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薔薇圓舞曲-橘色與白色的羈絆~2

樹璃閃著薰幹的攻勢,看起來節節敗退的樣子。 「學姐,加油!」雖然知道出聲會分散樹璃的注意力,但看到現在的樹璃,她還是忍不住喊了出來。 聽到歐蒂娜叫聲的樹璃,剎時分神了一會,等到她回神時,薰幹的劍已筆直的向她刺來。 「糟糕!」薰幹沒想到樹璃沒有閃躲,劍已經沒辦法收回來了。 就在危險之際,樹璃一個旋身,躲掉了薰幹的攻擊,把劍刺向薰幹,並在喉嚨前停了下來,離喉嚨只有一、兩公分的距離,但…有血從樹璃的臉上流了下來。 「恭喜你了,副社長。」樹璃收起劍,拍拍薰幹的肩膀。 「怎麼可以,我沒擊中學姐啊!」 「我的臉可不是這麼跟我說的。」樹璃抹掉臉上的血漬。 「對不起…我不知道學姐妳不會閃…」薰幹低著頭道歉。 「你不用跟我道歉,我拿掉防護塞頭就是為了讓你認真,我早就有受傷的心理準備。」樹璃把劍交給走過來的枝織。 「樹璃…」枝織遞了一條乾淨的毛巾給樹璃。 樹璃看到在門口的歐蒂娜,連毛巾都不拿就走了過去。 「妳來啦。」樹璃笑著說。 不曾看過樹璃笑的學長學姐學弟學妹還有同年的同學,全部都呆住了,就連青梅竹馬的枝織也一樣。 「學姐…妳臉上的傷不要緊嗎?要不要去保健室?」歐蒂娜看著又流出血來的傷口問。 樹璃再度把血漬抹掉,看著手上的血跡。「喔,這個啊…沒關係,等一下血就會止住了。」 「還是去消毒一下吧。學姐也是女孩子,萬一傷口感染留下疤痕的怎麼辦!」 真難得聽到她說這種話。「看妳說的煞有其事的樣子…」但樹璃看到歐蒂娜認真的眼神後,她投降了。「好吧,如果妳堅持的話…」 「我當然堅持!」說完就準備拉樹璃離去。 「副社長,你先指導社員,我很快就回來。」樹璃對薰幹說完,便跟著歐蒂娜離去。 枝織看著兩人消失的門口,握緊手裡的毛巾,眼裡充滿著意義不明的情緒… 「老師!老師妳在嗎?」保健室裡充斥著歐蒂娜的回音。(居然還有回音,到底有多大啊?) 「歐蒂娜,這個時間老師很忙的。」樹璃拿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也對,畢竟是社團時間嘛!這個時候受傷的人可多了!」歐蒂娜把辦公桌的抽屜打開,拿出藥櫃的鑰匙。 「妳對這裡的擺設好像很清楚?」樹璃看著歐蒂拿著鑰匙,打開藥櫃拿出藥品來。 「學姐也知道嘛,我以前常跑各個體育性社團,大小傷都會過來這裡擦藥,也算是常客了。」拿出棉花球,沾了點雙氧水。「聽說我住院時換了個保健室老師,只聽說是女老師。不過我出院後都不曾來過,所以也沒看過她,但幸好保健室的擺設都沒變。」把沾了雙氧水的棉花球往樹璃臉上的傷口擦去。 傷口接觸到雙氧水的刺痛感,讓樹璃不禁促緊眉頭。 歐蒂娜注意到樹璃的表情。「對、對不起!我太用力了嗎?」 「沒有,只是藥有點刺激。消毒好我們就走吧。」樹璃環顧四週,樣子顯的有點緊張。 「我們等老師回來,讓老師看看學姐的傷口。」歐蒂娜的口氣非常堅持。 「我已經來消毒了,弄完就走,我不想在這裡多留…」 保健室的門打開,打斷了樹璃的話。 一名女子走了進來,她穿著醫師的長袍,那橘色的秀髮又長又直。 女子一看到樹璃,便衝了過去,緊緊抱住她。