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叛神-3

在車外的馬伕身旁,坐著一位銀白髮色的女孩。那女孩穿著一襲淡蘋果綠臂袖紡紗,柔順的銀髮在每經過一盞路燈都映照出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光芒。女孩開心的笑著,嘴邊還帶著淺淺的梨窩,手拿釣竿,釣竿前還綁了支紅蘿蔔,放在馬兒前晃啊晃的。「哈哈哈~快點跑、快點跑!」坐在女孩旁邊的馬伕用怪異的眼神看著女孩,頭上還冒了好幾條黑線。 而在車內,又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狀況。 車內,有著三位年齡相仿的女子。單獨坐在車窗旁的藍髮女子,穿著純白色細肩禮服,噙著一絲微笑,高深莫測的笑容讓人猜不透此刻她在想些什麼;在她聽到車外的嬌笑聲後,便打開車窗向外叫道:「緹,不要玩的太過火了!」 「我知道了,娜姐,我不會像上次一樣把馬車弄翻的!」緹希雅開心回應。 一旁的馬伕被緹希雅嚇的全身發抖、冷汗直流,只差沒有兩眼發直、口吐白沫而已。 聽到緹希雅如此回答,娜希雅滿意的關上車窗,視線再度回到窗外一閃及逝的建築物上。 靠近車門的金髮女子,穿著一襲淺紫色露背薄紗,簡單俐落的髮型,更襯托出她與眾不同的氣質;坐在金髮女子身旁的綠髮女孩,穿著嫩橘色紡紗禮服,幾絲落髮貼在她柔嫩的臉上,使她看起來更增添了些許清麗脫俗的媚態。 金髮女子眉頭深鎖,金黃色的雙眸也顯得深沉,好似在煩惱一件很嚴重的事。 綠髮女孩從剛才看到現在,終於忍不住的開口問道:「蕾...妳怎麼了?」 「小艾...我...」 蕾希雅把指尖貼在唇上,做出了〝這是一個秘密〞的樣子,並笑著看著艾莉妲,在艾莉妲的腦袋中還充滿著疑問時,以極快的速度把剛才貼在唇上的指尖貼在艾莉妲的唇上。 「!!」艾莉妲手捂在臉上,臉紅的看著蕾希雅。 「嘻嘻...艾莉妲,妳真可愛...」蕾希雅還是一副慵懶的笑容。 「蕾!拜託妳不要再開我的玩笑了!妳對任何人都是這樣嗎?」 「...隨妳怎麼想吧...妳是真的很可愛...」蕾希雅說完,便轉頭看向車門上的車窗外的景物。 「蕾,妳...」艾莉妲對蕾希雅捉摸不定的行為感到無力。 娜希雅轉過頭來。「小艾,讓蕾姐有這些舉動的人,妳可是第一個呢!」 「是嗎,我怎麼看不出來?」 「人家常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誰是當局者?」 「妳!」娜希雅指著艾莉妲。 「那誰又是旁觀者?」 娜希雅微笑,指了指自己。「我,跟緹。」 「好哇,妳們這群人居然連手欺負我。」 「有嗎?」娜希雅聳了聳肩。 「有!」 一道聲音打斷了兩人之間的對話。「娜、小艾,已經到了,不要玩了。」 原本面對車窗的蕾希雅轉過來,艾莉妲瞬間頓住。這個人...真的是蕾嗎?真的是我所認識的蕾嗎?不,雖然我昨天才認識蕾,並不了解她,但...蕾應該不會有這種眼神... 馬車停下,緹希雅跳下馬伕的位置把車門打開,娜希雅先下車,隨後才是蕾希雅及艾莉妲。 「蕾姐,在確定艾莉妲可以完全信任以前,盡可能不要讓她知道任何事情。」娜希雅在經過蕾希雅身旁時小聲道。 「嗯...」 