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4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遙遠的距離 緊靠的心-3

「那麼,妳們要怎麼辦?」祥子問著靜跟志摩子。 「感謝妳的好意,不過我是開車過來的。」指著令跟由乃剛才走的方向。「車子就停在那邊,離這裡不遠。」 「是嗎…」祥子輕輕撥了撥漆黑柔順的長髮,看著志摩子。「志摩子呢?」 靜的手搭上志摩子的肩。「我會送她回去的。」 見狀,祥子領首。「那就麻煩妳了。」打開了車門,回頭對著靜說道:「希望我們還能夠再見面,靜同學。」 「我也希望,祥子同學。」輕道出莉莉安慣用的招呼用語。「貴安。」 「貴安。」祥子露出一抹微笑,禮貌的點頭,坐上了車子。 『好好加油啊。』祐巳在經過志摩子身旁時小聲的說著。 向兩人打完招呼,祐巳坐上小笠原家的車子。沒多久,車子就消失在兩人的視線之內。 「我們也走吧。」靜對著身旁比自己嬌小的少女道。 「靜大人...」志摩子跟上靜的腳步。「為什麼...要那麼說?」 靜停了下來。「妳是在指什麼事?」回過頭,深琥珀色的瞳眸對上志摩子充滿疑惑的雙眸。 志摩子迎上靜的視線,看見有如陳年檀木般的深琥珀色瞳眸裡充滿著關心與理解的色彩,志摩子頓時心念一轉,避開了靜的視線,改口問道:「為什麼要送我回家?」 靜並沒有回答,就這樣沉默著,而志摩子在突然寂靜下來的氣氛裡也不知該如何開口,但她卻有種一直被靜注視著的感覺...... 為什麼?為什麼心會跳的如此的快速?這種感覺到底是...... 就在志摩子快被如此寂靜的氣氛給壓到喘不過氣、以為自己的心臟要停止時,她突然感覺到手被人碰觸了一下。 志摩子抬起頭,看著原本應該在自己手上的書包現在卻被靜提著。 「天候已經開始轉涼了,要穿暖一點啊...」靜一邊說著,一邊握住志摩子的手。「都變的這麼冰冷了...」 接著,她的手就這樣抓著志摩子的手,塞進了大衣的口袋。「瞧,這樣不就暖和多了。」看著一臉驚訝的志摩子,溫柔的說著。 [ 作:我承認,這一段我是有點小小的抄襲TV版情人節聖跟志摩子那篇... 謎:還敢說... ] 志摩子愣了一下,微微的臉紅。 靜對志摩子的反應感到意外,很顯然的,志摩子的這種反應並不在她的預料之內。 不過...這個結果還算不錯......靜瞄了一眼志摩子,嘴角勾起一抹優雅的弧度。 二人開始繼續向前走去。 「就妳剛才的問題...」 「嗯?」 正在繫安全帶的志摩子抬頭看著沒頭沒腦冒出這句話的靜。 看出志摩子的不解,靜笑了一下。「我說,有誰會讓這麼漂亮的女生在這麼晚的時間一個人等公車呢?至少我就不會。」 排氣孔吐著白煙,車子往另一方向駛去。 志摩子頓時瞭解靜在說些什麼。 「只要是漂亮的女生...靜大人就會送她回家嗎?」 雖然高興靜願意回答,卻也因為這樣的答案而感到苦澀。 為什麼...會有這種討厭的感覺... 嗯?怎麼好像聞到酸酸的味道? 靜瞄了下坐在身旁的志摩子,發覺志摩子的心情全表現在臉上了。 [ 謎:被祐巳傳染百面了啦~ 作:快!直接在車上撲倒啊~~~~(拖出去毆) ] 「不...」 紅燈,車子停了下來。 趁著等紅燈這少數幾秒的時間,靜以極溫柔的語氣,湊到志摩子的耳邊,輕笑道:「妳有幸成為第一個。」 溫熱的氣息吹拂在耳邊,加上靜話語中如此明顯的意思,讓志摩子的臉又紅了起來。 我怎麼會變得這麼奇怪......感覺到臉部溫度上升,志摩子再度低下頭,完全不敢看身邊的人。 街道上很安靜,只聽的見車子引擎隆隆作響的聲音。 此時志摩子不禁開始懷疑,是否全世界的人、事、物都消失不見,就只有她們二人還存活著?當然,也包括這台她正坐著的車。 突然,一道聲音打破了如此的寂靜。 