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叛神-4

熟悉的聲音自身旁傳出,艾莉妲轉過頭。「蕾,原來妳...早就...醒了...」 原本斥責的聲音愈來愈小聲,因為蕾希雅毫不遮掩地任由被子滑落至她的腰際。艾莉妲的臉更紅了。 「我說小艾啊...」蕾希雅面帶慵懶的微笑。「如果妳連女人的身體都不敢看的話,那男人的身體妳不就更不敢看了 。」哦~聽起來真是暗示性百分百啊。 「我沒有不敢看,只是...」艾莉妲抬起頭來為自己辯解,隨即又垂了下去。 真是好玩的反應。「只是?」 對啊,真奇怪。上次跟雪玥還有蘇菲亞去洗溫泉時都不會這樣,現在怎麼......艾莉妲低頭沉思。 我知道了!艾莉妲以拳頭敲擊掌心。一定是因為蕾比較成熟的緣故!艾莉妲點頭,頗為滿意自己的答案。 在一旁的蕾希雅看著自導自演的艾莉妲,覺得她的動作很有趣。 「可以告訴我妳在演哪一齣戲嗎?」 艾莉妲疑惑的轉過頭來。「啊,什麼?」臉上原本淡去的紅暈又再度浮現,她發現自己中計了。 此時蕾希雅站了起來,一件遮蔽物都沒有。 蕾希雅笑著看艾莉妲。「如果妳連這種程度都無法接受...」她彎下腰來。「那妳以後怎麼辦?」 「我...」 艾莉妲逼自己的視線對上蕾希雅的眼睛,不再往她的身上飄去。但好像還是沒用的樣子,艾莉妲的視線不聽大腦的指揮 ,硬是飄回蕾希雅身上。 「總、總之...」艾莉妲閉起眼睛。「請妳先把衣服穿起來。」 「不再多觀摩一下?」蕾希雅把臉貼近艾莉妲眼前。 可惜艾莉妲閉著眼睛,不然她就可以看到蕾希雅的笑容是多麼的...邪惡!? 「已經夠了。」鼻間充斥著蕾希雅的氣息,艾莉妲很肯定蕾希雅的臉一定離她很近。 「別這樣嘛~妳這樣閉上眼睛不看我,難道...我的身材真的那麼差嗎?」蕾希雅看了看,以很受傷的聲音說著。 艾莉妲搖搖頭。「沒這回事。」 「那為什麼妳不敢看?」 「因為...因為...」艾莉妲在腦海裡搜索適當的詞句。 「嗯?」蕾希雅笑容依舊,等著艾莉妲的答案。 「...因為...很性感...」艾莉妲說出這個令她不好意思的答案。 「性感...好吧,我勉強接受這個答案。」 「怎麼這樣...」艾莉妲睜開眼睛,出聲抗議,但看到正在拿衣服的蕾希雅,又垂下頭來。 蕾希雅在穿衣服時,一直竊笑,那笑聲讓艾莉妲覺得頗為尷尬。 「小艾,我穿好了,頭抬起來吧。」 艾莉妲抬起頭來,看到蕾希雅的衣著,驚呼道:「好漂亮的衣服喔!」 「這是我們之前旅行時,在經過某個國家時買的,那裡的物品都很特殊。」 「那個國家在哪裡啊?」艾莉妲幻想著遙遠的異鄉國度。 「在遙遠的東方,名叫煌冬國。」 「是那個有教無類的國家!我也好想去看看喔~」艾莉妲的頓時想起書上是如何介紹煌冬國的制度及文化。 「我們可以一起去啊!」 艾莉妲聽蕾希雅的話後楞了楞。 「開玩笑的。走,我們下樓吧。」蕾希雅心裡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事。 「喔。」剛剛真的是玩笑話嗎? 艾莉妲下樓時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 Ψ Ψ Ψ 「奇怪,今天又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外面怎麼那麼熱鬧?」艾莉妲放下茶杯,看著窗外以慶祝時才有的方式喝酒的鎮民。 「小艾妳還不知道啊?」