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4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遙遠的距離 緊靠的心-2

「5點25分...」 意外的,說話的並不是祥子。 志摩子疑惑的看向發聲處,看見正在看錶的祐巳抬起頭來,微笑的看著自己,而祥子坐在祐巳身旁,一派悠閒地喝著紅茶。 「就連跟乃梨子同班的可南子和瞳子都能準時在約定的5點之前過來...白薔薇,能說明一下妳們晚到的原因嗎?」祐巳微笑的問著。 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站在門口的志摩子及乃梨子心裡想的是同一件事----為什麼平時擔任問話者的祥子今天沉默了,反而換成平常沉默的祐巳在問話? 「白薔薇?」 志摩子回神,看著叫著自己的由乃,想到大家還在等待的回答,連忙慌張的說著:「真、真的很抱歉,這是因為...」 一道聲音出現打斷了志摩子的話,而聲音的主人同時出現在志摩子身後。「這是因為我跟她們問了一些事情而耽誤到了她們的時間。」 「黑薔薇大人!」祐巳驚呼道。 女子把志摩子跟乃梨子推進門內,關上門。「祐巳同學,我已經不在莉莉安唸書了,用不著稱呼我以前的名號吧。」她淡淡的笑著。 可南子、瞳子以及乃梨子這些在女子離開學園後才進來的新生,但卻也聽過莉莉安歌姬的傳聞。如今傳聞中的歌姬就站在眼前,三人不禁瞪大了眼睛,好好的瞧個仔細。 「貴安,靜同學,將近一年不見了吧。」祥子放下瓷杯,露出了笑容。 蟹名 靜以笑容回應。「貴安。一年不見,這裡好像更熱鬧了。」 「是啊。妳先請坐,靜大人。」祐巳回頭跟站在身後目瞪口呆的二位花蕾說道:「可南子、瞳子,麻煩妳們泡茶,並準備點心。」 「好的,姐姐。」「是的,紅薔薇大人。」被祐巳喚回神的二人走到流理台開始準備。 志摩子隨著靜就坐,而乃梨子走到流理台去幫忙。 「妳剛才說是妳耽誤了白薔薇...這是怎麼回事?」由乃繼續先前的話題。 「是這樣子的...」靜看了志摩子一眼,不急不徐地回答:「我在前往校舍的路上剛好巧遇白薔薇姐妹。由於我要去拜訪之前在音樂上指導我的恩師,就請她們帶了一下路。因個人私事而耽誤到白薔薇姐妹的時間,我深感抱歉。」 對長久在莉莉安就讀的蟹名 靜來說,她不可能不知道教職員辦公室的位置。教職員辦公室的位置既不會變動,裡頭的教師座位也不會變動;即使教師座位有所更動,她只要詢問辦公室裡頭的教職員即可,根本就不需要請白薔薇姐妹帶路。 靜這樣的回答,二、三年級生在心裡都有很明確的答案----袒護。 而靜的意圖如此明顯,大家也就不再追問下去。 「請喝茶。」可南子將紅茶放在靜的面前。「需要牛奶或砂糖嗎?」 「牛奶就好,謝謝。」 瞳子把牛奶送上,乃梨子將點心放置於桌面中央。 靜看著沒見過的三人,眼光停留在最高的少女身上。「妳是細川 可南子,紅薔薇花蕾。」笑著看了一下可南子驚訝的表情,接下來看著有著捲髮的少女。「而妳是松平 瞳子,黃薔薇花蕾。」最後,視線轉移到黑髮的少女身上,對上了少女的眼睛。「二條 乃梨子...白薔薇花蕾...」深琥珀色的雙眸裡有著複雜的顏色,讓人猜不透她在想些什麼。 [ 作:因為劇情需要,所以設定可南子是紅薔薇花蕾,而瞳子是黃薔薇花蕾(其實是因為懶的想新名字出來...= =) 謎:還敢說!(飛踢)] 乃梨子打了個冷顫,她總覺得那種眼神好像是在打量自己,全身上下都被看穿了的感覺。 「真不錯啊,志摩子、不,白薔薇大人認了一個好妹妹呢。」靜咯咯的笑了出來。 聽到這句話的志摩子似乎顫了一下,這細小的動作幾乎沒人發現,但...靜跟乃梨子卻注意到了----不知道是因為靜認為乃梨子是不錯的妹妹的關係,還是因為...