「其實...妳原本是想問我為什麼要替妳們辯護,是吧?」 猛然的抬起頭,志摩子的眼神中充滿著詫異,看著正對她露出理解笑容的靜。 「我耽誤到妳們原本就是事實,不是嗎?」這小女孩還是跟以前一樣,容易讓人看穿她的心思。 [ 謎:靜大人妳厲害啊~我都無法看穿耶... 作:(爬回來)怎麼還沒撲倒啊?囉哩囉唆一大堆的...啊~~~~~~~~~(再度被拖出去) ] 「可是...我們並沒有...」 「停!」以食指點住了志摩子的唇,不讓她繼續說下去。「這叫善意的謊言。祥子同學她們不再追究不是很好嗎,妳就不要再說了。」 「嗯...」輕輕的點頭。 綠燈,車子繼續緩緩前進。 ======================================================== 附錄 ~夜露妄想之KUSO小劇場~(啥?) 1.此劇場秉持著KUSO是世界的真理之信念。 2.讓我們一起將KUSO文化發揚光大吧~哇哈哈哈~^口^ ======================================================== 話說上上話(第一話附錄)志摩子打昏了一位女子,就這樣扛著女子溜(?)走了。 志摩子究竟把女子帶去何方了呢? 在某個地方裡的潔白大床上躺著一名黑髮女子。 那白如蠶絲、輕如羽毛般的棉被,以及柔如皮毛、軟如水般的床墊和枕頭,在在敘說著這張床是高等好貨。 可,在如此舒適的床上,黑髮女子卻緊皺眉頭。 不知是睡不舒適?(沒睡過如此高等貨?)或是做了惡夢? 「嗯...」女子輕吟一聲,眉頭皺的更緊了。 坐在床邊的志摩子伸手想撫平那皺緊的眉頭,女子卻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 「這裡...是哪裡...」 看著自己所不認識的天花板,女子起身,想確認一下自己在什麼地方。 「痛!」沒由來的從後腦杓傳出陣陣的刺痛,女子一手支撐著身體,另一手撫著後腦杓的腫包。 [ 作:奇怪,為什麼沒被打到的後腦杓會出現腫包呢? 謎:這個嘛...誰知道...] 「靜大人,妳沒事吧?」志摩子看著靜的舉動,擔心道。 [ 作:明明就是自己打的... 謎:對咩對咩...(拼命點頭) ] 愣愣的看著志摩子幾秒。 「志摩子…為什麼會在這裡?」 [ 作:靜…問題不在這裡吧… 謎:她已經被打到昏頭昏腦了… ] 志摩子甜甜一笑(奸笑?)。「我看見妳不知道是不是太累的關係而倒在學校裡,所以就帶妳來這裡休息。」把靜落到眼前的瀏海撥開。「時間還早,妳就再多休息一下。」 「原來是這樣子啊...」奇怪...我怎麼記得好像是有人把我給打昏的?算了...是我記錯了吧... 靜點點頭,原本正要聽話的躺下去,卻發現身上穿的並不是原本的衣服,而是…浴袍!! 「這這這這...」靜拉緊因為腰帶沒繫好而露出一大片雪白肌膚的寬鬆浴袍,並臉紅的環顧四周。 從沒見過的家具擺飾,從沒見過的房間,而這幾眼已經讓靜知道自己身處在什麼地方。 她拿起床頭旁的便條紙。''L.M. MOTEL''----這是便條紙上所印的字樣。 冷汗開始冒出,不解的看著正在倒飲料的志摩子。 「那個…志摩子…」 聽到靜的叫喚,身上也穿著浴袍的志摩子轉過身來。「什麼事,靜大人?」 「我的衣服…」 「是我換的啊。」很理所當然的回答。「正所謂入境隨俗嘛~」 [ 作:志、志摩子…話不能這樣說吧… 謎:這句話用在這邊很怪耶…] 「不說這個了。」搖了搖手上剛倒的飲料。「躺了這麼久,一定口渴了吧。喝點東西如何?」 「嗯…好…」靜覺得需要喝點東西讓頭腦清醒一點,好思考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一個杯子遞到靜的面前。 「謝謝。」