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遙遠的距離 緊靠的心-5

思考著靜為何會睡在床上並抱著自己的同時,志摩子發覺到自己緊抓著靜身上衣服的手。她趕緊把手鬆開,也大略清楚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依稀記得夢見有人要搶自己心愛的東西…所以她死命的抓緊。到最後,那個人也不跟她搶了…… 該、該不會…那時是靜大人想拉開自己的手!?天啊~我究竟是做了什麼!?丟臉死了!! 志摩子不禁抱住頭吶喊----當然,這是在內心裡做的。 她往上偷瞄靜熟睡的面孔,發現兩人的距離竟是如此的靠近,她幾乎可以聞到靜呼吸時所呼出的鼻息。 薔薇的淡香竄進了志摩子的鼻間,她不禁伸出手原本已收回的手,再度抓住靜的衣服。 悄悄的挪動身子,使自己更加的貼近靜,更溶入她的懷抱之中。 攝取著包圍著自己的薔薇淡香,志摩子輕嘆了口氣。 怎麼辦...我好像已經喜歡上這個懷抱了...明明才沒抱過幾次...這感覺到底是...... 「一大清早就嘆氣可是會讓幸運溜掉喔。」從頭上傳來一道聲音。 志摩子反射性的抬頭,發現靜笑盈盈的看著自己。 「早安。」靜瞇起眼,慵懶的說著。 因為剛睡醒的關係,喉嚨的乾澀讓靜的聲音變的沙啞又低沉,好似帶著魔力一般地充滿著磁性。 「早、早安。」怯怯的問著:「靜大人,我昨晚是不是...做了很失禮的舉動?」 哦~她還知道啊?靜微微的挑了挑眉----這是她在義大利養成的習慣,動作細小到連志摩子如此細心的人都沒察覺。 「也沒什麼...」摸了摸志摩子柔順的秀髮。「只不過妳躺在地上的棉被上睡著了,我把妳抱回床上,妳卻不讓我離開,緊抓著我的衣服。」聳聳肩。「就這樣。」 聽到與自己預測相差無幾的答案,志摩子低下頭,小聲的說著:「對、對不起。」 「用不著道歉。」靜笑著起身,開始更衣。「就跟我抱著妳睡的事打平吧。」雖然是妳自己鑽進來的----這句話靜並沒有說出口。 「還有,妳再不準備行嗎?會趕不上公車喔。」更衣完看著手錶的靜,對還坐在床上的志摩子道。 聞言,志摩子趕緊下床,開始做上學的準備。 志摩子發現靜這次回來真的改變了很多,不再像以前一樣對自己如此直言直語----因為靜給的台階是如此的漂亮,讓她可以很安穩的走下來。 「不用緊張,今天我載妳一程。」愉悅的聲音像唱頌瑪莉亞之心一樣傳至志摩子的耳朵。 「咦?」驚訝的抬頭,眼神對上了看著自己更衣的靜。 [ 謎:靜,妳怎麼可以偷看人家換衣服。 作:那哪叫偷看,那是正大光明的看!(喂) ] 看出志摩子的疑惑,靜輕笑道:「我說,今天我載妳一程。因為昨天跟聖大人約好了,今天有事相談。」 「是、是這樣子啊…」志摩子突然覺得胸口很難受,彷彿被人緊緊抓住心臟一樣。 這個感覺,一定是因為姐姐要跟靜大人見面的關係。志摩子在心中如此說服著自己。 志摩子扯出一抹笑容,對著靜說道:「不好意思,那就麻煩妳了,靜大人。」 殊不知自己的情緒變化絲毫沒有逃過靜的眼中,而那抹笑容在靜看來是那樣的苦澀…… 「謝謝妳送我到這來。」邊解安全帶,邊對靜道。 其實志摩子請靜在莉莉安的校門前100公尺就讓她下來,可是靜堅持要載她到校門口才肯放人,志摩子也只好依她了。 「You’re welcome.」執起志摩子的秀髮,輕點一吻。「It’s my pleasure to serve you.」 對靜突如其來無預警的動作,志摩子頓時臉紅。但在看到靜露出了像小孩子惡作劇成功般的笑容後,她隨即明白了一件事。 「靜大人真是壞心眼呢。」前言收回,靜大人根本就沒有改變!「妳這是在報復吧?對昨天的事。」 「哦?怎麼說?」靜有趣的看著志摩子。 「『我會趁別人忘記時來進行報復。』」志摩子學著靜的語氣說道,然後朝靜擺出了一副''我可記得清楚的很''的模樣。 「真高興,我在情人節約會時所說的話妳還記得。」