以艾莉妲為首,出示邀請函給守衛看過後,便進入了城堡的大門。 Ψ Ψ Ψ 先是走進了大門後的一個大型廣場,廣場的中央有噴水池,四周也有以灌木叢排成的巨大迷宮。 「這個迷宮是每次一年一度的騎士選拔賽的一個重要關卡之一。」艾莉妲向三姐妹解說道。 「騎士選拔賽?那是什麼東西?可以吃嗎?好玩嗎?」緹希雅興奮地問。 蕾希雅冷然道:「小艾,別理她!緹只要聽到有關於技能比賽的事就會很亢奮。」 「哎呀~別這樣講嘛,有這種興趣不是很好嗎,這樣就不用再多花錢僱人,妳瞧,我們身邊就有一個像猴子般的保鑣呢!」 「對啊,蕾姐,娜姐說的沒錯~欸?娜姐,妳說的猴子是誰?」緹希雅傻呼呼的問,顯然沒有聽出娜希雅的話中之意。 艾莉妲笑笑的看著三人。她們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嗎,真是有夠寶的。 蕾希雅低頭並閉起雙目,手指貼在額頭上,嘆了口氣。「真是...小艾、娜,我們不要理這隻笨猴子了!」蕾希雅說完便拉著艾莉妲繼續往前走。 娜希雅隨即跟上蕾希雅的腳步,並回頭笑著說:「快點,小猴子,不然我們就要丟下妳了!」 「喔!...嗯?等等,妳說的猴子就是我嗎?」缇希雅趕忙追上前去詢問。 四人就這樣鬧哄哄的進入了一棟雄偉的建築物。 進入建築物後,過了一道門,拐個彎,直走之後就是一條長長的迴廊。迴廊兩旁擺放了為數不少的雕像以及名畫;精緻的雕刻,大師的手法,每每讓走過這條迴廊的人為之讚嘆;理所當然,艾莉妲等人也不例外。 她們再度往前走時,前頭有一道敞開的大門,從裡頭灑落的暈黃光線以及傳出的喧鬧聲,不用想也知道這就是今晚的宴會場所。 待四人進入後,喧嘩的大廳卻頓時安靜了下來,賓客們紛紛交頭接耳,好奇這三位從未見過、擁有特殊氣質的女子,怎麼會跟本鎮最不可能參加城主晚宴的艾莉妲一塊出現。 不久之後,隨即有幾位男士前去與四人進行「第一次接觸」。 「大伙兒,看看這是誰啊!這不是說打死都不跟班哲明大哥往來,那個優等生艾莉妲嗎?」班哲明的頭號跟班--達姆特爾如此譏笑道。 「真的耶,雖然嘴上說不要,但其實還是無法抗拒班哲明大哥的魅力!對吧~欲拒還迎的艾莉妲?」班哲明的二號跟班--亞里斯說完欲把手放到艾莉妲的肩上,卻被站在艾莉妲前的蕾希雅給擋了下來。 蕾希雅的眼睛裡閃過一絲讓人無法察覺的冰冷,隨即又溫和的笑:「這位大哥,難道您不知道隨便觸碰涉世未深的女子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嗎?」 「那麼,這位從未見過的美麗小姐,亞里斯碰到了妳,算是不禮貌的行為嗎?」班哲明優雅的走了過來,如此問著蕾希雅。 「這個嘛~你覺得呢?」蕾希雅看著班哲明,如此答道。 班哲明頓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真是位有趣的小姐啊。請問芳名?」有趣,除了艾莉妲和她那群死黨以外,竟然還有其他的女生看到他不會臉紅的。 「蕾希雅.雷斯普。」蕾希雅擺手示意。「這是我的妹妹,娜希雅跟缇希雅。」 班哲明微微鞠躬。「我是這座城的主人的兒子,班哲明.馬力嘉。」 「都這個時間了,想必小姐們一定都餓了吧,我和達姆以及亞里去拿些佳餚給妳們吃。」