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叛神-2

看著少女的女子不禁皺起了眉頭,這少女有著這樣的身世,知道了她們的身分以後真的不會厭惡她們嗎?女子苦笑地搖搖頭,怎麼昨天才說自己的第六感很準,今天就在拆自己的台;雖然自己的感覺從沒錯過,但是...對於她...自己真的不確定... 「嗯~」 眼見少女發出嬌聲,像是要醒過來的樣子,女子趕緊起身,要下床穿衣服。 好香的味道,好柔軟喔。少女不禁把所觸摸到的東西抱的緊緊的。 「嗚!」女子被這突然的一抱給弄得動彈不得,要起身也不是,要下床也不是,也不能把她的手給拿開,只好躺回床上,繼續看著少女的臉思索以後該如何行事。 「嗯~」少女隨著嬌聲而慢慢睜開眼睛,但她被睜開眼後所看到的情景給愣住了。 女子壞壞的笑了笑。「早安,小艾。妳把我抱的這麼緊會讓我忍不住耶。」 艾莉妲趕緊放開,用手指著女子。「蕾、蕾,妳...妳怎麼沒穿衣服??」她語氣結巴的問。 「呵呵~妳的反應真可愛。」蕾希雅把臉湊到艾莉妲面前,笑笑的說。 艾莉妲把眼睛閉上,把臉轉到旁邊。「妳、妳不要再說了,趕快把衣服穿上!」 「我也想穿,可是...」蕾希雅故作傷腦筋的說:「剛剛我被某個人抱住,想穿也不能穿啊。」 「那...那是...」 艾莉妲的臉紅透了,發出的聲音如蚊子般細小,但還是被蕾希雅給聽到了。 「那是...?」蕾希雅用手托住艾莉妲的臉,把艾莉妲的臉轉回她的面前,直視著艾莉妲的眼睛。 「因...因為,我...我聞到好香的味道,又感覺好柔軟,所以...」奇怪,為什麼平常那個冷靜的自己,在蕾面前卻全不復見呢? 「所以...就抱住了,是嗎,小艾?」唉呀,這樣的艾莉妲真是可愛斃了! 「嗯...」艾莉妲覺得自己的臉真的是發燙到不行。 「既然如此...那就再給妳多抱一下吧!」 說完,蕾希雅就撲向艾莉妲。 「啊!」 想閃躲的艾莉妲不偏不倚的被蕾希雅撲倒在床上,形成了一個曖昧的姿勢。 「來~盡情的抱個夠吧!」 「我才不要,妳快起來去穿衣服啦!」 「來嘛!來嘛!!」 「不要!」 就在兩個人爭執不下的時候,門咿呀的打開了。 「蕾姐、小艾,起床囉!」緹希雅走了進來。 「蕾姐...」緹希雅顯然是被眼前的景象給嚇住了,但...從她的動作看來好像不是這麼回事。 她衝向前,對著蕾希雅左看看,右看看,完全不顧被蕾希雅壓在底下尷尬的要死得艾莉妲。伸手一摸。「妳...妳的胸部居然又變大了!」 「要妳管!」蕾希雅打掉緹希雅的手。「變不變大又跟妳沒關係!」 「當然有關係!」緹希雅的手再度伸了過去。「妳明明沒做什麼就可以變大,為什麼我就沒有!」 「呵呵,那是因為我有做『運動』的關係。」蕾希雅把在身上的「毛毛手」給拿了下來。 「運動?」 「對啊!就像昨晚妳跟娜做的...」蕾希雅看著緹希雅,笑的很曖昧。 轟!緹希雅被蕾希雅說的滿臉通紅。「那、那哪是運動!」昨晚特別激烈,害的她現在腰酸背痛。 見蕾希雅還是笑著看著自己,緹希雅抱怨道:「妳還敢講,妳若是今天沒把事情處理好,今天晚上就換妳了!」 「哈哈,我才不會讓事情發生啦!」 「最好是這樣!」 「那...那個,蕾...可不可以麻煩妳起來穿個衣服...我...我要起來了...」 從蕾希雅身下傳來一陣細小的聲音,蕾希雅及緹希雅看向艾莉妲,蕾希雅笑著問:「妳不是要抱嗎?」 「我什麼時候這樣說過了...妳快起來啦!」 「唉~真不好玩。」蕾希雅起身,走到一旁把衣服穿上,讓艾莉妲得以脫離這尷尬的樣子。 「對了!蕾姐,妳是啥時做那個『運動』的?」緹希雅覺得奇怪,她昨晚明明沒有...為什麼還... 「這個嘛...」蕾希雅若有所意的看了艾莉妲一眼。 艾莉妲了解到蕾希雅眼中的意思,臉已經紅到不能再紅了。