靜微微的笑著。 「既然如此,我也要對妳報復!」志摩子像是槓上靜般,毫不猶豫就說了出來。「明天是假日,今晚我去住妳家!」 靜有點被志摩子冒出的話給嚇到,愣了一下,但她隨即換上一副淺笑。「好啊,那麼放學時我來接妳。」 「那校門口見。」志摩子下了車,對靜輕輕的點頭。「貴安。」 「貴安。」跟志摩子道別後,靜帶著一抹不明的笑容開車離去。 志摩子看著靜的車子轉往大學部停車場的方向時,聽到後方有著熟悉的聲音正在叫喚著她。 「貴安,白薔薇。」 轉過身,微笑的向眾夥伴問好。「貴安。」 「白薔薇,剛才那是靜大人吧?」由乃興奮的問。 「嗯。」志摩子輕輕的點頭,把昨晚父親是如何把靜留下來的狀況說了出來。 當然,今早的事並沒有說出口。現在想起來,志摩子的臉頰還會微微的發燙。 「所以靜大人才會送妳過來啊…」祐巳理解般的點頭。 由乃看著紅暈未消的志摩子,眼裡閃過一絲富饒興致的趣味。 三人早已跟令和祥子分開,緩慢地爬上了通往二年級教室的階梯。 「是啊。今天我還跟靜大人約好了要…啊!」話還沒說完的志摩子突然驚呼一聲。 由乃跟祐巳不禁對望了一下,才看向停下腳步的志摩子。 「怎麼了嗎?」二人不明白的問著。 「不…」志摩子繼續前進,打開教室的門。「只是想到今天要去靜大人家過夜,卻還沒準備東西而已。」 「喔…不過這真是太好了,白薔薇!」祐巳拉住志摩子的手。「這樣妳又能再多了解靜大人一些了!」 想到之前跟志摩子談到靜大人時,她所說的''『我想更了解靜大人,想知道她更多的事情。』''。面對著這樣的志摩子,祐巳不禁為她高興著。 「是啊,今晚再加上明天一整天…妳們可以''聊''很多''事''呢~」由乃促狹地說著。 姑且先不管由乃話裡的絃外之音,志摩子可以感受到二人替自己高興的那種關懷。 「謝謝。」淡淡的笑著,但她現在心理想的完全是另一件事----下車之後一直很在意的事。 『既然如此,我也要對妳報復!』『明天是假日,今晚我去住妳家!』 啊啊~她怎麼會這麼傻!?事先說出來就不算報復了啊!! 志摩子現在終於明白,靜在離去時的那抹笑容所代表的涵義… 「白薔薇大人!」 雖然同時出聲,但卻是兩道不同的聲音打斷了志摩子的思緒。 蔦子跟真美衝進了教室,一人手持相機,另一人手拿紙筆。「能請妳說明一下剛才在校門口的事情嗎?」 「為什麼靜大人會送妳來學校呢?她什麼時候回來的?」 一連串的問題接連不斷,志摩子開始忙於應付這個''蟹名 靜炫風'',卻不知自己已深陷其中...... ======================================================== 附錄 ~夜露妄想之從上上話開始就已經不小了的KUSO小劇場~(啥?) 1.此劇場秉持著KUSO是世界的真理之信念。 2.讓我們一起將KUSO文化發揚光大吧~哇哈哈哈~^口^ ======================================================== 話說上一回''推倒協會''之會長----靜留帶著''反推倒協會''的幹部們站在門口。 她優雅的說了一句:「哎呀呀~真是聽到了令人高興的話呢~」並微笑的看著眾人。 那接下來到底是… 「靜留!!」夏樹衝上前,緊張的看著她。「妳沒事吧?」 「夏樹…」靜留看著夏樹,嘴角揚起的是不同以往的淺笑。「我沒事…」那是只對夏樹一人才會有的溫柔笑容。 「…」夏樹低著頭,肩膀微微的顫抖著。 「夏樹?」靜留擔心的低下頭,想看清夏樹此時的表情。 此時,夏樹突然把靜留攬至身後,手上拿著不知何時呼喚出自己的雙槍。那是只有擁有HiME力量才會有的武器----魔導具,指著''反推倒協會''的幹部。 「既然妳們不仁在先,那休怪我不義!」冷淡的語氣自唇中吐出。此時夏樹身上散發著強烈的敵意。 看到這樣護著自己的夏樹,靜留固然高興。