他紳士的拉起蕾希雅的手,親了一下,隨後就帶領著兩個跟班去取餐區拿東西。 「蕾,妳沒事吧?」艾莉妲看著蕾希雅,擔心的問。 蕾希雅回頭看著艾莉妲,緩緩開口:「放心,我沒事。倒是妳,妳沒問題吧?」 「嗯!謝謝妳剛才替我解圍。」 「哪裡,這是我們說好的。現在他的目標已經轉移到我們的身上了,妳今天就放心的好好玩吧!」蕾希雅說完,便帶著娜希雅和緹希雅往取餐區走去。 看著消失在人群中的三姐妹,艾莉妲釋懷的笑了。「好吧,為了不辜負她們的好意,今天就好好的玩吧!」 Ψ Ψ Ψ 「啊!有了,在那裡。蘇菲亞、雪玥!」艾莉妲喊著前方不遠處正在品酒的兩名女子。 「哎呀,艾莉妲,妳怎麼會來這裡?」其中一名嬌小女子放下水晶杯,小跑步朝艾利妲的方向來。 「我帶新認識的朋友來玩。」她微微一笑,隨手拿了服務生盤子上的甜酒啜飲。 「呦,真稀奇呀!沒想到書呆子艾莉妲除了我們兩個以外居然還交了朋友!」另一名較高挑的棕髮女子輕快的走了過來,順便穩住嬌小女子差點跌倒的身軀。 「看看妳,長這麼大了還老是要讓雪玥擔心,蘇菲亞。」艾莉妲對蘇菲亞眨眼。 「可是我都跟她說我可以自己來了叫她不用擔心但是她還是陪我過來妳看看她真是的明明就不喜歡馬力嘉但她還是勉強陪我來...」說話說得太快,蘇菲亞喘得咳嗽連連。 「就告訴過妳不要每次說話都說那麼快,現在又咳嗽了,等會我回去鐵定又挨罵。」雪玥搖搖頭,拍著蘇菲亞的背時還不忘數落幾聲。 「咳咳...好了,艾莉妲,妳的新朋友到底是誰?」以前她和雪玥纏了艾利妲十多年才能和她成為朋友,她的新朋友到底是何方神聖? 「嗯...她們應該可以算是救命恩人吧,從班哲明的死纏爛打中救我出來的恩人。」艾莉妲想起早上的事,有些心虛的回答。 心細的雪玥注意到艾莉妲的臉頰微微的紅了起來,她笑著打量眼前的艾莉妲。這小妮子,蠻有一套的嘛。 「哇~好帥氣喔~!他騎著白馬嗎?配著寶劍嗎?咻咻咻的把班哲明打飛了嗎?」蘇菲亞雙眸發光,腦中開始幻想著英俊的王子將大壞蛋班哲明打飛的場景。 「呃...有一半是吧...」艾莉妲想起緹希雅將那胖子打得落花流水順便砸到班哲明的模樣,就直想發笑。 「哇哇~好棒喔~~」蘇菲亞快樂的轉了一圈。「我也想要那樣的王子!」她充滿期待的說。 雪玥明亮的雙眸瞬間黯淡下來。她知道蘇菲亞的期待與幻想是不可能成真的。 艾莉妲看出雪玥異樣的神情,想起了瑪達卡一族的宿命,淡淡的皺了眉。 在十多年前與蘇菲亞及雪玥相識後,她便漸漸的了解蘇菲亞的存在是攸關瑪達卡一族的重要關鍵;而蘇菲亞的妹妹--雪玥,則是保護蘇菲亞不受傷害的【時之守護者】。 為了這身分特殊的兩姐妹,艾莉妲將父親珍藏的考古書籍全都搬出來仔細研究後才稍微窺探到創世之祕的外層部分, 她只知道瑪達卡一族與創世之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而更深層的事實,似乎還藏在當初父母去考古後失蹤的『神之遺跡』。 無論那是什麼樣的真相,目前還是無法了解,只能等待時機了。 看著蹦蹦跳跳去取餐的蘇菲亞,艾莉妲轉頭。「真的沒有任何方法嗎?」她輕聲問著雪玥。 「我有跟族長和所有的長老討論過了,但目前還是找不到可行的方式能挽回【時間】。」雪玥閉眼。她的職責就是守護巫女的【時間】,不讓它繼續流失;但以她的力量,最多只能撐到蘇菲亞十九歲。 