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叛神-1

第一話  相遇 這個世界因天神及撒旦的關係,而分成七塊大陸和七大種族,分別是: 亞 雷 克 空 中 大 陸 斯帕拉(有翼族) 卡 達 魯 大 陸 哈聶爾(獸人族) 斯 塔 達 大 陸 克邗拉斯(魔獸族) 亞 提 米 克 大 陸 法爾拉帝(人 類) 索 克 西 大 陸 特約罕(有翅族) 吉 斯 塔 克 大陸 蔻絲艾拉(植人族) 哈 雷 斯 大 陸 艾契爾(人魚族) 還有兩種較為特殊的種族,他們分散於世界各地,鮮少人知道他們的存在:雷藍諾瓦(精靈族)、休爾韓司(妖精族)。 原本,剛形成的七塊大陸及九大種族都是處於一種封閉的狀態。但由於各種族好奇的探索,而慢慢開啟了七塊大陸之間的交流。 現今,在每塊大陸上見到不同的種族根本不足為奇。因為這個原因,不同的種族間也有通婚、組織家庭、 繁衍下一代 ... 等情形出現,而多出了另一種種族-米安達(混血族)。 神曆2362年  亞提米克大陸  卡拉艾斯森林 「嘎!」魔物隨著悽慘的叫聲倒下。 打倒魔物的人甩了甩手。「最近的魔物真是愈來愈多了。」狂亂的風吹起了風沙,也撩亂了那人的銀髮。 「是啊。」另一人踢了仍在抽搐的魔物一腳。「再不快點的話...」冷冷的看著地上的魔物,幾撮金髮俐落的貼在臉邊。 「時間還剩多少?」另一名手持繩子的人,把魔物綁了起來。「哇~這隻可以拿到不少錢耶!」淡藍長髮隨著彎腰的動作而遮住了臉。 有著金髮的人開口:「慢則三年,快則一年、不,或許更少...」 「那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嘛!」另一人笑了起來----是那個銀髮的人。 「傻瓜!」藍髮的人拍了一下銀髮的人的頭。「凡事不能都往好的方面去想,這種事是要往壞的地方想的。」 「喔...」銀髮的人護著頭,以免又被另一個人打一次。 金髮的人抬起頭看著灰濛濛的天空。「時間...真的不多了...」 留比底城 位於卡拉艾斯森林的南方,農牧業發達,是個富饒的城鎮。 在城鎮的中央大道上有一對年輕的男女正在上演一場激烈的拉距戰。 「走啦走啦,今天天氣那麼好,就不要窩在書堆裡浪費妳的青春年華嘛~」少年無賴的抓著少女的手。 「啪!」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少女打掉少年無禮的手。「你很煩欸,班哲明。都已經跟你說過幾遍了,我的事不用你管。」 「唉呀,不要這個樣子嘛,我看妳最近這麼累,想約妳出去透透氣而已,我也是一番好意呀!」他露出一個他自認為帥氣的笑容。 嘔!少女差點當場就吐出來了。幸好在她從小就冷冽的表情及強大的自制力下,並沒有表現出來。 「班哲明,你真是有夠煩呢。不要給你臉你不要臉,到時在大家面前出糗可就不好看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聽到少女這麼說,班哲明笑嘻嘻的臉全變了一個樣。「艾莉妲,妳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別的女人可是見到我就自動黏上來,妳可是我第一次倒追的女人,妳應該感到很光榮才是。」 艾莉妲聽了,譏諷的冷笑:「是嗎,那要說是我的榮幸?還是...該說那些女人沒眼光呢?」 「妳...妳這該死的女人...」班哲明張臉都氣綠了。他舉起手像是要打人之後,就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艾莉妲看著那個壓在班哲明身上的微胖男人,她還沒把之前跟雪玥所學的招式用在他身上啊! 「不好意思,請問妳有沒有受傷?」一陣如微風般溫柔的聲音傳入艾莉妲的耳朵。她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位有著淡藍長髮及腰的美麗女子,用關心的眼神看著她。 艾莉妲看著眼前沒有見過的女子。「謝謝妳的關心,我沒事。能請問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鎮上的面孔她全記得,可是卻沒看過這個面孔,大概是旅人吧。 「真對不起,這是...」