緹希雅拿起報紙,指著今天的頭條。「妳看。」 艾莉妲快速閱覽一遍,讚嘆道:「真厲害,居然能從警備最森嚴的東門闖進去!班哲明跟尼爾一定氣瘋了!」她能夠想像他們漲紅了臉,大罵守衛的樣子。 「不過妳們還真有默契呢!」艾莉妲放下報紙,看著三姐妹。 「什麼事?」緹希雅不明白。 「妳是指衣服嗎?」娜希雅看著自己身上,以及蕾希雅和緹希雅身上的衣服,問道。 「對啊,還是妳們早就事先商量隔個天要穿哪一套?」 「沒有啊。」蕾希雅搖搖頭。「很奇怪,每次都會這樣。一開始我們也很驚訝,但久了也就習慣了。」 「先不要說這個了。」緹希雅站起來。「小艾,帶我們出去逛逛吧!」 「逛?」 蕾希雅跟娜希雅也站了起來。 「妳忘了前天我們被一個胖子纏住,所以沒逛完這座城鎮的事了嗎?」緹希雅眨眨眼睛,笑得很燦爛。 「說的也是。那麼,我今天就帶妳們四處逛逛吧。」她微笑起身。「呀呼~~~~~!走了走了!」緹希雅高興的歡呼。 聽蕾說像奶奶這種靈魂,即使大白天在街上行走也不會有事。「奶奶,妳要去嗎?」艾莉妲問在一旁飄來飄去的克艾菈。 『不了,我想待在家裡。』 「那我們中午不會回來,我想帶她們去 " 撈月庵 " 。」 『我知道了。』克艾菈點點頭。 「那我們出門囉~」 望著艾莉妲離去的背影,克艾菈皺眉,輕輕的嘆了口氣。 『末世的浩劫,就要開始了...』 「小艾,妳說的那個"撈月庵"是在賣什麼的?」從剛剛一直忍到現在的緹希雅終於忍不住開口。 「那是鎮上專賣煌冬國食物的餐館,裡面的菜色都很好吃唷。」 「太好了,又有口福囉!」緹希雅手舞足蹈。 四人走到了中央廣場,艾莉妲指著廣場四面八方的道路。「這裡是我們的主要道路,重要事項也會公佈在這裡的公佈欄。」 艾莉妲指了指公佈欄,颯夜的畫像還貼在上面。 隨後,艾莉妲帶她們去參觀學校、圖書館、藝文中心以及美術館和博物館。四人在參觀的途中嘻嘻鬧鬧,好不愉快。 一轉眼,時間已經到了中午。 「我的肚子好~餓~喔~」緹希雅發出要死不活的聲音。 磅!蕾希雅一拳揍在緹希雅的頭上。 「妳幹什麼!很痛耶!」緹希雅蹲在地上雙手抱頭,淚眼婆娑的瞪著蕾希雅。 「吃!妳就只知道吃!難道除了吃以外妳腦袋裡沒有其他東西了嗎!」 緹希雅憤恨不平的站起來。「誰說的!我又不是只知道吃而已,當然還有其他東西啊!是吧,娜姐!」緹希雅要一旁的娜希雅對蕾希雅提出證據。 娜希雅悠悠的開口。「是啊,蕾姐。妳怎麼可以這麼說呢,她並不是只知道吃而已啊...」 緹希雅聽到娜希雅這麼說,不等她把話說完就抬高頭看蕾希雅,擺出一副:哼,妳看吧!的表情。 「...除了吃...還有喝、玩樂跟睡覺啊!」娜希雅把未說完的話說完。 聽到後面的話,緹希雅的臉垮了下來。「娜姐...」 蕾希雅拍了一下額頭,驚呼道:「對喔!我怎麼沒有想到這些!」 緹希雅瞬間腿軟,坐在地上,不管行人異樣的眼光,開始胡鬧起來。「哇~~我不管我不管~~妳們兩個都欺負我~~」 在一旁觀看的艾莉妲覺得很有趣,她終於明白,為什麼蕾希雅和娜希雅那麼喜歡作弄緹希雅,因為現在的緹希雅讓人覺得真是可愛極了。 艾莉妲蹲下身。「緹,起來吧,我們現在得去一個地方。」 緹希雅看著剛剛在一旁觀看卻不救她的艾莉妲,鼓著臉撇過頭去。「不要,我肚子餓,沒力氣走路!妳們去完再來找我。」 「是嗎...」艾莉妲站起來,拍拍衣服。「那我們去完 " 撈月庵 " 後再回頭找妳。」艾莉妲表面上說的很無奈,其實心裡在偷偷竊笑。 「喔,好...!!!等等,妳說 " 撈月庵 " !?」