「小璃璃~我好想妳喔~」 歐蒂娜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到了,呆在那裡,完全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老…師…可不可以…放開我…我好…難受…」樹璃被抱到透不過氣來。 「抱歉,小璃璃。」女子放開樹璃,看到樹璃臉上的傷口。「天啊!妳怎麼傷成這樣!?還有沒有其他地方受傷?」她捧起樹璃的臉仔細端詳著。 「不用擔心,就只有這裡。」樹璃指了指臉上傷。 「那就好。」女子再度抱住樹璃。「妳是我的寶貝,不要讓我太擔心…」 樹璃被抱的有點不好意思。「老師,妳不要這樣,這裡還有人在!」 「抱歉,請問妳是…」女子放開樹璃,看著歐蒂娜。 「妳、妳好,我叫天上歐蒂娜。」 女子微笑的跟歐蒂娜握手,那笑容讓歐蒂娜覺得很熟悉。 「妳好,我是新來的保健醫師,我叫琉璃。」 「老師,能不能麻煩妳幫學姐看一下傷口?」 「當然可以!」琉璃壓住想起身的樹璃。「把清水、碘酒、棉花棒、棉花球、紗布、貼布放在醫療車上,幫我推過來。」她仔細看著樹璃的傷口說。 歐蒂娜忙碌的把琉璃列的清單一一放置在醫療車上,推到琉璃身旁。 歐蒂娜看著正在幫樹璃處理傷口的琉璃。「老師跟學姐很熟嗎?」 把傷口再以清水擦拭,打了劑破傷風的針後並擦上碘酒。「熟,熟到不能再熟了!」看著樹璃因為藥性的刺痛而皺起的眉頭,她覺得很心痛。 「有沒有人說過老師跟學姐長的很像呢?」 「從小說到大。」蓋上紗布,貼上貼布。「因為我們是姐妹,長的像也是理所當然。」 「姐妹!?」 「對啊。」琉璃收拾善後完,坐到辦公椅上。「我姓有栖川,我沒說嗎?」 「妳忘記說了。」樹璃看著這個老是忘記報姓氏的姐姐。 「沒關係啦,知道名字就好了,姓氏不重要啦!」琉璃哈哈笑著。 歐蒂娜看著這兩個個性截然不同的姐妹,覺得很好玩。「老師跟學姐住在一起嗎?」 琉璃揮揮手。「沒有,我住在老師的宿舍裡。這麼久沒住在一起,突然一起住會很不習慣。」 樹璃突然站了起來。「老師,既然擦好藥了,我想先回去,我還有社團的事要忙。」 「喔,好。傷口不要碰到水,明天要回來換藥啊!」琉璃看著正要打開門的樹璃,笑彎了眼。 樹璃聽到後身體頓時僵住,她慢慢回過頭來。「這點小傷還需要回來換藥?」挑高的眉代表了她的不滿。「我可沒那個閒時間!」 「那妳又為什麼會為了這個小傷過來擦藥呢?」琉璃學她挑高了眉。 「要不是歐蒂娜堅持,我才不會過來!」此話一出,樹璃立即後悔了。因為她看到琉璃正用富饒趣味的眼神看著自己。 「妳好像很聽她的話嘛,既然如此…」琉璃站了起來,走到歐蒂娜的身邊,拍拍她的肩。「歐蒂娜,樹璃就拜託妳照顧了!」 「啊,什麼?」歐蒂娜完全處於狀況外。 「妳聽我說,歐蒂娜。」琉璃看著歐蒂娜。「樹璃非常不會照顧自己,即是受傷也不會擦藥,即使擦藥也不會換藥,照這個情形下去,萬一留下疤痕怎麼辦!所以,我要麻煩妳每天帶樹璃來換藥,直到她的傷口開始癒合為止。」 「放心好了,老師,我一定會帶她來換藥的!」一聽到有可能留下疤痕,歐蒂娜連忙點頭答應。 一旁的樹璃無奈的嘆了口氣。「真是…居然這麼簡單就被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