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薔薇圓舞曲-橘色與白色的羈絆~10

「學姐…」歐蒂娜看著滿身是傷的樹璃。「妳得趕快止血上藥才行。快點,我幫妳…」 樹璃搖了搖頭,制止想再說下去的歐蒂娜。「不用了,妳也先回去吧。」 「可是…」 「我會乖乖去擦藥的,去保健室…」見歐蒂娜還是擔心的看著自己,樹璃苦笑著。「妳不用替我擔心。」 「…好吧…我知道了…」 「妳明白就好。」拍拍歐蒂娜的肩。「明天見。」 「明天見。」毆蒂娜看著樹璃離去的背影,小聲的說著。 琉璃老師是怎麼了? 歐蒂娜在更衣室裡收拾東西,想著剛才的情況。 雖然學姐說會去保健室擦藥,但還是令人有點擔心…嗯?保健室!?可是剛才琉璃老師那個樣子,去保健室真的好嗎? 不行,我還是很擔心… 碰!歐蒂娜把櫃子關上。櫃子關上的同時,歐蒂娜也做了一個決定-前進保健室! 保健室裡,坐著兩個人。 其中一個在擦藥,另一個則是乖乖的被擦藥,兩個人都不講話,讓平時熱鬧的保健室顯的異常的寂靜。 「好了…」琉璃收起藥品,安靜地站起身,把藥品放回原位。 「…」樹璃看著琉璃,沉默了一下。 「那個…」兩人同出聲。 琉璃跟樹璃都頓了一下,樹璃趕緊搶先開口:「老師您先說吧。」因為她知道如果兩人再這樣僵下去,這種情況會持續很久。是的…她太瞭解她了。 「好吧…」琉璃輕咳幾聲。「剛才的事,真的很抱歉…」琉璃的眼神充滿著自責。「我是因為氣昏了頭才會…」琉璃搖頭。「不,即使我氣昏了頭也不應該傷害妳的!我不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 「老師…」樹璃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眼前的琉璃,那種神情與語氣她都沒有見過。 琉璃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忌妒…還真是可怕啊…居然讓我傷害了寶貝妹妹…」居然被這種負面情緒所驅使,真是太無能了。 「不,不是這樣的!」聽到這裡的樹璃大聲的反駁著:「都是我…都怪我沒說清楚,事情才會變成這樣…」 「樹璃…」琉璃看著心愛的妹妹,緩緩的問道:「妳…還喜歡枝織嗎?」 樹璃雖然不明白琉璃為何要這樣問,但還是誠實的回答:「是的。」 「那就好…」琉璃低下頭,苦笑著。 「可是…我對枝織的喜歡是指朋友的喜歡,而現在真正喜歡的人是歐蒂娜。」樹璃認為有必要讓琉璃知道這一點,就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沒關係…那樣就夠了…」琉璃抬起頭來。「樹璃,答應我,把枝織從那個泥沼給救出來...能辦到的…就只有妳了…」淚,從臉上滑落…「我不想再看到她做出傷害自己的事…因為…我喜歡她啊…」琉璃的身體隨著哭泣而開始顫抖起來。 樹璃把啜泣的琉璃擁入懷裡,小聲且肯定的說著:「姐姐,我答應妳。」 學姐真的沒問題吧? 啊,如果等一下碰到學姐,她問我怎麼還沒回去的話,要怎麼回答她? 重複想著這兩個問題,不知不覺中,歐蒂娜已經走到了保健室的外頭。 「咦?外出中?」歐蒂娜看著保健室門外的牌子。「那學姐也應該回去了…」 就在歐蒂娜準備轉身離去的同時,她聽到從保健室裡傳出一些細微的聲音。『都是我…都怪我沒說清楚,事情才會變成這樣…』那是樹璃的聲音。 太好了,學姐有來擦藥,那我就放心了…嗯…可是剛才琉璃老師…有點擔心…還是進去看一下好了… 歐蒂娜輕輕的拉開門,裡面的對話更清楚的傳來。 『樹璃…妳…還喜歡枝織嗎?』 『是的。』 歐蒂娜聽了愣了愣,隨即把門輕輕的關上。 「原來…學姐喜歡枝織學姐…」歐蒂娜拖著沉重的腳步,失神的離開了保健室,走到了湖邊的樹下。 