緹希雅跳了起來。「不行不行!我要去我要去!」 艾莉妲裝出一副無奈的表情。「妳不是要在這裡等我們嗎?」 「我有這麼說嗎?」緹希雅跑到前頭,對蕾希雅她們大喊:「快點!再不快點我就要丟下妳們囉!」 「她啊,只要一說到吃的,什麼事情都拋諸腦後了。」娜希雅笑了笑,走上前去。 「小艾...」蕾希雅看著正在東跑西看,尋找目標的緹希雅。「妳再不過去告訴她該往哪走,等下我們就得去報失蹤人口了。」她轉過頭來,笑著對身旁的艾莉妲說。 艾莉妲不禁莞爾。「這很有可能。」 兩人相視一笑,往前方正在對她們揮手的緹希雅及笑著的娜希雅走去。 後方,某處牆角,躲著一群意圖不軌的男人。 「終於找到了。」一個留有八字捲鬍的男人笑的很陰險。 「可是,班哲明大哥,你確定要這麼做嗎?」戴著一頂插滿了五顏六色羽毛的綠色帽子的男子問道。 另一個穿著繡有金邊的鮮紅大衣男子罵道:「你真笨耶,亞里斯!班哲明大哥這麼做當然有他的用意!」 「達姆特爾,你...」 亞里斯正想反駁,班哲明開口打斷他的話。「亞里斯、達姆特爾,你們應該都有聽到她們說要去 " 撈月庵 " 吧?」 兩人停下爭執,異口同聲。「不錯,她們是這麼說。」 「那好。」班哲明對兩人說道:「你們帶人去 " 撈月庵 " 埋伏,等到我打信號才進去。」 兩人點頭。「了解。」隨即帶著一群士兵離開。 班哲明走出牆角,陰險的笑著。「哼,我就不信這樣妳們還跑的掉。」說完,便往 " 撈月庵 " 的方向走去。 Ψ Ψ Ψ 從外頭便可輕易的辨識出 " 撈月庵 " ,因為它的外型與這座城鎮的建築大不相同。以紅磚造的牆,散發著特殊香氣的雕花木門,棉紙糊成的圓窗。門旁的圓柱貼著寫了黑字的紅紙。入口旁吊了兩個大紅燈籠,上方還掛了一個匾額,以煌冬國特有的文 字寫著 " 撈月庵 " 三個大字。 「歡迎光臨。」一進門就聽到女子問候的聲音。 「妳好~湘玉姐~」艾莉妲對女子微笑。 「好久沒看到妳了,艾莉妲。」名喚湘玉的女子打量艾莉妲身後的蕾希雅等人。「妳的朋友?」 「嗯。她是我的烹飪啟蒙教師,唐湘玉;這是蕾希雅,娜希雅,緹希雅三姐妹。」艾莉妲輪流介紹。 「沒想到妳的身邊除了雪玥和蘇菲亞還會出現其他的人。」湘玉眨眨眼,對蕾希雅神秘的笑。 「她...她們是我的恩人...」艾莉妲臉紅。「別說這個了,我是帶她們來品嚐湘玉姐的手藝的。」 「呵呵~想吃什麼?」湘玉輕笑,帶她們到靠窗邊的位置坐下。 「就請妳做最拿手的醬燒京都排骨、爆炒鱔醐、開陽白菜、貴妃醉雞、荷葉飯和酸菜筍干湯。」艾莉妲沒看菜單,直接報出一堆煌冬國的菜名。 「好吧,今天為了妳們,我就親自掌灶。」湘玉對蕾希雅等人微笑,轉身走進位於後方的廚房。 艾莉妲和三姐妹聊了一會,香氣四溢的菜餚馬上就送來了。湘玉確定所有的菜都送上後就在一旁陪她們用餐。 過了一段時間,蕾希雅、娜希雅及艾莉妲都已放下筷子開始享用甜點,只有緹希雅繼續搜括桌上的食物。 「天呀~緹真是能吃~~」艾莉妲吃了一口澆上許多蜂蜜的龜苓膏,十分感嘆的說。 「幸好我有把排骨加多一點。」湘玉微笑看著緹希雅,她很少見到這麼會吃的女孩。 蕾希雅和娜希雅相視而笑。當初遇到結伴而行的娜希雅和緹希雅時,緹希雅也是一直在吃。 「對了,妳們知道緝捕公會在哪裡嗎?」蕾希雅問著湘玉跟艾莉妲。 「離這裡不遠,走一下就到了。」湘玉回答。 艾莉妲很疑惑。「那裡沒證件是不能進入的,所以我才沒帶妳們去。妳們去那裡要幹什麼?」 「我們要...」娜希雅話未說完,被一個重重的開門聲及刺耳的聲音給打斷。 