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會文學區高手-瀠洄様生日賀文(12/11)~8

雖然只不過是短短幾分鐘的事,但夏樹只看了一次,就算一手緊緊揪著自己的衣襟,依然無法抑制住內心如利刃穿透般的疼痛,更何況是一直反覆不停看著的靜留自己呢? 在這個異空間裡,唯一存在著的聲音,只有庭院裡的吵雜聲、恐懼聲與...墜入修羅之道時傳出的鬼魅呼號...... 和室內,除了夏樹痛苦而顯得粗重且急促的呼吸聲外,沒有一丁點聲響。 一手緊抓著衣襟,夏樹舉步維艱的來到靜留身邊,發現──── ────原本鮮豔美麗的紅色眼瞳,現在卻呈現如血跡乾涸般的深褐色,完全失焦的眼神襯著面無表情的細緻臉蛋,直視著庭院裡的一切。 靜留就好似一尊瓷娃娃般安靜的端坐著,幾乎是毫無動靜... ...毫無...動靜? 似乎並不是毫無動靜... 夏樹看見了...靜留的眼角,好像有什麼堆積已久的液體溢出... 紅色的水痕,劃過彷若白瓷的肌膚,流過之處留下了令人觸目驚心的痕跡。 自臉上滴落的紅色液體,誇張渲染著靜留身上那件代表特殊身分的米白色制服,血紅逐漸擴散浸蝕,如同此刻...夏樹的心... 從內心深處蜂擁而出的疼痛逐漸加劇,明顯感受到痛楚的夏樹伸出顫抖的手,將面前流著血淚的女孩緊緊擁在懷裡。 在自己的面頰觸碰到靜留的肌膚時,夏樹忍耐已久的淚水,最終還是不受控制的滑落了... 靜留的肌膚如此冰冷,面頰上的血淚交織...彷彿懷中的她已不再呼吸... 心...靜留的心... 她的心,已經死了嗎...因為自己... 思至此,夏樹那雙擁抱著靜留的手隱約加重了力道,好似要把她嵌進自己的身體般。 眶中依舊噙著淚水,夏樹將頭靠在靜留的肩上,輕聲在她耳邊喃喃細語起來。 「妳知道嗎...靜留...其實我對妳早就...」 隨著夏樹的話語傳進了靜留耳中,她的眼神裡開始有了些許的波動,瞳眸亦由深褐逐漸回復成往日的豔紅。 頰上殘留著的鮮紅水痕慢慢褪為清澈透明,洗去了靜留面頰上看來觸目驚心的顏色。 原本端坐不動的靜留緩緩閉上雙眼,平放膝上的雙手,此時已輕輕將夏樹擁住。 ++++++++++別問我夏樹說什麼因為寫出來一定就是那些老套話(被巴)之分格線++++++++++ 夏樹睜開眼後所看見的場景,是醫院的病房。 而靜留...依舊靜靜的躺在病床上沉睡... 由於驚訝,有些昏沉的夏樹差點就從病床旁的椅子上摔下來。 ...原來......只是夢境一場嗎... 緩緩攤開雙手,夏樹若有所思的看著手掌出了神。剛才的那個擁抱,觸感還殘留在手掌上,記憶猶新。 ...算了...還是別再去想了... 搖了搖頭,認定自己進入靜留意識著實是一場夢之後,夏樹將停留在滿是繃帶的手掌上的視線收回,轉而落在床上的亞麻色長髮的女子身上。 夏樹伸手替靜留蓋好薄被褥,把略為凌亂的被單整理一下之後,一隻手便習慣性的輕輕順著她散落枕邊的淺色髮絲,開始喃喃自語起來。 「靜留,我剛才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呢...」 夏樹敘述的速度非常緩慢,唯恐會遺漏掉某些重要細節...抑或是深怕靜留聽不清楚... 「...然後在我說了那些話以後,我感覺到靜留妳也抱住我了...」深深的吸了口氣之後,夏樹露出了難得的笑容。「...之後我就醒來了,如何?這個夢很不可思議吧?」 彷彿為了回應夏樹的笑容,靜留的手指微微顫動了一下。 夏樹瞠大了眼,以為自己看錯了。搖搖頭、再揉了揉眼睛,仔細再看了看。 ...沒有錯,夏樹看的十分清楚,也十分肯定,靜留的手指確實動了! 隨著手指的顫動,始終覆蓋著璀璨紅寶石的眼簾也緩緩睜開了。 一種無法形容的喜悅充斥著夏樹全身,她努力抑制想哭的衝動,哽咽對靜留說道:「靜留妳等等,我馬上叫醫生來!」 說完,夏樹轉身顫抖著手伸向床頭的呼叫鈴,正準備按下去時,卻被另一隻手抓住了手腕。 反射性的回頭,夏樹正想破口大罵這個不知死活、膽敢阻撓她的傢伙,只不過...夏樹沒想到的是──── ────抓住自己手腕的並不是別人,竟然就是躺在病床上的靜留,而她的樣子,也逐漸起了變化... 原本柔順濃密的亞麻色長髮,一根根的脫落至枕邊... 因夏樹細心照料而恢復些許血色的肌膚,連同肌肉開始腐化萎縮... 一雙緋紅眼瞳瞬間褪為混濁的慘白向內噬去,最後僅殘存著兩個凹陷的空洞... 不消一分鐘的時間,病床上的靜留已轉變成如同驚悚遊戲中才會出現的乾屍。 而空氣中...似乎還瀰漫著腐敗難聞的氣息... 「...即使...我變成這樣...」伴隨著萎靡成木乃伊般的軀體,靜留的聲線亦從悅耳的京都腔,緩慢變質為沙啞的嘶吼。「...夏樹...妳的想法...依舊...不會改變嗎?」 面對眼前突然遽變的景象,有別於一般人鐵定會驚聲尖叫的反應,夏樹依舊是面不改色。 ...若在這裡退縮,我就輸了! 不知為何,夏樹的心中就是萌生了這種感覺。 靜靜看著病床上已經不能稱之為人類的靜留好一會兒,始終力求鎮定的夏樹開口說道:「即使如此,我的心意和誓言...