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薔薇圓舞曲-橘色與白色的羈絆~9

「想什摩想這麼專心?」樹璃湊到歐蒂娜面前。 「哇!!」歐蒂娜對突然在她眼前放大數十倍的樹璃給嚇了一跳。 「哈哈哈~妳的反應也太誇張了吧!哈哈哈~」琉璃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老師,妳有必要笑的這麼誇張嗎?」樹璃看著笑到趴到地上的琉璃。 歐蒂娜低著頭,覺得真是糗畢了。 「好、好啦...嘻嘻嘻...」琉璃爬起來還不忘再多笑幾聲。 「既然傷口已經癒合的差不多,今天就是我最後一天過來了。」樹璃拍拍歐蒂娜。「我們該走了。」 「喔,好。」歐蒂娜站起身,隨著樹璃走到門口。 「小璃璃。」 「嗯?」樹璃回頭看著突然叫住她的姐姐。 「有空記得回來看看我啊!」琉璃笑嘻嘻的說道。 「哦,好,我知道了。」語畢便關上門離去。 歐蒂娜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學姐妳怎麼這次答應老師了?』 『如果我不答應她的話,她又會跟我盧很久,一直到我答應為止,我可不想在我完美的社團出席紀錄上有個遲到的汙點。』 『不愧是學姐,要求完美啊。』 『要求完美不好嗎?』 『也不能這樣說...』 聲音逐漸遠去。 琉璃看著床旁的門簾,開口問道:「妳覺得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枝織從門簾後面走了出來。 「她們的感情可是越來越好囉!妳打算怎麼做?」琉璃緊盯著枝織,觀察她的反應。 「既然這樣,我也有我的做法。」枝織把門打開,掛上【外出中】的牌子,再把門關上,並上了鎖。 「哦~是什麼呢?能讓我拜聽一下嗎?」 把窗戶鎖上,窗簾拉上,枝織回過頭問著琉璃:「妳會幫我的,對吧?」 「幫妳?那就要看妳給我什麼好處了...」琉璃嘴角掛著意義不明的微笑。 枝織一副”就知道妳會這麼說”的表情,站到琉璃面前。「這個...如何?」 枝織開始寬衣解帶,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脫掉。 琉璃睜大了眼,枝織的這種舉動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她就這樣呆愣著看枝織把衣服脫光。 「嗯~」脫完衣服後的枝織坐上了琉璃的腿,吻上已經愣住的琉璃,並把琉璃衣服的釦子一一解開... 琉璃輕輕推開枝織。 枝織不明白的看著琉璃。 接著,琉璃緊緊的抱住了枝織。 「怎麼了?」枝織問著琉璃。 「我就那麼比不上樹璃嗎?」 「…」枝織不答話。 「妳真的...那麼...討厭我嗎?」 「…不…我不討厭…我還很喜歡妳喔…」枝織抱住琉璃的頭,輕輕的說著。 「那...為什麼…」琉璃的頭抬起,臉上滿是淚水。 把琉璃的臉上淚水舐去,枝織一笑。「只是剛好樹璃在我心中位置較重而已。」 「…我知道了…」琉璃把枝織抱了起來,放到床上。「妳不需樣這麼做,只要不太超過,我會幫妳的。」把身上的白衣脫下,蓋到枝織身上。「所以…請妳不要再這麼做了…不要糟蹋妳自己的身體…」聲音…很哽咽… 聽到這樣的聲音,枝織知道自己傷害到了琉璃,傷害了她第二個所重視的人。「…對不起…」她低下頭,小聲的道歉著。 「用不著道歉,為了妳,我什麼事都肯做...什麼事都...」琉璃再度抱住了枝織。「妳在這裏等我一下,我出去辦個事,很快就回來。」她撥開了枝織的瀏海,在額頭吻了一下後,便走出了保健室。 待琉璃出去後,枝織喃喃道:「沒想到她會不願意接受…不過…願意幫忙也算達到我的目的了…」右手撫上額頭,摸著剛才琉璃親吻的地方,感覺渾身燥熱。「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呢…」抓著琉璃的衣服,聞著上面淡淡的香氣。