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百合薔薇隨手雜記
關於部落格
深坑跳死人不償命!!跳入前請自備繩索或繩梯,保暖衣物,手電筒,戰備糧食(何)

麻痺瑪奇mabinogi被停貝婷伺服新人一枚!!
  • 323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百合會文學區高手-瀠洄様生日賀文(12/11)~6

「哇啊!!痛死我了!!」夏樹痛得大叫起來。 領路人聽到了夏樹的叫聲,明白她已經完全清醒過來,準備繼續揮下去的手緩緩放下。 「妳總算醒來了。」領路人邊說邊從夏樹身上站起來,好讓她能順利起身。 捂著發疼的臉頰坐起來,看了一眼自己所在的地方,夏樹發現自己並不是在剛才的"門"裡。 夏樹實在有著一肚子的不滿,自己怎麼能就這樣平白讓人賞了一記耳光... 但是...眼前這個嚮導,夏樹也不敢得罪她。萬一惹她不高興,不知道自己會在她所掌控的世界裡發生什麼事... 不過...至少自己也應該有知道原因的權利吧... 「這是怎麼回事?」基於這點理由,夏樹還是問了出來。「...妳為什麼要打我?」 領路人的神色瞬間變得極度不悅,著實讓夏樹吃了一驚。 「我不是有跟妳說過,在妳打開平行世界的"門"後,千萬不可以在裡面停留太久,不然妳就會完全掉進那個世界,永遠停留在那裡,無法回來嗎!?」 面色沉下來的領路人,讓夏樹有股十分強烈的壓迫感襲來,此時她才明白自己真的做了件相當危險的事情。 「但是妳可以用別的方法叫醒我吧...」 夏樹咕噥的低聲抱怨著,卻不幸的被耳尖的領路人聽到,立刻換到她一記惡狠狠的瞪視。 「當妳的意識快跟"門"裡的"玖我夏樹"合而為一時,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妳拉出來,而妳現在居然還對我叫醒妳的方法有意見!?」領路人叉著腰,抬頭瞪著狀似無辜的夏樹,氣呼呼的說道:「妳以為我沒有試過別的方法嗎!!??」 聞言,夏樹立即認知到自己話說過頭了點,她慎重的向領路人深深一鞠躬,「...對不起,我下次會注意的。」 別過頭,還在氣頭上的領路人冷冷回應道:「...僅此一次,再有下次我不會救妳的。」 「我知道了...」注意到領路人的眼眶有些泛紅,以及聽來有些沙啞哽咽的聲調,夏樹苦笑的回道:「...我...不會有下次了。」 在這之後,夏樹與領路人進入了許多"門",看到了極其繁多的過去、現在、未來及平行世界,見到了許多自己所不知、也無法想像的"靜留"與"夏樹",同時也明白了"門"的顏色所代表的不同意義。 幸福 - 粉紅 快樂 - 澄 生氣 - 紅 哀傷 - 藍 慾望 - 紫 現在...夏樹與領路人站在一座高不見頂的黑色巨塔前,雙雙抬頭仰望著。 「只剩下這裡了...這座塔是藤乃靜留心中的黑暗地帶。」領路人拿出了沙漏擺在塔前的台階旁,細小的沙子開始迫不及待的往下滑落。「時間是不等人的,這是最後一個沙漏,如果妳動作再不加快的話,可是會來不及的。」 夏樹認真的點點頭,看了這黑漆漆的塔一眼後,與領路人一起踏進這座陰森險峻的黑塔中。 一進塔裡,便見到沿著螺旋梯往上的無盡黑"門"。 「這"門"...也是黑色的!?」 夏樹訝異的說道,接著領路人的說明了消除她的疑慮。 「黑色的代表...是瘋狂...以及...」頓了一下,領路人動也不動的看著夏樹。「......絕望...」 夏樹愣住了,她抬頭向上遙遙望去... 這麼多的黑"門"...這麼高的黑塔......靜留...我到底傷妳多深?我到底讓妳為我瘋狂多少? 一思及此,夏樹又不自覺地攥緊了拳頭。 望及身旁的領路人,發現領路人正等待著自己。點了點頭,夏樹說道:「走吧。」 "門"裡的"靜留",單膝跪在一位長者面前,恭敬的接過一件純白藍邊的制服。 看著"靜留"換上那套軍裝似的制服,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夏樹並沒有別過頭,而是臉紅的看完全程。 換好制服的"靜留",在腰間配置了組織給予最基本的武士刀配備,再將自己最喜歡的一把匕首斜插至腰後。 打開了房門,站在走道的兩列人群,皆將手握拳放置在胸口,"靜留"也做出相同的動作表示回禮,神情看來莊嚴神聖。 