班哲明走了進來。「那麼想去的話我帶妳們去!不知廉恥的小偷—颯夜!」他彈了一下手指,亞里斯和達姆特爾便帶著大批士兵出現,把艾莉妲等人的位置團團圍住,絲毫沒有縫隙。 「班哲明,你這是在幹什麼!?」艾莉妲起身,冷冷的問。 「幹什麼?當然是抓賊啊!」班哲明笑的很狂妄。 湘玉凜然道:「馬力嘉!你說的賊是誰?請你提出證據!否則就請你滾出我的店!」 「要證據嗎?當然有!」班哲明走到包圍艾莉妲她們的士兵前,士兵自動讓出一條路,讓班哲明通過。 「這個金色的頭髮就是證據!」班哲明扯住蕾希雅的頭髮,拉到自己面前。 「...」蕾希雅看著班哲明,眼眸裡充滿了意義不明的情緒。 娜希雅起身。「真是抱歉,我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美麗的笑容顯露不出任何情緒。 「澳依哈哼沈摸速(到底發生什麼事)?」緹希雅雖然滿嘴排骨,但還是插了一句,只不過好像完全處於狀況外。 「哼!聽不懂?到緝捕公會就知道了!把她們綁起來!」班哲明指著三姐妹叫道。 「你不能這樣做!」艾莉妲看著三姐妹被反手綑綁,憤怒的大叫。 「小艾,別擔心。」原本低著頭的蕾希雅抬起頭來,對艾莉妲露出了微笑。「很快就沒事了。」 「少說廢話!帶走!」班哲明吆喝著亞里斯及達姆特爾帶來的士兵,把三姐妹押著,往緝捕公會的方向走去。 艾莉妲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又轉頭看湘玉。「湘玉姐,我...」 湘玉看出艾莉妲的顧慮,催促著艾莉妲。「沒關係,妳趕快過去吧!」 「謝謝妳,湘玉姐。」艾莉妲感激的抱了一下湘玉,隨即往緝捕公會的方向跑去。 湘玉看著開始有點灰暗的天空。「但願不要出事才好...」嘆了口氣,湘玉便開始應付議論紛紛及上前詢問的客人... Ψ Ψ Ψ 「妳們的死期到了!」指著前方的一棟建築物,亞里斯跟達姆特爾笑的很奸詐。「那裡就是緝捕公會!」 這棟建築物跟 " 撈月庵 " 一樣,很明顯的跟鎮上其他的建築方式不同。以灰黑色的大石磚砌成,堅固宛如堡壘。四樓的頂端掛著國際聯盟組織的旗幟,厚重的木門上刻著緝捕公會的印記。 班哲明率領著眾人來到門前,欲打開門進入,卻被站在門口的兩位彪形大漢給擋了下來。 「站住!難道你不知道進入公會是要示出許可證的嗎?」其中一名大漢喊道。 「我沒有許可證!」班哲明得抬高頭,才能看到這兩名大漢的臉。 「那識別證呢?」另一位光頭的大漢問道。 「我也沒有識別證!」班哲明頭抬到像扭到脖子一般難受。 兩名大漢怒吼。「那麼你別想進去!!」 班哲明低下頭,揉揉脖子。「那個...可不可以商量一下?」他又抬起頭看著兩名大漢。「你們一位在這留守,另一位進去通報分會長說我抓到颯夜。」 兩名大漢一聽到颯夜後極為吃驚,光頭大漢立即進門。 「什麼,他說他抓到了颯夜!?」站在吧檯後的斯文男子挑高了眉,驚訝的語氣中帶著懷疑。 「沒錯,他帶著一群人押著三名女性,我想他指的颯夜應該就是那三名女性。」 「...好吧,讓他們進來。」男子揮手示意。 在公會裡的緝捕者們一聽到有人逮到颯夜,頓時緊張起來。一方面好奇逮到颯夜的到底是何等厲害的高手,另一方面懷疑颯夜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被逮到。就連在樓上的緝捕者們也都跑下來,搶著一睹傳說中颯夜的真面目。 