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4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薔薇圓舞曲-橘色與白色的羈絆~6

樹璃打開女子更衣室的門,看見歐蒂娜坐在椅子上,旁邊則圍了一大群人在安慰她。 「啊,社長!」其中一名社員看見樹璃,叫道。其餘的社員也紛紛轉過頭來看著樹璃。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全部給我出去練習!」樹璃怒道。 「可是社長,天上她…」 樹璃看著抬頭看她,眼神空洞的歐蒂娜,不禁心痛。「我知道,我來處理…還有,男生不準進入女子更衣室!」樹璃對混在女生群裡的幾個男生說。 「社長,我們也是擔心天上…」男生們被樹璃凌厲的眼神掃過,只好乖乖閉上嘴巴,跟著女生走出去。 女子更衣室所有的人都走了出去,只剩下對望的兩人。 樹璃嘆了口氣。「能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嗎?」 「…我的衣服…」歐蒂娜低下頭來。 打開歐蒂娜的櫃子,發現裡頭的練習衣變的破破爛爛。拿起來仔細一看。「這是…」一條條平直的痕跡,很明顯是有人用刀子蓄意破壞。 「真傷腦筋…」樹璃看了看歐蒂娜,又看了看櫃子裡的練習衣。「別在意了,歐蒂娜。」拍拍她的肩。「這種人通常都是忌妒別人有的東西他沒有,才會做出這種事。」 「我有什麼是別人所沒有的?」聽到樹璃安慰的話語,歐蒂娜釋懷,眼神不再空洞。 樹璃在歐蒂娜身旁坐了下來,摟住歐蒂娜的肩,歐蒂娜順勢靠進樹璃懷裡。 「妳聽我說,歐蒂娜。」樹璃看見歐蒂娜沒有反抗,反而抬起頭來看著她,滿足回盪在心中。「妳有許多東西是別人所沒有的,就像是昨天的測驗中我所發現到的妳超乎於常人的資質…還有天真、頑固跟小孩子氣…」 歐蒂娜鼓著臉撇過頭去。「反正我就是頑固跟小孩子氣嘛!」 樹璃苦笑。「我不是這個意思。」見歐蒂娜又抬起頭來看她,繼續說道:「我的意思是:那些忌妒妳的人,他們所耍的小手段不就證明了他們是失敗者嗎?他們從來都沒有跟妳正當的對決過,所以那種人可以不必去在意跟理會的。不要忘了,還是有人喜歡妳的特質。」看見歐蒂娜懷疑的眼神,樹璃連忙保證。「我也很喜歡喔。」 聽到樹璃的連帶保證,歐蒂娜總算放下心來。不過…這時她才注意到自己被樹璃摟在懷裡(妳也太遲鈍了吧),臉紅著低下頭。「那個…學姐…」蚊子般的聲音。 哦,總算發現啦!樹璃很識相的放開歐蒂娜。 歐蒂娜趕緊起身整理儀容。 樹璃打開她的櫃子。「準備一下,要開始妳的第一次社團活動了。」 歐蒂娜不解的看著樹璃。「可是,學姐,我的練習衣…」話被突然丟到頭上的軟綿綿物體給打斷,軟綿綿物體所散發出的味道,是昨晚夢中所思念的香味。 「我有兩件,先穿我的吧。」正在換衣的樹璃說。 歐蒂娜把頭上的練習衣拿下來。「這太麻煩學姐了,我再拿一件新的…」 「L的沒有了,妳昨天拿的M是最後一件,S的又太緊了,請問妳還有得選擇嗎?」樹璃已經換好,在幫歐蒂娜找合適的鞋子。 歐蒂娜沒辦法,只好穿上樹璃的練習衣。穿上後,衣上的淡香包圍著歐蒂娜,讓歐蒂娜感覺到很安心。 「來,尺寸應該剛好。」樹璃遞了雙新的練習鞋給歐蒂娜。「幸好我昨天沒給妳鞋子,不然現在可不敢想像會變成怎麼樣。」 「說的也是。」歐蒂娜笑著把鞋子套上。 「我們走吧,大家都已經開始練習了。」拿了劍,兩人離開了社辦,往練習場走去。 「接下來各自照教本練習。」 「是!感謝您的指導!」 樹璃到一旁看社員練習的狀況,薰幹走了過來。 「不是聽說沒適合的尺寸嗎?天上學姐穿的衣服是誰的?看起來好像大了些…」薰幹學樹璃靠在牆上。 「她穿的是我的。」樹璃回答薰幹。 此時,走過來的枝織正好聽到,她不禁咬緊牙,轉身離開。 薰幹注意到枝織不自然的表情,跟樹璃說了之後,樹璃決定詢問一下枝織。 「枝織,跟我來一下。」樹璃叫著回到場上練習的枝織。 枝織跟著樹璃走到練習場外,剛好經過的琉璃看到兩人,便藏身暗處,仔細聽著兩人的對話。 「歐蒂娜的東西被破壞了。」看著這眼前比她嬌小的女子。 枝織身子一顫。「妳是說那個新進社員嗎?為什麼跟我說這個?」 聽出枝織語氣中的不快。「枝織,難不成…」 「妳在懷疑我!?」枝織抬起頭來,眼裡充滿著驚訝跟淚光。 見狀,樹璃嘆了口氣。「…我沒懷疑妳,妳自己也小心點。」 枝織突然抓著樹璃的衣服問:「妳會在乎我嗎?」 「妳在說什麼話,當然會。」樹璃驚訝的看著枝織,她無法想像枝織會說出這種話。 「那我和那個新進社員哪一個比較重要?!」接近嘶吼地問話。 樹璃看著眼前的枝織,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為什麼不回答呢?」聲音開始哽咽。 「......妳們兩個都是很重要的社員…」語重心長的說出。 「妳明知我要的不是這種答案…」淚…滑落了。 不行,不能軟下心。「....... 該回去了。」樹璃說完就走回練習場。她已經決定,要把她給忘記…既然如此,就一定要鐵著心,不能因為她哭了就軟弱下來! 枝織看著樹璃進入練習場,躲在旁邊的琉璃走了出來,摸了摸枝織的頭。「看來妳的演技現在是打不動她了。」 枝織擦掉眼淚,抬起頭,面無表情。「等著好了,我一定會贏過她!」 富饒趣味的眼神看著枝織。「是嗎…那我就等著看囉!」 「是啊…妳等著看就好…呵呵呵呵…」恐怖的笑聲,只有枝織和琉璃聽的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