「我、我先下樓了!」 「奇怪,小艾是怎麼了?」不明白這其中所發生的事,緹希雅滿腹疑問。 「呵呵,這個...誰知道...」沒辦法,她的反應可愛到讓人想再玩玩她。 「蕾姐,妳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妳想知道的話,去問小艾吧!」說完,蕾希雅就笑著下樓。 「真是,一大早兩個人就這麼神秘。」緹希雅也嘀咕的跟著下樓。 Ψ Ψ Ψ 吃完飯,艾莉妲獨自一人坐在客廳,回想早上所發生的事。 嗚~真是尷尬死了,早上抱著蕾還被她戲弄一番,還被緹看到自己被蕾壓在下面;最慘的是吃飯時還一直被緹問發生什麼事,而且蕾也只是笑笑的看著自己,完全沒有解圍的意思...那笑容好像有幸災樂禍的感覺... 艾莉妲想的正專心,沒有發現背後有人慢慢接近。 「小艾,想什麼想的這麼專心?」蕾希雅朝艾莉妲的耳朵吹了口氣,以極輕的口吻說。 「啊!」艾莉妲嚇的跳起來。「蕾、蕾,妳別嚇我。」 「哎呀,我什麼時候嚇過妳了?」蕾希雅一邊說,臉一邊湊近。 「就在剛才!」艾莉妲抗議的說:「妳知不知道,今天早上,妳讓我...」話還沒說完,就已經被蕾希雅的舉動給嚇到愣住了--蕾希雅在艾莉妲的額頭上吻了一下。 「妳、妳做什麼!?」待艾莉妲回神過來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了,她用一種比早上更誇張的口氣及手勢指著蕾希雅。 「沒啊,只是...這是我的見面禮...」說完,又作勢要親下去。 「啊,蕾姐,被我看到了!妳在欺負小艾!」 緹希雅剛好走了進來,使艾莉妲逃過一劫。 「哪有,妳別胡說!」 「明明就有。對不對,娜姐,妳也看到了吧!」綈希雅詢問身後的娜希雅。 「是這樣子嗎,蕾姐?」娜希雅帶著高深莫測的笑容看著蕾希雅。 「我才沒欺負她,我是在玩她。」蕾希雅提出自己的說法。 「那還不是一樣!」 「好了,蕾姐,別玩了。快做事吧!」娜希雅的臉從高深莫測的笑變成了正經。 「好~」蕾希雅很心不甘情不願的從艾莉妲身上下來,走到客廳中央。 她閉上眼睛,開始唱誦咒文。『冥王波爾妮絲,我以御魔使-蕾希雅.雷斯普之名請求您,幫助在此地徘徊不散的靈魂...』然後,她睜開眼睛。『...重新出現在我們面前!』 咒文唱完,一股旋風圍繞在一個盒子旁,把盒子給包了起來,一個人影在旋風中若隱若現,待旋風停後,這個人影已經清晰可見。 「奶、奶奶...!?」 艾莉妲為眼前的景象感到吃驚,但...除了吃驚,還有更多的感傷。 『艾莉妲...妳看起來過的還不錯嘛!』 艾莉妲的奶奶並不像大家所想的那樣憂鬱,反而很開心的向大家打招呼。 「奶奶!」跌倒在地的艾莉妲爬起來向奶奶抗議著。 『唉呀,妳就是蕾啊!幸會幸會!』奶奶把蕾希雅的手拉著,上下晃動,高興的說。 「妳奶奶一向都是這樣子嗎?」站在一旁的緹希雅問正感到懊惱的艾莉妲。 「從以前就是這樣...」艾莉妲真不知該如何說出自己的感受。 『我告訴妳喔~艾莉妲她啊...』「嗯嗯...」奶奶把蕾希雅拉到旁邊,竊竊私語著。 「蕾!奶奶!!」 啊!被艾莉妲給發現了,蕾希雅跟奶奶陪笑著說:「沒有沒有,我什麼都沒聽到!」『對啊對啊,我什麼都沒說!』 在艾莉妲嚴重的抗議後,蕾希雅開始正式的儀式。「克艾菈.可蘭斯--汝...為何在此地徘徊不散?」 『...』 「汝可知,逝後不散對生人有嚴重傷害!」 『我知...』 「那汝為何還...」 『不瞞您說,我留在此地是為您等。』 「此話怎說?」難不成是... 『...』奶奶的眼神撇向艾莉妲。 見此狀,蕾希雅向緹希雅示意。 「小艾,不好意思請妳迴避一下!」緹希雅一臉抱歉的對艾莉妲說。 「出了什麼事嗎?」 