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2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初歌出書贊助文(完)

在門被關上的那一剎那,床上的女子就睜開了眼睛,但她背對著門,所以藍髮女子並沒有發覺。起身,女子撫著身邊床單上的皺痕,感受著還未散去的體溫。 ────好溫暖…… 女子倒向身旁的位子,貼著枕頭,攝取著那熟悉的香味。 夏姬的體溫、夏姬的味道……這是她以前一直不敢奢求的,但是現在她就在自己身邊。感覺……是如此地不真實……好似以往的夢境般…… 以往許多的夜晚,她都在夢中踩著幸福的雲朵,下一刻身子卻急速下墜,然後滿頭大汗地驚醒過來。 女子的身體漸漸發顫起來。 她怕。 她好怕,怕這真的只是一場夢境。怕自己只要一伸出手抱緊,就會輕易破裂碎掉的夢境…… 透明又略帶鹹味名為眼淚的液體,自眼眶流出,滑下臉龐,滴落手背,直至浸濕了枕頭。 看著自己的傑作,夏姬高興地步向了房間。小心打開房門,夏姬輕手輕腳走近床邊。原本堆滿笑容的臉在見到枕頭上不自然的水漬後褪去,換上眉頭深鎖的擔憂。手拂去床上女子額前淩亂的淡棕髮絲,指腹觸摸到異常的溼滑與冰涼,這使夏姬極為不滿意地將床上的人扳過身來。 ────卻見到女子眼角有淚,滿頭大汗一副痛苦的表情。 「靜留!」 夏姬慌張地叫喚著女子的名字。叫了好多聲都沒有反應,夏姬正準備使用強硬手段時,聽到了極細微的咕噥聲。女子緩緩睜開了眼睛,閃著霧氣的迷濛赤眸眨了幾下。 「啊…是夏姬啊……」 女子淡淡地笑了,伸手擁住夏姬。 「怎麼這個表情呢?」 被女子抱著的夏姬感到莫名的恐懼,因為她的身體異常冰冷。夏姬用力地回抱著女子,女子咯咯輕笑著,騰出一隻手來安撫地拍著夏姬的背脊,動作非常輕柔。 「發生什麼事讓夏姬這麼緊張呢?」 女子輕淡溫柔的語調,稍稍化解了盤據在夏姬心頭的不安。放開了中的女子,夏姬正色看著她。 「靜留,妳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被喚為靜留的女子疑惑地偏著頭。 「沒有啊,並沒有哪裡不舒服。為什麼夏姬會這麼說呢?」 在床頭抽了幾張面紙,拭去了靜留額上的汗水以及眼角殘留的眼淚。然後,拿到靜留面前。 「那麼,這些是什麼?」 靜留看著面紙,悠悠地嘆了口氣。 「就說沒什麼了……夏姬不要這麼擔心,好嗎?」 聽到靜留的回話,夏姬的面容更顯得深沉。 「靜留,不管怎麼樣,我都必須知道妳的狀況。」 略微嚴厲的質問語氣,讓靜留微微地蹙起眉頭。 「最近,夏姬的早出晚歸我都不過問了,我不想說的夏姬也別逼我說好嗎?」 沒想到靜留會這樣子回答,夏姬的不滿被挑了起來。 「我會早出晚歸也是有正當的理由,妳憑什麼把這二件事混為一談?」 低低的輕笑聲響了起來,夏姬看到變為黯淡的赤眸才驚覺自己說錯話了。 「是啊,憑什麼呢?我確實沒有這個權利呢……抱歉吶,夏姬。」 靜留自嘲的笑容,讓夏姬驚慌了。 「等等,靜留!」 夏姬沒有抓住起身的靜留,而靜留只在一個微笑之後,走進了浴室。 「可惡!」 夏姬一記重拳打在床上,柔軟的床鋪吸收了絕大部分的衝擊力,發出一記悶聲。水聲開始浴室的方向傳來,而夏姬則是抱著頭,懊惱地看著浴室。   * * * 嘩啦的水聲,迴盪在密閉的浴室裡。任由蓮蓬頭的水柱拍打著自己的身軀,靜留開始回想剛才的事情。 ────有些失控了呢。 睜開了眼,瑰紅色的眼瞳變得極為黯淡。靜留想起一開始的單戀,媛祭時單方面的告白,到最近的心意相通,進而開始了同居生活。可是…… 淡色的眉不自覺微皺起來。 夏姬最近每天都早出晚歸,只除了生日那次,待在家裡與舞衣同學號召的HiME戰隊慶祝外,其餘時間只要一有空就往外跑。對夏姬一向敏感的靜留當然察覺到了這不尋常的舉動,只是夏姬沒有主動說明,靜留也就不去探究。雖然在這期間,靜留有稍微提及夏姬最近都不陪自己而老是往外頭跑,夏姬都找了各種理由搪塞過去。 夏姬刻意的隱瞞,讓靜留與夏姬在一起而生的喜悅瞬間被不安給取代。 每過一天,不安就持續增長。 夏姬是不是改變心意了?夏姬是不是另有喜歡的人了?夏姬是不是──── 無法再繼續細想下去,靜留環起手抱緊了身子,在溫熱的水柱噴灑下顫抖著。 藤乃靜留,再次活在被不安包圍的恐懼中。 靜留一邊擦拭著頭髮,一邊想著該如何為自己剛才的失控向夏姬道歉。但才剛走出浴室,就發現房間裡極為安靜。 「夏姬?」 一邊叫喚著愛人的名字,靜留拿下頭上的浴巾,發現倒臥在床上的藍色身影。揚起一抹寵溺的微笑,靜留為夏姬蓋上被子。 反正,也不急於這一時,等夏姬醒來再好好道歉吧。 為了不打擾到夏姬,靜留拿吹風機走出房間。然後,靜留在外頭發現了讓自己極為震驚的事。 眼前是延伸出去的無盡黑暗。 夏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來到這個詭異的地方,等到睜開眼睛適應後,自己就已經身處在這個漆黑的空間。 在這樣的處境下,夏姬利用常年訓練下在黑暗中依舊銳利的雙眼稍微勘查了半徑一百公尺內的情況。 遼闊,平坦,寂靜,黑暗。 夏姬不曉得自己究竟在這裡待了多久的時間,因為在這樣的黑暗裡待久了,時間與方向感都會失準,想找出為何置身於此的原因,卻又不敢貿然行動。 總之,得擬定出對策才行。 在夏姬思索時,從遠處響起了極為細小的聲音,聽力靈敏的夏姬頓時繃緊了神經,仔細聆聽。過了一會兒,夏姬便辨認出那是腳步聲,而且還朝自己這個方向而來,於此同時,夏姬的眼裡刺入了一道光,已經適應黑暗的眼睛無法接受這麼突然的亮光,但夏姬並沒有把眼睛閉上,反而是舉起了手擋在瞇起的眼前。 亮光隨著逐漸靠近的腳步聲變大,夏姬也看清了在亮光中的人影。 訝異,喜悅。 即使逆光,夏姬也絕不會認錯,那個是自己的學姐、朋友,然後最近成為戀人的人。 ────那位受眾人景仰的藤乃靜留。 「靜留!」 夏姬露出喜悅的笑容,叫著那再熟悉不過的名字,她能想像到等一下自己會被自己的戀人抱住,然後像平常一樣被戲弄一番。 但,事情往往出乎於意料之外。靜留走到夏姬面前,給了一個微笑後,就逕自邁開步伐。 沒想到靜留這種反應的夏姬愣了,接著慌張地持續叫喊那自己絕不可能唸錯的名字。可靜留頭也沒回,就這樣一直朝遠方走去,也一併帶走了自己所帶來的光芒。驚恐的夏姬抱住自個的身子,絕望地跪下,然後──── 空間裡再度陷入黑暗的世界,卻不再寂靜。這次,多了啜泣的聲音…… 靜留一進房間便看見夏姬緊抓著被子,臉難受地皺在一起,淚流滿面的可憐模樣。一向不為所動的藤乃靜留,只有遇上玖我夏姬才會失了方向、亂了方寸。 「夏姬!」 靜留坐到了床邊,輕拍著夏姬的面頰。 「醒醒,夏姬,妳做惡夢了。」 痛苦的呢喃,斷續傳進了靜留的耳朵,靜留心頭一緊,拍著面頰的力道略增了不少。