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遙遠的距離 緊靠的心-7

這歌聲...是靜大人!! 注意到這點的志摩子,發覺歌聲是從音樂教室的方向傳出,她改變了方向,往音樂教室走去。 愈靠近音樂教室,歌聲愈清晰,就連一旁伴奏的鋼琴聲也清晰了起來。 靜大人的歌聲變得更漂亮了。在往音樂教室的路上,志摩子聽著詠嘆詞,體認到了這一點。 當詠嘆詞結束時,志摩子也走到了音樂教室的門口。 一陣談話聲從未關好的門,傳進了志摩子的耳朵。 志摩子利用門縫,看到了靜站在鋼琴旁,還有另一名棕色長髮的女子坐在鋼琴前。 那不是...合唱部的部長...原來剛才的伴奏就是她啊...... 由於二人還在說話,志摩子也不好意思冒然打擾,於是,她決定站在門口,等靜出來。 睜開眼睛,靜微笑的看著坐在鋼琴前的女子。「音色更漂亮了呢,琴同學。」 「謝謝誇獎。」女子關上琴蓋。「但是,妳不也是嗎,靜同學。」 「是嗎,我倒是沒什麼感覺。」靜在長椅上坐了下來,一隻手撐著臉,看著昔日的夥伴。 「當事人通常感覺不出來。」琴走到靜的身旁,輕靠著前面的桌子。「而且,當初我會願意再彈鋼琴...也是因為妳...」手撫上了靜的臉頰,輕柔地撫觸移動。 對於昔日好友過於親暱的碰觸,靜往後一靠,不著痕跡的脫離了這個狀況。「那真是我的榮幸啊。」 居於上位的琴,再也按耐不住心中想說的話。「靜同學,其實我...」 就在她彎下腰,臉靠近靜臉龐的同時,鐘聲響起。 在外頭等待的志摩子,除了聽著裡頭細微的說話聲,二人的一舉一動也全落入了她的眼裡。 說巧也不巧,就在琴彎腰的同時,鐘聲響了起來,蓋過了二人的說話聲。 琴對靜的動作深深的震撼了志摩子,她轉過身,快步的離開了音樂教室。 「抱歉,妳剛才說什麼?我沒聽清楚。」鐘聲結束後,靜問著面前的好友。 「不...沒有...」琴笑了笑站起身。「我也該回去了。很高興能再見到妳,靜同學。」琴伸出了手。「祝妳的夢想早日達成。」 「謝謝妳,琴同學。」靜握住了琴伸出的手。「希望妳也能儘早來國外研修音樂。」 二人懷著互相期勉的心,握手道別。 「我說啊,這樣子真的沒關係嗎?」瞳子邊說邊晃著乃梨子前不久給她的計畫書。 「瞳子...」可南子無奈的看著從離開薔薇館後就喋喋不休的好友。「乃梨子自有她的想法,我們這些外人不能干涉她們的事...」 可南子話還沒說完,就被瞳子給打斷了。「所以我現在才在問她要怎麼辦啊!」 自從乃梨子、瞳子及可南子三人成為山百合會的一員以後,就非常有默契的一起上下學。 或許是想體貼姐姐吧...想讓姐姐多陪陪快畢業的三年級姐姐們。但白薔薇家族的人並不在此限,因為現任白薔薇的志摩子,她的姐姐已經畢業並就讀莉莉安的大學部。 三年級生欣然接受一年級生的好意,但偶爾也會提出與一年級生一起回家的要求。 「乃梨子,妳到底有沒有在聽啊!?」瞳子跑到乃梨子面前,不讓她繼續走下去。「妳就真的眼真睜睜的讓白薔薇大人去住黑薔薇大人家嗎!?」 「瞳子,妳現在再怎麼說都沒有用了。」乃梨子定定的看著瞳子。「我不能改變姐姐所作的決定。況且,我也沒那個資格。」 講到現在,瞳子已經開始氣憤地跺腳。「妳怎麼會沒那個資格啊!!妳可是白薔薇大人的妹妹啊!!」 「我曾聽姐姐這樣說過,姐姐是包容,妹妹是支持。」可南子走到乃梨子身旁。「妳是打算,不管白薔薇大人怎麼做,妳都要支持她。是這樣子嗎?乃梨子。」 乃梨子苦笑著:「我也只能這麼做了,不是嗎?」 「啊啊~~我還是不明白啦!!」瞳子煩躁的抓了抓頭髮。「不管怎麼,妳都要試看看能不能說服白薔薇大人啊!」 「咦?」可南子像是發現了什麼,指著往大門口的步道。「那不是...白薔薇大人?」 乃梨子跟瞳子順著可南子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志摩子正以極快的腳步邁向校門。 