「好溫暖...」 「有栖川樹璃!!!」怒吼聲從對面棟通往西洋劍社專屬的體育場的通道上傳來,聲音之大以致西洋劍社裡都聽的清清楚楚。 「怎麼回事?」樹璃問慌張跑進來的社員。 「社、社長!琉…琉璃老師…她…」可憐的社員跑的上氣不接下氣。 薰幹拍拍社員的背。「先喘口氣,休息一下再慢慢說。」 「不、不行啦….因為…因為琉璃老師她…」 「琉璃老師怎麼了?」在樹璃身旁的歐蒂娜問。 「她…」「有栖川樹璃!!!」社員話還沒說完,琉璃便打斷了社員的話,怒氣沖沖的踏進了西洋劍社。 「老師,怎麼了嗎?」歐蒂娜看著眼前的老師,根本就無法想像那個親切又愛跟人開玩笑的琉璃老師,居然跟眼前這個臉上佈滿恐怖神情的老師是同一人。 「有栖川樹璃!我,跟妳提出決鬥要求!!」琉璃壓根不甩歐蒂娜,手筆直的指著樹璃,憤怒的說道。 「老師!!妳冷靜點!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歐蒂娜看到圍觀的人愈來愈多,焦急問著琉璃。 琉璃不語,一直盯著樹璃。 看到這樣的琉璃,樹璃對身旁的兩人道:「歐蒂娜,妳拿一把劍給老師;薰幹,把關上門,並把非社員請出去。」 「學姐…」歐蒂娜擔心的看著樹璃。 「乖。」樹璃摸摸歐蒂娜的頭「沒事的,妳不用擔心。去拿把劍給老師吧。」 歐蒂娜看了一下正在請非社員出去的薰幹,又看了一下樹璃,看見樹璃露出了一個安撫人心的笑容。 「嗯,我知道了。」歐蒂娜跑向儲物室。 樹璃看著琉璃。「妳總算想認真好好打一場了嗎?」 「認真?不,我是生氣、非常的生氣!!!」琉璃低沉的吼叫著。 「我不記得有做過什麼事可讓妳發這麼大的脾氣。」樹璃接過歐蒂娜遞來的劍,丟給琉璃。 兩人拿著劍,站到場上,做出預備姿勢。 「不記得?那我就讓妳想起來!!」琉璃衝了過去。 「嗚!」樹璃吃力的擋住了這沉重的一擊。 琉璃邊打邊回想起剛才在保健室的事......真是...愈想愈火大!!! 「為什麼妳要把她逼到這種地步?為什麼!!?」琉璃一個急速上前,樹璃來不及躲掉,被劃破了衣服。 「...呼…呼...妳說的她...是誰...」面對琉璃凌利的攻勢,樹璃已經躲的喘氣連連。 場外,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誰也沒想到,在學園裡堪稱劍術第一的樹璃,居然會被 一個新進的老師給的打無法招架,況且她還是保健室老師呢。 「奇怪,社長怎麼一直防禦,而都不反擊?」一名新進的社員問道。 歐蒂娜從剛才看到現在,身上已冒出了不少冷汗。「她不是不反擊,而是無法反擊。」厲害,實在是太厲害了!沒想到琉璃老師居然有這種實力,讓學姐絲毫沒有喘息的空間來反擊。 「我想起來了!原來她是...難怪學姐會...」米奇摸著下巴,喃喃自語。 「米奇,你知道老師的來歷嗎」歐蒂娜抓著米奇問。 「嗯......老師是我國最厲害的國手喔。」 「什麼.....國手,這麼厲害的人怎麼會當保健室老師??」 「這個嘛...誰知道。」 場內… 「呼....呼....妳到底…在氣什麼?」樹璃一邊吃力的躲一邊問。 「妳還敢問我!!!」又一個快速的突刺。 「什麼!! 」突如期來的攻擊樹璃反應不過來,手又被劃了一道。 「就是在妳身邊,跟妳一起長大、最親近妳的人啊!!!」手一使力,讓樹璃的劍離開了她的手。 「…妳是說…枝織…嗎…」樹璃壓著手上剛才被劃到的傷口,想止住流不停的鮮血。 「…妳自己心知肚明,好好想想吧…」琉璃已經冷靜下來,看見滿身是傷的樹璃,也知道自己做的太過分了。「還有,等下來保健室,我替妳上藥。」 琉璃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西洋劍社,留下不明白的事情始末眾人以及陷入沉思的樹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