正當女子要開始解釋時,另一個宛如銀鈴般清脆的聲音把她的話給打斷了。 「胖子,不准再接近我姐。」 艾莉妲回頭一看,一位留著銀白及肩半長髮的女孩和另一位留著淡金黃短髮的女子走過來。 「不然的話,我就把你的小弟弟給閹掉!」銀白髮色的女孩對壓在班哲明身上的微胖男人如此說道。 「妳...妳給我記住!」那人顫抖著爬起來,眼神忿恨地離去。 淡金黃髮色的女子開口了。「唉...又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她的聲音彷彿豎琴聲般的優雅。接著,她轉頭過來望向淡藍髮色的女子:「娜,這位是...?」 「她是被我們波及到的人。對了,還沒請教妳的姓名?」 「我的名字是『艾莉妲.可蘭斯』。妳們呢?」 「我名叫『娜希雅.雷思普』。叫我娜就可以了。」淡藍髮色的女子說道。接著,她看向淡金黃髮色的女子。「她是我的姐姐,蕾希雅。」然後,又看向銀白髮色的女孩。「這是我們的妹妹,緹希雅。」 「妳好,叫我蕾就好了。」蕾希雅微笑地跟艾莉妲握手,緹希雅則是笑笑地搭上她的肩「我也是,叫我緹就好了。」 「那麼...蕾、娜、緹,謝謝妳們救了我。」 「怎麼說?」緹希雅好奇的問。 艾莉妲指著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班哲明。「這個男的從剛才就一直糾纏著我,我只不過說他幾句而已,他就要動手打人。幸好那個胖子從空中掉下來把他給壓昏了。」 緹希雅愉快的大笑。「沒想到我居然能一次救兩個人!我真是太厲害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艾莉妲滿腹疑問。 「是這樣的,那位胖先生從我們剛進城開始,就一直纏著蕾姐,而緹被他弄的心情不好,就一腳把他踢飛了。」娜希雅一想到剛才的情景,還是覺得很好笑。 「一、一腳?真是令人不敢相信!」艾莉妲用讚嘆的眼神看向緹希雅。 「還好啦,要不是我早點打走他,到時蕾姐的脾氣一上來,用魔法打爆他的話,他就會死的更難看哩!」 「魔法?蕾居然會這麼艱深的東西!」艾莉妲的頭轉向蕾希雅,眼睛變得像發現到新玩具的小孩一樣----閃閃發亮。 「這沒有什麼。不過,這糾纏妳的男人長的倒是挺不錯的。」蕾希雅瞄了眼地上的班哲明。 艾莉妲眉頭一皺。「會嗎?他的人品很差耶!而且還是有名的花花公子,為他自殺的女人不計其數。」 「嘖嘖!還真看不出來。」緹希雅一臉嫌惡的表情。 「好了,不說這個了。妳們現在有住的地方嗎?」 「沒有,我們才剛來而已,想邊逛邊找旅館,沒想到卻被那個胖先生拖延了那麼多時間。」娜希雅懊惱的回答。 「那麼,為了報答妳們救了我,就住我家吧!」艾莉妲不如剛才冷淡的臉,親切地說著。 「哇!有地方睡了!」緹希雅高興的歡呼。 「緹!」蕾希雅斥喝一聲,然後轉頭以眼神向娜希雅示意。 「可以嗎?會不會打擾到妳的家人?」娜希雅一接到蕾希雅的眼神,馬上回問艾莉妲。 「不會不會!完全不會。因為我是自己一個人住...」艾莉妲說到這裡,語氣顯的有點憂傷。 「為什麼妳會是一個人...唔...」緹希雅話還沒問完,就被蕾希雅摀住了嘴巴。 「妳問那麼多做什麼,人的心底總是有一些秘密是不想告訴別人的。」 「沒關係的,蕾。」 艾莉妲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繼續說道:「如果是妳們,我願意說給妳們聽。」 Ψ Ψ Ψ 「妳們可以睡我奶奶的房間,那裡可以睡兩個人。娜和緹睡那邊,蕾就和我睡吧。」 「謝謝,不過我和娜她們睡在一起就好了,睡妳那邊就太麻煩妳了。」 「不會不會,反而是奶奶的房間睡三個人會太擠的。」 「擠是沒什麼關係啦...」蕾希雅看到艾莉妲小狗般的眼神,只好投降。「好,我答應就是了。」 聽到蕾希雅答應了,艾莉妲高興的走向廚房。「妳們坐一下,我來準備晚餐。」 待艾莉妲進入廚房後,緹希雅表情嚴肅的問:「妳們覺得...她...怎樣?」 「我是覺得現在這麼好心的人很少了。」 「娜姐,妳明知道我不是在問這個。」 「那麼,妳問問蕾姐吧!」娜希雅的話中透露出蕾希雅才是這個答案的決定者。 「蕾姐...」 「我覺得我們可以把事情告訴她。」蕾希雅的眼神透露出她的堅定。 「可是,萬一她知道以後也像其他人一樣呢?」 「放心,她不會的。」 「妳憑什麼這樣說?」 「第六感。