「妳在做什麼?還不快追上去!?」瞳子焦急的對乃梨子說道。 「不...」乃梨子的視線還是緊盯著志摩子。「姐姐好像怪怪的...」 不一會,志摩子便走出了校門。 「妳看!都是妳不追上去的關係,白薔薇大人走掉了啦!!」瞳子極為懊惱的說著:「就算妳無法直接介入,也可以藉由其他外力啊。」 「難不成…」可南子驚訝道:「妳是說白薔薇大人的姐姐----佐藤 聖大人嗎!?」 「不錯。」瞳子得意洋洋的說著。「據說白薔薇大人很聽她姐姐的話呢。」 聽了瞳子跟可南子的話,乃梨子只是低頭沉思。 過不久,她抬起頭來。 「瞳子。」 「什麼?」突如其來的叫喚使得正在跟可南子細談的瞳子回過頭來。「乃梨子…」她看見乃梨子臉上的表情不一樣了,是那種決定要去做某件事的堅定神情。 「我要去找紅薔薇大人。」 原本以為乃梨子要說出''我要去找佐藤聖大人''的瞳子,聽到這個意料之外的答案,不禁瞪大了眼睛。 「為什麼要去找紅薔薇大人!?」脫口而出的問句因為訝異過度而特別大聲。 乃梨子聳聳肩。「因為我不知道聖大人的住處,這件事又不能去問姐姐,當然只能找跟她感情不錯的紅薔薇大人啊。」 「既然這樣,何不去找跟聖大人有更密切關係的人呢?」可南子說道。 「妳是說...」瞳子跟乃梨子的視線都集中到可南子的身上。 「就是祥子大人跟令大人的姐姐----水野 蓉子大人跟鳥居 江利子大人。」 瞳子握拳輕打掌心。「確實,她們倆人都是聖大人的好友。如果她們願意幫忙,那事情就簡單多了。」 「我們快走吧,先去找蓉子大人。」可南子催促著乃梨子。「只要找到蓉子大人,江利子大人也會在那裡。」 乃梨子跟上可南子和瞳子的腳步。「妳怎麼知道?」 可南子微微的笑道:「之前經由姐姐的介紹而打過照面了。」 「咦~好奸詐喔~我都沒見過~」瞳子在一旁發出不滿的抱怨聲。 對於瞳子的抱怨,可南子也只是笑笑。 「那我們得快點,要不然就沒什麼時間做計畫書了。」乃梨子加快了腳步,走到兩人身前。 「還不是因為某人昨天忘記拿給我們,今天才拿來還真是稍嫌太慢了些...」瞳子輕輕說著,並趕上了乃梨子的腳步。 「抱歉,昨天發生的事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就忘記了。」乃梨子一面舉起手,一面道歉。「不過我快走到校門時有想起來,折回去薔薇館時發現妳們已經走了...」 可南子跟瞳子對視一眼,可南子的臉很意外的居然紅了起來,瞳子則是吃吃的笑著。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乃梨子不解的看著反應不一的二人。 「沒事。」可南子加快了腳步,走到了乃梨子的前面。 不明白可南子的反應,乃梨子轉頭問著身旁的瞳子。「她到底是怎麼了?」 「沒事沒事~妳還是不要知道的好~」說完,瞳子也加快了腳步,追上了前面的可南子。 二人奇怪的態度引起了乃梨子的好奇心。 「昨天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想知到解答的乃梨子追了上去,不停的問著二人。可瞳子和可南子像串通好般緊閉著嘴,好似一開口就會洩漏答案。 三人就在這''妳問我不答,妳再問我還是不答''的情形下,步出了校門。 ======================================================== 附錄 ~夜露妄想之真的已經不小了的KUSO小劇場~(啥?) 1.此劇場秉持著KUSO是世界的真理之信念。 2.讓我們一起將KUSO文化發揚光大吧~哇哈哈哈~^口^ ======================================================== 話說上一話靜被腹黑志摩子給吃死後,便驚慌的逃走了。 與聖在相約的地方碰頭,並在去探望蓉子和江利子時得知二人驚人的關係。 