見艾莉妲一臉擔心的樣子,娜希雅露出了個安撫人心的笑容。「放心,沒事的。妳去外面晃晃,買點午餐的材料,回來就結束了。」 「那...我奶奶」 「蕾姐沒有無情到結束就把她給遣回的,妳回來還可以跟她單獨相處,放心去吧。」 「嗯...那...我出門囉!」艾莉妲拿了錢包就往外走。 「是的...等妳回來...一切...都結束了...」娜希雅及緹希雅落寞的看著艾莉妲走遠的背影,慢慢的把門關上。 Ψ Ψ Ψ 「真是...到底是什麼事不能讓我聽到?奶奶也真是的...!為什麼她們今天三個都叫我小艾!?」這時艾莉妲這才注意到為什麼早上開始她就被「改名」了? 「算了,回去再問。反正現在時間還早,不如到處晃晃吧,等下回去時再去買菜。」 溫暖的陽光灑落在大街上,讓人有一種好想就此打個盹的感覺。在大街上還可看到一群貓兒慵懶的曬著太陽。 艾莉妲伸了個懶腰。「嗯~感覺真舒服~」好久沒有這麼舒服的感覺了,自從奶奶去世以後...「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了。」艾莉妲搖搖頭,並在臉上拍了幾下。「等下回去就可以見到了,不可以再想這麼多!」 艾莉妲走到了中央廣場。「公佈欄前怎麼那麼熱鬧?」於是,她走到公佈欄前。「請問,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啊,是艾莉妲啊!妳看妳看!」賣菜阿姨指著公佈欄上張貼的三張畫像。 「竊盜集團──颯夜,集團成員:無御、鬼匠以及神武。此三人的惡行已讓各國的領主及國王無法繼續忍耐下去,所以特請國際聯盟組織發佈通緝。三人最大特徵:皆為米安達。如有看到告知且情報正確者,賞金十萬單法,死擒者:一千 萬單法,生擒者:一兆單法!?國聯這次真是大手筆,居然用這麼多的國際貨幣來當賞金!」就算自己拿到這筆錢,兌換成當地貨幣的話,恐怕也可以用到不知道第幾代的子孫了!(國際貨幣是流通於世界各地的貨幣,其幣值大於各國貨幣。根據國際貨幣與該國貨幣的匯率來兌換,每天都會根據波動而有所不同。) 「對啊,不過...我聽說他們所有的舉動都是義舉...」賣菜阿姨小聲的跟艾莉妲說:「而且啊,他們專偷那種有錢的惡人耶!然後把偷到的收藏啊、裝飾品啊...等賣到黑市去,然後再用那些錢來幫助那些較窮困的人。」 「那不就是義賊了嗎?」 「沒錯!他們真是我們心目中的英雄!」賣菜阿姨雙手握在一起,眼睛閃亮亮的看著遠方。 「阿姨,阿姨,妳沒事吧?」艾莉妲把手在賣菜阿姨眼前揮了揮。 「還有還有,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抓到他們,也沒有人看過他們的真面目耶!」賣菜阿姨回過神來,抓住艾莉妲,興奮的說。 這時,街上的人群被突如其來的衛兵給分成兩邊。「讓開讓開,班哲明公子要行經此地,讓開讓開!」口氣之凶惡讓人群抱怨連連。 「真是,怎麼這麼霸道...」 「對啊,怎麼可以這樣...」 班哲明騎著他的愛馬──藍波三世走來,後面還浩浩蕩蕩的跟著一群人,凡班哲明經過的地方必定傳出懷春少女們的尖叫聲。 「哼!就算他騎在白馬上也不像白馬王子。」艾莉妲冷笑道。 「哇哈哈哈,今晚在我家開的宴會大家一定要來啊。」班哲明大把大把撒著邀請函。 「真是,我真搞不懂那些女生,這種花心的男人有什麼好呢?」賣菜阿姨碎碎唸道。 「艾莉妲,妳要答應阿姨,絶對不可以跟像他那種花心的男人在一起啊;還有,如果要交男朋友的話一定要帶來給阿姨看看,看他適不適合妳!」 「阿姨,妳講過好多遍了,我知道;而且,妳忘記我的能力了嗎?」 「哦~妳看看,阿姨真的是老糊塗了,真的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阿姨妳真是的...」