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妳,是我存在的理由-6

蓉子頓時感受到祐巳的溫暖傳進了腦裡,稍微減輕了腦袋的疼痛與噪音,讓蓉子回憶起昨天江利子幫自己整理衣領,冰涼的觸感與額上的溫暖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姐姐的臉色真的很不好呢,臉又變的更紅了...祐巳,妳量的怎麼樣?」 祐巳把手套戴上。「總覺得體溫好像高了一些....」 「貴安啊,三位。」一道沒有抑揚頓挫問好的聲音打斷了祐巳的話。 「啊,黃薔薇大人、令大人、由乃,貴安。」祐巳點頭道,祥子也一齊說道。 「貴安...」蓉子則是勉強擠出了兩個字。 「紅薔薇,妳臉色真糟,沒問題吧?」注意到蓉子臉色不是很好,江利子擔心的問道。 「嗯...沒問題...」蓉子回答的非常小聲。 「剛才我量過,紅薔薇大人有點發燒...」祐巳對著黃家姐妹說道。 「祐巳,妳剛才是脫了手套量的吧?」江利子看著祐巳戴著手套的手。 「咦?是的...」祐巳點了點頭。 「那可能不太準。」江利子走向蓉子。「我再量一次好了。」 她們...在說什麼......蓉子根本沒將兩人的對話聽進去,她只覺得頭愈來愈昏...眼前的景象也模糊起來... 走過來的是...江利子...嗎......腦袋裡剎時閃過昨天江利子苦笑的臉,蓉子頓時身子一軟。 已經走到蓉子身旁,正準備替她量體溫的江利子,手一張,安穩的接住了蓉子。「蓉子,妳沒事吧!?」把手往蓉子的額頭及脖子一摸。「好燙!!」江利子看著懷中的蓉子,訝異著她竟然能在這種狀況下自己來到學校。 「必須送到保健室才行。」令這麼說著,準備上前抱人,卻被江利子阻止了。 「令,妳現在必須去上課才行,鐘已經快響了。」看著其他山百合會的夥伴。「還有,妳們也是。」 「可是,姐姐她...」 祥子焦急的想再說些什麼,卻被江利子露出的笑容給安撫了下來。 「放心,我來處理,妳們就先去上課吧。」 令知道一但江利子下了決心就不易更改,不管是誰都無法動搖她的決定。「也只能這樣了,由乃,走吧。」 祥子見祐巳看了自己一眼,便向她點點頭,隨後向江利子說道:「不好意思,黃薔薇大人,姐姐就麻煩您了。」 江利子看著妹妹們往教室走去,並看了眼懷中的蓉子,輕嘆口氣。「妳真是個傻瓜呢,蓉子。」 打橫的把蓉子抱了起來,江利子往保健室的方向走去。 「啊,鳥居同學。」 江利子走到保健室門口時,門突然打開了,站在那裡的是保健室老師。 「老師,您要出去啊?」江利子看著白袍不在身上的保健老師,如此問著。 「是的,剛好有事必須出去處理一下。」保健老師看著被江利子抱著的蓉子。「總之,先把水野同學放到床上吧。」 江利子把蓉子輕放到床上,保健老師則是取出耳溫槍,在蓉子的耳朵測量了一下。 「39.7度...」看著耳溫槍上顯示的溫度,保健老師輕輕說道:「看來水野同學今天是無法上課了。」 「那麼,我去跟她的班導說一聲...」 江利子正想起身,卻被保健老師以手壓住了肩膀。 「抱歉,我要麻煩妳留在這裡照顧水野同學,因為我真的得走了。」保健老師看了看手錶。「我會跟水野同學的導師及妳的導師說一聲的,今天妳就請公假陪陪她吧。」 見保健老師都這樣說了,江利子只好點頭。「我知道了。」 「我不會那麼快回來,如果可以的話...」保健老師指了指辦公桌旁的櫃子。「...在那裡面有放毛巾和酒精,先把水野同學身上的汗擦乾後,以酒精沾濕毛巾擦拭她的身體,然後用熱毛巾再擦一遍。」揮了揮手,走出了保教室。「拜託妳囉。」 「不會吧...」江利子看著剛被保健老師關上的門,又看了眼床上的蓉子。「...真的...要叫我做啊...」 江利子拿著毛巾,站在床邊,內心頗為掙扎的看著蓉子。 雖然以前一起換過衣服,也有比較過彼此的身材,不過...那都是好幾年前的事了...