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4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悸動-1

[1] 第一次遇到她,是在一個晴空萬里的下午。 那天下午,異常的炎熱。 沒有半點風的吹拂,再加上蟬的高鳴聲,讓溫度計上所顯示的溫度又加溫了不少。所有的人都躲進冷氣房裡,一點也不想外出。 但,小孩子彷彿不受影響般的,還是嘻嘻鬧鬧的在外頭玩耍。 一如往常的,藍髮少女帶著心愛的哈士奇到學校附近的公園散步。 在經過每天上學必經的建築空地上,少女看見了那裡圍了一群男生。 「快點把牠交給我們!!」其中一個留著刺蝟頭的男生如此叫著。 少女仔細一看,發現那個刺蝟頭正是同班裡那個惹人厭的男生。 還是不要多管閒事,早些離開吧。 就在少女這麼想的時候,她聽到了一道柔嫩的聲音從男生群裡傳出。 「我不要───」 那聲音把少女原本要離去的腳給定住了,她轉過身,一動也不動的看著事情發展的狀況。 那道帶有特殊腔調的柔嫩聲音,堅定的說著:「如果我把牠交給你們,你們一定又會欺負牠───」 「少、少囉唆!說給我們就是給我們───────」見自己說不過,刺蝟頭男生伸手就要搶────────── 「住手!」見到這種狀況,少女不得不出聲阻止了。 男生群頓時散開,讓少女看清楚了他們包圍的是一個跟自己年紀差不多、穿著和服的女孩。 亞麻色的長髮,柔順的披散在櫻色的和服上,輪廓深刻的五官,配上如夕陽般美麗的紅色雙眼,讓少女不禁看呆了。 她的眼神透出了倔強而堅定,抱緊了懷中的小動物,緊緊的盯著少女。 「玖、玖我!?」那刺蝟頭男生令人厭惡的聲音瞬間拉回了少女的注意力,同時也打斷了少女與她的對視。 「幹嘛?」少女極度不爽的瞪著那個刺蝟頭男生。「武田,有事就快說,不要吞吞吐吐的!」 不知道為什麼,武田一見到自己說話就極為生硬,動作也變成了可笑的木偶般的動作,所以自己從未聽他把話說完,而這也是少女討厭他的主要原因。 「事事事事事情不是────妳所想的那那那樣─────」 「不然是怎樣!?」他當耍人很好玩是嗎?還有那漲紅的臉,那到底是什麼反應啊!?「我所看到的,就是你們在欺負她!」 「不不不是的────我們是是是是是是是是──────────」看來武田已經亂了方寸,在''我們是''之後完全接不下其他的話,而是一直重複''是''這個字。 「哼!看吧。」少女抬高了頭,對武田用著幾乎可以說是鼻孔看人的姿勢。「我早就料到你什麼也說不出來。」她大步的走上前,抓住了和服少女的手。「我們走,不用去理會這些人。」 「等一下!」這時,在武田身旁的一位黃色頭髮的男生說話了。「玖我,妳憑什麼帶她走,她又不是妳的什麼人!」 少女轉身。「我們是朋友────」她舉起兩人交握的手。「告訴你,當我碰到她的手的那一刻,我們就已經成為朋友了。」她看著極為不滿的黃髮男生。「這樣你還有問題嗎?楯。」 「嗚...可惡,給我上!!」楯氣的大喊。 「不...不要啊─────」 武田出聲阻止,卻沒有一個人聽的進去。全部的男生都衝向了少女。 「哼!明知到打不過還是要來嗎...」少女把和服少女攬至身後,開始對付男生。 五分鐘後,男生七零八落的趴在地上,瘀青的瘀青、破皮的破皮,總之,他們的樣子非常狼狽。 「你們永遠也打不贏我的。」少女一腳踏在武田及楯的面前。「以後,不准再騷擾我的朋友。」說完,少女就拉著和服少女離開了。 少女拉著和服少女大步的往公園的方向走去。 「那個...玖我小姐...」 聽到了這與平日別人稱呼自己不同的稱呼,少女停下腳步,轉過頭看著她。 「夏樹,玖我夏樹。」她笑了笑。「叫我夏樹。」 「那...夏樹...」和服少女思考了一下,也隨她露出了笑容。「能不能請妳先放開我呢?」 「啊,對不起!」