其實,艾莉妲心裡明白,阿姨不說是不想讓她難過,並非她所說的忘記了。 「對了,艾莉妲,難得看妳出來不是買東西,等下要去哪裡?」 「幾個朋友來家裡住,等下要買菜回去。」 「喔~朋友啊...艾莉妲,妳說朋友!!!?」 「對啊,怎麼了??」 「妳不曾邀朋友去家裡住,怎麼這次...」 艾莉妲想了想,這好像真的是頭一遭。「她們是我昨天認識的。」 「昨、昨天!妳怎麼就把人給帶回家裡了!!?」 「阿姨,妳別急,我說給妳聽...」 艾莉妲把三姐妹幫助她的事說給賣菜阿姨聽。 「原來是這樣啊~」賣菜阿姨說道:「這班哲明也真混帳,不過,幸好她們幫了妳,妳可要好好謝謝人家。」 「是~阿姨,所以我才要買菜回去,煮一頓豐盛的啊!」 「她們真有口福,居然能吃到妳做的好料,城裡除了湘玉,就屬妳做的菜最好吃。考慮一下,開間餐廳如何?」 「阿姨您真愛說笑。」 「我才沒開玩笑呢!」 班哲明離艾莉妲的距離越來越近了,艾莉妲見班哲明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便想離開。 「阿姨,我要先走了,等會那個白癡就要過來了。」艾莉妲說完轉身就走。 「艾莉妲!」突然一個聲音把艾莉妲給叫住了。 「有事嗎,班哲明?」艾莉妲面帶微笑的轉過頭來,那微笑簡直可以凍死人,而班哲明不怕被凍死的危險爬下馬,走了過來。 「來~」班哲明把一張繪著俗氣金色大牡丹花的邀請函遞到艾莉妲面前。 「這是幹什麼?」 「我原諒妳昨天失禮的舉動,所以親自邀請妳到今晚的宴會來~」班哲明把手搭上艾莉妲的肩,以極至曖昧的口吻在艾莉妲的耳邊說。 「那我就一定得去嗎?」艾莉妲把班哲明的手給撥開,往後跳了一段距離。她雙手不著痕跡地搓揉手臂,幾乎起雞皮疙瘩了。 真是噁心,被他一講就這樣,又不像蕾一樣。蕾的話,讓人感覺酥酥麻麻、輕飄飄的,很舒服...很...『我想到哪裡去了!』艾莉妲的臉又再次紅了起來。 「妳臉紅我就當做答應囉!」班哲明自認為艾莉妲答應了,便爬回愛馬藍波三世背上,繼續撒他的邀請函。班哲明又在一群尖叫聲中離去。 艾莉妲看著手中的俗氣邀請函,正要丟掉時,賣菜阿姨說話了。「艾莉妲,妳不想去吧?」 「沒錯,我去幹什麼?」 「這樣啊...妳不是說妳那三個朋友還要住在妳家一陣子,就帶她們去看看吧!」 「...這樣也好...」艾莉妲把邀請函收了起來。「反正這裡也沒什麼特別好玩的地方可以讓她們去,就去班哲明他家好好敲詐一頓吧!」 「艾莉妲。」 「嗯?」 「阿姨我是認真的,開間餐廳祭祭我們的五臟廟吧!」 「真是...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回去了。」 「不是要買完菜才回去嗎?」 「對啊,所以現在要趁老闆娘不在時把菜全部搬回家。」 「哇,哪一家這麼倒楣,居然被妳挑上了?」 「嗯~那家叫做卡奇農蔬果店。」 「卡奇農蔬果店啊~咦,這不是我的店嗎,這可不行!」 兩人笑笑鬧鬧的離去,不知何時,人群也散了,只留下高額賞金的三張蒙面畫像。 Ψ Ψ Ψ 艾莉妲回到家後度過了一個令她難忘的午餐,除了與奶奶單獨相處了許久,露出了她久久不曾再露出的笑顏,也略知了三姐妹的個性及習慣。 「呼!吃的好飽,小艾,妳的手藝真不是蓋的!」緹希雅攤在客廳的沙發上笑道。 「謝謝誇獎。對了!為什麼妳們今天都叫我小艾?」 「哦~那是我們昨晚決定的,以後就是妳的暱稱了!」 「是嗎,從來都沒有人這樣叫過我。」艾莉妲搔搔頭,顯的有點不好意思。 「那之前別人都怎麼叫妳?」 「嗯~像是才女啦,天才啊,優等生、高材生、資優生...等等」艾莉妲回憶道。 「怎麼都是些文謅謅的稱號?」 