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會文學區高手-musashi様生日賀文(9/16)

攜手向前 一名有著黑色長髮的女子走在通往薔薇館的道路上,雖然已經過了銀杏落葉的季節,但女子還是習慣性的,以輕巧的動作避開著那已經消失,但在自己眼中彷彿還存在著的銀杏。 她持續著這個舉動,一直到薔薇館門前。 抬起頭,看著從自己走過來時就注意到的二樓窗戶----已經呈現打開狀態。 應該是那個人吧... 她這樣想著,轉動門把,進入了薔薇館。 上了二樓,打開唯一的一扇門。果然,不出她所料,那個人正坐在桌前,處理著一疊又一疊的公文。 那個人因為開門聲而抬起頭,她對那個人一笑。「貴安,姐姐。」 那個人也回以一笑。「貴安,祥子。」 =============================== 分 =============================== 把書包輕輕的放置在桌上,祥子脫下了大衣,掛到了衣架上頭。 「現在只有我們而已呢...」蓉子站了起身,看著這總是令人放心不下的妹妹。「祥子想喝什麼?錫蘭還是伯爵?」 「啊,姐姐坐著就好,我可以自己泡,用不著勞煩姐姐。」薔薇館只有她們二人,這個認知不禁讓祥子緊張起來。 「哎呀,難得我想為可愛的妹妹做點事,就不要拒絕我的好意嘛。」蓉子笑著說了。「再問一次,錫蘭還是伯爵?」 祥子拉開椅子,坐了下來。「那就...伯爵好了...」瞬間,祥子像是想到什麼,輕輕的笑了起來。「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喝姐姐泡的茶呢。」 「哦?是這樣嗎?」正在泡茶的蓉子轉過頭來。「當妳的姐姐當了這麼久,我真的一次都沒泡茶給妳喝?」 「嗯...」回憶了一下,祥子輕輕的點頭。「對,這真的是頭一遭。」 蓉子笑了起來。「天啊,那我這個姐姐在家政上的指導可說是不及格了。」 「可不是,而且還是負分啊。」祥子也笑了。 愉悅的笑聲充滿了整間會議室。 ===============================又分 =============================== 茶的香氣擴散開來,充斥著整個房間。 祥子優雅的端起瓷杯,輕聞著香氣。「好香...」 「還請大師多多指教批評。」蓉子也端起瓷杯,笑著跟祥子說道。 微微的笑著,祥子閉起眼睛,輕啜起來。 「怎麼樣?」在泡茶大師面前展現自己的技術,就連優秀的蓉子也不免緊張起來。 「嗯...」緩緩的睜開眼睛。「姐姐...」 「怎、怎麼了?」聽到祥子這個語氣,蓉子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哪個步驟弄錯了。 「看來姐姐的家政分數並不像您說的那樣哦~」注意到蓉子緊張的樣子,祥子低低的笑了起來。「姐姐您那個樣子,難不成是以為我會批評您嗎?」 「一瞬間我以為是這樣…」蓉子也同祥子笑了起來。「看來我是安全過關了?」 閉上眼睛,祥子抬高下巴,一副指導老師說評語的樣子。「正是如此。」 睜開一隻眼,看著蓉子,二人再度笑了開來。 ==============================再分============================== 「太好了…」蓉子盯著瓷杯裡頭那美麗又清澈的琥珀色液體。「看見妳這樣,我想我可以放心的離開了…」 原本愉悅的氣氛因為蓉子的這句話,空氣瞬間凝結起來。 二人都不再說話,等到蓉子驚覺氣氛不對時已經來不及了。 「祥…」抬起頭來想說些什麼,卻見到祥子已經淚流滿面。 祥子覺得胸口被一塊大石頭給壓住,讓她喘不過氣來,就連開口說話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姐姐…」聲音沙啞異常。「…不要…這麼說…」 蓉子站了起來,走向祥子。 「…姐姐這麼說就好像…您離開我們以後…就永遠不回來了…」 盯著走向自己的蓉子,祥子覺得眼眶更加熾熱,眼淚掉的更兇了。 「祥子…」蓉子輕擁住這惹人憐愛的妹妹。「…我這麼說不是因為妳已經可以獨當一面,而是因為妳已經更能表達出自己的感覺…」 「我明白的…」抬起頭,祥子看著正撫著自己頭髮的蓉子。「我…喜歡姐姐。」 蓉子愣了一下,但嘴角隨即揚起了一抹淡笑。