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薔薇圓舞曲-橘色與白色的羈絆~7

社員離去,樹璃看著歐蒂娜。「我們到旁邊去吧,中間留給對戰練習的人使用。」 歐蒂娜跟樹璃走到了一旁。「妳的天份很好,但姿勢不太正確,以不正確的姿勢來練劍的話,是很容易受傷的。」樹璃對歐蒂娜說。 「那我學好姿勢就行了嗎?」歐蒂娜問的很天真。 「不。」樹璃搖頭。「姿勢固然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底子。」看見歐蒂娜不明白的臉,樹璃解釋道:「也就是基礎,但妳的底子已經蠻穩固了,所以並不需要重頭開始,不過妳還是要做些基礎的訓練才行。但我們現在最主要的課題,就是先糾正妳的姿勢。」樹璃笑了一下。「不過先說好,由我來指導可是很嚴格的喔。」 「嗯,我知道了。」歐蒂娜點點頭。 「來,預備姿勢擺出來。」 歐蒂娜聽樹璃的話擺出了預備的姿勢。 「這個時候持劍的手要平直,下巴縮起來,兩眼直視著前方。」看到歐蒂娜做出超乎於標準外的超標準動作,樹璃滿意的叫道:「接下來是出擊的姿勢。」 歐蒂娜再度擺出,可這回樹璃卻上前,對她做肢體上的指導。 「手要再下面一點。」樹璃抓著歐蒂娜的持劍的手。「出擊時依姿勢和方法不同,重心所放置的位置也不一樣。」 歐蒂娜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腰太硬了,要放柔軟一點。」拍拍歐蒂娜的腰。「還有,縮緊臀部。」手一路自腰滑到臀部,放置在上面。(樹璃妳居然公然吃人家豆腐!?) 「嗯,不錯。接下來換防禦的姿勢。」 歐蒂娜接下來依樹璃口頭上所說的不停地變換姿勢,並讓樹璃糾正了許多太過僵硬或角度不對的地方。 鐘聲響起,社團活動時間結束了。 歐蒂娜專注於練習,並沒有注意到下課鍾已響。 「歐蒂娜,下課了。」樹璃看著學習快速的歐蒂娜。 「嗄?下課了?」歐蒂娜不解的看著樹璃。 樹璃指了指社辦。「妳不去換衣服,難不成要待在這裡過夜?」 歐蒂娜聞言,便看著練習場內…只剩樹璃跟她而已,其他人都已經去換衣服或回家了。 「真不好意思耽誤到學姐的時間…」歐蒂娜滿懷歉意地說著。「啊,不對啊,我還要帶學姐去換藥呢!」看見樹璃臉上的傷口,歐蒂娜才想起自己跟琉璃的約定。 「一定得去嗎?」樹璃跟歐蒂娜一齊走向社辦。 歐蒂娜抓住樹璃的衣服。「學姐妳可別想逃走!」 進入了更衣室。 「我才不會做這種事。」樹璃快速的換好衣服。「我在外面等妳。」樹璃靠在社辦門旁等著歐蒂娜。 歐蒂娜出來後,問了一個她剛才在更衣室裡一直被問的問題:「聽說像我這種剛入社的社員都是由較資深的學長姐來指導,而不是社長指導…為什麼學姐會親自指導我呢?」 「因為不想讓別人碰妳…」樹璃回答的很小聲。 「啊?什麼?」歐蒂娜聽不清楚。 樹璃一笑。「沒什麼,就是這樣。妳再不快點我就不去保健室了。」 「怎麼可以這樣…」 兩人的身影往保健室的方向前去。 枝織與琉璃道別後走了進來,但看見樹璃指導毆蒂娜的樣子,令她感覺非常不快,臉上的表情也就更陰霾了。 「高櫬學姐,能借一步說話嗎?」薰幹走過來問枝織。 枝織看了看正在教導毆蒂娜的樹璃,又看了看薰幹,點頭。 薰幹指了指社辦。「我們去那裡說吧。」 「你想跟我說什麼?」跟著薰幹來到社辦的枝織問。 「…能請學姐不要做出那種舉動嗎?」薰幹靠在櫃子上。 「你是指什麼事?」枝織坐了下來。 還不為所動?「不用我說的很明白吧,天上學姐的…」 「你憑什麼說是我做的?不要在那邊誣賴別人。」枝織以淡然的口氣回道。 薰幹拿出了一個袖釦。「我相信…這是高櫬學姐的…對吧?」 那是鳳學園另一項特殊的地方--學生的制服在製作時,都會依那個學生的姓名來製作袖釦,意思即是學生身上所穿的衣服上,在圓圓袖釦上刻畫出那位學生的名字。 枝織輕笑。「我還想說怎麼不見了,原來是被你撿到了。」 枝織欲伸手拿回,薰幹卻把它給收了起來。「學姐知道我是在哪裡撿到的嗎?」 見狀,枝織笑著問:「請問你是在哪裡撿到的?」 「天上學姐的櫃子那邊。」薰幹答道。 枝織驚訝。「哎呀,那大概是袖釦有點鬆脫,昨天換衣服時掉下來了吧,真抱歉我沒注意到。」 薰幹挑高了他秀氣的眉。「就算是這樣好了,可是會掉到天上學姐的櫃子裡嗎?」 枝織頓了一下,隨即冷冷笑道:「…你很聰明。不錯,是我做的。你想怎麼樣?想公佈的話就去公佈啊。」枝織甩甩手,代表她的不在意。 歎了口氣。「我不會說的,不過…」 「有條件是嗎?說吧。」枝織笑道。 「…能請學姐放開樹璃學姐嗎?」 枝織瞪大了眼。「是樹璃要你來跟我說的?!她什麼都知道了!?」 「不是。」薰幹搖頭。「樹璃學姐完全不知道。」 枝織低下頭。「是嗎…」 看到這樣的枝織,薰幹勸道:「學姐,妳還是放開的好…」 「不可能!」枝織站起來,朝門邊走去。「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唯有這件事不行!」手放在門把上,回頭看薰幹。 薰幹不解。「既然現在放不開,當初為什麼不在意呢?」 「誰說我不在意了?」枝織苦笑,眼神悲傷。 薰幹突然想起樹璃所告訴他,她不相信奇蹟的原因,以及已逝的瑠果學長後來跟枝織的關係。「難道…」愈想就愈覺得有這種可能… 枝織打開門。「總之,我們之間的事輪不到你管,你也沒有介入的權利。」 她走了出去,把門帶上,只留下發現枝織從以前到現在的動機而驚訝不已的薰幹在社辦裡。 這種做法…實在是太偏激了!薰幹在心理不斷的想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