班哲明很風光的帶著一群士兵進來,斯文男子走上前去跟班哲明握手。 「原來是馬力嘉先生。您好,我是這裡的分會長-雅各.詹姆士。」 「你好。」班哲明禮貌性的跟雅各握手。 雅各露出一抹笑容。「聽說您捉到了颯夜是嗎?」 班哲明雙手扠腰,得意洋洋。「不錯。」那聲音簡直就是從鼻孔裡發出來的。 「把人帶過來!」他揮手向身後的士兵示意。 緝捕者們全部伸長脖子,想看清楚被帶過來的三位女子的面孔。 「就是她們三個!」班哲明得意的抬高頭,話真的是從鼻孔裡哼出來的。 室內頓時安靜了下來。 「哈哈哈哈!」其中一名緝捕者率先打破沉寂,大笑起來。 班哲明不解的看著他。「你笑什麼?」 那名緝捕者走了過去,拍拍蕾希雅的肩。「很高興能再見到妳,蕾希雅.雷斯普。當然還有娜希雅跟緹希雅。」 「我們也是,諾奇先生。」蕾希雅微笑回答他。 「你們認識?既然認識還不把她們抓起來,你這個失職的緝捕者!」班哲明指著諾奇喊道。 「你.說.什.麼!?」諾奇額上的青筋一根根蹦出,一字一字咬牙切齒的說。 諾奇在緝捕公會裡是眾所皆知脾氣最暴躁的人,況且他的級等還是緝捕者中最上位的獵殺者,並位於獵殺者最高的白金等級。剛才他對三名女子的親切讓在場的緝捕者都驚訝至極,現在竟然有人敢跟他挑釁,緝捕者們的心裡都在想:這下有好戲看了! 班哲明被諾奇嚇到了,但為了顧全面子,還是硬著頭皮喊道:「我說你是失職的緝捕者!」 「馬力嘉先生,話可不能這麼說。」雅各走到兩人中間,這種狀況讓他啼笑皆非。「你抓到的人並不是颯夜。」 「不是颯夜!?」班哲明再度扯住蕾希雅的頭髮。「這個明明是颯夜頭髮的顏色,昨晚我看的很清楚!」 雅各將班哲明的手拿開,臉色嚴肅。「這種金髮到處都有,馬力嘉先生。難道您不知道颯夜對易容很拿手嗎?」 「易容!?」班哲明完全沒想這一點。 「緝捕公會文書部應該有很清楚的寫在公告上。」雅各冷冷的看著眼前的班哲明。 「難道她們會大搖大擺的以真面目在街上閒晃啊?」諾奇沒好氣的說,並動手幫蕾希雅等人解開繩子。 「謝謝。」三姐妹揉揉手上被繩子綁出的紅痕,向諾奇道謝。 「那妳們到底是誰?」班哲明指著三人。 娜希雅笑的很美。「難道你父母沒教你這樣指人很沒禮貌嗎?」 「我們是誰跟你不相干吧。」蕾希雅淡淡的說。 緹希雅摸著肚子,喊著:「我都還沒吃飽耶~~好餓好餓~~~」 雅各對三姐妹鞠躬。「真是對不起,以後我們會更加注意關於這類事件的。」 「這...這到底是...?」班哲明愣愣的看著雅各向三姐妹鞠躬道歉。 「讓我來介紹吧。」雅各轉身。「這是我們緝捕公會裡目前唯一一組等級最接近『鷹眼羅伊坦』的『晝翔』。」 緝捕者們無不倒抽了一口氣,緝捕公會裡除了傳說中的『鷹眼羅伊坦』,現在最強的隊伍-晝翔就在眼前,而且都還是極為年輕的女性! 「馬力嘉先生,您請回吧。」雅各擺出送客的手勢。「這次引起的騷動我們不會追究。」 心高氣傲的班哲明當然無法忍受這樣的待遇。「哼!給我記住!」他憤恨的帶著人群離去。 「他要我們記住什麼?記住他那張鳥臉嗎?」這種話從娜希雅微笑的口中說出,一點也不像罵人的話。 「哈哈哈哈哈,說的真絕啊!妳們還真是一點都沒變呢!」諾奇開心的笑著。 其餘的緝捕者全呆住了,他們完全沒想到會從這麼美麗的女子口中聽到這種話。 「如果變了還得了,那我們之間的約定怎麼辦?」蕾希雅對諾奇眨眨眼。 諾奇搔搔頭,臉紅了起來。「關於那個約定,可不可以...」 「即使喝醉酒,說話還是要算話喔!」娜希雅對諾奇燦爛的笑著,讓諾奇無法回絕。 