「謝謝,我也很喜歡祥子。」從口袋裡拿出手帕。 見狀,祥子閉上眼睛,任蓉子幫自己把臉上的淚水擦乾。 「但是呢,祥子…」蓉子拉開祥子身旁的椅子。「過去會變成回憶,不管是美好的、悲傷的、痛苦的,都會成為一種紀錄,我們在人生歷程上的紀錄。」 「但我不想就這樣讓姐姐離開啊!」祥子抓住了蓉子的衣服。 輕嘆了口氣,蓉子繼續說道:「祥子,沒有人是停留在回憶中而佇立不前的。在人生當中,是沒有這樣的事情。」像給予安慰般,拍了拍抓住自己衣服的手。「每個人都會往前走,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那個與妳一起攜手,向前邁進的人。」 「與我一起…攜手向前的人…」祥子失神的,盯著自己的手。「那個人…不是姐姐的話…會是誰呢…」 怎麼這個妹妹到最後還要讓自己這樣開導呢?真的是個很會鑽進死胡同的孩子啊。「妳不是已經選擇了嗎?那個與妳一起攜手的人。」 盯著蓉子好一會,祥子像是領悟般的睜大了眼睛。「啊…是祐巳…在那個時候…我選擇了祐巳…」 蓉子滿意的笑了。「看來,答案已經出來了,不是嗎。」 「姐姐…」收回了抓著蓉子的手,祥子低下了頭。「直到最後還要姐姐幫忙,我真是…」 「祥子。」蓉子快速的打斷了祥子的話。「這是我身為姐姐所該做的事,所以,妳只需要接受就好,什麼都不用說。」 「嗯…我知道了。」輕輕的點了頭。「那麼我至少可以說聲謝謝吧?」 聞言,蓉子笑了起來。「當然可以啊。」 「謝謝妳,姐姐。」祥子淡淡的笑了。 蓉子輕拍著祥子的頭。「不客氣,我的傻妹妹。」 二人相視一笑,房間的空氣因為溫暖而再度流動起來。 喀! 從房間唯一的出入口所傳出的細微的聲響讓蓉子和祥子不約而同的看向門邊。 「不好意思,我知道二位正在培養感情,冒然闖入是很不禮貌的。」江利子走了進來,對著蓉子說道:「可是呢,妳們家那位可愛的孫女,已經在校門口等某人等了有一段時間了。」 「糟糕。」祥子驚呼一聲,立即站了起來。「不好意思,姐姐,黃薔薇大人,我有急事要先離開了。」 「公文我會幫蓉子處理的。」江利子揮手道。「慢走。」 「祥子。」看著將大衣穿上,準備離開的祥子,蓉子突然出聲喚道。 「嗯?」祥子不明白的轉過頭來。 「不要忘記我說的話。」再一次的叮嚀。 祥子點了點頭,把門輕輕的關上。 ==============================又再分 ============================== 「妳偷看了多久?」蓉子問著正悠閒喝著她泡的伯爵的江利子。 「嗯…」微偏著頭,江利子思索道:「就是妳說要泡茶給祥子喝的那時候吧…」 「妳…」蓉子可以說是用一種怒瞪的眼神看著江利子。 「怎麼了?」江利子微微的笑著。 「沒有…」頗為無奈的嘆了口氣,蓉子在江利子旁邊坐下,雙手交叉的,頭枕上了她的肩膀。 自己大概永遠都拿她沒輒吧……這麼想的蓉子抬起頭來看著正對自己笑著的江利子。 「什麼事?」滿臉笑容的回望蓉子。 「妳…找到那位與妳攜手向前的人了嗎?」聲音,有些緊張與顫抖。 「有喔。」盯著蓉子不安的臉,江利子低低的笑了起來。「而且那個人還離我很近呢。」 蓉子吃了一驚,沒想到江利子這麼快就回答了自己的問題。 「那…可以告訴我是誰嗎?」 縱使那個人不是自己,但只要知道是誰的話,或許自己就能死心了。蓉子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問了出來。 「傻瓜。」江利子以手指輕輕抬高了蓉子的下巴。「我都說了那麼明白了,難道妳還不知道嗎?」 看著江利子盯著自己的眼神,解讀出了其中的涵義。「啊…」小小的驚呼一聲。 「明白了嗎?」嘴角揚起了一抹優雅的弧度。 「妳那樣說誰知道啊…」小聲的抱怨著。 滿意的看著滿臉通紅的蓉子。「那我就重說一遍吧…」江利子的表情頓時變得很認真。「蓉子,妳願意與我一起攜手向前嗎?」 「哪有人這樣問的!?」這樣好像是在問說願不願意嫁給她一樣。為此,蓉子的臉上的溫度又更加的熾熱了。 「妳只需要回答願不願意就好。」輕拂去蓉子頰邊的髮絲,輕柔的說著。 看著江利子溫柔的臉,蓉子輕聲的回道:「我…願意…」 「那麼…」江利子低下頭來。「請接受代表我感情的一吻…」 一切的一切,都不需要再多說。 所有的話語皆溶化在這個吻裡,這個甜美的好滋味,讓人流連忘返。 =============================最後一次============================= 原本只是想到薔薇館看一下因為準備考試而好久不見的姐姐在不在,如果有碰上,預定打聲招呼就走,沒想到卻拖了這麼久,也完全忘了中午與祐巳的約定。 看見校門口的那個嬌小的身影,祥子在心中狠狠的責備著自己。 「啊,姐姐。」察覺到有人走了過來,祐巳轉頭,看見的就是祥子一副頗為狼狽的樣子。「妳的頭髮怎麼亂成這樣?還喘著氣呢...是用跑的過來嗎?」 「那個...等一下再說...」先深呼吸了一口氣,再吐了出來,祥子慢慢的調整自己的呼吸。 過了一下子後,呼吸已經完全調適過來,祥子看著祐巳擔心的臉,開口問道:「妳在這裡等多久了?」 「有...半個鐘頭了...」發現祥子的臉色不是很好,所以祐巳回答的很小聲。 「唉...」長嘆了一口氣,祥子無奈的說道:「妳等不到我可以先走啊,為什麼要如此執意繼續等呢?」 見祥子並沒有生氣,而是詢問自己原因,祐巳心中的大石落下了,說起話來也就不像前面那麼有氣無力,中氣不足。「因為,姐姐已經跟我約好了,所以我相信姐姐一定會來的。」 「傻孩子...」祥子把脖子上的圍巾解下,圍到了祐巳的脖子上。「既然如此,妳可以到室內等我啊,何必讓自己在這裡吹冷風呢?」 「因為...我怕姐姐到這裡後看不到我啊...」那個時候,祐巳的確有過這樣的想法,但這樣做也不是,那樣做也不是,基於左右為難、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下,祐巳才做出了繼續在校門口等待的決定。 看著祐巳像受了委屈般的無辜表情,祥子真正的感受到了祐巳擁有左右自己心情的能力。因為現在見到祐巳這樣自己很是心疼。 閉上了眼睛,祥子腦袋裡回響的是自己剛才與蓉子之間的對話。果然...祐巳...就是我選擇要攜手向前的人... 脖子感受到突如其來的溫暖,祥子睜開了眼睛,發現圍巾一頭在祐巳的脖子上,而另一頭則是在自己的脖子上。 像是注意到祥子的視線,正在調整圍巾的祐巳抬起頭來,對祥子笑道:「這樣姐姐跟我都一起溫暖到了。」 隨著祐巳的笑容,祥子也露出了微笑。「祐巳...」握住了祐巳的手。「我...想與妳...一起攜手向前邁進...」 看著微笑的祥子,祐巳的臉紅了起來,小聲卻堅定的說著。「不管姐姐到什麼地方...」回握著祥子的手。「...我都會緊握著姐姐的手,與妳一起走下去...」 祐巳的回答讓祥子的臉也紅了起來,心中充斥著滿滿的感動。 「啊...下雪了...」祐巳伸手,接住了第一片雪花。 祥子對著正看著掌中美麗雪花的祐巳輕道:「天冷了,我們走吧。」 「嗯。」點了點頭。 二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一齊向校外走去。 天氣雖然開始冷了起來,但在二人之間的溫度,是一種名為幸福的暖流。 The End 後談: 昨天早上在跟羽月聊MSN的過程當中,她才驚覺隔天是她自己的生日,於是便開口要了禮物。 因為時間實在太短,所以有很多地方的描寫不如以前的文,這點我很清楚,但我想我已經把自己想要的感覺表達了出來。 針對某些人問"為什麼叫[偽蓉祥]"說明一下... 這篇文看下來,相信大家一定看的很"清楚",此篇文的發展是:蓉祥->江蓉->祥祐 最後兩個發展才是我最想表達出來的地方,前頭的蓉祥只是蓉子在開導祥子,最後兩個發展才是重頭戲...所以,標題自然就打上"偽蓉祥"了... 原本想寫黑文,但想到賀禮用黑文不太好,所以就東翻西找,找了一個未發表的坑出來寫。 原坑的雛型跟這篇差很多,因為如果要用原坑的點子寫下去的話,我想這篇可不就是區區3000多字就可以了事的(笑) 就因為這樣,我大幅度的改了很多地方,但是,原坑我又不想放棄。 所以,我會再把原坑給寫出來,不是像這篇,而是以另一種形式。 還有,我覺得這篇的祥子跟蓉子好像已經走型了...(汗) 實在是有"想指著她們二個大喊:妳們是誰!!"的那種衝動呢(笑) 啊...離題太遠了,拉回拉回... 羽月姐,雖然賀文比別人晚發,但看在我這一片的誠心之下,就請原諒我吧(跪) 最後,祝羽月姐生日快樂~也期待著我倆能見面的那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