「雪玥...」看著苦惱的她,閱覽萬書的艾莉妲竟找不到任何適當的詞句安慰雪玥。 『這是歷代流傳下來的傳統,已經沒有辦法改變了。』想起上任【時之守護者】消失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雪玥咬牙思索著。 「艾莉妲~雪玥~」蘇菲亞端著一盤滿滿的餐點,輕快的走了過來。 「蘇菲亞。」艾莉妲看著那疊得像小山一樣高的餐點。「我們又吃不了那麼多。」 「可是~我是想說難得能吃到那麼多稀奇的...」她扁嘴,想要反駁。 突然間,艾莉妲聽到一陣熟悉又刺耳的聲音正朝這邊過來,她趕緊拉住蘇菲亞和雪玥躲到旁邊的隱密處。 「艾莉妲,怎麼了?」蘇菲亞驚疑的問,而雪玥則是聽到那剛才的聲音便知道怎一回事。 「噓!」艾莉妲示意蘇菲亞不要說話,並注意來者的動靜。 班哲明那夥人鬧哄哄的走了過來。 「班哲明大哥,您打算怎麼辦?是要下藥?還是...」亞里斯如此問著。 達姆特爾打斷亞里斯的問題。「不需要你多嘴,班哲明大哥自有他的計畫。」 「這個嘛...很久沒有碰到這麼好的貨色了...所以...」 「所以?」班哲明的說法吊足了兩人的胃口。 「所以...我決定要用我高超的演技和技巧。先是陪她們用膳,培養感情;然後在浪漫的氣氛下跳舞,就可以趁機吻她們。接著就可以跟她們說我是被氣氛給帶動的,但是她們真的好美;然後再吻一次,吻到她們飄飄然,她們就會順我們所意, 我們就可以大玩6啦!」班哲明說的眉飛色舞,非常得意。(不了解6P為何物者,就不要明白了,看過去就好) 「我真是太感動了,班哲明大哥連我們也想到了。」亞里斯感動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那當然!我們是好兄弟啊!」班哲明豪氣十足的說著。 「班哲明大哥,不管你到什麼地方,我跟亞里斯願意永遠的追隨您!」 班哲明把感動到跪在地上的亞里斯跟達姆特爾扶起來。「好了,事不宜遲,我們快走吧!」 三人又鬧哄哄的離去。 艾莉妲和蘇菲亞以及雪玥從躲避處走了出來。 「班哲明這個混帳,又想欺騙良家婦女了!」雪玥咬牙切齒的說。 「可是,他要騙誰呢?」蘇菲亞看著艾莉妲和雪玥,提出她的疑問。 雪玥聳聳肩。「誰知道。」 艾莉妲愈想愈不對勁。「難道...」她想起了跟班哲明走的蕾希雅她們。 「艾莉妲,妳知道嗎?」雪玥看著艾莉妲皺得愈來愈緊的眉,猜想艾莉妲或許知道。 「對不起,蘇菲亞、雪玥,我先失陪一下!」艾莉妲說完就跑的不見人影。 「等等,艾莉妲!」蘇菲亞對著艾莉妲消失的方向叫道。 「別擔心,蘇菲亞,她很快就會回來了。」她拍拍蘇菲亞的肩,確信地說道。 Ψ Ψ Ψ 艾莉妲跑遍了整個會場,都沒有找到蕾希雅她們蹤跡。 怎麼辦,會不會真的被班哲明給拐去了... 一想到有可能是這樣,艾莉妲就渾身不對勁了起來。 這時,附近又傳出了班哲明和他跟班的聲音,艾莉妲趕緊躲了起來。 「怎麼樣,找到沒?」班哲明問著達姆特爾和亞里斯。 「沒有!」兩人氣喘噓噓的回答。 「大哥,她們會不會已經回去了?」達姆特爾拿出手帕,邊擦汗邊說道。 「對啊,也有這個可能!」亞里斯跟經過的服務生拿了杯飲料,一口氣就灌了下去。 「不可能,我跟大門的守衛確認過,目前還沒有任何一位賓客離開。」 