早上與中午各被驚人的事給震撼到了,那麼,下午她去接志摩子時,事情將會如何發展呢?靜會再度被震撼到嗎? 薔薇館的二樓,依照往例的瀰漫著淡淡的茶香。 聽到樓梯的木板發出嘎茲嘎茲的聲音,知道有人來的由乃多擺出了幾個杯子,開始沖茶。 二樓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了,走進來的是三位薔薇花蕾。 「乃梨子,昨天真是謝謝妳了。」志摩子細細啜飲手中的紅茶,笑著說道。 「不會,這是我應該做的。」 昨晚乃梨子把書包送回志摩子家時,剛好遇見在門口正要開門的志摩子...當然,靜依舊掛在志摩子的肩上...... 而志摩子為了答謝乃梨子,便請她在家裡了吃頓晚餐。 「好了,既然學員都到齊了,那就請把之前的實習作業交上來吧。」 由乃跟祐巳分別從書包裡拿出一疊厚厚的資料夾,遞給了志摩子。 「因為我臨時有約,所以今天交這個作業就好,下禮拜再上課。就這樣,解散。」志摩子把資料夾收進書包。「不過不要忘了,回去時先把課本預習一遍。」 點了點頭,眾人紛紛起身,準備離去。 「白薔薇大人。」 瞳子突然的出聲讓志摩子停下了腳步。「什麼事?」她回頭看著三花蕾。「妳們也想要參與下禮拜的課程嗎?可以啊,沒有問題。」 「啊...是的...不過我想問妳的並不是這件事...」面對投射過來的多雙疑惑眼光,瞳子做了個深呼吸。「...昨天妳到底帶靜大人去了哪裡?」 「這個嘛...」志摩子把放在門把上的手換個方向,從大衣裡拿出了一小盒便條紙,遞給瞳子。 ''L.M. MOTEL'' 薔薇花蕾三人無言的盯著上面的印刷字樣。 「抱歉,我得回教室拿遺忘的東西,先走了,貴安。」 不理會無語的三花蕾,志摩子匆匆的與眾夥伴道別後,離開了薔薇館。 「呼...太好了,若忘了這個就麻煩了...」拿起抽屜的記事本,志摩子慶幸的說著。 此時,志摩子注意到手錶上的時間,她快速又不失優雅的步出了教室。 不好了,都這個時候了,靜大人一定已經在校門口等我了。 微微一笑,志摩子能想像靜紅著臉在車上等自己的樣子...... 等會要怎麼戲弄這個可愛的學姐呢? 她一邊想著,一邊快步的走下樓梯。 就在志摩子經過走廊時,突如其來的詠嘆詞傳進了她的耳朵。 這歌聲...是靜大人!! 注意到這點的志摩子,發覺歌聲是從音樂教室的方向傳出,她改變了方向,往音樂教室走去。 愈靠近音樂教室,歌聲愈清晰,就連一旁伴奏的鋼琴聲也清晰了起來。 靜大人的歌聲變得更漂亮了。在往音樂教室的路上,志摩子聽著詠嘆詞,體認到了這一點。 當詠嘆詞結束時,志摩子也走到了音樂教室的門口。 一陣談話聲從未關好的門,傳進了志摩子的耳朵。 志摩子利用門縫,看到了靜站在鋼琴旁,還有另一名棕色長髮的女子坐在鋼琴前。 那不是...合唱部的部長...原來剛才的伴奏就是她啊...... 由於二人還在說話,志摩子也不好意思冒然打擾,於是,她決定站在門口,等靜出來。 在外頭等待的這段期間,志摩子除了聽著裡頭細微的說話聲,二人的一舉一動也全落入了她的眼裡。 說巧也不巧,就在琴彎腰的同時,鐘聲響了起來,蓋過了二人的說話聲。 琴對靜的動作深深的震撼了志摩子,她握緊拳頭,大力的打開了音樂教室的門。 「志、志摩子!?」靜對於面前突然出現的學妹感到驚訝。她不是應該還在薔薇館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白薔薇大人!」琴對於志摩子的出現,感到一絲慌張。該不會...被發現了!? 「靜大人。」志摩子臉上堆起了笑容,走向兩人。「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她抓住靜的手,使勁一拉,靜就脫離了椅子,落入了她的懷裡。 「不好意思,我跟靜大人還有約。加東 琴學姐,我們先走一步了。」 志摩子不依莉莉安的規矩以名加尊稱,反而是連名帶姓的叫著自己,琴能感受到志摩子的絕對是故意的! 