我的第六感很準的,妳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 「好了,緹,聽蕾姐的話吧!」 「我...」 見緹希雅還想說什麼,蕾希雅再度開口。「緹,就算她的反應會和其他人一樣,但她現在讓我們住在這裡,算是我們的恩人,雖然她說是為了報答我們。」 「這個我知道,但...」 「噓!」蕾希雅把手指放在緹希雅的嘴唇上,示意她不要再講下去。「總之,先看看情況,好嗎?」 「...嗯,我知道了。」知道自己無法改變蕾希雅的決定,緹希雅只好同意。 娜希雅站了起來。「既然決定好了,那麼,我就去幫忙了。」說完便向廚房走去。 這樣的決定真的好嗎?緹希雅不禁在心中如此想著。 Ψ Ψ Ψ 「在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因為考古『神之遺跡』而失蹤,從此我就一直和爺爺及奶奶住。」 「妳是說神話中撒旦被封印之地 -『神之遺跡』嗎?」緹希雅好奇的插嘴。 「對,沒有錯。」 「妳不是跟爺爺奶奶住在一起,怎麼現在變成自己一個人住?」娜希雅一針見血地問。 艾莉妲的眼眶凝聚了些許霧氣。「爺爺在我十三歲時去世了,而奶奶則在我成人式過不久後走的。」 室內一片寂靜。 「不要強忍住,憋著對身體不好,把情緒都發洩出來,會比較好一點。」打破死寂的蕾希雅溫柔的說。 這一句溫柔的話溫暖了艾莉妲的心房,淚珠一顆顆的落了下來。「我...我好寂寞,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人真正關心我,別人都只想要我的知識和能力而已,全 都是虛情假意的東西。只有爺爺和奶奶肯陪在我身邊而已,現在他們也像爸爸媽媽一樣丟下我,我又變成獨自一人了...嗚嗚....」 「看來她已經壓抑很久了。」蕾希雅溫柔地輕拍著因為哭泣而顫抖不已的艾莉妲。 「是啊,曾經面對父母失蹤的痛苦,雖然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讓她尋回了幸福感,但內心也很清楚日子是不會長久的。這種不知道何時會再次失去的恐懼一直在她的心底,揮之不去。」娜希雅感慨地說。 「喂,蕾姐。」緹希雅很不識趣的插話進來。 蕾希雅沒好氣的轉過頭瞪緹希雅。「妳不說話沒人當妳啞巴!」 緹希雅擺出一副無奈的表情。「妳不用這樣瞪我嘛!我只是想告訴妳,她好像睡著了。」 蕾希雅看了看懷中的人,的確是睡著了。 「經過這麼多的事,真是難為她了。」把艾莉妲抱了起來,蕾希雅不禁笑了一下。 緹希雅以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蕾希雅。 「幹嘛。那樣子看我。」 「見...見鬼了!我從沒看妳對別人這麼溫柔。」緹希雅揶揄的笑著。 「妳是很久沒被我扁所以皮在癢嗎?」 「來就來,誰怕誰啊!」 「妳們兩個不要鬧了,想把她吵醒嗎?」娜希雅溫和的笑著。 「呃...我們是開玩笑的,對、對不對,緹?」 「沒、沒錯,開玩笑、開玩笑的。」 兩人一副又驚又怕的強裝笑臉。 『嗚哇~我才不想惹娜生氣呢。』 緹希雅連忙點頭附和。『對、對,她生氣起來的樣子好恐怖喔!』 似乎是感覺到兩人在說自己的壞話,娜希雅微笑的看著正在竊竊私語的兩人。「看來,妳們兩個是很久沒有受到『處罰』囉!」 緊盯著表情畏懼緊依的兩人,娜希雅美麗的笑著說:「蕾姐,只要妳明天早上能把這屋子裡的事給我處理好,那我就放過妳。」 「哈哈...一定、一定。我本來就想明早處理了。」 「至於緹嘛...」娜希雅微笑看著緹希雅,笑容有加深的趨勢。 「娜、娜姐?」緹希雅內心不安的旋渦逐漸擴大。 「啊!」娜希雅突然抱起緹希雅,湊到她耳邊以微風般的口吻道:「今晚,就讓我來好好的『疼愛』妳吧。」 「嗚哇哇~~~蕾姐,救我~~」緹希雅被娜希雅抱著離開客廳,聲音越來越遠。 看著離去的兩人,蕾希雅慶幸自己逃過一劫。「原諒我...」面帶無奈的笑容,蕾希雅看著懷中的人兒。「我們也該回房休息了。」 蕾希雅抱著艾莉妲回房間後,寂靜的客廳出現一道微弱的慈祥聲音。『看來,那孩子不需要我擔心了。萬物之子,神之後裔啊...她...就交給妳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