歐蒂娜抬起頭,今天的夕陽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特別刺眼,讓歐蒂娜想起她第一次陪樹璃去擦藥後回去的情形。「那又為什麼…要這麼溫柔的對我…」對著天空大喊:「為什麼!!?」 沒有任何的回答,歐蒂娜低下頭來,看著被夕陽染紅的湖水,苦笑著:「是對新進社員的關心嗎…」頭埋進膝蓋中間,雙手環抱膝蓋。「妳知不知道…妳這樣會讓我自作多情啊…」身體開始抖動,傳出了哭泣的抽咽聲。 微風吹拂,一片雲緩緩的飄過,顯示了歐蒂娜的孤單;鳥群在樹上發出熱鬧的聲音,像是要安慰歐蒂娜一般;而異常火紅的夕陽,則代表了歐蒂娜苦澀的心情… 歐蒂娜想著昨天想了一晚所得出來的結論,那就是:絕對要跟樹璃保持距離! 不錯,歐蒂娜從今天早上就開始實施這個計畫。 從原本每天早上都會跟樹璃碰頭的小路開始----她今天特地繞過那條路;再來則是每節下課就立刻跑出教室,讓要過來找歐蒂娜的樹璃老找不著,若葉還代替歐蒂娜道歉。(說是計畫,其實只是單純的躲避而已吧!?) 而最後的關卡,就是放學後的社團活動… 該死!我怎麼都沒想到放學後的事!! 歐蒂娜在最後一堂課當中,想著這個令她頭痛的問題。 「喂,歐蒂娜,妳剛才下課都跑哪去了?有栖川學姐一直來找妳,好像有很緊急的事呢!」若葉悄悄的轉過頭,對正抱著頭煩惱的歐蒂娜說。 「什麼!這麼重要的事妳怎麼不早說!?」歐蒂娜大聲的問著,雙手貼桌站了起來。 「天上同學,看來妳對我交的部分挺有意見的嘛!」主任走了過來,推了推掛在她鼻樑上的倒三角眼鏡。「妳,下課給我到生活指導室來。」 嗚~現在耳朵還在嗡嗡作響,彷彿還能聽到主任在訓話...歐蒂娜甩甩頭,想甩掉那令她頭痛的訓話聲。 走到了西洋劍社外,歐蒂娜探了一下頭,發現樹璃正在裡頭跟薰幹對練。 還是躲不掉嗎?看來只好跟學姐說清楚了...努力做好心理建設,歐蒂娜走了進去。 「喲,今天躲了我一整天,總算願意出來見人來啦?」指導完薰幹的樹璃,脫掉頭罩,微笑的走了過來。 「呃...學姐,聽說妳今天有要緊的事找我?」歐蒂娜很自動的忽略掉樹璃的問題,問著她從若葉那裡得知的事情。 對於歐蒂娜忽略問題的舉動,樹璃並不在意,她拿出了一本簿子,交給了歐蒂娜。 「這是什麼?」歐蒂娜翻閱簿子,發現裡頭有著訓練方法、姿勢、飲食上營養攝取方面、以及其他注意事項等的紀錄。 歐蒂娜以一副疑惑的表情看著樹璃。 看出歐蒂娜不明白,樹璃指著簿子說:「這個是我對妳這些日子訓練的結果而製作出來的,妳每天一定都要做到裡頭所記載的事項。」 歐蒂娜點頭,闔上簿子。「這就是學姐所謂很緊急的事嗎?」不明白,這種事...急嗎? 「不,其實我也不想那麼快拿給妳,但今天早上我突然接到了一項通知,所以不快點給妳的話就沒時間了。」 「通知?」 樹璃點頭。「從下星期開始,我要帶領社員去別校參加友誼賽,為期一個禮拜。」樹璃看著場上正在指導其他社員的薰幹。「而這星期要加緊腳步對社員們作加強訓練,所以...」回過頭看歐蒂娜。「可能比較沒時間指導妳。」 「沒關係,學姐可以不必顧慮到我。」她若有所思的說著:「所以學姐是要我自己做訓練囉?」太好了~可以再好好想想該怎麼跟學姐說會比較好。歐蒂娜不禁鬆了口氣。 「不,這禮拜妳就照之前的樣子做就可以了。至於下個禮拜,妳再照簿子上的指導去做。」她柔了下歐蒂娜的頭髮。「別擔心,我不在的期間裡,會有人來指導妳的。」 枝織走了過來,微笑的跟歐蒂娜握手。「下個禮拜我就是妳的指導人,還請多指較,歐蒂娜同學。」 她就是樹璃學姐喜歡的人... 歐蒂娜頓時覺得胸口突有陣陣的刺痛感,但基於禮貌,她還是微笑的跟枝織握手。「我才要請妳多指較呢,枝織學姐。」 樹璃滿意的笑了,拍拍枝織的肩。「枝織,她就交給妳了。」 「當然,沒有問題。」枝織微笑著,但...在那甜蜜微笑的糖衣之下,卻隱藏著令人意想不到的毒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