對於如此明顯的挑釁,琴也以相同的方式反擊回去。「慢走,藤堂 志摩子同學。」微笑道:「靜同學,後會有期。」 志摩子不讓靜回答,頭也不回的拉著搞不清楚狀況且霧煞煞的靜,離開了音樂教室。 「總覺得好像今天才看清了白薔薇大人一樣...」瞳子把玩著志摩子前不久給她便條盒。 「瞳子...」可南子同感的看著從離開薔薇館後就精神不濟的好友。「就好像我昨天也才知道姐姐有在上這樣的課程,我們的心情都差不多吧...」 可南子話還沒說完,就被瞳子給打斷了。「可是乃梨子一定早就知道了,不然她怎麼會這麼鎮定!?」 「乃梨子,妳到底有沒有在聽啊!?」瞳子跑到乃梨子面前,不讓她繼續走下去。「妳到底什麼時候知道那些事的!?」 「瞳子...」乃梨子無奈的看著瞳子。「...很可惜,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 「咦?」可南子像是發現了什麼,指著往大門口的步道。「那不是...白薔薇大人?」 乃梨子跟瞳子順著可南子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志摩子拉著靜以極快的腳步邁向校門。 「...她們二個...」瞳子驚訝的看著靜跟志摩子。 乃梨子也跟瞳子一樣,緊盯著二人。「姐姐好像怪怪的...」 不一會,志摩子跟靜便走出了校門。 「瞳子。」 「什麼?」突如其來的叫喚使正跟可南子一起陷入思索的瞳子回過神來。「乃梨子…」她看見乃梨子臉上的表情不一樣了,是那種決定要去做某件事的堅定神情。 「我要去找聖大人。」 「為什麼要去找聖大人!?」脫口而出的問句因為訝異過度而特別大聲。「更何況妳不是不知道她住哪嗎!?」 「因為我要弄清楚自己所不知道的事。」乃梨子緩道:「住址只要去問紅薔薇大人就可以了。」 「既然這樣,何不去找跟聖大人有更密切關係的人呢?」可南子說道。 「妳是說...」瞳子跟乃梨子的視線都集中到可南子的身上。 「就是祥子大人跟令大人的姐姐----水野 蓉子大人跟鳥居 江利子大人。」 瞳子握拳輕打掌心。「確實,她們倆人都是聖大人的好友。」 「我們快走吧,先去找蓉子大人。」可南子催促著乃梨子。「只要找到蓉子大人,江利子大人也會在那裡。」 乃梨子跟上可南子和瞳子的腳步。「妳怎麼知道?」 可南子微微的笑道:「之前經由姐姐的介紹而打過照面了。」 「咦~好奸詐喔~我都沒見過~」瞳子在一旁發出不滿的抱怨聲。 對於瞳子的抱怨,可南子也只是笑笑。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快點吧,我想儘早知道答案。」乃梨子輕聲跟兩人說道。 瞳子跟可南子點點頭,同時也加快了腳步。 三人抱著相同的想法與心情,步出了校門。 P. S 一次趕很多坑果然很累啊... 好了,這次我想請教大家一個問題,那就是... 我想弄個特典,你們想看什麼呢? 目前提供以下三種選擇: 1. 在第2話正常篇中,在薔薇館留下瞳子與可南子,她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2. 在第6話正常篇&KUSO篇中,江利子究竟是如何被酒醉的蓉子反推的詳細經過 3. [聖&景&???(本故事中相關人物)之間的事情]預定 請大家在看完文章要回覆時好好想一下,你們究竟想要看哪篇... 其實有問跟沒問都一樣...因為我都想寫...(毆) 謎:那妳幹麻問啊!!!? 夜露:因為我想看看大家的反應嘛... 眾:耍我們玩啊!!找死!!!(再毆) 總、總之...還請大家告訴我你們的意見......啊~~~~~~~~~~~~~~~~~~~~~~~(被毆的回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