靜對她稱呼改變的關係... 「是白薔薇在信上告訴妳的吧。」身為志摩子的好友,由乃首先想到靜會知道的原因便是這個。 靜拿起茶來輕啜一口。「我們在信上的確說了蠻多事...」放下茶杯,興致盎然的看著志摩子。「總之,白薔薇大人認了妹妹後,做起事來似乎都比較帶勁了。」 「啊,時間不早了。」祐巳看著手錶說道:「今天就先就此解散吧。」 「可是...」志摩子不明白的問:「今天還沒討論到任何事情啊。」 「沒關係的。」一直不語的令插話進來。「今天原本就沒什麼事項要討論,要大家5點在薔薇館集合只是為了一件事。」 「不過...」祥子的聲音悠悠的響起。「以後不再需要了。」 「姐姐!?」祐巳驚訝的看著祥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乃梨子問著身旁的可南子。 可南子嘆了一口氣。「這是前紅薔薇給姐姐的測試,最近姐姐還因為訓練而住在前紅薔薇的家裡...」有點不滿的低咕著。 「那麼...」志摩子看著祥子,問道:「又為什麼說不再需要了?」 祥子揉著祐巳垂下的髮絲。「因為我發現祐巳完全不適合這樣...」另一隻手撫上了祐巳的臉。「妳只要保持像以前一樣就好了。」 祐巳被祥子的舉動弄得滿臉通紅,說話也變得結巴。「是、是的。」 「該走了,不然天色會變的更暗的。」令看著窗外,擔心的說。 「在走之前...」靜拿出了三包東西,交給了三薔薇。「恭喜當選薔薇大人。」接著,又拿了二包東西交給前薔薇。「恭賀畢業。」最後,也拿了三包東西給了花蕾。「這是見面禮。」 祥子感謝似的點了個頭。「勞妳費心了。」 「哪裡。」靜揮揮手,微笑的看著收到禮物而滿臉驚喜的大家。 「我們走吧。」由乃把禮物放進書包裡,打開門正準備出去時,卻被一個聲音給叫住了。 「那個...姐姐...」聲音的主人正是瞳子。 「怎麼了,瞳子?」看見瞳子的舉動,所有的人心中都出現了疑問。 「是這樣的...」瞳子清了清喉,左抓著可南子,右拉著乃梨子。「我們三個要留下來整理,晚點才回去。」 『瞳子,妳做什麼啦!?』可南子小聲的唸著。 『我們可沒答應耶!』乃梨子也以不滿的口氣抱怨著。 『我有話要跟妳們說啦!不能讓姐姐們聽到的事。』 二人一聽到是這樣,便安靜了下來。 「那...不好意思,就麻煩妳們了。貴安。」 「貴安。」三人齊聲說道。 除了瞳子三人以外,其他人全走了出去... 乃梨子快步的走在銀杏道上,想著今天所接收到的資訊。 一顆杏果掉了下來,滾到她的腳邊。 乃梨子停下腳步,呆呆的看著志摩子最愛的杏果。 『難道妳都不擔心嗎!?』 腦袋裡浮現出瞳子剛才問話的模樣----雙手叉腰,理直氣壯的樣子,活像個正在詢問犯人的警官。 『就妳剛才說白薔薇大人的那些反應,可見黑薔薇大人對她的影響力很大...妳要多注意啊。』 可南子擔憂的表情也浮現出來。 『謝謝妳們的關心。不過,我想...姐姐也會希望她跟靜大人之間的事是由她們自己解決,所以我不會去過問。』 講的真好聽......乃梨子在心裡嘲笑著自己。 我當然擔心啊...但她們之間的事...我這個外人是不能插手的......悶悶的想著。 突然,乃梨子的腦袋裡閃過某樣東西。 「糟了!」 乃梨子轉過身,往薔薇館的方向跑去。 希望瞳子她們還沒回去,有東西必須交給她們......乃梨子邊跑邊想起瞳子說還有事要跟可南子說,所以要自己先回去。 「呼...呼......太遲了嗎......」乃梨子看著沒有一絲燈光的薔薇館。 只好明天再拿給她們了......嘆了口氣,乃梨子轉身離去,殊不知自己的一舉一動全落在位於薔薇館的二樓的兩人眼裡...... ======================================================== 附錄 ~夜露妄想之KUSO小劇場~(啥?) 1.