「好餓~我要回去繼續吃啦~~~」緹希雅依舊在那邊唱著她肚子的哀歌。 蕾希雅微笑的跟雅各道歉。「由於我們不示出身分的關係,而造成大家的困擾,真是抱歉。」 「您不需要道歉,不大肆聲張身分的行為,是所有緝捕者的典範。是我們宣導不周,造成您的困擾才讓我們感到抱歉。」雅各笑著說:「為了表達歉意,讓我請各位喝杯酒吧!」 「感謝你的好意,不過有人在擔心我們,如果可以的話,稍晚再過來。」 「這當然沒有問題,我們期待您的光臨。」雅各微笑,恭送蕾希雅等人離開。 Ψ Ψ Ψ 班哲明進入緝捕公會後,艾莉妲隨即趕到,但卻被兩個守門員給擋在外頭,艾莉妲只能焦急的在外頭來回踱步。 不久,從裡頭發出一陣極為巨大的叫罵聲,把守門員給嚇了一跳,艾莉妲也嚇了一跳,這下讓艾莉妲更擔心裡頭的狀況。 砰!木門被重重推開,班哲明帶著達姆特爾和亞里斯,以及為數不少的士兵走了出來。 「這可惡的臭娘們,竟然敢耍我!」班哲明氣的吹鬍子瞪眼睛,他轉過身來,指著亞里斯還有達姆特爾。「還有你們兩個!為什麼不調查清楚一點再跟我說!這下抓錯人,害我的面子全丟光了!!」他那張女性為之瘋狂的俊臉已經嚴重扭曲。 「我、我們在行動前有先跟你確認過到底要不要做啊!」亞里斯辯駁道。 「那還不是一樣!!!」班哲明已經氣瘋了。 「你們先給我回去!!!」班哲明指著士兵們,生氣的大喊。 士兵們覺得很無辜,又不是他們的錯,無奈的摸摸鼻子,往城堡走去。 士兵走後,達姆特爾不怕死的問道:「不過大哥,你要不要請她們來保護那個...」 班哲明揮揮手。「那個明天再說。」 「沒想到你也有這一天啊,班哲明。」冷淡不屑的語氣從一旁傳來。 班哲明往發聲處一看,看見了艾莉妲用鄙視的眼神看著他。 「我現在沒心情跟妳吵架,滾開!」班哲明說完急欲離開,卻被艾莉妲的一句話給激怒的回過頭。 「沒想到那個老是自稱自己有教養且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會這樣不明就理的亂抓人,抓錯還不道歉,請告訴我這是哪門子的教養?」 「敢惹我,討打!」班哲明一巴掌打了下去。 被班哲明又重又快的巴掌給甩到地上的艾莉妲,臉上多了一個紅腫的掌印,唇角出現血絲。 這一幕剛好被走出來的蕾希雅等人看到,蕾希雅為之一震,娜希雅跟緹希雅看到艾莉妲嘴角的血絲,再看到蕾希雅的反應,都知道大事不妙了。 緹希雅趕緊把艾莉妲扶起來,娜希雅幫艾莉妲把血絲擦掉,蕾希雅則是走到班哲明他們面前,眼裡閃著令人膽顫的寒光。 「我原本是想說為昨晚不告而別的事向你道歉,而幫你對付颯夜,不過照現在這樣子看來...」一字一句都充滿著寒意。 「你身手蠻好的嘛,那就不需要我們了。」 「等等...」班哲明開口叫住轉身離去的蕾希雅。 「哦~我都忘了~」蕾希雅再度轉過身來,把三人各甩了一巴掌。「這是你們對小艾做過的事,換你們自己承受。」 甩完走到艾莉妲身邊,輕撫著臉上的掌印。「走,我們回去。」 看著艾莉妲因疼痛而皺起的眉,不禁感到心疼。「很痛吧?」 艾莉妲拿著娜希雅給她的手帕壓著嘴角。「還好,不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蕾希雅露出安慰的笑容。「回去再跟妳說。」 四人離去,留下錯愕的班哲明三人坐在地上。為什麼她打一巴掌就讓他們跌坐在地上,女生哪有那麼大的力氣?怎麼想也不明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