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會文學區高手-瀠洄様生日賀文(12/11)~7

螺旋迴梯彷彿無止盡的向上延伸,黑"門"的數目有增無減,每走上2~3層階梯,便有一扇黑"門"的存在,數目多到讓人咋舌。 隨著黑"門"開啟的數量,夏樹的面色與腳步亦越發沉重起來... 除了黑"門"的數量令人感到震驚,黑"門"裡頭所呈現出的,盡是自己所無法想像的...徹底的瘋狂及...完全的絕望... 而讓夏樹臉色凝重的主因,其實是...每一扇黑"門"裡,都沒有自己所尋找的藤乃靜留。 路途當中,發生了數次有如地牛翻身般的強烈震動,但領路人卻只跟夏樹說:「我們必須再快一點。」 毫無下文的回答,讓夏樹有不好的預感。 好不容易走到塔頂,夏樹失望的從最後一扇黑"門"走出後,便倚著"門"緩緩的滑下。 「怎麼會這樣...」雙手緊抱著自己的頭,夏樹依然不敢相信最後得到的結果。「...明明...已經每一扇都找過了...」 領路人帶著自己走過了所有的"門",可是為什麼…為什麼靜留都不在裡頭!? ...那麼多的"門"... ...咦?......那麼多的..."門"...? 夏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跳了起來,問著正看著自己的領路人。「領路人,妳帶我走的"門",會不有有遺漏而沒走到的?」 沒錯,因為"門"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即使遺漏掉一、二扇也不奇怪。 領路人像是聽不懂夏樹說的話一樣,歪著頭看著夏樹。 就在這時,劇烈的搖晃震動又發生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搖晃,即使夏樹因為前幾次的晃動已做好了心理準備,還是不敵強烈的搖晃而摔倒。 好不容易在劇烈晃動中扶著牆壁勉強站起,夏樹看到背對著自己的領路人,臉上出現了驚訝不已的表情──── ────在如此劇烈的搖晃中,領路人彷彿完全不受影響,依舊好端端地站在原本的位置上。 領路人拿出了最後一個沙漏,上方尚未漏下的沙居然還剩很多。 「果然提早了嗎...」看著沙漏裡尚未掉下的沙子,領路人緩緩說道:「玖我夏樹,現在這個空間正在進行封閉的動作。」 「這是怎麼回事!?」夏樹著急又大聲的問著領路人。「沙子明明就還有很多,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搖晃時發出的巨大聲響、砸下地面的石塊碎裂聲,伴隨著沙漏中緩慢漏下的沙子,形成了諷刺般的節奏與配樂。 「妳無法排除任何可能會發生的狀況。」領路人的聲音很輕、很淡、也很冷。「依照目前的狀況,不是藤乃靜留要醒了...」頓了一下,緩緩說道:「...就是...她要死了...」 被領路人的話衝擊到的夏樹,猛搖著頭吼道:「不、不可能!一定還有什麼辦法!!!」 「我能做的都做了...」不知為何,領路人的聲線在夏樹此時聽來竟異常的成熟,絲毫沒有先前小孩特有的軟綿童音。「記得我說的嗎?需要妳自己去發覺的事情...如果不是妳自己發現的話,根本就毫無意義...如果玖我夏樹妳自己都沒有發現的話,我也沒有任何辦法...」 領路人的嘆息,在巨大聲響之中依舊清楚地傳進夏樹的耳朵。 「玖我夏樹,原本以為妳會有所不同,沒想到也僅是如此...罷了...罷了...」領路人搖搖頭後,轉過身來,望著驚愕的夏樹,嘴角揚起了一抹笑容。「妳的考驗失敗,玖我夏樹,永別了。」 領路人的表情讓夏樹怔愣住了。 她看見領路人的那張笑臉,扭曲中帶著嘲諷,嘲諷中帶著不屑,與腦袋中某個人對自己有明顯嘲諷與不屑的表情重疊在了一起! 夏樹的腦袋像是被悶打了一棒疼的厲害,沒有猶豫,她轉身快速往塔下跑去。 可惡!被騙了!!領路人和醫院裡的那女人是一夥的!!! 名為憤怒的負面情緒籠罩了夏樹... 那是...背叛、欺騙...以及自己無知的憤怒... +++++++++++++++++++++++隱藏BOSS總算出現了(啥)+++++++++++++++++++++++ 已經跑回塔的第一層,夏樹努力平復因為負面情緒而不斷顫抖的身軀。 看著晃動的高塔以及外頭同樣在劇烈晃動著的地面,夏樹心中突然產生一種莫名的不協調感。 順著心中的騷動,夏樹在仔細的觀察後,有個驚人的發現。 在黑塔的第一層牆壁上,有著類似"門"形狀的線條,而周圍則有著奇妙的花紋。 為什麼進來時沒有注意到? 夏樹看著那扇極為隱密的"門",再以上樓的方向去看,完全看不見這扇"門";眼神回到下樓的方向,卻可以清楚看見"門"的線條。 原來是角度和方向問題。 "砰乓!" 