人群緩緩的散開,讓"靜留"順利通過,來到了一扇需要好幾人之力打開的大門之前。門,藉由機關緩緩的打開... 在"靜留"走出了那扇大門之後,門彷如初啟時緩慢...慢慢遮蔽了眾人的視線,也代表著...眾人與"靜留"已經相隔異地... "砰!" 大門,終於毫不留情的發出沉悶的聲響,重重的關上了。 人群放下始終置於胸口的那雙握拳的手,開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有的人...甚至忍不住哭了出來──── ────而那幾位與"靜留"極為深交的朋友,只能握緊拳頭、咬緊牙關,硬是將落淚的衝動給壓抑下來。 場景迅速轉移。 寂靜的巷道內,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舉目望不見盡頭的深處,除了嘰嘰喳喳從腳邊流竄而過的老鼠與老舊水管上不停落下的滴答水聲之外,還有一陣由遠至近...踏實且沉穩的腳步聲。 從聽聞腳步聲就繃緊神經的惡煞軍團,全都屏住了呼吸不吭一聲,緊握著手上吃飯的傢伙,隨時準備迎接情報上所指的敵人。 烏雲隨著急逝而過的風四散紛飛,銀白中夾雜著點點淡藍的月光,點點灑落在那名緩緩走出巷弄的身影上。 想藉由月光看清來人的容貌,怎料到來人卻是一身深色的斗篷遮蔽住全身,更讓軍團內的眾人們緊張倍增。 身影伸手拉下了蓋住容顏的連身帽,露出高高紮起的淡色長髮以及沉穩有神的藍綠雙瞳,不動聲色的靜靜盯著軍團的眾人。 軍團的眾人們,先是對這位不明人士的容貌感到震驚與錯愕,接著就是一陣的狂笑不止。 眾人裡走出了一位看似領導者的人物。從他頭頂上兩支尖銳如刃的角、漆黑且壯碩的身驅與蝙蝠般的薄翼看來,是一隻血統純正的惡魔。 從他那漆黑如墨的臉上,還可瞧見方才狂笑時的笑意以及十分不屑的神情。 『這裡可不是妳這位弱不禁風的小姐該來的地方,還是回家找妳的朋友玩家家酒去吧~』 這句極盡嘲諷的話語一出,軍團眾人們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來人並不置可否,慢條斯理的開口說道:『如果我沒猜錯,各位想必就是"夜煞神"的成員吧...』 『就連妳這樣的小姐都知道我們的名號,真是感到萬分榮幸啊~』全身漆黑的領導者弓下身,行了個誇張至極的紳士禮後,直起身子大笑著問道:『那麼,小姐找我們"夜煞神"有何貴幹呢?』 領導者不停鼓動著背後的翅膀,語氣雖然相當愉悅,站在面前的女子依舊可以感受到他強烈的警戒心。 『你何不仔細看看斗篷上的徽釦?』嘴角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女子也語氣愉悅的回道:『那枚徽釦,便足以說明一切。』 領導者瞇起了眼睛,仔細端詳著斗篷上那枚金黃色的徽釦。 『這...這是...!!??』領導者像是看到了什麽令人畏懼的東西似的,忽然大聲叫道:『妳、妳是"異端者"的人!?』 震驚中帶著不敢置信的音調,讓領導者後頭的部下開始騷動了起來。 『"異端者"不就是專門接手一般軍警無法處理的案子的那個特殊組織嗎?』 『怎麼會突然派人過來...』 不受身後部下的騷動影響,領導者瞇起了翠金色的瞳眸,緊盯著眼前這位看似柔弱擁有特殊藍綠色眼瞳女子,『那麼,"異端者"的使者來此所為何事?』 『...針對三天前轟動國際的那樁大案,還相望各位能隨我至"異端者"一趟。』 萬惡之事幾乎都做盡了的"夜煞神"成員,聽到要前往"異端者",個個都不約而同發出了恐懼中挾著不滿的聲音。 『為什麽我們要乖乖跟著妳去!?』 『又不能證明那樁案子就是"夜煞神"做的。』 『就是嘛!』 手一揮,身為領導者的惡魔制止了成員們的騷動,接著冷冷的問道:『...要是我們不答應呢?』 嘴角依舊微揚,女子藍綠色的眼神是如入冰窖般令人顫慄。『我想你們最好還是跟我走一趟"異端者"比較好哦~因為我不想對各位動手...』 女子伸手將肩頭斗篷的徽釦解開,"啪啦"的一聲,斗篷隨著地心引力落至地上,而剛才被斗篷所覆蓋住那彷彿天鵝般的純白以及天空般湛藍的邊線的制服,大方的呈現在眾人面前。 只見軍團成員先是一愣,接著便開始狂妄囂張的大笑起來。 『她穿著的是"異端者"喪服耶~』 『還真有膽子...