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4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血盟衛士-6

「...這樣看來,若不是刻意將紀錄抹除...就是紀錄已成為極機密,要調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真白露出了與外表稚嫩年齡不協調的思考神情。「算了,不管如何,繼續密切注意這兩個人。想辦法找到藤乃靜留被收養前的資料,至於結城奈緒那邊也不能疏忽。」 二三還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從窗口飛進來的物體給吸引了注意力。 待看清楚是什麼以後,二三衝到了真白的面前,運起了魔力──── 「住手,二三。」真白出聲喝止了二三的動作。「牠看起來並沒有敵意。」 『好久不見了,真白。』一個低啞的男聲從模樣凶悍的老鷹嘴裡吐了出來。 「...這聲音...鷹叔叔!?」愣了一下,真白隨即恢復了鎮定,口氣極為諷刺的說道:「請問有何貴幹?你大費周章的派使魔過來,應該不是單純來看我過的好不好吧?」 『真白!這是妳對長輩講話時該有的態度嗎!?竟然如此無禮!!』老鷹的翅膀猛地張開,一雙銳利的目光惡狠狠盯著下方面不改色的真白,猶如威嚇。 「被逐出風花家的背叛者沒有資格說這種話。」二三依舊護在真白身前,語氣不悅的問道:「你今次前來,到底有何目的?」 『當然是有事想找當家談談。』收攏起翅膀,老鷹的頭歪向另一邊,眼神看向了窗外的某一處。『在這邊不方便說...妳...能夠出來嗎?』 室內一片沈寂。 『不必如此猶豫,我只有一個人,而妳大可帶著二三及現在正待在館裡的血盟衛士的成員過來。』老鷹低頭啄了啄身上的羽毛。『如何?我認為這對妳來說可是非常有利的條件。』 二三擔心的看著真白。 「好。」看著老鷹,真白堅定的說道:「這隻使魔應該會帶我們到你所在的地方吧。」 「真白小姐!」二三焦急的叫著,臉上盡是擔憂。「這樣子太危險了,我們不知道他有什麼意圖啊!」 「二三...」真白的眼神讓二三隨即噤了口。「我自有決定。」 二三沉默了一下,然後緩緩閉上眼睛。「...我明白了,真白小姐。」 「抱歉,二三,要妳陪著我任性...」真白望著二三,眼神裡充滿抱歉的情緒。 「請不要這麼說,真白小姐。」二三搖搖頭,微笑的回答:「遵從真白小姐的意思做事,是我的責任與義務...而且...這也是我所願意的...」 鼻子有點酸澀,眼眶也有點溼潤。「謝謝妳,二三。」 「不會。」二三淡淡的笑著。「走吧。真白小姐。」 「嗯!我們走吧。」 應了一聲,真白眼底的情緒由抱歉轉變為堅定。二人彷若戰士從容赴義一般,面上是置生死於度外的堅定神情。 輪椅的喀噠喀噠聲在館長室外的長廊響起,在漆黑的另一端逐漸消逝。沉重單調的聲響迴盪在寂靜密閉的空間裏,如同只為兩人奏起的樂章,低沉而悲愴... 自從迫水進入博物館後,靜留的心中總感到一股不安。 有時候,真的很討厭自己精確神準的第六感,因為總是在發生不好的事情時,就會異常的靈驗。 沒有多久,見到迫水慌亂的跑過來找自己後,靜留立刻就明白──── ────果真出事了。 「...情況就如同迫水管家所說明的,請大家在搜尋"結界聖光石"時密切注意...」 奈緒對著"通訊聖光石"向隊員說道,夏樹則是在一旁詢問著迫水進入博物館後所發現的狀況,而靜留...正快速閱覽著迫水剛才拿著的紙袋裡所裝的資料。 「我想這大概是真白小姐的叔叔-風花鹰所做的...」迫水拿出了一根羽毛。「...這個是我在真白小姐的書房發現的東西,風花鷹有一隻與這根羽毛顏色相同的老鷹使魔。」 靜留伸手接過迫水手上的羽毛。「沒想到他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呢~」 聽出靜留話語間的異樣,迫水訝異的看著靜留。「靜留小姐的意思是...」 露出了笑容,靜留將資料還給了迫水。「如同字面上的意思。」 招了招手,靜留呼喚著自己的二位副官。「我們走吧,一同搜索比枯等消息好。」 夏樹與奈緒應聲跟上了靜留的步伐,從握緊劍鞘的動作看來,她們現在所面對的是必須繃緊神經來面對的艱難狀況。 「難道是...!?」像是想通什麼似的迫水猛然抬起頭,卻看見靜留與夏樹及奈緒三人的身影已經離自己有好一段距離了。 「靜留小姐~等等我啊~」迫水努力的向前方遠去的背影追趕著。 待四人走遠後,從剛剛開始就站在隱蔽處的史密斯走了出來。「接下來好像會發生有趣的事呢...