「我也不知道。」 在一旁跟蕾希雅喝茶的娜希雅放下茶杯,問道:「小艾,妳IQ跟EQ分別是多少?」 「嗯~IQ的話~我記得以前測出來是300吧。」 「3、300!」緹希雅驚愕的滑下沙發。 「那EQ呢?」蕾希雅也放下茶杯,但一點也不訝異,好似她早就預料到似的。 「似乎是200。」 「難怪人家會這樣叫妳了!」 「為什麼?」看來艾莉妲並不明白。 「為什麼?小艾,妳知不知道,妳這樣的智商真的是天才耶!」緹希雅不敢至信的爬到艾莉妲面前,晃著艾莉妲的肩。 「是、是這樣子嗎,可是奶奶跟我說這很平常啊。」 「如果這樣叫平常的話...那天下就沒有所謂的弱者了。」娜希雅繼續喝她的茶,看到艾莉妲的祖母心虛的對她笑了一下。 這句話讓艾莉妲覺得自己真是太無知、太不懂世事了。 「小艾,妳不要放在心上,娜講話就是這樣。」 「嗯!對了,今晚城主家裡有一場晚宴,妳們要去嗎?」 「城主家的晚宴?當然要去,不給他好好吃一頓怎麼行!」緹希雅已經摩拳擦掌,準備好好大吃一頓。 艾莉妲的眉頭皺成一團。「其實,我不太想去耶。」 「為什麼?」蕾希雅走到艾莉妲身後,抱住艾莉妲。 「因為那個班哲明是城主的兒子,去的話一定會碰上他,更何況邀請函是他拿給我的。」艾莉妲掙脫蕾希雅的懷抱,轉頭看蕾希雅。 「妳是說昨天騷擾妳的那個傢伙?」蕾希雅識趣的放過艾莉妲。 「沒錯!」艾莉妲悶悶的說,顯然討厭班哲明已經到極點了。 「沒關係,小艾。如果妳不想去的話,我們自己去!」緹希雅跳下沙發,興致勃勃。 艾莉妲連忙搖頭。「不行,妳們對這裡不熟,還是我帶妳們去比較安全。」 「那就麻煩妳了。」 蕾希雅對著把茶具收到廚房的娜希雅說了一些話之後,娜希雅進去廚房又走了出來,對緹希雅說:「走,上樓換衣服。」 兩人上去後,留下在客廳對望的另外兩人,以及不算"人"的祖母。 「妳不上樓更衣嗎?」艾莉妲問著蕾希雅。 「那妳呢?」不回答艾莉妲的問題,蕾希雅反問回去。 艾莉妲別過頭。「我不換!帶妳們過去後就要回來了。又沒有要在那久留,我換幹什麼?」現在看到蕾總感覺怪怪的, 大概是因為早上那件事的關係吧。 「小艾。」蕾希雅摸著艾莉妲的長髮,把玩著。「難得的宴會,妳何不好好享受一下?」 『是啊,艾莉妲。屋子裡待久了會悶出病來的,出去玩玩吧!』祖母在一旁附和著蕾希雅。 「可是...」艾莉妲看著蕾希雅,顯的很猶豫。 「怎麼了?」 「有那個班哲明在...」 蕾希雅的手撫上艾莉妲的臉頰。「放心吧!今晚...他不會有機會接近妳的...」 她的臉靠近艾莉妲,兩人的唇只有幾公分的距離。 艾莉妲注意到彼此的接近太過於親密,兩頰稍稍紅潤了起來。蕾希雅看在眼裡,微薄的唇以優美的弧度上揚。 她撫著艾莉妲的柔髮,在她的額上吻了一下,笑道:「走吧!我們上樓換衣服。」(這時祖母已經識趣地不知道溜到哪去了) 「嗯。」 不知道為什麼,艾莉妲這次沒有抗拒。雖然並不明白蕾話語中的意思,還帶了點疑惑,不過...卻撫平了剛才浮躁的情緒,給了自己一股莫名安定的力量。 「蕾...」艾莉妲喚著走在前面並拉著自己的蕾希雅。 「嗯?」正要牽艾莉妲上樓的蕾希雅回頭。 「我有沒有告訴過妳們為什麼我會把所有的事說給妳們聽?我那不給人知道的事情。」 「沒有。妳想告訴我為什麼嗎?」蕾希雅雖然這樣問,但語氣中透露出艾莉妲會告訴她的肯定。 「因為,妳們給我的感覺好像失散已久又找回的...家人。」艾莉妲的答案顯的有點...不確定? 「家人?」真是個令人意外的答案,不過大概是因為身上流著同樣的血的關係吧!蕾希雅心想。 「沒錯!家人。」艾莉妲確信。是的,她既熟悉又陌生的----新的家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