原本在想事情的靜,抬頭正想接過杯子時,嘴巴卻被一個異樣柔軟的東西給堵住了。 「唔…嗯…」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志摩子放大的臉,她感覺到一股辛辣的液體流進口中----是酒! 所有短路的神經瞬間連接起來,靜頓時明白這一連串的事究竟是何人所為。 靜掙扎的想推開志摩子,無奈的是,志摩子那纖細身子像是隱藏著巨大力量般,緊緊扣住那不知何時已經被她納在懷中的身軀。 這個吻一直持續到志摩子把口中的酒送完才結束。 「噗啊…哈…哈…」靜喘著大氣,臉頰因為剛才的酒跟吻變得更加的艷紅。 「還口渴嗎?要不要再來一次?」看著靜這副模樣,志摩子滿意的問著。 「不、不了…」開玩笑,如果再來一次,她不就要被''吃掉''了嗎!? [ 謎:奇怪,這不是KUSO文嗎?怎麼會搞到這邊來? 作:這…我也不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耶…(毆) ] 「那麼…」志摩子把跟靜的距離拉近。「我們就來談正事吧。」 「什麼正事?」靜稍稍的把距離拉開,想更靠近床邊,好等一下''落跑''。 志摩子像是察覺靜的企圖般扣住靜的肩膀,讓靜動彈不得,並以極溫柔的語氣,湊到靜的耳邊,輕道:「妳明知道我在說什麼…」 溫熱的氣息吹拂在耳邊,令靜的身體竄過一陣酥麻感。「我、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 因為這一陣酥麻的感覺,令靜的思緒飄遠,說話也變的有氣無力----神經又短路了。 見到靜的反應,志摩子隨即悲傷的掩面。「妳明明說過回來後要先來看我,可是妳根本就沒做到!妳太過分了!」 被志摩子這悲傷的聲音一嚇,靜的思緒拉了回來。「志摩子…」她不知所措的看著正在哭泣的志摩子,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只好輕拍志摩子顫抖的身軀。 是的,再加上身體的顫抖,看起來的確就像在哭一樣,可是剛才神經又短路的靜大人怎麼可能會察覺到志摩子是裝出來的呢。 「對不起…我並沒有遵守約定,我先去看了聖大人了…對不起…」低著頭懺悔。 「那麼…妳說…妳要怎麼補償我?」 志摩子的聲音沙啞且顫抖,聽起來的確是在哭的聲音,不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她是裝的。但是,很不巧,現在我們的靜大人很明顯的眼睛是被矇住的。 「這…」靜苦惱的看著志摩子。「妳說什麼我就做什麼,好嗎?」 從臉跟手掌之間傳出小小的聲音。「真的?」 「真的。」點頭,表示自己的決心。「所以,妳不要再哭了。」 「既然如此…」志摩子一個快速的翻身,壓住了靜。「妳就好好接受我的處罰吧。」 看著志摩子甜甜的笑容,加上完全沒有眼淚痕跡的臉頰,靜這時才知道----她.上.當.了!! 「呵呵~既然靜大人都答應隨我了,那麼…」嘴角的笑容有加深的趨勢。 「我就不客氣的開動囉~」 「等等!志摩子,妳冷靜點!」推著手已經不規矩的志摩子。「除了這個以外,我什麼都答應妳!」 志摩子停了下來。「可是,靜大人剛才並沒有說這個不行啊…」眼神頓時覆上了一層憂傷。「還是說…妳又想毀約了…」 見到志摩子這樣,靜的心頓時揪緊。「也不是這樣啦…」她不喜歡從志摩子眼中看到這樣的情緒。 「那就沒問題啦~」志摩子瞇起眼睛,笑容變的更甜了。「所有抗議皆予駁回~開動~(大心)」 「啊~~~~~~」 淒慘的叫聲傳遍了''L.M. MOTEL''的每個角落。 可憐的靜,合掌。 ※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