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夏樹趕緊放手。 「呵,沒關係的。」和服少女輕輕的笑了。「是因為牠好像被嚇壞了,所以才請妳放開的。」低頭看著懷裡發抖的小東西。 夏樹好奇地看向和服少女,發現在她懷中的小東西努力的探出頭來,歪著頭盯著自己,並輕叫了一聲。「喵~」 「啊哈。」原來是一隻小貓啊。夏樹開心的摸了摸牠的頭。 「汪汪!!」哈士奇彷彿感受到主人的好心情般,搖著尾巴,對著小貓吠了幾聲。 小貓睜大了眼,好奇的看著比自己大上許多的哈士奇,也叫了幾聲。 看見這種情形,夏樹與和服少女相視一笑,二人的腳步開始繼續移動,朝公園走去。 夏樹跟和服少女坐在鞦韆上,一同看著眼前有趣的景象。 哈士奇在不遠處輕躍的走著,小貓跟在後頭跑。而哈士奇每走幾步就會停下來,並轉過頭去看看小貓有沒有跟上,等到小貓跟上,牠們各叫一聲,又再次重複這個模式。 「看看牠們,不知道的人會還以為牠們是一家人呢...」和服少女笑著說。 「是啊...」夏樹轉頭看著坐在自己身旁鞦韆的和服少女。「我從沒在這附近看過妳...妳是新搬過來的嗎?」 「不...」和服少女搖搖頭。「我住在離這裡很遠的地方,今天是跟著來這附近拜訪朋友的母親來的。沒想到只是在附近走走而已...」微笑的抱起了跑至身前的小貓。「...就看見這小傢伙被人欺負的樣子。」 「那牠還真是個幸運的小傢伙呢。」夏樹揉了揉小貓小小的耳朵。 和服少女輕笑幾聲後,站了起來。「我該走了。」因為她看見不遠處有一輛黑色轎車緩緩地開了過來。「很高興認識妳,夏樹。」 「等一下。」夏樹趕忙拉住了她,但在看見她手腕上的紅痕,隨即把手鬆開。「抱歉,剛才拉妳時太用力了...」此時夏樹也注意到了她身上的和服有些凌亂。「...我剛才...不應該走那麼快的...害妳的衣服都亂了...」低下頭,語氣裡有著深深的歉意。 「沒關係的...」和服少女撥去了夏樹貼在頰上的藍色髮絲,手撫上了她的臉頰。「當時,夏樹救了我們不是嗎,那樣就足夠了。夏樹沒有必要道歉,反而是我應該道謝才對。」她不在意的笑了。「謝謝妳,夏樹,謝謝妳救了我們。」 夏樹看著和服少女溫柔的神情,著時愣了一會,直到一聲小小的叫聲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她看向從和服少女懷中發出聲音且正在摩蹭的小貓。「妳打算拿牠怎麼辦?」 和服少女輕撫著小貓的背,小貓發出了舒服的呼嚕聲。「當然是帶回去囉。」 「大小姐──────」停在公園外頭的黑色轎車走下一個戴著黑色墨鏡的男人,朝著這邊喊著。 望了下那位戴著無線接收對講機、西裝筆挺的男人,和服少女擺擺手,示意他等一下。 「夏樹,妳會常來這個公園嗎?」和服少女回頭問道。 「嗯。」夏樹點點頭。「我每天都會帶著狗來這邊散步,都差不多這個時間,一直到晚上六點才回家。」 「那...我跟夏樹約好了,以後我跟母親過來這裡時,一定會來公園找夏樹哦~」她伸出了小指頭。 「嗯,就這樣約定了哦~」夏樹也伸出了小指頭。 兩跟小小的指頭勾在一起,彷彿定下什麼與終生有關的大事般,緊緊的交纏著。 「那...夏樹,再見了~」和服少女笑著跟她揮手道別,並走向轎車。 「再見~」夏樹揮著她的小手,直到轎車發動離去時她才發現自己居然忘記問和服少女的名字。 算了,下次見面再問吧......這麼想的夏樹,低頭對哈士奇笑道:「看來今天我們又交到了一個好朋友呢,你說是吧,迪特。」 哈士奇像聽懂主人的話一般,朝夏樹吠了一聲。 「我們回家吧,媽媽說今天要買美乃滋回來,亞蘭和迪蘭也還在家裡等我們呢。」夏樹跑了起來,並轉過頭對迪特大叫道:「我們來比賽,看誰先回到家!」 迪特在原地吠了幾聲,像讓主人一般,等到那抹藍色的身影從公園裡消失才跑了上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