這幾年的時間,彼此不但在心理上、生理上也逐漸成熟,更何況現在已經知道自己喜歡著蓉子,就更不可能敢趁蓉子昏睡時脫她的衣服...雖然說是為了幫她擦汗...可是不管怎麼樣,未經他人同意而擅自脫他人衣物,這都是不對的行為啊!!!但是...這在生病時應該就沒有關係了吧...不對!!!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江利子愈想,腦袋就愈混亂。 「...過...」這時,蓉子的低吟聲拉回了江利子的思緒。 「嗯?蓉子,妳剛才說什麼?」江利子因為聽不清楚,所以將耳朵靠近了蓉子的嘴邊。 「...好...熱...好...難過...」 聽清楚蓉子所說的話後,江利子便注意到蓉子的臉比之前還要紅。江利子伸手一摸,竟然比之前還要高溫!! 因為不趕緊處理,反而讓病情有加重的趨勢,江利子低聲的斥責著自己。「我這個笨蛋,我到底在做什麼啊!!?」撥開了蓉子因汗水而黏在臉頰上的髮絲。「抱歉了,蓉子。」 把蓉子領結解開,此時,江利子注意到蓉子鎖骨上方的紅印還未消失。 昨天所發生的事,一幕幕地在江利子的腦海中排山倒海的重現出來。 江利子突然感到口乾舌燥,意識也開始朦朧起來。 不行!!江利子大力的晃晃頭,想讓自己清醒點。 經過幾次的自我催眠,總算冷靜下來的江利子,開始替蓉子擦汗。 在把前面的汗擦完以後,江利子把蓉子扶起,靠到自己身上。就在那一瞬間,身體所觸碰到的異常柔軟讓她剎時有些失神,但就在手碰觸到蓉子冰冷濕滑的背部時,江利子就又回過神來。 我得專心...得趕快結束才行......迫使自己專注眼前刻不容緩的工作,這時的江利子真的希望不管是誰都好,能在下一秒出現並接手過去,不然自己真的會把持不下去了。 在江利子幫蓉子擦背時,她摸到了蓉子已被汗水浸濕的內衣。 汗都擦完了...先脫下來好了...等下好擦酒精......這麼想的江利子把內衣的前扣解開,將內衣脫了下來。 這一脫,讓江利子完完全全的後悔了...因為她看見蓉子那形狀優美的柔軟突起,彷彿鮮嫩多汁的水蜜桃般,讓人好想咬上一口----足足在誘惑著自己。 不行...我...撐不下去了...... 江利子低下頭來,在昨天留下紅印的地方,再次吻了上去。 喀! 保健室的門被打開了,同時也打醒了江利子。 「咦?老師不在啊?」熟習的聲音響起。 江利子趕緊將蓉子的內衣穿好,床廉就在下一刻被拉了開來。 「喲,我聽說了蓉子的狀況了,所以過來看看...」聖邊說邊走進來,看見蓉子的模樣後,驚訝道:「江利子,沒想到妳居然在這裡對蓉子下手!!?」 明知道是玩笑話,但聽到聖這麼說,江利子還是感到不高興----雖然也真的差點就變成了那樣。「真是抱歉啊,下次我會挑個好地點的。」不知道是不是有點心虛,江利子回答的語氣有點諷刺。「不過...還是謝謝妳...」感謝妳及時把我拉回來... 「嗯?謝什麼?」聖不明白的看著江利子。 「沒事...」搖了搖頭。「祥子她們呢?」 聖伸手一拉,把床廉拉了起來。「等一下就到了吧。」 話才剛落,祥子一行人就打開門走了進來。 「黃薔薇大人,姐姐怎麼樣了?」對著拉上的床廉問道。 「啊,祥子。妳們在外面等一下,我們馬上出來。」 江利子拉著正在看蓉子的聖。「我們出去吧。」 跟聖出去以後,江利子交代著紅家姐妹接下來要做的事,並要自家的妹妹們去拿自己放在置物櫃裡的運動衣,自己跟聖則是去找老師。 「姐姐,那我要做什麼?」志摩子問著聖。 「志摩子的話...去班上通知一下老師,說山百合會的成員會晚點進教室。」 七個人就開始去執行自己被分配到的任務。 後談:嗯...在寫上一話的時候我曾想到一個好玩的點子。 而在寫這一話時,已經確定要開始進行這好玩的點子。 而那個點子的名稱就是:聖母同人''妳,是我存在的理由之NG小劇場~'' 將在下一話以附錄的形式出現~敬請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