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薔薇圓舞曲-橘色與白色的羈絆~3

「有嗎?」樹璃停下腳步看著歐蒂娜。「我還是跟平常一樣啊。」 「學姐討厭老師嗎?」歐蒂娜的表情很天真。 樹璃搖搖頭。「沒有啊。」 「要不然怎麼會對老師那麼冷淡!」 「會嗎?」 「當然!」歐蒂娜點頭。 樹璃看著歐蒂娜,沉默不語。 見樹璃沒反應,歐蒂娜轉身。「因為我是獨生女,所以我也好希望有兄弟姐妹…」 聽出歐蒂娜語氣中的寂寞,樹璃輕嘆。「有兄弟姐妹固然是很好,但不一定事件好事,不過…我現在倒不希望有。」 「學姐,妳不要琉璃老師!?」歐蒂娜轉過身來。「妳怎能這麼說,妳也要替沒有的人想想看啊!如果說學姐一開始就沒有琉璃老師的話,那麼妳今天還會說出這種話嗎?應該會說跟我一樣的話吧!?」歐蒂娜很激動。 關於這個問題,樹璃倒是沒想過。「我並不是不要她…而是…」眉頭輕皺。 「而是?」 「老師自小就是我敬仰的對象,舉止高雅、健談、大方又溫柔,可是…自從她出遊落水被救起後…個性就變了…」 「變成現在這樣?」 「對。我受不了才來就讀鳳學園,因為這裡是強制性住宿。」 「老師變的這麼熱情不好嗎?」 「也不是不好,只是…很不習慣…」 「意思是老師的熱情讓學姐無法招架?」這是歐蒂娜所做出的結論。 「可以這麼說…」樹璃的笑容看起來很無奈。 「難怪學姐在那裡那麼緊張…」歐蒂娜低下頭。「對不起,我沒問清楚原因就隨便亂說…」 樹璃摸摸歐蒂娜的頭。「沒關係,我很需要人家這樣直接告訴我。」 「真的嗎?」歐蒂娜抬起頭來,像被誇讚的小孩,雙眼發亮。 真可愛。「真的。」樹璃笑著說。 「學姐,我可不可以再請教妳一個問題?」歐蒂娜靠在公佈欄旁邊。 樹璃看著公佈欄裡的公告。「問吧。」 「學姐怎麼不稱琉璃老師姐姐呢?」 「歐蒂娜…」樹璃轉過身來,把雙手抵在歐蒂娜身後的牆壁,歐蒂娜被困在牆壁與樹璃之間,動彈不得。「在公眾場合下,我不會稱老師姐姐的…即使只有我們兩個…明白了嗎?」 歐蒂娜覺得樹璃的臉離自己好近,近到可以明顯感受到樹璃說話時所呼出的氣息。「我、我明白了…」雙頰頓時燥熱,心跳加速,說話也變的結巴。這是不曾有過的感覺,就連之前跟鳳曉生在一起也不會這樣… 樹璃注意到歐蒂娜的反應,不禁莞爾。「明白就好。」縮手離開,往社團的方向走去。「再不快點就不等妳了。」 「學姐等等我啊!」歐蒂娜連忙追了上去… 樹璃和歐蒂娜走後不久,枝織也進入了保健室。 「老師,請問一下,有栖川樹璃在這裡嗎?」枝織問正在辦公桌做事那看起來極為熟悉的背影。 「樹璃啊…」琉璃轉過身。「她剛走耶!」 「琉、琉璃姐!!」枝織吃驚的叫著。「妳怎麼會在這裡!?」 琉璃笑著起身,走到枝織面前。「呵呵,我是新來的校醫啊,親愛的枝織~」她以手指托高枝織的臉,親暱的說道。 「之前一直聽人家說是個大美女,原來就是妳啊,真是好久不見了。」枝織看著這個跟樹璃長像相似的女子。 「來,坐下來喝杯茶吧!」琉璃走到櫃子前,拿出一些瓶罐,開始泡茶。 枝織坐下,看著琉璃。「怎麼會突然想來這裡當校醫呢?」 琉璃笑著把茶遞給枝織。「妳認為呢?」 「是為了親愛的妹妹,還是…」喝了一口茶。「…為了我?」猜不透的紫眸盯著琉璃。 琉璃笑而不語,坐了下來。 「我猜中了?」一抹不明的笑意爬上了嘴角,枝織笑的很詭異。 「如果說…」琉璃放下茶杯,貼近枝織眼前。「我是為了妳呢?」語氣極為曖昧地說著。 「那麼…妳會的到應有的獎賞…」枝織的手撫上琉璃的臉頰,嘴唇與琉璃的愈來愈近…愈來愈近…. 琉璃在枝織碰觸到她的嘴唇前退開,哈哈笑著。「其實是一半一半啦!」 枝織對於琉璃的退開並不以為意。「我還喜歡著她…」喝完茶的枝織說道。 「我知道…」黃澄色的眼眸透露出淡淡的哀傷。 「既然如此…妳還會一直等下去嗎?」 「我會!」琉璃堅定地說著。 「即使被我傷害、利用也會一直等下去?」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等下去…」 枝織笑了。「妳真傻…」笑著眼前這個苦苦等著她的女子。 琉璃也笑了出來。「妳也是…」是的,她很清楚,樹璃的心已經不在枝織身上,而枝織的做法只會帶給大家更大的傷害而已… 「對了,樹璃的傷不要緊吧?」枝織想起她來保健室的目的。 琉璃開始收拾杯子。「不要緊的,我替她打了劑破傷風,也已經包紮好了。如果妳擔心的話,明天早點過來。」 枝織不明白。「明天?為什麼?」 「她明天要回來換藥。」把茶杯收到水槽,開始沖洗。 「樹璃會回來換藥!?」枝織顯得很吃驚。「這怎麼可能!」 「訝異吧。我看她好像還蠻聽帶她過來的天上同學的話,所以就請天上幫忙每天帶她回來換藥。」 「天上…歐蒂娜….」 枝織的眼裡閃過一絲寒意,雖然消失迅速,卻沒逃過琉璃的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