達姆特爾拍拍衣服上的灰塵。「那她們還在會場囉。」 「她們一定是第一次來到這麼大的城堡,所以才會迷路。」亞里斯拉拉衣上的皺紋。 「總之,再找找看吧!」班哲明梳了梳亂掉的頭髮。 三個人又再度分散開來。 待三人離去後,艾莉妲走了出來。 還好,她們並沒有被班哲明拐去... 知道蕾希雅她們沒被拐去後,艾莉妲身上的不對勁就消失了。 「不行,雖然這樣,但還是很危險,必須盡快把她們找到才行!」艾莉妲東張西望,努力的思索還有哪兒沒找過。 我到底還有哪裡沒找過...快想啊,快啊...對了!那個庭院! 艾莉妲以極快的速度朝庭院的方向跑去。 艾莉妲跑到庭院,聽到了一陣悠揚的笛聲。 「好美的聲音啊...是葉笛嗎?」她失神了一會兒。 啊,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艾莉妲回神過來,繼續在偌大的庭院尋找。 艾莉妲在庭院尋找三姐妹的過程中,笛聲不斷的持續傳來。 最後,笛聲漸緩,停下,但艾莉妲還是沒找到三姐妹的蹤跡。 「她們到底是跑到哪裡去了?」 艾莉妲環顧著這個已經被她巡過一遍的庭院,試圖想再從裡面找出些自己所沒注意到的較隱密的道路。突然,一隻手無預警的搭在艾莉妲肩上,艾莉妲眼睛瞇了一下後倏地睜大。沒有,一片漆黑,完全看不見,這怎麼可能! 艾莉妲轉身過去,想知道究竟是什麼人,讓她無法透視。可這一轉身,卻真的是嚇到她了。 「蕾!原來是妳!」沒想到要找的人,找得暈頭轉向之際,忽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這讓艾莉妲感覺一點也不真實,好似有人想捉弄她一般。 「喲,小艾。從剛才就看妳在這裡繞來繞去,妳在做什麼啊?」 聰明的艾莉妲沒漏掉蕾希雅話中的訊息。「妳從我進來庭院後就一直看到現在?」 「對!」蕾希雅點頭,而且點的很大力。 「那妳為什麼不在我一進來就叫我呢?」忍住,一定要忍住!艾莉妲如此的告訴自己。 蕾希雅聳了聳肩。「我是想啊,但是看妳好像很忙的樣子,所以我想等妳忙了一個段落才叫妳好了。」 「妳、妳知不知道我在找妳們啊!?」 艾莉妲抓住蕾希雅的肩膀搖來晃去。 「我是不知道。」蕾希雅無辜的微笑。 「...唉,算了,沒事就好。」她放開蕾希雅。 「沒事就好?這是什麼意思?」蕾希雅一臉天真無邪。 「就是沒事。」艾莉妲轉身。 「噯~什麼事嘛~說呀~」蕾希雅纏著艾莉妲,一齊往大廳走去。 Ψ Ψ Ψ 夜深了,民家的燈火一盞盞的熄滅,城裡安靜的聽不到任何聲音。 月亮高掛在夜空中,微弱的光線灑落在大地上。 在這微弱的光線之中,隱約可見三個輕盈的身影,不發出任何聲響在屋頂上跳躍著。 「Lei,這次的獵物很大隻呢!」其中一個黑影對著另一個黑影道。 被稱作Lei 的黑影露出了笑容。「馬力嘉城主可是這一帶城鎮出了名的真跡狂熱者呢。」 「只不過他的兒子就...」另一個黑影意有所指道。 「放心吧,Na,我不會這樣就放過馬力嘉一家的。我要跟他們玩一個小遊戲。」Lei 停在一棟空屋的陽台上。 「你要怎麼做?」另外兩名黑影跟著Lei 停下,好奇的問。 在雲層散去的月光照射下,三人的面貌頓時現形。 其中一個有著耀眼的金髮,鬼神般的紫眸;另一個是水藍的藍髮,鋼鐵般的銀眸;最後一個是銀月的銀髮,陽光般的金眸。 