但她也明白現在並不是高興這件事的時候,再不阻止夏樹的話,恐怕…''反推倒協會''的幹部都會挨上好幾槍... 「夏樹。」靜留輕輕的抱住了護在自己身前的少女。「先把槍收起來好嗎?她們並沒有傷害到我。」柔聲的說著。 「可是…」夏樹回頭,望進了那雙只對自己流露出如此柔情的紅眸,夏樹妥協了。「好吧…」 「現在可以請妳們說明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待所有人都坐好以後,夏樹冷眼的掃視過''反推倒協會''的幹部,以極冰冷的語氣問著。 ''反推倒協會''的幹部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既然妳們不敢說,那就由我來說吧。」 靜留湊到夏樹的耳邊,耳語了一下。 夏樹愈聽臉變的愈紅。「妳們怎麼可以這樣做!?」聽完臉紅到不行的夏樹對著''反推倒協會''的幹部大喊。「居然還去請教靜留,這樣根本就違反了我們''反推倒協會''的會規啊!!」 「可是...不這麼做就無法反推啊!!」性子直的美朱很直接的說了出來。 [ 作:明明就是無腦... 美朱:妳說什麼!?(踹)作:哇啊啊啊~~~ ] 「就知道夏樹妳會反對,所以才不告訴妳的。」姬子小聲的說著:「還是說其實夏樹妳也想一起上課?」 這句話讓所有在場的人視線中在夏樹身上。 「這這這這這......」夏樹從脖子一路紅到耳根。 當她想大聲想反駁時卻愣住了----因為她看見所有的人都在等自己的反應。 夏樹陷入了兩難的狀態----說不想...既違反了''反推倒協會''當初所創立的宗旨,也代表了靜留沒有這個魅力...天知道夏樹多想推倒啊!!可是...說想推倒...靜留一定會親自指導,她可不想再領教無法下床、必須躺上一整天的滋味...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妳們都回去吧。」靜留適時的替夏樹解了圍。「回家記得要練習喔~」對著''反推倒協會''的幹部說道。 ''推倒協會''的幹部都知道會長絕對有留一手沒教。回家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捉弄的滋味了----這是她們內心的想法... 「會長都這麼說了...我們就回去吧。」''推倒協會''的幹部把自家的小受領了後,離開了這個房間。 「真是的...話說回來...」志摩子關上房門,看著靜留。「也難怪夏樹會那麼緊張,妳自己看。」志摩子把留書遞給了靜留。 「...」默默的看著紙張上用報紙剪貼的字句。「不過...託了這個的福...」靜留嫣然一笑。「我才能聽到夏樹說出那句話。」 「///」什麼也沒講,夏樹臉紅到不敢看靜留,所以她低頭盯著地板。 「吶,夏樹...」 「什、什麼事?」聲音像卡在喉嚨般,夏樹回的很小聲。 「妳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雖然臉上帶著淺笑,但此時靜留十分的緊張。 「!!當然都是真的!!」聽到靜留這麼問的夏樹猛然抬起頭,大聲的說著:「會讓我有這種想法的只有靜留一個!!」 靜留對夏樹的反應微微的楞了一下,隨展開美麗的笑容,抱住夏樹。「呵呵呵~我最喜歡夏樹了~」她輕輕的笑著。 「笨、笨蛋!!」夏樹臉紅到不知所措,只能以這句話來回應。 「是是~夏樹說的都對~我是笨蛋~」把頭靠在夏樹的肩膀上,靜留咯咯的笑著。 不打擾兩人的志摩子,走進浴室看靜的情況。 「啊啦...」她發現靜坐在地上,靠著分離式的浴門睡著了。 「真是的...」臉上揚起了一抹寵溺的笑容,志摩子在不打擾沈浸在自我世界的兩人的情況下,把靜帶離了''L.M. MOTEL''。 ※未完 P.S.總感覺愈來愈不KUSO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