明知道活不下去還敢找我們挑釁。』 不受軍團成員的冷潮熱諷影響,女子繼續方才未說完的話。 『...說得明白點...我不想浪費力氣在你們這群龍蛇混雜的"敗類"身上。』 明顯不屑的挑釁語氣讓"夜煞神"的成員暴動起來。 『這臭婆娘!』 『殺了她!』 面對面前震耳欲聾的怒吼聲以及因怒氣而扭曲臉龐,女子依然不為所動...因為她明白──── ────在沒有領導者允許之前他們是不會動手的。 領導者詫異的看著面前的女子,面對如此龐大的咆嘯及怒氣居然沒有一絲的動搖,他在心中讚賞著女子。 舉起了佈滿鱗片手,領導者示意部下安靜。『我們來做項交易吧。』 『交易?』冷冽的眼神表達出強烈的嘲諷之意。『你該不會是要說"加入夜煞神就可享盡所有奢華之事,我們也會保護妳不受背叛異端者而被追緝討伐"這等蠢話吧?』 心中的想法被猜中的首領,更加欣賞面前的女子了。姑且先不談那極為諷刺的語氣,穿著"異端者"鑲著藍邊的純白制服,面對殺氣騰騰的"夜煞神"團員卻面不改色,且絲毫不畏懼的語出挑釁...這樣的人才,可遇不可求啊! 『我就直說吧,我確實這麼想。』首領的嘴角揚了起來。『我很欣賞妳,請問小姐芳名?』 見到首領行了紳士禮並向女子詢問名字,團員紛紛耳語了起來。 『藤乃靜留。』沒有猶豫,女子即刻報出了自個的姓名。 『原來妳就是那個名門下的直系千金。』首領眼中除了訝異,還有更多的驚喜。『如何?我認為開出的條件很不錯...』 『你可別誤會了,我無意與你們這些背叛各界的雜碎為伍...』冰冷的聲音倏地插入,打斷了首領的話。『我會報出名字,只是基於一種禮儀...』強列的不屑之意充斥在眼底。『告訴將死的人...是誰殺死了他們...』 "靜留"的這番話將首領也惹怒了。『敬酒不吃吃罰酒,給我上!』 首領的一聲令下,團裡便先衝出了一位天使與惡魔,張翅拿刀惡狠狠的朝靜留劈去。 只是一眨眼的時間,"靜留"快速的抽出了腰間的配刀及後腰部的匕首,擋住了攻擊,在聽見二聲慘叫後,一開始先攻的惡魔與天使便已倒在地上,流出濃濃血水。 『這、這怎麼可能!?』看見倒在地上的兩名部下,首領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因為這兩名部下雖然在團裡的地位屬於下階,但實力是一般"異端者"的使者所無法比擬的。 『僅是如此而已嗎?』淡淡的笑意在"靜留"嘴角浮現,而"靜留"這樣的態度讓首領更加氣憤。 『給我包圍她!』首領的大吼聲使部下迅速動作,不出幾秒,"靜留"已經被層層人牆給包圍起來。 位在人群中心的"靜留"將刀與匕首交叉相抵,擺出了備戰姿勢。 見到"靜留"的姿勢,首領冷笑了。『量妳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一次抵擋住這樣的多人攻擊...』比了個手勢,首領下達了部下們最想要的命令。『殺了她!』 伴隨著興奮的叫聲及怒吼,黑鴉鴉的軍團衝向了靜留。 嘴角笑意依舊,"靜留"開始舞起刀來。 行雲流水的華麗身姿,乾淨俐落的靈活刀法,使"夜煞神"的第一波攻擊迅速落敗。 第二波攻勢再起時,"靜留"使出的招式靈活、纏人,且處處擊中要害。 『這怎麼可能!?那到底是什麼刀法?!』看著第一波與第二波都被擊破的首領,在臉上佈滿著驚訝表情的同時...心底也泛起了恐懼之意。 如水蛇般靈活纏人,又如響尾蛇般迅速毒辣,又有蟒蛇般的兇猛至極...而使用這樣招式的女子卻眼神冰冷,面帶笑容,且一副輕鬆自在的態度... 看著女子原本是藍綠色的瞳眸因殺戮而轉變為紅色...首領額上的冷汗不自覺落下,開始意識到自己這次面對的不是一般的小角色。他張開雙翅,口中念念有詞,手也開始描繪著不知名的圖形。 "靜留"開始感覺到事態不對勁,是在一個已經被自己砍下首級的身軀爬起並開始攻擊自己時。 以眼角餘光一撇,"靜留"發現首領的不尋常動作,心裡頓時有了個底。 雖然想盡快把首領解決以讓法術消失,但無奈的是不斷擁上的活兵與不死兵苦苦糾纏,刀因為沾血與磨損也已經變鈍了...想砍下敵人的身軀部位得加大力氣,揮刀也逐漸變得吃力... 後談:一樣愛很大字數過多所以切了…(其實是還未寫完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