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4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妳,是我存在的理由-5

蓉子與江利子緩慢且優雅的走在銀杏步道上。 看著身前的那個人,蓉子頓時又想起了她剛才對自己所說的話。 ''我說的是情侶之間的喜歡...'' ''我希望妳能好好想想...妳對聖,以及對我,究竟是抱著何種感情...又有什麼不同... '' 想起來之後,它們就一直迴旋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重重的長嘆了一聲,蓉子突然覺得腳步沉重了許多,原本平時可以快速走到的校門也彷彿距離自己好幾百呎遠。 抬起頭來,蓉子抱怨的瞋瞪著輕鬆自若的江利子,都是她害的啦!! 「咦?怎麼了嗎?」彷彿感受到身後的不對勁,江利子停了下來,回頭問道。 「不,沒有。」蓉子搖搖頭,想掩飾自己剛才的小動作,並否定江利子的疑問。 看著那與平日輕搖頭時所用的弧度不同,是非常大力且弧度非常大的搖頭,江利子明白蓉子剛才一定有事,而且她想瞞著自己。 江利子轉過身,向前跨了一步。「蓉子,妳真的...」話語頓住了,因為她看見自己前進之後,蓉子便後退了一步。 只是碰巧吧......這麼想的同時,江利子又向前跨了一步。 但...事情並不像江利子所想的只是碰巧而已----因為蓉子又後退了一步... 不信邪的江利子再度往前一步,但我們的蓉子大人不負期望的...又後退了一步。 「...」看著眼前的蓉子,江利子已經感覺有點不對勁了。 正所謂事不過三...這次應該......自我安慰過後,江利子緩慢的抬起腳來...... 見江利子有意再走過來,蓉子可以說是幾乎沒有經過思考的,立即反射性的後退了。 江利子錯愕的看著蓉子。 看見江利子的表情,蓉子隨即明白自己做了一件蠢事...這樣不就代表了自己的心虛嗎!!?? 江利子低下頭。迴盪在二人之間的只有沉默。 「那個...」打破這個沉默的是蓉子。「...江利子...」 這時,江利子抬起頭來,露出了一抹笑容。 蓉子雖然不明白她的用意為何,但也隨著她露出了笑容。 接著,江利子面帶笑容...大力且快速地走向蓉子!! 「咦咦咦咦咦!!!!!!??」被嚇到的蓉子反射性的快速向後退。 見狀,江利子更是快了自己的速度----當然,笑容依然掛在她的臉上... 蓉子彷彿是被肉食性動物(黃鼠狼?)給盯上的獵物(小雞?)一樣,想轉身逃跑但身體卻不聽使喚,她只能加快了後退的速度。但誰知道就這麼著,腳步踉蹌沒有踏穩,蓉子往後倒去。 「蓉子!!!」 江利子大叫的跑上前,及時拉住了蓉子的手。一使力,蓉子便脫離了地心引力,安穩的落入了江利子的懷裡。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蓉子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江利子稍稍放開,好察看她的狀況。 「蓉子,妳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江利子緊張的問著,並自顧自的開始替蓉子檢查。 感覺抓住自己肩膀的手微微地顫抖著,看著面前的人正以擔憂的神情表露無疑地替自己檢查,蓉子不禁伸出手來,輕擁住了江利子。 「放心,我沒事...」蓉子將一隻手放在略比自己稍矮的江利子的纖腰上固定著,另一隻手則放在她的背上,輕拍並柔聲的安撫著她的情緒。 江利子在蓉子柔聲的安撫下,慢慢的停止了顫抖,而蓉子並沒有注意到,在自己懷裡的江利子輕輕的閉上眼,在無聲的嘆息後繼續給自己抱著。 被蓉子抱著好一段時間之後,江利子滿意的睜開眼睛,低低的笑了起來。「被蓉子抱著的感覺好舒服喔~」 「什...!!」蓉子這時才意識到自己正抱著江利子,她趕緊放開了手。 啊啊~怎麼辦!!?剛才只想說要安撫她,壓根沒想到這麼多...就這樣...主動的...抱住了她...... 蓉子愈想,臉就變得愈紅,頭更是往下低去。 「抱歉..剛才把妳逼急了吧...」江利子彎下身,把二人掉落的書包拾起,並遞給了蓉子。 蓉子疑惑地看著江利子,但還是伸手接過了書包。 江利子微微地笑了一下。「不管何時,都要注意服裝儀容,更何況妳是帶領山百合會的紅薔薇呢。」 非常自動的,江利子伸出手來整理蓉子因為剛才的混亂而弄亂的衣領。 二手提著書包的蓉子,完全無法自己動手整理,只能任由江利子觸碰自己的領巾。 整理衣服所發出的細微唏嗦聲,清楚的回盪在蓉子的耳邊。 低頭看著那滑下衣領的細長手指,蓉子嚥了口唾液。她彷彿可以透過衣服感受到手指略為冰涼的溫度,就好像在撫摸自己一般......為此,蓉子的又臉紅了起來。 「...好了...」江利子抬起頭來。「咦?蓉子,妳怎麼臉紅了?」 「不...沒什麼...」把書包還給了江利子。「謝謝妳。」 「呵,這沒什麼。」江利子笑了笑,接著,她的神情突然由溫和的笑容變為嚴肅。「蓉子,我讓妳緊張害怕了嗎?」 不明白的看著江利子。「為麼突然這麼問?」 江利子的眼神黯淡了下來。「因為...我剛才幫妳整理衣服時...妳的身體感覺非常僵硬...」 蓉子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面前神色哀傷的友人,因為她也沒注意到自己有這樣的反應,更不清楚那是代表著哪一種意義。 看蓉子苦惱的神情,江利子不由得嘆了口氣。「蓉子,向妳告白,只是想讓妳知道我的心情而已,因為我不喜歡做事偷偷摸摸的...」今天自己已經嘆氣過幾次了?江利子邊想,邊苦笑的說道:「...但我卻沒想到會造成妳的壓力,真的很抱歉...」 她伸出手來,撫上了蓉子的臉頰。「...所以,明天...我將會回復到黃薔薇的身分,以朋友和夥伴的態度對待妳......」 看著笑得頗為無奈的江利子,蓉子心中驟然升起一股怪異的感覺,但她自己也無法釐清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那麼,紅薔薇,我先走一步了,貴安。」 對蓉子以敬語道別,而不是用同輩之間的稱呼,江利子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貴安''二字哽在喉嚨裡,蓉子只能默默的看著江利子顯得孤寂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自己眼前。 冬天的冷風吹起,像利刃般把樹上殘存的葉子打落,落葉像龍捲風一樣,在空中旋轉了幾圈後,緩緩落地。 蓉子揪緊了大衣和制服的領口,並不是因為寒冷,而是因為胸口泛起莫名的疼痛與空虛... 後談:拖了這麼久,總算是結束了這一天… 這次江蓉文生的比靜志文還快呢~話數也逐漸逼近當中… 看來我對愛江蓉比愛靜志大啊~~~(歐死) …其實是靜志卡了…(因為我想讓她們一起洗澡,讓她們OOO又XXX啊啊啊啊啊~~~~(喂)) 唉…讓我沉靜一段時間吧…到時再看靜志生不生的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