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薔薇圓舞曲-橘色與白色的羈絆~5

「現在人應該都走光了吧,那誰要幫我找衣服!?」嘆了口氣。「算了,進去再說吧。」 歐蒂娜進入更衣室後,赫然發現樹璃正在裡頭換衣服。 「對、對不起!」突然看到這樣的樹璃,歐蒂娜慌張了。 樹璃失笑。「妳幹麼道歉?又不是突然闖進的男生。」 「對、對喔。」不好意思的搔搔頭。「學姐怎麼還在這裡呢?」歐蒂娜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在等妳,妳不是要拿練習衣?」套上上衣,把鈕扣扣好。 「嗯,對啊。」歐蒂娜對樹璃佼好的身段看的目不轉睛。 樹璃轉過身來。「妳穿幾號?」 「啊,L的。」歐蒂娜趕緊低下頭,並祈求樹璃沒發現自己剛剛一直盯著她看的事情。 樹璃打開她的櫃子,拿出了一套洗過的乾淨練習衣,並叫歐蒂娜站起來,比了比。「L好像大了些…」 樹璃的練習衣上有著淡淡的香味,那香味讓歐蒂娜跟樹璃對決後所產生的疲憊感全湧了上來,變的有點昏昏欲睡。 樹璃走到一旁放衣服的櫃子,打開。「嗯…有了。」她拿了一套全新未拆封的練習衣下來,丟到歐蒂娜手上。「穿看看合不合身。」 歐蒂娜努力睜大眼睛看了看衣領上的標示。「學姐,這是M的耶。」聲音聽起來很愛睏。 「試試看,聽我的話準沒錯。」樹璃催促著歐蒂娜換上。 歐蒂娜換上後,驚奇道:「咦,很合身耶。」 「對吧。」樹璃待歐蒂娜換回衣服後,打開一個置物櫃。「這個以後就是妳的了。」 歐蒂娜把衣服放了進去,跟著樹璃走出女子更衣室。 樹璃在社辦裡打開了另一個置物櫃,示意歐蒂娜把劍放進去。歐蒂娜把劍放好並關上門,才發現牌子上寫著”土谷瑠果”四個字。「用這個沒問題嗎?」她問著樹璃。 「明天就變成妳的牌子了,哪會有什麼問題。更何況人死是不能復生的,留著又有什麼用。」樹璃如此回答歐蒂娜。 「喔。」對於樹璃冷淡的回答,歐蒂娜頗感意外。她以為樹璃會基於瑠果對她的教導而對他比較親切,沒想到…「啊!」歐蒂娜因為想的專心,手指不小心劃過櫃子的銳利處。 「怎麼了?」樹璃看著歐蒂娜捧著她的手。 「不小心劃到櫃子了!」看著手指上冒出鮮血的傷口。「等一下就沒事了。」歐蒂娜乾笑,甩著手說。 「那怎麼行。」樹璃捧起歐蒂娜受傷的手,含了下去。 歐蒂娜被樹璃的舉動給嚇到了。「學、學姐…」雙頰又再度感到躁熱。 「嗯?」含糊不清的應聲。 「…不要這樣…」很小聲的聲音。 樹璃不理會歐蒂娜的要求,繼續她動作。 手指陣陣刺痛的傷口被樹璃柔軟的包覆,形成了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嗯…」歐蒂娜不禁輕吟出聲。 「應該可以了…」嘴唇離開,撫著歐蒂娜的手,看著那已經不再流血的傷口。 歐蒂娜不敢看樹璃的臉,只能低著頭看著殘留在傷口上,被夕陽照射且發亮的唾液。不知為什麼,心中竟感到莫名的失落… 「歐蒂娜?」她在發什麼呆? 「啊,沒事沒事!」歐蒂娜抬起頭就看到樹璃關心的眼神,連忙說道。 樹璃拿出社團的急救箱,為歐蒂娜擦藥。「誰叫妳一直看我穿衣服,又在那邊心不在焉,妳就是這樣才會受傷。」 還是被發現了。「因為學姐的身材很好嘛…」歐蒂娜臉紅,看著樹璃把OK繃貼上。 樹璃笑著把急救箱收起來。「謝謝,妳的也不錯。」是啊,剛才看到她換衣時,身材好的…讓人想一口吞下去! 「走吧,不要太晚回去,姬宮不是在等妳嗎?」樹璃打開門,提醒著歐蒂娜。 歐蒂娜跟著樹璃走出社辦。「沒關係,我有跟她說過今天可能會比較晚回去。」 把門關上。「話可不能這麼說,女孩子這個時間還待在學校…總是不太好。」笑著跟歐蒂娜說。 「也對…學姐有沒有發現妳今天常笑呢!」歐蒂娜跟在樹璃旁邊,離開了西洋劍社。 樹璃再度笑了。「我怎麼不知道。」看著身旁反應像小孩一樣興奮的歐蒂娜。 「妳看妳看,現在又笑了…」 聲音逐漸小聲遠去,藏身在暗處的枝織走了出來。自歐蒂娜走出女子更衣室把劍放入櫃 子後,裡頭所發生的事都盡收在站在社辦門前、門尚未關好而留下一條縫隙的她的眼裡。她轉身看著社辦,露出猙獰的笑容… 與樹璃在學校分手後,歐蒂娜回到了東館。「安希,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歐蒂娜大人。」安希替歐蒂娜拿書包。 「我不是說過不要叫我大人了!」歐蒂娜鼓著臉,手叉著腰對著安希說。 安希笑道:「抱歉,一時改不過來。那麼,歐蒂娜,想先吃飯還是先洗澡?」 「吃飯~肚子餓死了~~」歐蒂娜往飯廳走去。 安希端出晚餐,放在餐桌上。「西洋劍社的事怎麼樣了呢?」 「哦,那個啊!今天我過去的時候看到學姐跟米奇的練習對戰,真是超精采的!」歐蒂娜一邊吃,一邊滔滔不絕的說:「雖然米奇最後輸了,但學姐卻也受傷,我陪她去保健室時還見到了琉璃老師。安希,妳知道嗎,她是學姐的姐姐耶!?」 「不知道,真是讓人驚訝。」安希看著眼前比手畫腳,講的很興奮的歐蒂娜。 「對吧對吧!」歐蒂娜點頭如搗蒜。「還有啊,我們回去後還來了場測試,學姐真是太強了!」 「所以說是妳輸了?」見歐蒂娜點頭,安希指了指歐蒂娜的右手。「歐蒂娜,從剛才我就想問…那是怎麼回事?」 「這個是…」歐蒂娜摸了摸受傷的手指。「…今天在社辦不小心劃過櫃子…是學姐替我包紮的…」 見歐蒂娜臉紅的反應,安希心中大致上有了個底。 「歐蒂娜,洗完澡就早點休息吧。」安希開始收拾吃完的碗盤,對打呵欠的歐蒂娜說道。 「嗯…」歐蒂娜起身,往房間走去。 安希看著幫她收東西的奇奇,笑著說:「奇奇,看來她是不需要我們擔心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