也絕對不會改變。」 「...那麼...以行動證明給我看...」 趨身向前坐定,夏樹伸手緩緩抬起了靜留的下巴。 「靜留...」 還未來得及碰觸到嘴唇,一道刺眼白光迎面無預警的向夏樹襲來。 頓時一陣強烈的暈眩,四肢也喪失了原有的氣力,就在視線逐漸模糊之際,夏樹昏厥了過去... +++++++++++++++不用懷疑我是以BIO的殭屍作原型寫的XD之分格線+++++++++++++++ 待得夏樹再次睜開眼睛,眼前呈現的,是一片藍與白所交織而成的世界。 純淨的白雲飄浮在天空中,搭配著一望無際的藍色淺水灘,這樣的顏色對比令人感到十分舒適。 夏樹站了起來,伸手往後撥開了因仰躺水中而濡濕的深藍長髮,從額上滑落的水珠落到了微啟的口中,那略微鹹腥的味道讓夏樹明白了自己是浸泡在海水中──── ────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是光著腳,不由得開始四處張望,希望能看見自己的鞋子漂在海水面上。 而或許是經驗所致,夏樹絲毫沒有慌張的神色,她明白在這樣的情況下得冷靜思考,任何負面情緒只會白白消耗體力、令自己更加疲憊。 在努力擰乾自己身上衣服的水之後,夏樹聽到了彷彿某樣東西在水中滑行的聲響,由遠而近,逐漸逼近自己。 夏樹繃緊了全身的神經,開始警戒著...能夠製造出這般聲響的...生物? 沒過多久,聲響在自己面前停了下來,夏樹看到的是...那位曾在靜留意識中,帶領著自己的小女孩。 「嗨~」領路人笑嘻嘻的向夏樹打招呼。「恭喜妳,考驗確實通過了。」 本來想上前質問她的夏樹,被領路人的這番話給搞糊塗了。「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夏樹迷惑不已的表情,領路人面帶微笑的開始解釋。 「我先前不是有告訴過妳, "我無法告訴妳所有事情...有些時候...妳需要自己去發現"嗎?」見夏樹點點頭,領路人又繼續說道:「然後,妳不是有憑自己的敏銳觀察,發現了那扇通往心中最深處的"門"嗎?」 「...可是...」聽到這裡,夏樹忍不住打斷了領路人的話。「如果當時妳不說那些話...如果那時我不跑下去...根本沒那個機會發現那扇"門"啊...」 「誠如妳所說的。但不管中間的過程如何進行下去,妳還是發現到同時把它給打開了,不是嗎?」領路人不置可否的回答著,堅定的口吻就像是對夏樹的努力表示肯定。「而且,假如換成了別人,即使是發現了,也是無法打開的喲!」愉悅的語氣,悄悄透露著領路人此時的心情。「解鈴人亦需繫鈴人。」 憑空出現的劍...眼淚滴落後便消失的巨大藤蔓... 啊啊啊...原來如此,那麼一切都說得通了... 「那個...領路人...」聽了領路人所說的這番話,讓夏樹覺得自己對她似乎有所誤會。「對不起,我好像誤會妳了...」 「誤會?」這次換成領路人疑惑的望著夏樹。 「我以為妳跟醫院裡我遇到的那個女人是一夥的...但是聽妳剛才對我說的,卻不是那麼一回事...」一個90度的鞠躬,代表著夏樹深深的歉意。「真的很抱歉。」 領路人愣了一下,隨即大笑了出來。 「噗哈哈哈哈哈~不會吧...妳為什麼...哈哈哈...為什麼會這樣認為呢?...哈哈哈哈哈...」領路人邊笑邊問夏樹,話語中還夾雜著無法停下的笑意。 ...都已經笑到直不起腰來,或許該說那是爆笑比較恰當吧... 「那...那是因為...」領路人的爆笑,讓夏樹感覺自己好像出糗般的困窘。基於禮貌,她還是把原因說了出來。「在塔頂時...妳對我說話時的那個笑容...感覺很像醫院的那個女人...」 「哎呀哎呀...」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領路人伸手拭去眼角因爆笑而擠出的眼淚。「玖我夏樹...該說妳遲鈍好呢...還是該說妳敏銳呢...」 「妳的感覺,算是正確也算是不正確...」看著夏樹歪頭不解的表情,領路人揚起了神秘的笑容。「嗯哼~仔細看好囉~」 雙手一張,領路人飄到了半空之中,腳下的海水隨著她漂浮著的身體一併竄起,一道道呈螺旋狀的水柱彷彿有了生命,團團將她包覆其中。 不一會兒,螺旋狀的水柱爆出了大量水花,化為了一顆顆晶瑩水珠散落四周。 夏樹瞠大了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方才被螺旋狀水柱所包覆著的領路人,此刻竟已幻化成了...醫院裡的那個女人! 女子自半空緩緩落下,直至雙腳穩穩踏到了淺海水灘之上,雙目與夏樹平視著。 「這樣妳明白了嗎?我,就是領路人。」 後談: 哇哈哈哈哈哈~大家一定都被我騙到了吧XDD(被巴) 故事進行到這裡,想必大家一定都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最後的謎團將在下一話,也就是最後一話(應該是最後一話吧(汗))揭曉(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