉約千金大小姐,但常被劇外的祐巳虐到心。 福澤 祐巳 本劇的伙食組組長。 劇裡可以說是個安撫祥子又常被祥子虐心的角色,但在劇外的她極為開放,常與聖玩著不知名的遊戲而虐到祥子的心,有著魔女般的性格。 白家成員 佐藤 聖 本劇的導演。 不管劇裡劇外,性格上並沒有多大的差異,皆為怪叔叔一枚。 藤堂 志摩子 本劇的編劇。 在劇裡溫柔婉約,在劇外卻意外有著喜歡捉弄人的性格。 二條 乃梨子 本劇的道具組組長。 是個極為冷靜和計算的人,但並沒有參與本劇的演出。 黃家成員 鳥居 江利子 本劇的美術指導。 在劇裡是個強攻和極為主動的人,但在劇外卻極為愛睡, ''天塌下來,照睡!''為她的座右銘,該如何叫醒她?方法只有蓉子知道。 支倉 令 本劇的服裝設計。 在劇裡為帥氣的溫柔美少年...不、是美少女,喜歡做小點心和編織物品,愛看愛情小說;劇外的脾氣極為暴躁,動不動就摔東西出氣。 島津 由乃 本劇的採購組組長。 在劇裡為熱血少女,劇外卻意外的冷酷,可以把正在暴怒中的令給鎮壓下來。 黑家 蟹名 靜 本劇的音效組組長。 是個恬靜的人,常被劇外的志摩子弄得滿臉通紅,並沒有參與本劇的演出。 新聞社 筑山 三奈子 本劇的公關組組長。 在劇裡常追著新聞獨家跑,令人煩不勝煩;在劇外卻能很容易和人打成一片,發揮她的交際手段。 山口 真美 本劇的燈光組組長。 在劇裡跟隨著三奈子跑獨家,並常會糾正三奈子的錯誤;劇外卻對任何事物漠不關心、完全沒有興趣。 寫真部 武嶋 蔦子 本劇的攝影組組長。 在劇裡是個愛拍照的人,除上課外相機絕不離手;劇外卻意外的大膽,喜歡嘗試做各種奇怪的實驗,網球王子中的乾 貞治就是她的得意弟子之一。 +++++++++++++++++++++++++++++++++++++++++++++++++++++++++++++++++++++++++ 介紹完畢,下一話附錄將正式開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