在靜留的努力叫喚下,夏姬睜開了霧滿水氣的眼。 「靜…留……?」 以往有神的蒼翠瞳眸,如今卻變為深海底藻類般的墨綠色,失焦的眼瞳映照出靜留憂心的模樣。 「夏姬,是我。」 抱住了眼神渙散無法聚焦的藍髮少女,靜留輕聲安撫著還未清醒的夏姬。 「沒事了,夏姬,我在這裡,沒事了……」 輕柔的動作,溫柔的語調,墨綠色的瞳眸在這二項的加乘效果下逐漸回焦,變回最初的蒼翠。垂落的手臂回抱住抱著自己的溫暖身軀,臉頰埋進了肩頭,輕聲低語著。 「太好了……原來只是一場夢……」 感受到懷中身軀的顫抖,靜留的手輕拍著夏姬的背。 「夏姬願意告訴我夢見什麼嗎?」 瞬間僵硬的反應,讓靜留明白了這對夏姬來說,非常難以啟齒。不自覺輕嘆口氣,靜留放開了懷中的女子。 「如果夏姬不方便說的話,沒關係的。」 「不。」 快速的否決,讓靜留感到詫異。 「靜留,請妳,一定要聽我說。」 蒼翠的眼瞳,透露出了認真、後悔,以及……害怕失去的恐懼。讀懂了蒼翠眼瞳的複雜情緒,靜留點頭。 「好,我聽妳說。」 黑暗,光明,毫不留念的離去,被遺留下來的人。 夏姬的述說,靜留靜靜聆聽著。故事終結,夏姬抬起蒼翠看著豔紅。 「靜留,妳…不會像夢中一樣離開我…對吧…?」 不確定的口吻與語氣,加上臉上哀怨的表情,讓人聯想到被丟棄在路邊的可憐小狗,靜留微微笑了。 「我是不會離開夏姬的,但是…只有一種狀況例外…」 溫和的笑容,此刻添進了苦澀的味道。 「那就是,夏姬不要我的時候。」 一向奇妙會讓人聯想至午後寧靜的涼亭所舉辦的優雅茶會,此刻卻變調轉為潦倒的浪人一般,顯得淒涼。 「不可能!」 靜留話中的情況讓夏姬慌了。 「我不可能會不要靜留!」 面上微笑的味道變了,靜留嘴角的弧度略微加深,但正憂心於話題上的夏姬怎麼可能會去注意到呢? 「那麼,夏姬能告訴我這陣子為什麼老是往外跑嗎?」 「這……」 看著面有難色的夏姬,靜留撇過頭去,身子還一顫一顫抖動著。 「果然……夏姬不願意讓我知道,是不要我了吧……」 「不是這樣的!」 靜留的哀怨語調以及顫抖的身軀讓不疑有他的夏姬說了出來。 「我這陣子都是去跟舞衣學做菜,因為……我希望能幫上靜留的忙,除了勞力活動以外,連在其他地方都能派上用場。」 靜留沒有轉過頭,依舊維持著撇過頭的姿勢與夏姬繼續對話。 「那為什麼……夏姬不明說呢?」 藍色的頭顱低了下去。 「因為我想給靜留一個驚喜……」 彷若做錯事正在認錯的小孩,夏姬的聲音也變得極為細小。 「我知道,我剛才看到外頭的早餐了。」 飽含笑意的聲音使夏姬抬起頭,在看見笑盈盈面容的瞬間,夏姬明白剛才的動作只是為了套話。 「妳根本沒哭!」 「啊啦……我為什麼要哭呢?」 面對著狡猾的狐狸,單純的小呆狗怎麼可能鬥得過呢? 「不過呢,夏姬……」 輕抬起夏姬的下巴,望著自己所眷戀的蒼翠,靜留輕道。 「其實不需要這麼做,夏姬只要待在我身邊,我就很滿足了。」 吻輕柔落在因哭泣而略為紅腫的眼旁。 「答應我,以後有什麼事就直說,不要再隱瞞了……不然,我會感到不安的……」 看著望著自己的豔紅,夏姬瞭解了早上靜留的反應從何而來。在記下靜留要求的同時,夏姬露出了一抹淡笑。 「嗯,我答應妳。」 靜留與夏姬,現在能相互聞到對方的鼻息,那是一種非常靠近的距離。 淡淡的茶香,是靜留的專屬;清爽的皂香,是夏姬的專屬。 四片唇瓣輕柔的交疊在一起,而後開始傳出細微的呻吟聲。 