無奈是他們都蒙著面,看不出其他的特徵,但可從月光照射出姣好的身段下來判斷三人皆是女性。 「Ti,路線全部調查好了吧?」Lei 問著銀髮金眸的女子。 「那當然,這麼簡單的事。」Ti 從懷中拿出一份地圖,攤在地上。 只要是內行人看到這份地圖,一定會欽佩繪製這份地圖的人,因為地圖繪的實在是太詳細了,城堡裡的一草一木都標示了出來,上面還有守衛的警備位置與換班時間。況且這份地圖是在極短的時間內收集資料並繪製而成的。 「哪裡的警備最嚴密?」Lei 問著Ti。 「這裡。」Ti 指了指東邊的入口。「妳問這個幹嘛?」 「耳朵過來。」 Lei 在兩人的耳邊說了些話,Ti 高興的笑著:「這下可好玩了!」 「真是一舉兩得。」Na 同意的點頭。 「再不快點的話就不好玩了,走吧。」 Lei 開始行動,兩人跟上,往目的地前去。 輕盈的身影落在城堡的東門前,守衛看見三人的裝扮,以為是晚宴的客人。 「三位小姐,晚宴結束怎麼還不回家?這麼晚在外面溜達很危險的。」一名年輕的守衛過來說道。 「現在...」Lei 把那名守衛的領巾拉住,使守衛不得不彎下身來。 「颯夜的晚宴才正要開始!」她放開那名守衛,其餘守衛一聽到是颯夜,一窩蜂的跑過來要抓人。 「哈哈哈!」三人跳離了原先的位置,速度快到讓守衛看不清楚。 守衛們東張西望,尋找三人的蹤跡。 「你們在找哪裡啊?」 守衛皆往聲音的來源看去,只見三人站在一位較高且壯碩的守衛身上。一個站在頭上的頭盔,另外兩個則站在兩側的肩上。 那名守衛現在才發現颯夜站在自己身上,他根本就沒有感覺到任何重量。他晃動肩膀,而颯夜也轉移目標,轉而跳到另外三名守衛頭頂的頭盔上。 就這樣,颯夜把守衛的頭當作是河中露出讓人行走的石頭般跳躍著,玩的不亦樂乎。而警衛的騷動聲也驚醒了城堡內睡得正沉的城主及班哲明。 「三更半夜在這裡吵吵鬧鬧的,到底怎麼回事?」城主—尼爾問領班的守衛。 「報告城主,是颯夜前來搗亂。」 「什麼!?颯夜!」城主的表情很震驚。 「區區一個盜賊有什麼好害怕的。」班哲明撇了撇嘴。 「混帳!你不知道颯夜是專偷像我們這樣不惜花大把金錢來收集藝術品的惡賊嗎!?」 班哲明正想回話,眼睛卻被眼前的景象給懾住了。 一名女子從一名守衛頭上,輕飄飄的跳到領班守衛的頭上。 「我勸你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否則...」她的手上突然竄出一簇火焰。「我保證你們會很不好受。」 「妳妳妳、妳到底是誰?」可憐的尼爾已經被嚇壞了,口齒都不清楚。 「我們的名字是颯夜,今天只是來送個見面禮;下次可就不會這樣空手回去囉!」女子說完便與另外兩名女子再度跳進衝進來的守衛群裡,以一開始進來的方式出去。 尼爾、班哲明以及領班守衛頓住了好一會才回神。 「你們都是在幹什麼的!!」尼爾的怒吼簡直要把城堡給翻過來一樣。 班哲明則較為冷靜。「派出精兵小隊去追蹤她們去,並查出她們是從哪邊侵入的。」鎮上並沒有那個髮色的人...難道是... 就這樣,城主家傳來的叫囂聲打破城裡的寧靜,讓某些民家的燈火亮了起來,並出外查看是發生什麼事。 這場騷動一直持續到黎明還尚未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