突如其來的一個大石塊砸落到夏樹的腳邊,看來晃動程度已經隨著時間的增長而愈來愈強了。 這樣下去,崩塌只是遲早的問題... 可惡!已經沒有時間了!! 認知到這點的夏樹,迅速的在"門"的周圍摸索,尋找著可以打開這扇沒有把手的"門"的機關。 很快的,夏樹摸到一個明顯與其他磚頭不同的縫隙,再仔細一瞧,那個縫隙連結成了一個方形。 好!就是這個!! 沒有任何猶豫,夏樹把縫隙中的方形石塊用力一壓,那道彷彿消失的"門"果不其然的打開了,緩緩往一旁退去。 然後,出現在夏樹眼前的,是一座往下延伸著、岌岌可危且看不見盡頭的崎嶇階梯。 那是一座完全沒有扶手的螺旋狀空中階梯,仿如強勁到幾近扭曲的漩渦,以奇妙的角度往下延伸。 強烈的震動與搖晃,這座樓梯也免不了被影響到,被震落的小石塊往深不見底的深淵落去。 在樓梯上發揮矯健身手的夏樹,除了努力穩住身子以免掉下去外,還努力的全速沿著樓梯往下奔跑。 四肢像是綁了鉛塊一樣沉重,肺部的氧氣稀少到必須大口大口的呼吸才能勉強補充。 夏樹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久,在這個目前僅能看見樓梯的昏暗迴廊裡,不僅完全感受不到時間的流動,甚至於...連空氣也似乎凝結了起來。 開始變慢的腳程、伴隨疲憊侵蝕意識的朦朧倦意... 各種跡象顯示...這位曾嚴苛鍛鍊自己的藍髮少女,已經跑了一段不算短的距離,才能讓她有這般生理現象出現。 即使身體已經出現抗議的訊息,夏樹依然努力穩住開始有些踉蹌的腳步,盡力保持自己意識的清醒,同時繼續沿著階梯向下奔跑。 隨著往下的階梯數量增加,一樣物體緩慢映入夏樹的視線中。 原本以為是太過疲憊所產生的幻覺,所以夏樹並沒有特別去注意,沒想到越接近那物體,原本模糊的影像就愈加清晰。 這個意外的發現,讓夏樹霎時間明白自己的目的地究竟在何處。 就在夏樹帶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好不容易到達了那扇"門"前,這才發現事物果然不能單以肉眼來評斷──── ────因為在眼前的這扇黑"門"的大小,就彷若以前在電影裡看到的皇宮城門那般巨大。 而且...除了巨大異常的"門"以外,還有那攀附在"門"上的巨大藤蔓。 看來如果不把藤蔓去除掉...是無法把"門"打開的... 在夏樹察看藤蔓與"門"的密合度後做出了這個結論。 如果有刀一類的利刃就好了... 就當夏樹有這個想法浮現時,手上突然有一股沉甸甸的感覺,低頭一看,右手握著的正是自己目前正最需要的東西──── ──── 一把閃著詭異冷光的銳利白刃。 即使知道在這個意識世界不能以常理來判斷,但對這突然就出現的白刃,夏樹免不了還是有種"好神奇"的感覺。 因為夏樹心中一閃而過的念頭,高舉著劍的右手並沒有朝著藤蔓砍下。 這扇"門"...是由靜留的意識所產生的...如果隨意破壞...或許會對現實當中的靜留造成不可抹滅的傷害... "匡啷!" 白刃落地,顫抖著雙手掩住了自己的面容,夏樹想要克制住不斷溢出來的淚水。 對不起,靜留...都已經到這裡了...我卻沒有任何能夠以不傷害到"門"的辦法把它打開... 「...還是算了,玖我夏樹...」夏樹自嘲似的喃喃自語著,因哭泣而變得沙啞的聲音,因掩著臉而顯得更加渾濁不清。「...這就是報應啊。」 任誰都聽得出,低沉哽咽的聲音 ...因為怨恨自己無力將靜留拯救出來,夏樹哭了... 滾滾而出的淚水從指縫間流出,悄然無聲息的滴落到巨大的綠色藤蔓上。 被夏樹稱之為"神奇"的事就在此時發生了... 滴落在藤蔓上的淚水緩緩被吸收、消失,翠綠色的藤蔓瞬間轉變為紅色,在閃出一陣刺眼的光芒後,幻化成如同螢火蟲般的小光點,在空間中緩慢的散佈飛舞著。 在藤蔓完全消失後,"門"也開始有所變化──── ────巨大的"門"在一瞬間就消失無蹤。 驚愕的看著這一切的變化,夏樹伸手輕觸原本"門"所在的地方,然後──── ────手竟然消失了。 不...確切來說是進入到另一個空間。 夏樹感覺到有酥麻的電流刺激著伸入不知名空間的手,她把手縮回來看了一下。 「好吧…」快速的做出決定之後,夏樹咬緊牙,大步走了進去。 進入了那個不知名的空間之後,夏樹終於看見了...自己正在尋找的靜留... 為何可以如此肯定,是因為在這個"門"裡確實有二個靜留。 可是,出現在夏樹臉上的,並不是找到人的喜悅神采...而是受到傷害的痛苦表情... 因為這個"門"裡面所呈現出的情景...是自己推開靜留的那個夜晚... 也是靜留...決定要保護夏樹後...徹底崩潰的夜晚... 後談: 總算到第7話了...也找到了靜留OTL 希望能夠在10話內完結(合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