此劇場秉持著KUSO是世界的真理之信念。 2.讓我們一起將KUSO文化發揚光大吧~哇哈哈哈~^口^ ======================================================== 話說上一話志摩子打昏了一位女子,就這樣扛著女子溜(?)走了,並丟下乃梨子一人(自生自滅?)。 接下來,乃梨子該如何善後呢? 到達薔薇館以後,乃梨子老實的轉達志摩子的話。 「所以...就是這樣...」乃梨子說完之後,所有的人都不出聲,陷入了沉默。 沉默了將近10秒,由乃開口說話了。 「白薔薇真是太詐了!竟然拉著黑薔薇大人去快活!」小不高興的說著。 「由、由乃…」令無奈的看著這個總是語出驚人的妹妹。 祐巳嘆了口氣。「終究還是下手了嗎...明明叫她要忍耐的...」 「不管如何,既然老師都這樣說了...」祥子站了起來。「那我們就此解散吧。」 瞳子舉起手來。「請等一下,我有問題請教。」清了清喉嚨。「所謂的黑薔薇是指莉莉安有名的歌姬----蟹名 靜是吧?」 「沒錯。」令看著瞳子。「怎麼了?」 「不...」可南子接話了。「只是覺得她對白薔薇大人的影響好像還蠻大的。」 祐巳點頭。「是的。會讓白薔薇有這種反應的也就只有靜大人了。」微笑的問著:「還有什麼問題嗎?」 「那麼...」乃梨子看著祐巳。「能否告訴我所謂的課程跟老師是什麼?」乃梨子總有不問清楚會非常不安,可問清楚會更慘的感覺----但她還是想知道。 可南子跟瞳子也看著祐巳,等待著答案。 「老師是指白薔薇啊。」由乃很理所當然的替祐巳回答。「也難怪身為花蕾的妳們不知道。這是在妳們進來薔薇館之前一直有的課程,而前一陣子因為進行第二階段的實習部分,只要交報告就好,所以沒有上課。」歇了口氣,繼續說道:「從今天開始就要進入課程的第三階段,可是白薔薇居然落跑了,虧我那麼期待的說...」嘴角微嘟,稍稍的不滿。 「所謂的課程就是指這個。」祥子從書包裡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書,遞給了乃梨子。 瞳子跟可南子湊到乃梨子身旁,一起看著書名。 ''完全厚黑學之智慧型罪犯與羔羊之間的吃與被吃實錄大全----高級篇第三版 卡尼那出版社發行'' * 此書名來自Sakuya大的瑪凝同人本----Song of Praise 之第13頁的''同看一本書'' * [ 作:Sakuya大~對不起~(泣奔) 謎:= =||| ] 三人頓時陷入沉默,而乃梨子這時才感覺到志摩子真是深不可測啊~ 「該走了,不然天色會變的更暗的。」令看著窗外,擔心的說。 「等、等等!」乃梨子提高志摩子遺忘的東西。「說不定姐姐還會回來拿書包啊!」 噗嗤!由乃笑了出來。 「不可能的啦~因為她現在肯定在對黑薔薇大人──嗶(謎)───跟────嗶(很謎)─────還有──────嗶(非常謎)───────呢~這一弄(?)可要花很~久的時間,怎麼可能還有空閒回來拿書包。」 除了由乃以外,所有人的臉幾乎都變得通紅。 [ 作:恐怖啊,由乃... 謎:女生講這種話太不雅了吧... ] 「黃薔薇,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妳不用說的那麼明白吧!?」祐巳瞋了由乃一眼,接著看向乃梨子。「妳不是知道白薔薇的家在哪裡嗎,妳送回去給她好了。」由於滿臉通紅的關係,說話的聲調也變的比較小聲。 「好吧,也只能這麼做了。」乃梨子也是臉紅通通的,點頭答應。 ※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