好不容易解開誤會的二人,正以肢體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情感。至於餐桌上那些夏姬向舞衣拜師學藝的成果,則順延變成午餐,不過那已經是後話了。 藤乃靜留與玖我夏姬,這對把心交予對方的戀人,她們真正的生活才正要開始。 她們以後究竟會邁向什麼樣的道路,現在不得而知。唯一所能知道的是,當遇到難關時,她們必定能像這次一樣,共同攜手跨越那阻礙她們的重重難關。 【終】 【小小附錄】這是被鬼隱的學習篇(爆) 橘髮少女驚愕看著剛才對自己提出請求的藍髮友人,她怎麼也不會想到夏姬居然有這般勇氣挑戰如此困難之事。 「夏姬,妳……確定嗎?」 再次向友人確認的橘髮少女,得到的是鄭重的點頭。 「好吧,但是訓練的相關費用全數都由夏姬出喔。」 「當然,這是我拜託妳的,所有的費用我會負責。」 聞言,橘髮少女露出了不輸給太陽的燦爛笑容。她高興的不是費用問題,而是友人終於有為那位一直付出的人付出同等的心意。 啪! 藍髮少女的手上再次沾染了黏有白色殼狀的金黃色與淡黃色的透明液體。一旁的橘髮少女見狀,不自覺望著身旁堆積的蛋盒。 ────已經是第十三盒了。 「可惡!蛋怎麼這麼脆弱啊!」 不滿的抱怨聲將橘髮少女從自個的思緒拉回現實。看著氣憤地洗著手上黏液的藍髮友人,橘髮少女露出了苦笑。 「夏姬,妳有吃過葡萄嗎?」 「當然有啊,怎麼突然問這個?」 正在洗手的人抬起頭,眉間皺了起來,不明白好友問這個問題的用意何在。 「妳試試剝葡萄皮的力道,稍微加重一些去打蛋如何?」 夏姬聞言照做,然後一顆蛋黃與蛋白皆沒沾上蛋殼,漂亮地躺在碗裡。 「成功了!」 藍髮少女興奮的表情使橘髮少女也隨之露出了笑容。 ────她成功搶救到第十三盒的最後一顆蛋。 打蛋成功了,接下來事情應該都會順利好轉起來吧。夏姬腦中閃過這個想法,殊不知真正的災難才正要開始。 「夏姬,那個是烏醋不是醬油啊!」 「顏色都一樣誰知道啊。」 「夏姬,那個是地瓜粉不是太白粉啊!」 「都一樣是粉有什麼差別?」 「炸粉跟煮粉不同啊!」 「舞衣,這時要加酒沒錯吧?」 「對……等等,夏姬,加太多了啦!」 自從暑假開始後沒幾天,往常總是熱鬧的鴇羽家廚房,更是比平常還要熱鬧好幾倍,每天都能聽到鴇羽家主廚大呼小叫。當然也有某位紅髮少女因為去找好動的黑髮友人而發生的一些小插曲────差點因為過度嘲笑而被數把騰空飛來的菜刀給射中。 在這之後,紅髮少女便常上黑髮友人的家中去探訪,除了盡情嘲笑某位料理白癡以外,自己也被那位料理白癡激得跳進了鴇羽料理教室裡。在整整一個半月的暑假,料理白癡和料理笨蛋,每天都在料理教室學習料理並練嘴上功夫,而料理白癡和料理笨蛋還意外習得了一身好功夫──── 一個是丟擲飛刀特技,另一個則是閃避飛刀的靈敏身手。 【贊助後記】 這篇文的點子在很久以前就有了,剛好因為開了贊助文的支票,就拿出來用了(喂)。 不過讓我挺訝異的是自己居然能夠寫完,這真是大事一件啊(毆)。 感謝各位讀者不嫌棄地閱讀至此,希望各位讀者讀完本書後,沒看過HiME的能喜歡上HiME,看過HiME的能重燃對HiME的熱情(炸),也期望有更多讀者讀完此書後,能燃起HiME的寫作熱情,一起創造更多好看的HiME文(笑) 最後希望HiME能永垂不朽,流傳千古(木亥火爆) 二○○八年冬 耀晨< 夜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