真是讓人期待~」 揚起了嘴角,史密斯抬頭看著博物館精緻的大門。「再過不久...這個、以及所有的一切,都將納入我的掌心...藤乃靜留...到時連妳也...」 一思及此,史密斯狂妄的大笑起來,就連吹起的偌大強風,也無法吹散這充滿欲望與執念的恐怖笑聲。 真白與二三跟著老鷹進入博物館後方茂密的樹林,在進入樹林後一段時間,便見到一位身型高大的男人。 老鷹停在男人的肩上,而男人則是臉色凝重的看著真白與二三。 看著眼前的男人,以前容光煥發的模樣已不復在,取而代之的是落魄與憔悴。「鷹叔叔,近來可好?」 男人重重的哼了一口氣。「真白,這玩笑對叔叔我來說可是相當惡劣的。」 「哎呀,真白可是相當認真的在關心叔叔呢。」嘆了口氣,真白的語氣倏地轉為嚴肅。「那麼,鷹叔叔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呢?」 「真白,讓我們聯手把博物館從史密斯手上搶回來吧!」慷慨激昂的語氣及肢體語言,讓人看了也能夠感受到風花鷹的認真,只不過──── 「很抱歉,鹰叔叔。」真白緩緩的開口。「我無意與出賣博物館的風花家叛徒一起合作。」 ────他的提議完全被真白給否決掉了。 「真白,妳還小不明白。」風花鷹扒了扒頭髮,顯得有些煩躁。「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風花家。」 「哦?」一道奇異的腔調插入了三人之中。「欠下巨債、賣掉博物館,以及破壞這裡的結界...」伴隨著聲音出現的主人,帶著二名部下以及一名中年男子,站到了風花鷹與真白之間。「...這些,就是你所說的"為風花家好"...嗎?」 看著身前的人,真白有點不敢相信。「靜留...還有迫水,你們怎麼來了?」 對於真白的訝異,靜留轉身將手握拳放置在胸口。「當然是擔心真白妳。外頭風大,回去吧。」微微一笑。「迫水管家說他帶了有趣的東西回來給真白呢。」 一旁的迫水點頭如搗蒜,他只想趕快帶自家的小主人遠離這個不論行為,甚至是心態都已經不正常的風花鷹。 原本見到來者也與真白同樣訝異的風花鷹,在聽到真白與靜留之間的對話後,露出了志得意滿、不懷好意的笑容。 「靜留,真是好久不見了。」刻意的親暱叫聲,讓夏樹與奈緒皺起了眉頭。 「好像有什麼人在叫我呢...」靜留微轉過頭,詢問著自個的副手。「是我聽錯了嗎?」 奈緒與夏樹望向聽到靜留這般回應而臉漲成青色的風花鷹,奈緒忍住笑意的回答。「是的,您聽錯了,只不過是一隻繞著馬屁轉,嗡嗡叫的蒼蠅罷了。」 靜留的反應與奈緒的嘲諷以及夏樹的冷眼,使風花鷹氣到指示使魔攻擊三人,不料卻被二把長刀擊退了使魔的攻擊。 風花鷹召回使魔,看著仍舊背對著自己的靜留,重重的哼了一聲。「靜留,沒想到妳進了藤乃家,就不把長輩放在眼裡了。」 「不把長輩放在眼裡?」輕笑了幾聲,靜留轉過身,看著滿臉不悅的風花鷹。「我也不記得何時有這位長輩...那麼何來的"不放在眼裡"之說?」 「妳!」風花鷹指著靜留,手指顫得厲害。「好啊...進去藤乃家享盡榮華富貴換來伶牙俐齒,也不想想我以前是怎麼疼妳的...」 「我只記得因為某人欠下的巨債,我得去藤乃家當養女得以還清...」嘴角保持著一貫弧度,但眼神卻極為冰冷。「...而現在不僅賣掉博物館、破壞結界,還要唆使真白為你做事...」 「請等一下。」稚嫩又堅決的聲音插話進來。「靜留和鷹叔叔...很久以前就認識了...?」 迫水對真白的發言感到詫異,額上開始冒出為數不少的汗珠。 風花鷹訝異的看著靜留身後的真白與開始冒汗的迫水,隨後,臉上浮起一抹惡意的微笑。 「可憐的真白~也難怪妳不知道~」彷若演戲般誇張的嘆了口大氣,風花鷹滿臉悲慟的說著。「那是妳出生之前的事...」 「住口!」一向溫婉的異國腔調倏地轉為冰冷,低聲的警告著。「你膽敢再透露一字,就別怪我無情了。」 靜留的警告不但沒起到作用,反而讓風花鷹哈哈大笑起來。 「就憑妳這個仗著財勢與姿色進入血盟衛士的小娃兒?」臉上的笑意已經扭曲,那已經稱不上是正常人會有的瘋狂表情。「真白,這個人是妳的親────」 「二三!!!」 靜留大吼了一聲,二三聽見靜留的叫喚隨即迅速把真白的輪椅調頭,而靜留沒有讓風花鷹有機會把話說完,迅速的拔出腰間的刀,往前一揮──── ────風花鷹停下話語,頸上出現一條細微的紅線...接著,頭顱與身體產生了錯位,然後滑落,"啪搭"的一聲掉落在滿是枯枝落葉的地上。 後談: 要蕃茄也有番茄囉(爆) 接下來後面還會有茄子(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